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亲兄弟明算账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家明,还是你厉害,一句就让那个不要脸的没声了。”

    正翻拣着旧书的李家明,抬起头来苦笑道:“大姐,那是大婶。”

    “呸,天底下有这样的大伯、大婶吗?要我说,从我耶耶(爸)到四叔,都是蠢牯!年年没钱了就向我们借,借了又不还,这么点小忙都不帮,要这样的大伯、大婶有个屁用!”

    李家明听着这话也解气,可他还得劝大姐,家丑可真的不能外扬啊。李家在村里本来就是外来的小姓,受尽了本地大姓人家的欺负,要是自己人还吵吵闹闹让村里人看笑话,以后大家更抬不起头来了。

    “行了行了,你说的有理,我不说了还不行?”

    大姐也知道轻重,说了几句也就停息了,见李家明不但拿小学五年级的课本、试卷,还在挑了初一的课本,关切道:“明伢,别贪多嚼不烂。大姐教你五年级的还马马虎虎,初一的可就半懂半不懂了。”

    李家明随手翻了翻五年级数学的目录,扫了眼目录上的数学概念,心里就有底了。

    “大姐,五年级的数学,其实很容易的。你以为我是大狗伢、毛砣那样的蠢牯啊?”

    “真的?”

    “真的!”

    小学五年级的数学,要是自己还要从头学起,那还不如拿块豆腐拍死自己算了!

    刚才还跟大婶对骂的大姐一下来精神了,热切道:“你真觉得很简单?”

    “真的很简单,这些东西一看就懂!”

    在大姐印象中,自己这个弟弟虽然调皮捣蛋,可从来不说谎,李家明这么一肯定,她立即眉飞色舞地鼓励道:“明伢,你要是能从县里拿个奖回来,等大姐打工赚了钱,就给你买新衣服、好吃的、好玩的!”

    我不拿奖回来,你也一样会给我买的,李家明心里一阵暖意,手下不停地翻拣,嘴里却小孩子气道:“大姐,这可是你说的哦,要是你做不到,以后我就天天笑你牛皮鬼!”

    “切,大姐有那么小气吗?哎,你怎么初二也拿?”

    “反正你也不读书了,我还不如全搬家里去,以后慢慢学,省得你们拿去揩屁股。”

    这话粗野,可乡下就是拿学生伢子不要了的书本、作业本、试卷当厕纸用,大姐也不以为意,嘴里还发着牢骚道:“要的,全给你了。要我说啊,学校里就不应该强迫我们买书。这么新的书,本来我用完了二妹用,二妹用完了三妹用,最后给你和满妹用,这能省多少钱啊。”

    李家明看着这些还很新的书,非常赞同大姐的节俭,也真佩服她的学习精神。这些书除了封面上写了个名字,里面画了些不知所谓的符号、图案,真的跟新的没区别,真不知她当初怎么考上初中的?

    一会工夫,李家明将初中三年的主课书全部翻拣出来了,厚厚的一大摞扔进了大姐的背蒌里,两姐弟从姐姐家回到弟弟家。

    从二婶家出来,李家明一路‘伯伯、叔叔、婶婶‘的叫,而且还是有礼貌地带着笑脸叫,听得大姐直皱眉。可还刚刚来到自家屋檐下,李家明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心里苦涩酸楚,因为父亲正站在马路边陪着笑脸,送着外婆家的三表舅。

    哎,要债的人又上门了。

    婆婆和母亲的丧事,即使父亲砍光了山上能卖的树,将家里能值点钱的手表、自行车、缝纫机都抵了债,还欠了亲戚朋友们三四千块钱。现在的猪肉都才二块二毛钱一斤,三四千块钱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无异于一个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包袱。

    父亲陪着笑脸的三表舅,当初就借给父亲千多块,估计现在一半都没还清。最亲的亲戚轻易不上门问债,一上门就肯定是要钱急用,这可让父亲又去哪借几百块钱啊?

    等唉声叹气的父亲回来了,两姐弟已经把书放好了,李家明正收拾着破了瓷的茶杯,背着背蒌准备出门的大姐关切道:“三叔,三表舅来问账?你还差他多少啊?”

    “哦”,背好象又弯了一点的父亲,看了眼经常帮自己料理家务的大侄女,苦笑道:“那倒不是,三表舅国庆节嫁凤姑,他来请我去打嫁妆。你四叔马上要做屋,我哪有那个时间啊。”

    “哎,太不凑巧了”,大姐也叹了口气,要是三叔能去帮三表舅打家俱,欠他的账就能还掉不少了。可一边是四叔做屋,一边是三叔还账,她也不知道三叔该去不该去。

    竖起耳朵的李家明稍一犹豫,放下手里的茶杯,劝道:“耶耶(爸),你还是要去帮三表舅。我记得娘死的时候,屋里什么都没有了,还是大母舅跟三表舅他们帮的忙,钱、米、猪肉、豆子都是他们凑出来的。”

    “我晓得,四叔一世年就做一幢屋,我当哥哥的总不能不帮一下吧?”

    若是家里稍好一些,李家明也不会吱声,但现在家里欠了这么多钱,即使是帮兄弟也要看能力大小的。

    “耶耶,我觉得你错了。四叔、四婶两个人,一年能赚万多两万块钱,就是你不去帮他也可以请人帮。我们家不同,欠了那么多账,总是要还的。

    四叔结婚时,你帮他打了全套家俱,这次做屋又送他两根大柏木,以后的门窗肯定也会帮他打。耶耶,你已经尽了你当哥哥的力,帮四叔也要量力而行,不能好了他亏了我们自己!”

    “明伢,话不是这么说的,四叔是耶耶的亲兄弟。”

    父亲已经没有了记忆中意气风发,连跟儿子说话都没有了多少火气,可李家明宁愿父亲还是那个动不动瞪眼睛、骂人、揍人的父亲,而不是这个让贫穷、债务压得连心气都没有了的父亲。

    咬了咬牙,李家明有些冷酷道:“耶耶,有些事你不要太想当然,亲兄弟也要明算账的!四叔一年能赚一两万,去年过年时,我们家里债主都上门了,他可吱过一声?三四千块钱,也就是他两三个月的工资,他就真拿不出来?”

    这话刺痛了父亲,脸上开始乌云密布,李家明也转过身来,看着父亲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耶耶,刚才大姐带我去求四哥,想让他辅导我读书,晓得大婶怎么说的吗?大姐也在这,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她不愿意,不愿意她儿子教她的亲侄子!这就是亲兄弟明算账,别人都知道的事,你怎么就不知道?”

    “你”,父亲指着李家明的鼻子气得浑身直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儿子的顶撞还是大嫂的无情,可他却不依不饶道:“你要是想打我,你就打我一顿,我保证一声都不吭。你就是打我一顿,我还是会去跟四叔讲,要是他把你当亲哥哥,就不应该喊你去帮忙,应该让你去帮三表舅打家俱还账!”

    “你这个畜生!”

    被气得七窍生烟的父亲终于忍不住了,抽出插在大门框的小竹梢,劈头盖脸地打过来,李家明就是倔强地仰着脸,一言不吭地死扛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