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掉坑里的大姐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小孩子都喜欢显摆,满妹、小妹每天从李家明这听完一个故事,就会迫不及待地去讲给小玩伴们听,然后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哥哥如何如何。

    可让李家明没想到的,在他印象中一向泼辣、极有主意、女汉子式的大姐,居然也喜欢显摆,显摆的对象就是他的那帮同龄小玩伴,而用来显摆的道具就是他自己。

    李家明从门前的大樟树上摔下来,昏睡了两天,以前跟他一起玩的几个皮伢子,无一例外都让家里臭骂一顿,扔到各自外婆家去避风头,省得碍了每天阴着张脸的父亲的眼。现在李家明好了,还比以前更懂事了,几个皮得没边的皮伢子自然回来继续皮。

    父亲见李家明不但好了,还比以前懂事了,自然不会再跟几个皮伢子计较,可历来护短的大姐可心里记着呢。

    这天快到中午,李家明刚把饭甑放到锅里,将用米汤、薯丝饭拌好的蛙肉粥放在饭上蒸,刚在河里摸完河螃蟹、大虾米的大狗伢和毛砣他们几个就来了。

    “明伢,看下子,叫你去不去,我们捉到这么多。”

    李家明连忙将饭甑盖上,又把砧板上还没收拾的青蛙皮、骨、内脏拢在一起,用旁边刚用过的菜刀盖住,这才转过身来,生怕这几个玩伴兼损友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我要带妹妹,还要煮饭,哪有时间玩啊?”

    乡下伢子不会讲话,读了两个四年级,总算下半年能读五年级的大狗伢,口无遮拦道:“你跌一跤,脑壳跌蠢了啊?那伙小妹子,有那么多婶婶看着,还要你看?还煮饭呢,你耶耶(爸)又不是没手,还要你来煮?”

    “怎么说话的啊?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自己不懂事,还说别人蠢……”

    刚好摘猪草回来的大姐,逮住他们就是一阵数落,然后嘲笑道:“你们除了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还会干点什么正事?明伢,你没事就多看书,你以后是要考大学的,跟这伙细作田佬玩什么?”

    这是暑假,看什么书啊,难道还去翻那两本小学四年级的语文、数学?不过,李家明还是佯装为难地答应了一句,而且很不厚道地站在旁边看大姐训人。

    对于一个心理年龄超过三十的人,再去玩那些摸鸟蛋、捉小鱼的玩意,真的没多大兴趣了。要是大姐能把这几个玩伴兼损友骂跑,也省得自己下午又被他们缠着去玩。

    可皮伢子这所以叫皮伢子,就是因为他们够皮、够野,隔壁的大狗伢张嘴就道:“大妹姐,莫吹牛皮哦,大伢哥、二伢哥都不敢说一定考得上,明伢有那个本事?到时候,不要跟大婶婶样,说大伢、二伢能考到师范,到头来连个重点高中都没考到!”

    (八九十年代,农村中学成绩最好的学生,大多都选择师范、农校之类的小中专)

    不提大哥、二哥还好,从小到大被他俩取笑的大姐,听到狗伢拿他俩跟李家明当对比,一下就发火了,骂道:“你们晓得个屁!我们明伢比大伢、二伢聪明多了,嗯,跟我们家德一样聪明。他才不去考师范那样的学堂,他要考就考沪市、北平的大学!”

    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李家明暗自擦了把冷汗,幸好大姐没有说考清华、北大,也没说自己比四哥还聪明,否则自己拼了这条小命也搞不掂啊!

    大姐对这帮孩子很有威慑力,但也仅限于威慑而已,大狗伢往厨房的后门退了几步,估摸着门外的她追不上自己了,才拿妖怪样的四哥来讥笑她。

    “算了吧,家德读五年级时,参加过县里的数学竞赛、拿过第一名。等明伢开学后,也能去县里参加竞赛,你再来吹也不迟!”

    可李家明和几个皮孩子都低估了,大姐那颗对大婶存有怨怼的心,连脑子都没过就张嘴道:“明伢,你也去县里参加竞赛,给大姐拿个奖回来!家德能做到的事,没道理你当老弟做不到!”

    这次李家明没了看热闹的心思,心里哀号起来,大哥、二哥、三哥就那样,你要拿弟弟我比一比也就算了,可平时不声不气的四哥可是个妖怪啊!

    从五年级去县里拿数学竞赛第一名后,一直是铁打的全县数学竞赛第一名,初中后还得加上物理、语文竞赛都第一,反正小学一年、初中三年,只要他参加的全县竞赛,别人都只能争第二。

    等那妖怪进了高中,比初中更妖了,高二时拿全国数学、物理、化学竞赛三个一等奖;高考时全县第一名、全市第一、全省肯定也是前几,因为那时候没有什么状元的报道。等到自己挂掉的时候,人家连博士都已经拿了两个,正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当终身教授,还拿了由美国《科学》杂志评出的‘世界杰出青年科学家奖‘!

