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打发叫花子的‘茶钱’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有些人,天生就是让人仰望的,比如李家明的四哥李家德。

    李家明自小与大伯家不亲近,长大后除了过年时礼节性地去拜个年外,平时和四个堂哥都没有什么来往,大家见了面也不过是应付两句。连住在一座城市里比自己混得好得多的三哥,李家明也当他不存在,逢年过节时,人家打电话过来,才拎点东西跟在大姐、姐夫后面去吃顿饭,再在高档酒楼里回请一次。

    不过,李家明跟那四兄弟不怎么来往的原因各不相同,对大哥、二哥、是从心里往外冒的鄙夷,对三哥是敬而远之,对四哥却是一种高不可攀的仰视。那是一种从记事起就一直保持着的仰视,需要仰视的都是神,要不就是妖怪。自认是凡人的李家明,自然要对神或是妖怪,保持足够的距离。

    大热天的,李家明跟在大姐后面上了大婶家的阁楼,一眼就看到坐在桌子边看书的四哥,心里还稍有些小得意。以前仰视的对象,长大以后肯定还要仰视,但好歹这几年还能平视。

    “家德(四哥)“

    “大姐、明伢“,四哥放下书起身,李家明暗中踮起脚,瞄了眼他刚放下的手,好不容易生出的一点小得意,瞬间又没了。人家刚升初二,就看高二的物理书,旁边还居然有本《有机化学》,自己还得意个屁啊?

    大姐一屁股坐在整洁的床边,将侧脸垂落的长发撩到耳后,开门见山道:“家德,你以后多辅导明伢读书。三叔只有一个伢子,要是不会读书以后就要作田,晓得不?“

    “哦“

    李家明眼尖,看到四哥皱了下眉头又舒展开,心里直嘀咕,这妖怪该不是被大姐逼着答应的吧?

    “不要哦啊哦,晓不晓得啊?“

    也许是大姐泼辣惯了,四哥连忙浮起个笑容,答应道:“晓得“。

    四哥从小就是这性子,大姐也不以为意,见他答应了就起身,“明伢,听到不?不听四哥的话,当心我打你!“

    “大姐,我什么时候敢不听你的话?我是来学习的,又不是来玩的。“

    从小就倔而且皮的李家明懂事了,这让大姐很满意,可满意之余居然挤兑了四哥一句,“家德,你读书是会读书,就是不象个伢子象妹子!“

    四哥笑了笑,他没有跟别人争辩的习惯,最起码李家明没见过。在他印象中,这位妖怪四哥历来是个闷葫芦。

    听着大姐的脚步声下了楼,四哥起身将她坐皱的床单拉平,手放在李家明的后脑勺上,将他推到没刷油漆的桌子边,居然让他又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妈的,几十年形成的敬畏已经根深蒂固了,还真不容易改变!

    “明伢,我口才不太好,听不懂就多问,晓得不?“

    “哦“

    四哥将李家明按在同样没刷油漆的方凳上坐下,拉开抽屉拿出两张纸放在桌上,“你先做这些题目,我在外面看书,做完后叫我。“

    心神恍惚了下的李家明,还没看清题目,四哥就已经到外间了。

    邪门了!心理年龄超过三十岁的李家明,在十四岁的四哥面前,居然有种学生参加考试的感觉。

    定了定神,李家明才开始看那些题目,出的试卷有没有水平他不知道,毕竟很多年没摸书本了,何况还是小学的。不过,四哥一手可以当字帖的正楷,让他有些自惭形秽。

    题目很简单,李家明两三下做完了,还刻意将字写成了鸡脚叉,但最后一道数学题让他挠头。一个破笼子装几只鸡、几只兔子的问题,明显超出了小学四年级的水平。

    一时间,社会阅历丰富的李家明,居然钻了牛角尖,猜不出四哥到底是什么意思。四哥可是个精细人,连大姐坐皱的床单都会拉平,不可能只是想看看自己智商如何吧?

    不过李家明‘几十年‘也不是白混的,在手写的试卷上唰唰一阵,从假设有一只鸡、两只鸡的开始往多处写,写到笼子里的脚不够了才住手,再从里面找出正确答案。十二岁的伢子嘛,兔子肯定是四条腿,不可能有一、二、三条腿,更不可能有五、六条腿,总是非常清楚的。

    做完卷子,李家明起身去外间,特意没礼貌地塞到正在看书的四哥鼻子底下,佯装得意洋洋道:“四哥,做完了,肯定是一百分!“

    “嗯,不错“,四哥居然仔细看了遍卷子,夸了李家明一句,这时楼下传来绊嘴声。

    “大妹,家德要考大学的,你这个当姐姐的,总不能耽误他的学习吧?“

    “大婶,明伢也姓李吧?家德就不是他哥哥?“

    “叫他来问你大伯就是,你大伯当过代课老师,还怕教不了他?“

    李家明‘当过’生意人,已经练得脸皮奇厚,可四哥不行,他的脸象红布一样,拿着试卷的手也开始微微哆嗦,特别下面的话越来越难听,更有让他有无地自容的感觉。

    “算了吧?家明来问,大伯会耐心教吗?军伢以前也来问过,后来呢?“

    楼下安静了十几秒,接着就是,“你自己不会读书,就不要耽误家德读书!“

    “我是不会读书,但我会做人!“

    “你会做人,就不要耽误弟弟的前程!“

    紧接着就是‘咚咚咚‘的脚步声,怒气冲冲的大婶上了楼,后面跟着不甘示弱的大姐。李家明见状,连忙陪笑道:“大婶,我以后不来打扰四哥了,我和大姐先走了。”

    可能是前两天李家明刚来送过‘茶钱’,让发怒的大婶不好意思冲他发火,反而压着火跟他解释道:“明伢,不是大婶小气,你四哥是家里最有希望考大学的,我们不能耽误他的学习。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去问你大伯,自己的亲侄子,他还会不教?”

    跟在后面的大姐,见四哥涨红着脸站在那,不屑得哼了一声,拉起李家明就走,到了她自己房门口扔下两句,“三叔也是个蠢牯!年年的‘茶钱’打发叫花子,都还有句多谢话。”

    “大妹,你要再乱说,我撕烂你的嘴!”

    “怕你啊?”

    不想引发骂战的李家明,连忙将大姐推进她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小声道:“大姐,算了算了,求人不如求己。”

    “不行,这几年三叔花了那么多钱,这点事都不帮忙,他们还算是人吗?”

    家丑不可外扬,李家明是真不想闹大,急切之下抱住又想开门吵架的大姐,捂着她的嘴小声道:“大姐,别吵了,你真想让大家看笑话?他们丢得起这脸,二伯、耶耶(爸)他们丢不起这脸!”

    “嗯嗯唔,呸!”,刚挣脱的大姐在二伯的威慑之下,终于有些冷静了,可门外的大婶又不依不饶,把门踹得震天响。

    “大婶,家丑不可外扬,你真要大家来看笑话吗?”

    李家明猛地拉开门,冲着大婶一声怒吼,涨红着脸无地自容的四哥终于反应了过来,将被他吼得呆若木鸡的母亲拖进了自己房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