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自己有家,为何还要寄人篱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是要有希望的,就象是黑夜里的灯光,能鼓励人咬着牙坚持向前走。从父亲去了三表舅家做木工活开始,李家明自就一直坚持早起、晚睡,每天不是看书就是做家务,就是为了给父亲一个希望!

    第二天刚刚天亮,李家明就起床了,洗漱完了就煮饭,在晨曦里大声诵读着初中的古诗词。等饭熟了、炒好菜,李家明这才去房间里叫满妹、小妹起床。

    小妹简单,坐在床边打哈欠的大姐轻轻一摇,她就醒了,揉了几下眼睛自己起床,穿上鞋子去厨房刷牙、洗脸。满妹可不行,叫没用、摇没用、拍也没用,大姐就是将她抱起来,帮她穿好衣服,只要一放手又软沓沓地睡回去,还翻个身、咂了咂嘴仿佛在吃什么好吃的。

    大姐这种方式可不行,想读书就得吃苦,李家明随手拿起插在门口的小竹梢进来了,冲着满妹的光脚丫子就是一下。

    ‘啊‘的一声惨叫,满妹从床上蹿了起来,抱着被打出几条红痕的小脚丫咧嘴就想哭。

    “哭什么哭?再哭,我再打!”

    满妹哭是不敢哭了,可眼泪直哗哗,看得大姐直心软。

    “起床、穿鞋、自己去刷牙、洗脸、吃早饭!要是你不听话,我就打死你!”

    只流眼泪不敢哭的满妹,老老实实地穿鞋子,去了厨房屋檐下洗脸、刷牙。可她从没刷过牙,哪知道怎么刷,拿着小妹的新小红牙刷、小红塑料杯直发愣。

    已经开始吃饭的小妹放下碗筷,跑出来帮满妹挤好牙膏,手把手教她怎么刷。

    “满姐,这样这样,轻一点,第一次刷有点痛。”

    满妹学着小妹的样,刷得满嘴血呼呼的,吓得眼泪流得更快,却不敢哭一声。

    站在堂屋大门口的大姐,看着满妹那可怜样,实在是心疼了想过去帮忙,被李家明手急眼快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沉声骂道:“搞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只晓得四哥会读书,没看到他晚上十一点睡,早上六点就起床背书啊?滚!”

    头皮被扯痛了大姐眼睛一红,气冲冲地瞪着李家明,可换来的是他强硬的眼神,只好扭身回了自己家,这种场面可真让人心里难受。

    等满妹刷完牙洗完脸,李家明也进了厨房,随手将手里的小竹梢插在碗柜上,帮噤若寒蝉的满妹盛饭,吓唬道:“今天开始跟哥哥读书,认真的有好东西吃,不认真的就挨打!听到没?”

    ‘哦’,小妹乖巧的应了句,没起床就挨了打的满妹也眼泪汪汪地答应了一声。李家明见平时疯惯了的满妹老老实实,心道:恩威并施,古人诚不我欺也。

    看着两个小不点吃完薯丝饭、碗里剩下的菜,李家明洗完碗,才带着两个不敢出声的小家伙去楼上读书。

    有了李家明的强力镇压,满妹和小妹都异常听话。李家明教什么,她俩就学什么,让她俩怎么做,她俩就怎么做,一遍遍地‘a、o、e‘或是‘145678910‘,生怕小竹梢落到自己身上。

    李家明也控制着时间,差不多四十分钟了,就让她俩出去玩一会,玩了十几分钟又将她俩叫回来继续。只是看着连小妹都不敢离自己太近,李家明心里极酸楚,可也只好板着脸继续。

    老话说得对啊,吃得苦中苦,为人上人。好孩子固然是夸出来的,但若是对老师没有了敬畏之心,再好的老师也都不出会读书、会考试的孩子!山里孩子不比城里孩子,宁愿以后不如他们头脑灵活,也得先跳出这个该死的农村!

    自己总也忘不了小学的王老师,自己那位恩师,一根小竹梢从不离手,教学手段就是不听话就打、考不好就打。四年下来,将十一个皮伢子、细妹子,全部打进了初中大门。初中三年没人打了,十个小学同学回家务农或是外出打工,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四哥老班主任姜老师的严厉管束下,勉强考上重点高中。读高中时自己太皮,老师骂了几次不听,以后就彻底没人管了,到头来要靠补习才能勉强考个三流的大学。

    要不是后来命好,毕业后跟打工的大姐、大姐夫在一个城市,有亦姐亦母的大姐管着。估计也跟大部分同学样,进个公司、拿份薪水过日子,哪有后来的做生意、买房、买车,过着比绝大部分同学都好的日子?

    一边感慨着‘往事’,李家明一边烧火做饭。今天上午很顺利,两个小不点居然学会了三个拼音、十个数字,人都是逼出来的。

    “家明,中午去婶婶那吃饭。”

    刚把火生着的李家明回头一看,连忙笑道:“二婶,我和文文就不去了,等下我让满妹回家吃饭。呵呵,我这的伙食可没你家的好。”

    “明伢,你这是什么意思?以前你说亲兄弟明算账,你自己有家就在自己家吃,婶婶也就由得你倔。现在你教满妹读书,去学堂里还要交学费呢,你怎么就不能去婶婶那吃饭?”

    情急之下,二婶又叫李家明作‘明伢’了,这让他听得很顺耳,但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二伯也再亲,也不是自己父亲,自己去他家就是寄人篱下。

    “二婶,话不是这么说的,我是当哥哥的,教满妹读书是我的责任。你是我婶婶,如果我自己不会煮饭、炒菜,去你那吃也理所当然;可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和妹妹,再去你那吃饭,那就是好吃懒做了。”

    见二婶脸色开始发黑,李家明只好硬起头皮道:“二婶,我和文文真的不去,你能帮得了我们一时,还能帮得了一世?人始终是要靠自己的,我自己有手有脚,力所能及的事,我就一定要自己做!”

    “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伢子!”

    气急的二婶扬起了巴掌,可看着李家明倔强的眼神,最终还是没扇下去,一跺脚出了门找到正在玩耍的满妹,拖着还想玩的她回家吃饭。

    见满姐被气冲冲的二婶拖走了,胆小的小妹也连忙回家,扯了扯正在洗薯丝的李家明衣袖,小心翼翼道:“哥哥,二婶婶生气了。”

    见小妹这么小就学会了察言观色,李家明心里一阵酸楚,连忙用自己的额头顶着她的小额头,亲热道:“哥哥问你一个问题。”

    小妹很敏感,哥哥的亲热让她觉得很幸福,立即象往常一样抱着他的脖子撒娇道:“哥哥你说”。

    “你愿意去二伯家吃饭,还是陪哥哥在自己家吃?”

    “我不去,我陪哥哥在自己家里吃!”

    小妹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自己有家,为什么还要寄人篱下?这些事,连六岁的小妹都懂!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