第5章 山村小院是非多(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李传林的山上看似树很多,其实也卖得差不多了,一年之间继母、妻子过世,不卖山上的树,一个土里刨食的农民哪有钱料理两个亲人的后事?不过,这年头好卖的是杉木,柏木之类的反而不好卖,三兄弟在山里转了一阵,还是找到了两根适用的大柏木。

    以前在山里砍树是个比较轻松的活,将树砍倒、剥皮,扔在山上等自然阴干后,再去扛下山就行。现在不行了,这几年木头的价格越来越高,就有奸滑的小人开始偷砍别人家的。李家明的山离家近,晚上有人偷木头也能听得到响动,但用来做大门的贵重柏木,还是不要放在山上阴干得好。

    二伯他们锯完大门用的柏木、剥好皮,再将两根大木头锯成六段扛下山。阴干后的杉木再重,一根也不过两三百斤,可刚砍下来的木头少说也有四五百斤,何况是比杉木重得多的柏木。三兄弟把六段剥完皮的柏木扛下山、装上板车,已经是傍晚时分,人也累得不想动了,坐在马路边抽烟休息。

    四叔是这三兄弟里唯一读过初中的,又在广东打了几年工,不但攒下自己结婚、建房的钱,还可以称得上是村里非常有见识的人。今天总算是把做大门的柏木弄好了,四叔心里也高兴,趁着只有三兄弟在,开口央求道:“二哥、三哥,做完屋,我和金华想出去再打几年工,赚个起手本(做生意的原始资金)。金华家里两个弟弟还小不顶事,你们帮我照看下她家,好不?”

    这不是什么为难事,二伯随口应承道:“要的,农忙的时候我跟老三去帮几日。”

    “多谢二哥、三哥,这可是帮我的大忙!”

    四叔的客气让二伯乐了,笑骂道:“明伢不是学到你的吧?自己人都东谢西谢。老三,你是不晓得,中午等吃饭时,四嫂拿果子给明伢吃,他也是老四这样谢来谢去。”

    “礼多人不怪嘛“,四叔也笑了起来,跟三哥说道:“三哥,明伢是真懂事了,这一跤也算是因祸得福。”

    提起李家明的懂事,父亲也觉得欣慰,叭着五毛钱一包的‘芝城‘烟屁股,满足道:“嘿嘿,我觉得也是,中午出门时,我特意看了下屋里,干干净净的。”

    山里人赚钱难,靠打工结婚、建房的四叔是深有体会,又发了根烟给两个哥哥,建议道:“三哥,不是我当弟弟的说啊,你也要去外面打打工,多赚点钱了。明伢人聪明,老师说过的故事,不但能讲给文妹、满妹听,还讲得那么好。他现在会带妹妹、洗衣服之类的,不象大伢、二伢他们,看着爹娘累死累活,还装模作样地看书,这就是真正的懂事。

    我跟你说,细伢子懂事了,就会认真读书。我以前的同学,能考师范、农校、重点高中的,都是懂事早的。明伢从一年级开始就是全班第一,现在又懂事了,以后肯定也会读书,你不多赚点钱,就靠农闲时帮人打打家俱,以后哪供得起啊?”

    大伯两个儿子在县城读高中,两个小的又在镇里的中学出类拔萃,大婶平时没少显摆,二伯嘴里不说,心里也非常腻歪,见四叔说起这事,也接口道:“老三,老四说得有道理。明伢、文妹让你嫂子帮你带,你不放心的话,不要跑远了,跟我去县(城)里找个事干。我们工地上的小工都八块钱一日包吃住,你又会做木工。我去跟工头说一说,有木工活的时候你就做木工,能拿十五块钱一日。没木工活的时候,你就跟我学泥瓦,会了后也能拿十五块钱一日。吃几年苦,家里账还得清,明伢以后读书的钱也不愁了。”

    一向照顾两个弟弟的二伯,就着手里的烟屁股续上四叔刚发的烟,继续劝道:“老三,你跟我不同,我是四个妹子,还一个比一个不会读书。我现在不去想她们读书的事,以后她们嫁出去,礼金几多我就置几多嫁妆。过两年我存够了钱就做幢屋,等满妹长大了让她招个郎,给我们养老送终。

    明伢今年都十二了,明年就读初一,你要还窝在家里,以后不要说那些债,就是两个儿女的学费都够你睡不着觉的。”

    话是这么说,但扔下十二岁多的李家明带着妹妹在家,即使是二伯答应了让嫂子帮着带,父亲还是非常不放心,沉吟道:“哎,过年把再看吧,总要等明伢读完小学。明伢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晓得,犯起犟来,二嫂哪管得住。”

    二伯转念一想,明伢两兄妹也确实小了点,自己老婆要带三个小的,还有两个读初中的,也确实怕管不住,这才改口道:“也要的,等明伢小学毕业再看。他要是会读书,你就把他俩给你嫂嫂带,自己去外面赚几年钱。走,回家吃饭。”

    三兄弟回到家,去外公(婆)家玩的三姐妹也回来了,厨房里叽叽喳喳一片。一看到四叔,刚初中毕业的大妹就扑过来,扯着他的袖子央求道:“四叔,过完年,我跟你去打工好不?”

