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带着小妹考大学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妖怪,不,应该说是天才,特别是那种得到大家公认的天才,在农村里是很受人看重的。哪怕你是他长辈,你主动给他打招呼,他只是对着你笑一笑,也会让你觉得非常自豪。而李家明的四哥李家德,就是那种受到整个小村落看重的小天才。他说的话,如果是其他方面,大家或许不会重视,但读书方面的事,他就是整个村子里的权威人士。

    李家德说他堂弟明伢是天才,而且明伢写的作文,连他都自愧不如,那就更证明李家明那个心极硬的皮伢子也是一个天才!山里的小村落就那么大,上午那帮婶婶、姐姐还在开玩笑说大妹吹牛皮,傍晚就变成了二公公(伯伯)的坟葬得好,又保佑出了个小妖怪。不对,应该是小天才!

    短短一天的工夫,大家嘴里的明伢,成功地变成了大家嘴里还有点叫不习惯的家明,享受着与四哥一样的口头待遇。只等着李家明也象四哥一样拿全乡第一、全县第一,成为大人眼里面‘文曲星‘,当成大家教育皮伢子、细妹子的正面典型。

    至于一个月前造谣生事的狗伢、毛砣,谁会把那俩个皮伢子放在眼里?连他们家里大人,也只是把小学当幼儿园,只求这两个‘人烦狗嫌‘的伢子莫闯祸就行。

    孩子是自家的好,这话只适合城里的独生子女,农村里哪家不是几个?即使现在计划生育抓得紧,也最少是两个,要是没生到儿子,还得想办法偷着再生几个,一直到生出儿子或是被乡上抓到为止。

    当然,大人们不在意两个无关轻重的皮伢子,大姐可不会轻饶了这俩家伙。第二天半上午摘猪草回来,正好撞上狗伢他娘在骂他爬树挂破了裤子,站在旁边就帮着骂开了。

    “大狗伢,也不是姐姐说你,你也太不懂事了。不会读书是你脑壳蠢怨不得你,但不懂事、不勤快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这么大的人了,家德读书那么厉害,还晓得帮我大婶做做家务、搞搞卫生,你呢?你还比家德大一岁吧?

    红英婶,你刚才说的对,大狗伢就是欠打!你和传猛伯就是太看重了他,舍不得打。伢子要多打几次就懂事了,要他是我们家明,早让我三叔打断了脚!十五六岁的人了,还去爬树,不打不长记性的啊!”

    大姐一顿夹枪带棍的贬损,成功地把刚从修水打零工回来的传猛叔伯惹毛了,结果就是坐在房间里看书、做题目的李家明,都能听到大狗伢杀猪般的惨叫声。大狗伢的悲惨遭遇,警醒了稍聪明一点的毛砣,从那天起就躲着大姐,生怕什么时候自己挨骂时,也让她逮住机会往死里煽。

    不过呢,李家明这个新出炉的小天才,不象那个大天才样默不作声,照样每天见长辈就叫、动不动就‘嘿嘿嘿‘傻乐,偶尔还会跟大狗伢、毛砣那些皮孩子去河里摸条鱼、或是到别人家菜园里偷根黄瓜。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又是十几天,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这天傍晚,摘猪草回来的大姐,路过李家明家时,进来喝茶、顺带看看令她骄傲的小天才五弟。

    “家明”

    正在炒菜的李家明已经听了十天,照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终于开口央求道:“大姐,你还是叫我明伢好。你叫我大号,我怎么听都觉得不舒服。”

    “那怎么行?要是叫顺了嘴,以后你读了大学、在城里参加了工作,我要一不留神就叫你小名,那不是会丢你的面子?”

    好象是这个道理,三哥以后一考上大学,村里的人立即叫他大名,即使有时叫顺了嘴叫错了,也会以最快的速度地纠正过来。

    可李家明用父亲做的杉木柄锅铲,将炒好的茄子铲进菜碗,苦笑道:“大姐,别说我现在就是个伢子,就是以后当了国家主席,不还照样是你弟?你没看过电影啊,毛主席他老人家坐了天下,不照样让他那些叔伯叫他‘石三伢子’?”

    端着大茶碗的大姐想了下,“是哦,我也觉得叫你家明不顺口。哎,我怎么叫家德就那么顺口呢?”

    自从四哥三年级拿了全县第一,大婶就要求你们别叫小名、要叫他大名呗?

    不过,话到李家明嘴里却成了:“四哥是天才呐,他只关心读书的事,你们叫什么,他哪会放心上?你们叫的时间久了,也就顺口了呗。我不同,最多是比大狗伢他们聪明一点,除了喜欢读书外,还喜欢洗冷水澡、摸鱼、捉鸟。所以啊,你叫我大名,我就觉得不舒服,你也不顺口。”

    “也是,家德那种聪明,太吓人了!你不晓得,我有次晚自习骂了人,让老师叫到办公室里骂,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家德在帮高老师改卷子,改的还是我们班上的!啧啧啧,我看呐,要是家德不是年纪小了点,他都能去教初三了!”

