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小气的李家明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父亲不是个小气的人,二婶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用来当谢礼的两斤猪肉稍一推让,就被摘猪草回来的大姐提进了厨房,加上李家明摸回来的小鱼、父亲买回来的油豆腐、猪头肉等,一起成了大家午饭时的菜肴。

    这年头的农村人,除了过年外,平时吃新鲜肉是件奢侈的事。背完书、听写完拼音生字的满妹,闻到肉香就拉着小妹赖在厨房里不挪窝,生怕她俩一走开肉就不见了似的。

    掌厨炒菜的大姐可不会听三叔的,将两斤多肉全部炒掉,她炒了一半另一半留下,准备让久不见荤腥的弟妹多吃两顿,油豆腐之类的也是如此。一阵忙活之后,大姐将炒好的辣椒炒肉铲起锅,用试咸淡的筷子夹了两块,塞进守在灶台旁的满妹、小妹嘴里,笑眯眯道:“好吃吗?”

    眉开眼笑的满妹,一边嚼着肉片,一边连连点头道:“嗯,肉最好吃了,比糖子都还好吃!要是三叔天天回来就好了!”

    旁边的小妹也连连点头,附和道:“好吃!”

    “那就认真读书,只要你考上了大学,天天都有肉吃!”

    一听要认真读书才能天天有肉吃,正吃得高兴的满妹小脸都皱了起来,帮着打下手的二姐、三姐捂嘴直笑,让大姐瞪了一眼立即扭过头去笑。

    “只要考上了大学,就会有好多好玩的东西,还有好多漂亮的花衣服。要是考不上大学,那就只有跟大姐样,每天去摘猪草喂猪喽。”

    大姐的善意谎言里透出功利,让刚收拾好小鱼进厨房的李家明莞尔一笑,也附和道:“今天要不是你俩背出了课文,又拼音、生字都没错,中午的肉肯定不给你俩吃!学生的任务就是读书,连读书都不认真,还有什么资格吃肉?”

    李家明一吱声,正为读书而纠结的满妹立即不作声了,眼睛盯着那两大菜碗的辣椒炒肉直流口水,而且非常不满地看着五哥装了一菜碗的辣椒炒肉、苦瓜炒蛋、油豆腐、猪头肉等好菜。

    “文文,送到传祖叔家去。”

    “哦”,刚才还眉开眼笑的小妹也皱起了小脸,接过满满的菜碗小心翼翼地端着,生怕会倒掉似的走向传祖叔家,引来大姐赞许的一笑。别人可能不知道,大姐却知道传祖叔、茶菊婶对李家明兄妹极好,平时有什么好菜都会装一小饭碗过来。

    “明伢,你怎么不自己去送?”

    “文文胆子小,让她练练胆子。”

    “哦”

    大姐笑了笑继续炒菜,等李家明出去了,满妹才不满道:“大姐,五哥说话不算数,金妹又不读书,她怎么也能吃辣椒炒肉?还有油豆腐、猪头肉、炒蛋!”

    这话问倒了大姐,支吾了一阵才找了个理由出来,“五哥有良心,茶菊婶有什么好吃的,都会记着他和文妹。”

    过了一阵,大姐把菜都炒好了,父亲让李家明去叫人吃饭。

    还要叫大伯?刚炒完菜的大姐愣住了,她可只算着三家的人数炒,没把大伯家算在内。

    “文文,你去叫大伯、二婶、四叔他们吃饭。”

    门外的父亲觉得有些不对,立即道:“明伢,你自己去。”

    听到父亲的话,走到了屋檐下的李家明笑了笑,解释道:“耶耶(爸),文文胆子小,得多去练练。”

    “哦”,好象是那么回事,父亲也没多想,转身又回了堂屋,继续刨板子。现在小妹、满妹睡的床是大侄女的,他这个当叔叔的是做木匠的,还真看着三个侄女挤一床?

    大姐听着厨房外的动静,等三叔走了连忙把李家明叫了进来,小声道:“明伢,菜炒少了。加上大伯他们四个,一桌是肯定坐不下的。”

    李家明也没想到父亲还会叫大伯他们过来吃饭,多少次大伯家有好吃的,可从来不叫几个兄弟的,哪怕是几个侄子侄女的,连夹一筷子的事都没有过。

    “好办!二姐、三姐,你们把碗柜里的盘子洗一下,把一样菜装成两盘就是了。”

    “这样也行?”

    李家明笑了笑,小声道:“我不是让文文去叫吗?你说大伯那么要面子的人,我耶耶打发我去叫,他无所谓,连我都不去他会来?”

    是哦,大姐她们一阵低笑。农村里请人吃饭,一般是男主人去请,这样才表示尊重客人。要是男主人忙不过来,或是两家关系亲密,就会打发自己儿子去请,极少有打发女儿去请人吃饭的。女儿嘛,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要是逢年过节有很多客人时,女儿都是跟着母亲在厨房里对付几口了事。

    …………

    胆小的小妹去叫二婶、四叔、四婶他们都没问题,可叫大伯、大婶他们却总有些不敢,站在他家厨房门口犹豫了半天,才鼓起勇气涨红着脸走了进去,结结巴巴道:“大大婶,我哥哥哥哥叫我来,请你你们去吃饭。”

    一说完,红着脸的小妹也不管大婶答不答应,转身就跑了,逗得正烧火的大婶直笑。

    “传健,你看文妹这么胆小,以后读书了,还敢去问老师?明伢教她们读书,怎么就不教她们练练胆子呢?”