    “不行,十七岁的妹子打什么工?“(农村学校教学水平差,学生留级的也多)

    “四婶十六岁就去打工了,我怎么就不行?”

    四叔也正是喜欢玩闹的年纪,比大侄女大不了几岁,板起脸道:“她多懂事,你能跟她比?打工很苦的,你要是能养头过年猪出来,我就带你去。否则带你出去,没几天就吵着要回家,浪费你耶耶(爸)几百块钱路费啊?”

    “真的?”

    “还煮的呢!”

    “就这么说好了,要是我养了头过年猪出来,你不带我去,当心以后你有了崽女,我往死里打。”

    旁边的李家明也高兴得象‘回到了‘孩提时代,见四叔两三句就把大姐给坑了,扭过头去直乐。

    “明伢,你笑什么笑?”

    大姐的没好气,让李家明连忙收住笑声,这可是个泼辣大姐,别看她平时对自己最好,要是惹她生气了,敲起脑壳、拧起耳朵来照样不手软。

    “啧啧,说你不懂事,你还不信。你是当大姐的,就知道欺负明伢他们小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大姐就来气了,眼睛看着对面大伯家的厨房,声音大得几十米外都能听得清,“四叔,你这就说错了!我这个当大姐的,可是把弟弟妹妹当块宝,生怕他们哭。不象有些当哥的没哥样,摸摸他的笔都能吓哭个细妹子。”

    大姐的话音刚落,大婶就端着饭碗出现在厨房门口,笑眯眯地大声道:“大妹,莫这么生气。你大哥明年要考大学了,也是心里着急,才脾气不太好。等下吃完饭,我让你大哥给满妹讲几个故事,压压她的惊。”

    这话一出,泼辣的大姐立即哑火了,连喜欢跟大婶吵几句的二婶都装作没听见,黑着脸将锅里的菜铲得乒乓作响。

    九十年初期的大学生,还是很稀罕、很让人眼热的,即使大伢、二伢没考上重点高中,可在县里的二中也是年级前几名,以前在镇上读初中的成绩也是名列前茅,远远不是班里成绩垫底、还留过级的大姐能比的。按镇里初中老师的说法,即使明年考不上,去县中补习一年还是希望很大的,大伯、大婶这才累死累活也咬着牙供。

    还嫩的大姐,被老辣的大婶两三句话挤兑得面红耳赤,四叔却乐呵呵地摸着李家明的脑袋,声音也很大道:“明伢,听到不,要好好读书!”

    大人吵架,李家明可不敢接嘴,学足了孩子样直挠头,看得四叔更乐,继续大声道:“还是我们明伢懂事、有良心,这么小就知道带妹妹、搞卫生。明伢,你要是以后能考大学,四叔就当白打几年工,也帮你耶耶(爸)供!四叔没什么本事,眼睛还是蛮好的,你这伢子以后有了出息,肯定会孝敬我这当叔叔的!”

    这话有水平,一下就把能说会道的大婶给呛住了,即使想发作四叔两句,也找不出茬子。刚被大婶两三句刺得没话说的大姐,也帮腔道:“明伢,你要是考得上重点高中,大姐也帮三叔供!”

    俩叔侄女一唱一和,将李家明架到了火上烤,幸好他只是一个十二岁多的细伢子,大婶再生气也只能压住火,回过头去骂自己儿子,声音大得都刺耳。

    “大伢、二伢,你们要是考不上大学,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还有三伢,你明年要是考不上重点高中,就回来作田,晒死你们三个讨债鬼!”

    大婶大骂三个儿子,唯独漏了最小的四哥,却立刻让能说会道的四叔闭了嘴,坐到饭桌边等菜吃饭。

    要说大哥、大婶没有做哥嫂的样子,四个侄子可是一个比一个会读书,大伢、二伢考得上高中不说,正读初三的三伢也是每年的全年级第一名。关键中的关键,那个见了叔婶们从来都是笑笑而过的老四,那是个连镇上的初中老师们都承认的天才!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