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倔强的眼神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南方山区盛产一种小竹子,除了春季能采小笋外,长不成才顶不了用,可却是无数孩子的梦魇。大人经常砍一根那样的小竹子,留下最顶端的枝条插在大门框上,要是孩子不听话就用那根小竹梢抽,既痛又打不坏人。小竹梢打人疼啊,抽下去就是一片血痕,只伤皮肉不伤骨。山里孩子倔,可在小竹梢的抽打之下,再倔的孩子也会求饶。

    李家明也倔,而且是那种让围观的大人们心里发冷的倔。

    谁小时候没挨过大人的小竹梢,哪个又不是挨了几下就哭着、叫着求饶?可李家明偏不,父亲手里的小竹梢在他的手臂、胳膊、小腿上抽出一道道血痕,他就是一声不吭地站在那任由父亲抽。

    听到家里的动静不对,在外面跳房子(一种儿童游戏)的小妹跑回来了,见父亲正在死命地打哥哥,跌跌撞撞地哭叫着扑上来。

    “耶耶,莫打哥哥!耶耶,莫打哥哥!”

    小妹?李家明这才用手挡开父亲将要落在小妹身上的小竹梢,另一只手将哭叫着要扑过来的小妹,推到已经眼泪直流的大姐怀里,沉声道:“大姐,你看住小妹。”

    “耶耶,我求你,我求你,莫打哥哥啊!耶耶,我求你,我求你。”

    小妹在大姐怀里发疯样的哭叫,终于叫醒了暴怒的父亲,扔掉了已经染上了血色的小竹梢,将在大姐怀里死命挣扎的小妹,泪流满面喃喃道:“文妹莫哭,文妹莫哭,耶耶不打了,耶耶不打了。”

    生怕父亲还打哥哥的小妹立即停止了哭叫,哽咽着讨好地去用小手擦父亲脸上的泪水,看得李家明心里一阵阵的酸痛,也走了过去用手心替小妹擦眼泪,温言道:“没事了,莫哭了,等下哥哥给你煮粥喝。”

    在旁边看了半天的二伯突然冒了一句,“要的,犟崽不败家!老三,你有个好崽。”

    浑身疼痛的李家明转过脸来,冲夸奖自己的二伯笑了笑,见四叔也在这,依然倔强道:“耶耶,是你来说,还是我来说?”

    说什么?满堂屋的人都面面相觑,父亲神情复杂地看了满身血痕的儿子一眼,长叹了一口气,抱着小妹转过身来,向四叔抱歉道:“老四,三表哥国庆节嫁女,来请我去打嫁妆。你嫂嫂过时,我借了他一千二百块钱,五年才还三百五十块,这次我不能帮你做屋了。”

    就为这事?四叔当即闹了个大红脸,忙不迭道:“三哥,你早说啊,我们是亲兄弟,就这一点小事,用得着打明伢打成这样吗?”

    旁边的四婶一听是这事,也立即变得红面涨颈,她万万没想到,平时和气的三伯,为了帮自己家做屋,居然推掉了外面债主的活。

    李家明见父亲松了口,连忙接过父亲手里的小妹,笑笑道:“耶耶,你快去了吧。等下三表舅另外请了人,那就不好了。”

    “哎”,人高马大的父亲叹了口气,摸了摸被自己打得血肉模糊的儿子的头,转身去了拿木匠工具。

    “三哥,我送你去。”

    面红耳赤的四叔也连忙推开看热闹的人,回家去推自己的摩托车。没了热闹看,村里的大人小孩也慢慢地散去,只是小孩们看李家明的眼神是敬畏,而大人们则意味各不同。十二岁的伢子,被打成这样,还能象没事人样哄妹妹,他的心得有多硬啊?

    一会,摩托车的引擎声在外面响起,二伯连忙帮已经收拾好工具箱的父亲拿东西,一直在旁边没说话跟大伯、二伯、四叔他们都有矛盾的传祖叔,突然拍了下李家明的脑袋,夸奖道:“要的,你耶耶生了个好崽,三房里总算是生了个好种!”

    说完,跟父亲同年又关系亲密的传祖叔,又冲正准备出门的父亲道:“传林,等军伢回来过年,你那些债我帮你先还,反正军伢讨亲(结婚)还早!”

    脸上红潮还没散去的四叔又涨得满脸通红,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四婶,终于还是没有吱声,帮着父亲绑好工具箱,带着他去了追赶三表舅。

    “大妹,去泡些盐开水,帮明伢洗一下。”

    刚让传祖叔说得脸上发黑的二伯,摸了摸李家明的头,又摸了摸还在哽咽的小妹的头,沉声道:“明伢,带好妹妹,不该你操心的事不要操心,你二伯还没死,也还轮不到你操心!”

    李家明连忙陪笑道:“多谢二伯。”

    “哎”,二伯叹了口气,拿起放在大门边的锄头去了干活。

    一会大姐泡好了盐开水,拿了块干净的布替李家明擦洗,哽咽道:“忍着点,有点痛的。”

    ‘咝’,伤口上被盐水一激,李家明吸了口凉气,旁边的小妹连忙帮他吹气,满妹也有样学样,不禁让他莞尔一笑,全身都象泡在温水里一样舒服。

    “还笑?就没见过你这么犟的伢子!”

    ‘嘿嘿嘿’,李家明挠着头傻笑两声,小声道:“大姐,你帮我个忙好不?”

    “说”

    “大姐,传祖叔从来说话算数的,他说借钱给我家先还账就一定会借,但那不是长久之计,借的钱也要还的。以前我不懂事,耶耶出远门也不放心,现在我煮饭、炒菜都会了,就能带好妹妹。你去跟四叔说说,让他回广东时,也把我耶耶带出去。”

    大姐立即瞪起了眼睛,骂道:“这怎么行?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犯起犟来,比谁都犟。要是三叔不在家,谁还管得了你?”

    ‘哎’,李家明苦笑着叹了口气,解释道:“大姐,你没发现我耶耶这几年,越来越不喜欢说话了?那都是被债压得怕了!每年过年总有人来问账,谁不怕啊?

    军伢哥今年十八吧,三四年后也要讨亲的,到时我耶耶拿什么还?”

    “怕什么?大姐过完年就去打工,到时大姐借钱给你们。”

    就知道大姐会这么说,可人家的血汗钱,哪怕是亦姐亦母的,李家明也觉得用了会心里有愧。

    “大姐,你帮得了我家一时,还帮得了一世?以后我还要读高中、考大学,小妹也要读高中、考大学,你也能帮得起?你也要结婚,也会有家的!”

    前面的话,大姐不会仔细想,后面的话,她也没放心上,但中间那一句让她止住了手里的擦洗,不可置信道:“明伢,你说文妹以后也能读高中、考大学?”

    李家明眼睛一亮,知道如何说服大姐了。

    “能肯定能,不但是她,满妹以后也肯定能!”

    大姐突然笑起来,嘲弄道:“你就吹吧!我看你都不一定考得上,还文妹、满妹呢。”

    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要让别人对自己有信心,自己就得做出让人有信心的事来。李家明再不想象四哥那样,被人架上神坛,也斩钉截铁道:“大姐,你信不信?我只要一个月就能自学完五年级的所有课程,还保证你随便找张卷子来,我都能考满分!”

    “信你才有鬼!”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