    “你知道个屁!”

    有点城府的大伯低声骂了句,放下手里的茶缸想了想,最后还是出了厨房朝阁楼上叫了句,让两个儿子去三叔家吃饭。那天在山上的读书声,仿佛还萦绕在大伯耳边,‘宁欺白头翁,不欺少年穷’啊。

    正在房里换衣服的四婶,一听到大伯的声音,将四叔手里的一块八毛钱的锦江酒换成了一块二毛一斤的散装酒,看得四叔直皱眉头,低声道:“金华,没必要吧?大哥再不好,还有三哥呢!”

    “你知道什么呀?”

    在外面温婉的四婶,在家里可是能将四叔搓圆捏瘪的主,白了他一眼小声道:“你大哥无所谓,我们又不求他什么,你那个小侄子可不是个普通人。他宁愿摔得头破血流去砍柴,也不要你帮忙,看得我都心里发慌。”

    四叔一听就乐了,不在乎道:“发什么慌?家明再有本事,还不是我侄子?”

    “你知道什么呀,就怕你把他当亲侄子,他只把你当普通的亲戚!你没看到他都不来叫我们吃饭,只打发文妹来?他就是不想大哥、大嫂去,才打发文妹来的。”

    李家明一直在找各种机会练妹妹的胆子,知道这事的四叔哂笑道:“不可能!我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倔是倔了点,人还是蛮有良心的。你是不知道,昨天明伢还让文妹站在茶菊嫂、金妹她们面前,用普通话背古诗。”

    四婶见丈夫如此马大哈,终于发火了,掐了他一把,低声骂道:“这么大的人了,长个脑壳不想事的啊?你不记得了,上次三哥打他,就是因为三哥想帮你搞屋基地,他想让三哥去做木工活还债!”

    四叔想起上次李家明倔强的眼神,心里也有些发紧,让三哥打得一身血乎乎的,居然连声都不哼一下,那小家伙的心得有多硬啊?

    “想清楚了吧?我看你那侄子就不是个普通伢子,以后他要是有了出息,你们这个屋场里,他只会把二哥、传祖哥当叔伯看,你跟大哥都不会放在他眼里的!”

    “那你还?”

    四婶叹了口气,她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在工厂、饭店、超市里辗转七八年,什么没听过、没见过?她在高档饭店当服务员时,甚至见过当地的道上大哥、书记、镇长,那些人或人情练达、见人就笑,或是高高在上摆足了架子,可几杯酒下肚就露出本性,或豪爽、壮志凌云、或猥琐甚至是不堪入目。

    可她从没见过李家明挨打时的那种眼神,没有愤怒、没有怨气、只有决然的倔强。从那一刻起,四婶就断定这个小侄子,长大以后肯定会有出息。

    “你拿瓶装酒去,就有了做客的意思,拿平时喝的散装酒,就是自家人吃饭,明白了吗?”

    四叔哑然失笑,小声取笑道:“你的心眼也太多了,至于吗?”

    “至于不至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家明不是普通伢子,他自己想当大人,我就把他当大人看。我不指望他有了出息后,能帮我们多少,只希望他晓得我这当婶婶的,从来没亏待过他,一直都把他当自己侄子看。吃完饭,你就跟三哥讲,我们做完屋这两三年不装修,先帮他还掉那些债。”

    四婶话是这么说,可四叔知道不完全是那意思,钱借给三哥日后只要他手头上有就会还,借给大哥可就是猴年马月的事了;而且只要帮三哥还了债,以后大哥就没法跟自己借了。

    老婆这么多的心眼,四叔虽不以为然可也没办法,只好提着散装酒去三哥家吃饭。

    可惜的是,四婶眼里的非普通伢子李家明,压根就没看四叔带的什么酒,甚至不在乎大人们是如何想的。

    等大家进了堂屋,看着堂屋里的桌子发愣,今天吃饭没外人,完全可以坐张大圆桌,可堂屋里就是摆了一张八仙桌和小方桌。两张桌上的菜,更让大家面面相觑,桌上不是平常吃饭时盛菜的那种菜碗,而是年节时待客用的盘子。这些盘子,还是当初父亲手头上松时,过世的三嫂在街上买回来特意待客用的。

    若仅是这样,倒也无所谓,只是八仙桌和小方桌上的菜太突兀了,七八个盘子中间放了个菜碗?

    没错,那碗分了小半给茶菊婶家的辣椒炒肉放在大人们桌上,而那碗满满当当的放在小孩子这一桌,被嘴馋的满妹、小妹你一块我一块正吃得眉开眼笑。更为过分的是,唯一的一盘油煎小河鱼,也放在小孩那一桌,大人这一张八仙桌上连半片鱼鳞也无。

    农村里吃饭是有规矩的,一张八仙桌坐不下时,客人、长者坐八仙桌,其余的人挤在另一张桌子上吃;好菜也要先紧着客人、长者、家里的壮劳动力吃。

    如果今天只有二婶、四叔他们,父亲肯定不会在意,可有个平时难得一起吃饭的大伯,皱起了眉头不悦地瞪了儿子一眼。知子莫如父,他哪不知道自己那倔儿子的那点小心思?

    没错,李家明就是故意的,大伯他们难得过来吃次饭,自己兄妹还难得去他家吃顿饭呢,否则他就不会打发小妹去叫。有些事不是自己小气,而是不小气点别人就把你当傻子看,认为他沾的便宜就是应该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