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倔强的李家明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寂静的大山之中,突然响起朗朗的背书声,紧接着就是柴刀的砍柴声,听得正在翻薯藤的大婶一愣。

    “传健,明伢念的是什么呀?”

    腿脚不便的大伯只能干些轻活,直起腰听了几句,落寞道:“《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哎,要是大伢、二伢有他一半懂事,我死都瞑目了!”

    这话大婶不爱听,反驳道:“大伢、二伢哪有不懂事,没看到他们回家都捧着书看到夜里十一二点吗?”

    两夫妻私底下,大伯可没有在外人面前的风度,张嘴骂道:“你知道什么?读死书、死读书,读来读去变成猪!”

    对外泼辣的大婶让大伯一训斥,居然也不对骂,反而担忧道:“传健,要不送大伢、二伢读完高三,我们不送了吧?家德后年读高一,三伢明年下半年读高一,老师都说他俩肯定是能考上的,我们送四个送不起的。”

    ‘哎’,大伯叹了口气,放下锄头掏出旱烟袋,蹲在菜地里唉声叹气,对面山上的背书声已经变成了‘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对面山上的大姐,也听到了李家明边背书边砍柴的声音,她反而暗骂他‘死没良心’,却拿这个倔强的堂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家里没柴了,大姐好心好意从家里挑了一担柴送过去,李家明说什么也不要,自己拿起柴刀、棕绳上山砍,拒绝的还是那句话:‘大姐,你帮得了我一时,还能帮我一世?’她以会影响他学习为理由,却还是被他拒绝了:‘我累了就看会书,休息好了再砍!’

    其实李家明也想接受那担柴,可他更想让父亲振作起来,父亲才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他不撑起这个贫困的家庭,自己跟小妹怎么办啊?他不想小妹辍学,更不想她十几岁就外出打工,用她的血汗钱来供自己念书、家里的开支。这些事,都应该是父兄的责任,而不是一个小女孩的负担!

    “相约晚樵去,跳踉上山路。将花饵鹿麛,以果投猿父。束薪白云湿,负担春日暮。何不寿童乌,果为玄所误”,李家明刚念完《樵子》,又暗自哑然失笑,记忆的惯性真大,这首诗好象是《全唐诗》里的。嗯,没错,当初自己还揶揄过诗人的不解民间疾苦。

    差不多了,自己也就能背得动这点柴火,李家明将砍好的杂树、枯枝搬到一块,再比划着砍成五六十公分左右的,用山藤捆扎、最后用棕绳绕出两个背带。不错,以前当驴友的手艺没忘掉,能打出这样的绳结,估计全县也没第二个了吧?

    可惜的是,李家明还是高估了自己,七八十斤重的柴火对于他一个十二岁的伢子来说,还是太重了。即使是将柴火扎成了背包状,他又是皮实的山里伢子,他背着七八十斤的柴火还是象背座山一样步履维艰。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李家明一边背着书鼓励自己,一边背着沉重的柴火,抓着旁边的树枝、山藤一步步往家里挪。可力气活,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即使是他走个几十米就放下柴捆休息,最后还是体力不支摔倒在荆棘丛里,被挂得满面血痕。

    脸上、胳膊上火辣辣的疼痛,还有腰背的酸痛,让李家明苦笑不已,暗暗自嘲道:做人不能好高骛远,得审时度势啊!

    狼狈不堪的李家明挣扎着起来,到半山腰的溪水边洗干净脸上的血痕,又回到那捆柴火前将它拆成两堆,分两次背回家。回到家里,李家明又将干柴挑出来送进厨房,将湿柴堆在屋檐下所剩无几的柴垛上。刚砍下来的柴,要干十几二十天才烧得着,得多找些枯枝,不能多要杂树了,否则就真的要去二伯家讨柴烧了。

    家里没养猪,就不需要煮猪食,烧的柴就少得多。大人一担柴有一百三四十斤,而且一天能砍几担;还要监督两个妹妹读书的李家明,一次只能背三四十斤,一天只能背个两三趟,而且背回来的柴大部分是湿的。一风干,三四十斤的柴,就只剩下二三十斤干柴了。饶是如此,家里的柴垛还是在缓慢地升高,能跟得上家里烧的速度。

    有了个把星期,李家明终于积攒下了能烧个把星期的柴火,可这还是不够,还要砍更多的柴。山里人的柴垛,最少也要保持半个月的量,到了冬天要留得更多。山里的冬天太阴冷了,如果再遇上雨雪天,要是没有足够的干柴,大家如何过得了冬?

    父亲的运气很好,帮三表舅打完嫁妆,很不错的手艺让他们村里人赞不绝口,又接了两家的木匠活,还托人寄来口信,让二婶帮着照顾下李家明他们兄妹,他做完那两家的活就回来。

    四叔的屋基地也终于平整好、挖好了地基沟,就等着二伯托人买的钢筋水泥到位。这年头,钢筋水泥都是紧俏物资,没有关系根本买不到。

    李家明不关心四叔的新房子,在他看来花两三万块钱,在村里建幢三层的小洋楼,除了满足四叔、四婶的虚荣心外一无是处。要换成他家里有这么多钱,他一定想办法让父亲去乡上建房,现在那的地基多便宜,只要是做三层以上的砖房,乡政府几乎白送屋基地。在街上建一幢三层的房子,楼下做铺面、楼上住人,以后即使后代没出息,开家买南杂百货的小店,都够养家糊口了!

    不过,这些道理即使李家明去跟四叔说,也是没有用的。山里的男人,一辈子一定要在村里建一幢房子,这已经是他们的一个执念。

    “家明,四叔现在闲下来了,要不要我帮你砍两日柴?”

    挑着小半桶粪的李家明停住了,反过脸来冲正站在屋基地上直乐的四叔,玩笑道:“四叔,我可没菜、没米请你吃饭的哦!”

    “滚!今天四叔高兴,就不跟你计较,否则抽你两巴掌。”

    “四叔,没饭吃的忙,你还帮不帮啊?”

    李家明又玩笑了一句,挑着半担粪水进了自家菜园子。

    这伢子倔啊,四叔暗叹了一声,笑骂道:“不帮,没肉吃就算,连饭都没有吃,你以为我是贱骨头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