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有希望,日子才能过得下去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挫折让人成熟,苦难让人坚强,这只是一句鼓励人的话,若是受挫折、受苦难的人韧性不够,看不到希望,或许也就被挫折、苦难给压垮了。

    倔强的李家明拒绝了大姐、四叔的帮助,象蚂蚁搬家一般,终于把厨房向阳面屋檐下的柴垛堆满了,也把厨房里的干柴垛堆满了。

    看着比两座自己还高的柴垛、硕果累累的菜园,李家明心里非常得意,也非常期盼父亲回来能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只有向父亲证明了自己能照顾好家里的一切,他才能心无旁骛地出去赚钱,才能让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而不是象现在一样,一个有手艺的壮劳动力,被两个孩子拖死在家里。

    离家一个多月的父亲,也终于在开学前两天的上午回来了,堂屋里的摆设依旧,跟自己离开时一样整洁。父亲放下工具箱,连忙给客人让座、倒茶,感激道:“三表哥,真麻烦你了,还要你送一趟。”

    “顺路的事”。

    热得浑身是汗的三表舅没坐,接过父亲手里的冷茶几口喝完,又自己倒了一杯喝完,擦了下嘴就告辞。

    “传林,我先走了,还要去茶山有事。”

    “那你慢走”,嫁女儿是大事,父亲也不留客,连忙又将满头大汗的三表舅送出门。

    送完客人的父亲回家四下看了看,到处都非常整洁,楼上还收拾出了一间小书房,小方桌上放满了课本、作业、试卷,这让他很欣慰。儿子真的懂事了,自己不在家,不但这么勤快地打扫卫生,还能这么认真读书。

    父亲喝了杯茶、休息了一会,见时间还早,就提着块猪肉到二哥那打个转,这一个多月多亏了二嫂。顺便也看看四弟的屋基地挖得怎么样了,看要不要帮忙。

    “二嫂”

    “老三?你回来了!”,正站在屋檐下喂鸡的二婶,见父亲回来了,连忙扔下手里的东西,招呼他进屋喝茶。

    “二哥呢?老四的屋基地搞得怎么样了?”

    “哦,你二哥去了县城,老四的屋基地挖完了。老三啊,真多亏了家明啊,这次我们家里要兴旺发达了!”

    这半个多月来,二婶眼看着满妹从一个只知道吃、玩、穿的小妹子,象是眨眼工夫就变成了认真读书的小学生,连做梦都在笑。现在功臣的父亲回来了,二婶更是连声地感谢。

    明伢?家明?

    父亲越听越疑惑,连忙打断道:“二嫂,你在说什么呀?明伢怎么了?”

    “你不知道?哦对了,你这个多月都不在家。”

    二婶连忙说起这个多月里的事,父亲刚听两三句,就急切地打断道:“二嫂,你说明伢真的是天才?”

    “是啊,家德都说家明是天才!家明就是懂事,自己自学不讲,还带着”

    父亲已经没耐心听了,几步并成一步冲进了堂屋,蹬蹬蹬地上了楼,直接去找自己那个天才侄子问究竟。读书的事,家德才最有发言权。

    大伯家也非常整洁的,四哥、三哥看书累了,就会拿打扫卫生当放松。父亲一上楼,就看到两侄子正在擦窗户,木制的窗户上片尘不染。

    “家德,二嫂说明伢是天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三叔?”

    李家德转过来头来一看,笑笑着与急切的三叔打了个招呼,放下手里的抹布,招呼他进屋坐。

    心里象是猫挠了样的李传林哪有闲心坐啊,急切道:“不坐了,你快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家明半个月自学完了五年级的全部课程,而且两个学期的期中、期末考试试卷都是满分。现在他开始自学初一内容了,昨天他考第一学期的期中试卷,语文91、数学满分。这个成绩,即使是在学校里,也是稳稳当当的全年级第一!”

    啊?

    突如其来的好事,总是让人措手不及,父亲一时间,愣在那里了,半晌才喃喃道:“明伢是天才?明伢真的是天才?”

    端了碗冷茶跟在后面上楼的二婶,见他象个傻子样在喃喃自语,好笑道:“高兴傻了吧?来,喝点茶压压惊。”

    ‘哦’,父亲木然接过茶,一口气喝完。冰凉的茶水在炎热的夏天里带来一线清凉,他也慢慢回过神来,心头突然涌起难以扼住的狂喜。

    祖宗菩萨保佑,祖宗菩萨保佑!

    欣喜若狂的父亲随手将茶杯塞在二嫂手里,快步下楼往家里走去,连二婶在后面大声跟他说什么都没听见。

    大上午的,村子里除了鸡鸣狗吠之外,就是孩子们的嘻闹声,大人们都上山或下地干活去了。父亲刚走到自家晒谷坪旁,就迎面撞到了慌慌张张的小妹、满妹。

    “耶耶(爸)!”

    慌张的小妹一看见父亲,立即扑了过来,抱着他的大腿又笑又跳。

    “三叔”,以前不太懂礼貌的满妹,也跑过来叫了一声,又立即拖住小妹,急切道:“妹妹快点,快点,五哥就要回来了!”

    “哎”,还想跟父亲亲热的小妹,连忙松开手跟着满妹跑向自己家里。

    这是怎么了?高兴而又疑惑的父亲跟着两个小家伙上了楼,只见女儿正在背书,小侄女则眼睛盯着书。

    “离离原上草……又送王孙去,凄凄满别情。满姐,对了吗?”

    “嗯,我来背!”

    满妹将书递给小妹,也口齿清楚地背起来,背后完就急切道:“没错吧?”

    “嗯,全对!”

    “快听写,哥哥就要回来了!”

    “嗯”

    站在房门口的父亲见两个小家伙如此紧张,不禁站在那呆若木鸡,这还是自己女儿、小侄女吗?刚想张开口叫女儿,父亲又闭上了嘴,静静地站在房门口,看着两个小家伙相互听写拼音、生字,再相互对作业的答案。

    祖宗菩萨保佑啊,我们家终于有希望了!

    父亲看着两个小家伙紧张认真地学习,不禁热泪盈眶。这六七年来,他送走了年迈的继母、痛失爱妻,扛下了一身的债务,每到年关都得硬着头皮跟债主们说尽好话。要不是儿子的成绩一直很好,他能看到一点希望,他都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下去。

    正在这时,楼下晒谷坪里传来说话声。

    “家明,全部给你了!”

    “这怎么好意思?以前都是平分的。”

    “算了吧,今天运气不好,我们的拿回去还不够打碗汤,全部给你倒还可以做碗菜!”

    “嘿嘿嘿,那就多谢毛砣哥了!”

    父亲急步走到吊楼上一看,李家明正从毛砣、细狗伢手里接过一串小鱼,三个半大孩子两个光着上身晒得象黑炭,只有自己儿子穿了件旧短袖衫,显得白净很多,只是脸上添了新伤疤,估计不是打了架就是又摔了跤。

    “明伢”

    “耶耶,你回来了?”

    手里正拿着小鱼的李家明,抬眼一看父亲正站在吊楼上,下意识得将手里的小鱼藏在身后,好象生怕他看到会骂人一样。毛砣、细狗伢一看,叫了声‘传林叔’后,立即缩着脑袋跑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