    大姐可不管李家明哀号不哀号,大狗伢他们就更不管了,再跟明显开始发火的大姐对着干不敢,能取笑这个成绩不错小玩伴,可是他们难得的乐趣,谁让大人们总拿三房里的四兄弟给他们当榜样呢?

    “明伢,听到了不?你大姐说的,你跟家德一样厉害,你要是做不到,可就是牛皮鬼哦!”

    这几个家伙,被李家明当成玩伴兼损友是有道理的。年龄最大的大狗伢,比四哥早两年启蒙,现在四哥读初二了,他才勉强能读五年级。站在狗伢边上的毛砣,李家明读一年级时,他正读三年级,今年下半年,总算是准备跟李家明一个班读五年级了。

    这两个大龄小学生读书不行,坑起人来可跟他们的年龄相符,大狗伢话音刚落,毛砣就帮腔道:“明伢,也不要比你四哥更厉害,只要有他一半厉害都行!这样,你四哥拿全县第一,你只要拿全乡第一,这不算欺负你吧?”

    狗伢和毛砣的一唱一和,这才让大姐想起四弟可是天才,脸上一板瞪着两个皮伢子,恼羞成怒道:“滚!死远点,没志气的伢子,活该当一辈子的作田佬!”

    大姐的积威之下,狗伢、毛砣他们不敢再取笑,嘻嘻哈哈地从开着的后门走了。估计不要到晚上,大姐和李家明都会成为大人眼里的不知天高地厚,小孩们嘴里的牛皮鬼。

    李家明还无所谓,十来岁的伢子吹牛正常,要是不吹才不正常,可大姐在所有人眼里都算是大人了,象她这年纪的大姑娘,订亲、结婚的都不少了。

    骂跑了几个皮伢子,正是要面子年纪的大姐,也想到了后果的严重,黑着脸进了厨房,扔下装着猪草的背蒌,坐在那发呆。只要想想让人背后指指点点,说自己吹牛皮说大话,大姐就觉得脸皮发烫、无地自容。

    ‘几十年‘亦姐亦母的感情,不是一个心理年龄就能抹杀的,大姐一发愁,坐在旁边择豆角的李家明心里也不好受,连忙安慰道:“大姐,不就是去县里参加次竞赛吗?我每次都考双百分,还怕去不了县里参加竞赛。再说,你连三姐都教得了,还辅导不了我?”

    “你晓得个屁,那是数学竞赛!那些题目,我都不会做!再说,全乡九个村小学,还有乡上的小学,你说拿第一就拿第一啊?”

    “这怕什么?大伯不是当过代课老师吗?我多去问问不就行了?”

    一说到当过代课老师的大伯,大姐就更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想得好!从小到大,他除了教他四个崽外,我们四姐妹,他教过哪个?你不要以为你是伢子,就能让他高看一眼,他那人,哼。”

    经大姐这么一鄙薄,李家明也点头附和。这倒也是,这也是大伯能说会道,又不象二伯样生气了就会揍人,还让李家明不愿意亲近的主要原因。

    现在的李家明只是鄙夷大伯的自私,要等到若干年后,那个自小寄人篱下靠他自己勤工俭学读完大学的大姐夫,给他一语道破天机,鄙夷就上升成了瞧不起兼心寒因为那个由于敬仰大姐对弟妹们的关爱,而主动追求一个打工妹的大学生姐夫说:‘大伯是在为他四个儿子的将来打算,只要家族里没其他孩子会读书,所有的家族成员都会帮他供儿子读书!’

    为难地挠了挠头,李家明迟疑道:“大姐,四哥从小就听你的,他那么厉害,我多去向他学学?去年他都拿了全县第一名,辅导小学五年级的数学,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啊?”

    大姐想了一阵,也只有这办法了,考大学的事还远得很,只有开学后去县里参加竞赛才是火烧眉毛。

    “嗯,就这么办!以后屋里的事,我来帮你做在,你就管着读书的事,不懂的就去问家德!”

    “哎“,正在择菜的李家明刚答应,大姐就起身往灶边走,让他拦都来不及了,脑袋里急速想着对策。

    大姐打开饭甑盖,一眼就看到蒸在饭上的两碗蛙肉粥,扭头好奇道:“嗯?明伢,粥里放了什么,怎么这么香啊?嗯,这是肉香,你哪来的肉?”

    完了,青蛙肉也是肉啊,肉的香味对山里人来说印象太美好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