    这个不奇怪,人家都开始自学高二、高三的课程了,凭他那妖怪样的脑袋,初中内容算个屁啊?也就是他们高老师太勤快,要换成自己,肯定会让那妖怪去代自己上课,美其名曰:培养他的口才。

    “所以说啊,大家叫四哥大名家德,那是有道理的。我呢,还是叫明伢好。哎,大姐,跟你商量个事啊。”

    “说”

    上次大姐说,她想读书的时候已经晚了,这让李家明觉得满妹、小妹不能重复她的老路。农村里的小妹子不懂事,只晓得吃、玩、穿花衣服,加上大人又不重视,随便她们会不会读书、认真不认真,很难有几个有出息的。

    满妹和小妹的天分不是很好,要是也放任自流的话,以前很难有个好前途,还不如自己提前教她们小学的内容。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只要满妹和小妹学习勤奋,象三哥那样考名牌大学不太可能,但考个一般的大学、在城里找份体面的工作,应该问题不大。何况以后的大学肯定会扩招,考大学也会越来越容易,问题就更不大了。

    李家明的提议让大姐心动了,可还是担心道:“行吗?你又没当过老师,晓得怎么教不?教书可不是好玩的,你自己懂不一定会教学生伢子的,满妹可没你聪明,只要家德讲一遍,你就学得会。”

    炒完了最后一个苦瓜,李家明一边洗锅一边道:“有什么行不行的?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四遍,多教几遍总能教得会。再说了,不试一试,你怎么就知道不行?满妹上面有三个姐姐,又不差她来打工赚钱。以后万一不行,多补习两年就是,以后我们都能赚钱了,还怕供不起两个妹妹?”

    这话说到大姐心里了,当初二婶被强行引产、结扎,二伯被抓到派出所关了十九天,她一个半大孩子到处求亲戚朋友,那已经是她挥之不去的恶梦!要是自己家里也能多出个读书人,哪怕是以后当老师,遇到事情也多个帮手啊?

    不过,大婶上个月的责骂,还让大姐记忆犹新,不由得迟疑道:“明伢,不会耽误你学习?你也看到了,当初为了让家德教你,我跟大婶吵了架。大婶虽然做人不行,但道理是没有错的,耽误了你学习那就麻烦了!”

    哎,农村里总是现实的,宁愿牺牲其他孩子,也要保住那个最有希望的。李家里心里鄙夷了句,打包票道:“放心吧,我以前那么皮,不照样考双百分啊?大姐,读书的事,我算是琢磨明白了,聪明不聪明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勤奋!”

    这倒也是,李家明以前天天捉鸟摸鱼的,也总考双百分。要不是他实在是太皮了,那些‘学习积极分子‘奖状就应该是‘三好学生‘的。

    李家明被四哥证明是小天才,那就成了大家眼里的小大人,说的话就不完全是孩子话。听到不会影响到他的学习,大姐递了碗冷茶过去,爽快地答应:“行,你想怎么办?我去跟耶耶(爸)、姆妈(妈)说,这是为了满妹好,他们不会反对的。”

    炒完菜的李家明热得汗流浃背,接过大姐手里的茶碗,习惯性地道了声谢一口气喝完,解释道:“我把楼上的房间都收拾出来了,准备去楼上睡,把现在楼下睡的房间让出来,给满妹、小妹睡。这样,每天我做完作业,就可以教她们,早上也可以监督她们起床、背书。”

    大姐立即答应道:“行,就让满妹睡过来,六岁多的人了,还要跟耶耶、姆妈睡,象什么话?”

    “大姐,你还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是家里只有两张床,得麻烦你把现在睡的床让出来,二姐、三姐礼拜天回来时,你们三个要挤一床!”

    见外面的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大姐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啊?行,今天是来不及了,明天上午我把床搬过来,晚上让满妹过来睡。马戏团的人教畜牲都教得会,我就不信满妹就那么蠢!”

    这话可真难听,不过道理是这个道理。老话不是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吗,光靠勤奋出不了四哥那样的妖怪,但出两个女大学生总不会没有多大问题。

    “大姐、大姐,等一下“,李家明追了出去,在堂屋门口一边帮大姐背上沉沉的背蒌,一边小声说道:“跟二伯、二婶说,莫跟别人说我帮满妹、文妹辅导的事。”

    “为什么?”

    这事还真不好解释,李家明挠了挠头,借口道:“大姐哎,要是满妹、文妹教不出来,我最多让大人笑一阵子;要是能教得出来,以后传猛伯他们,都把伢子、妹子送过来要我教,我还要不要活啊?”

    亲疏有别,在哪都一样,大姐也不例外,小声附和道:“没错,满妹、文妹都是自己亲妹妹,别人家的可不是一个公公生的,更不能影响到你自己!”

    李家明无语了,大姐这思想可真够落后!

    不过,传肯定是会传出去的,而且没两天就会传遍整个屋场(小村落)。这屋场就这么点大,总共才七户人家,屋挨着屋的,能瞒得了谁啊?李家明只是不想让大姐有麻烦,她煽得传猛叔打得狗伢三天下不了床,红英婶肯定正惦记着呢。要是大姐再去替满妹、小妹一吹,红英婶会放弃嘲弄她的机会?

    没多久,二伯也从四叔的屋基地收工回家吃晚饭了,他对这事也赞同。前面三个大的女儿已经让他很失望了,要是能让最小的女儿有出息,这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

    连饭都顾不上吃,二伯就来了李家明家的小厨房里,见他正一个人坐在小方桌上吃饭。一小碗苦瓜、一小碗茄子、一大碗光薯丝,都是李家明自己煮的、炒的,二伯不由得暗暗欣慰。宁愿一个人在家煮饭、炒菜,也不去自己家吃饭或是去外婆家,自己这小侄子不但心硬而且有志气。

    “二伯?快坐,吃饭了没?”

    正吃着饭的李家明,见是二伯来了,连忙起身倒冷茶。二伯接过冷茶喝了一口,说起了满妹读书的事。

    “家明,满妹不比文妹,人比较娇气。读书是正事,你不要再象平时那样哄着她,要是不听话就打两几竹梢,打不坏人的。为了她好的事,伯伯跟你二婶不会说什么的。明天我就去把文妹接回来,阿婆屋里随时都可以去住,读书的事可不能耽误了。”

    李家明擦了把冷汗,二伯、父亲他们的教育方式还真粗暴,即使他没当过老师的人都知道——好孩子是夸出来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