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胆大才能读书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银子滩的地理位置很好,这是一大片在山里难得的平地,小村落后面是座二十米来高的小山包,然后才是郁郁葱葱的丛山峻岭。村落前面是一大片的稻田,十几户人家散落各处,可谓是阡陌交错、鸡犬相闻。

    小山包上除了村民种的种类蔬菜瓜果外,还长着几棵巨大的板粟树、桂花树,这应该是很久以前的先人种的。一到金秋季节,金色的稻谷、黄灿灿的板栗球、飘香的丹桂,可谓是一派田园风光。

    然而,自打几十年前,政府在此设立村部、小学后,这里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时间,就不再是一个宁静的小村落,而成了一个喧闹的儿童乐园,也就寒暑假清静一点。这还不算什么,山里人喜欢热闹,以前为了看场电影,都能晚上拖家带口的跑十几里路去趟乡上,这里热闹了不也喜庆不是。

    可是自打有了小学,村民种的东西只要是能生吃的,但凡是种在偏一点、看不到的地方,比如黄瓜、番薯、花生都遭了殃,就更别说小山包上的几棵板栗树。

    山里人憨厚啊,何况在这读书的伢子、妹子里,总会有几个是这家的外甥、那户的侄子(女)。刚开始,村里的大人还交待那些皮伢子,摘黄瓜别摘做种的、挖番薯要把藤埋回去。时间长了,村民也吃不住劲了,花生、黄瓜就种看得到的屋前门后,至于番薯就没办法了,只能任那帮皮伢子想挖就挖,只希望怆们煨番薯时小心点,别引发了山火。

    骂?村民也要脸面的好不好,要是让这帮皮伢子回家告状说哪个母舅或是表叔小气,摘根黄瓜、挖只番薯都被他骂一顿,他在亲戚里还抬得起头吗?

    李家明的阿婆家就住在银子滩,这才有临出门时,大姐交待要他莫在这吃午饭,怕其他人都回了家,他要一个人走山路。已经花甲之年的阿公、阿婆只有一子一女,儿子十七岁就讨了亲,三个孙子、孙女早就初中毕业出去打工了;女儿死得早,李家明和小妹就成了她心里的宝,有点好吃的都留给他俩。

    今天是学校开学的日子,腿脚有点不便的外婆老早就煮了两个带壳鸡蛋,拿了一把大孙子结婚时剩下的糖子(果),坐在晒谷坪里等她的外甥孙。

    …………

    晨雾散去,太阳开始显露出威力时,李家明带着几个伢子、妹子终于走出了大山,来到一片宽阔的沙滩上,河对面就是银子滩了。

    银子滩之所以叫银子滩,就是因为这条流到邻县修水、最后注入长江的大河,流经这里时有一小段异常狭窄、陡峭的河道,浪花四溅象碎银;而过了那段河道却又是大片平整地段,大河在这冲出一片非常大的沙滩,因此而得名。

    银子滩上的河水不急、也不深,最深的地方也就没到小伢子们的大腿,村民在河滩的浅处放了几块平整的大石,平时都是踩在石头上过河,只有春夏两季涨大水才撑个小竹排。小伢子、小妹子们腿短,过这河滩时都是一个一个先步,然后借着冲力踩在石头上过河。

    以前大狗伢带队时,过这河滩时,也都是老老实实的从来不敢皮。热天里还好,吓倒桂妹掉河里,无非是身上湿了,到亲戚家换身衣服就是;要是冷天里,吓得她掉河里冻病了人,那就不是一顿骂而是逃不掉的一餐狠揍。

    一到河滩上,李家明脱下鞋子、衣服、裤子扔给毛砣,只穿着一条短裤。

    “你帮我拿过去“。

    “啊?”

    “啊个屁!我们能过,金妹第一次过,万一掉河里呢?”

    “哦“,毛砣把鞋子扔给细狗伢,自己也脱了鞋,他比李家明高半个头也壮实得多,倒不用脱衣服、裤子,卷起裤脚就行。

    “等下我们分开站,她要是掉下来,可能接得住。”

    嗯?这伢子虽然皮而且不太会照顾妹妹,但人还算不错,李家明笑了一下,让细狗伢先和桂妹过去,拉着金妹道:“金妹,看到不?象细狗伢、桂妹那样先跑,单脚踩在石头上跳,不要去看河里,眼睛看着前面的石头,晓得了不?”

    “我我”

    “没事的,等下我和毛砣哥站在河里,要是你踩塌了,我们会接住你的。”

    粗枝大叶的毛砣可没李家明这么耐心,穿着条短裤站在河中央,大声骂道:“金妹,你要是这都怕,还读个屁的书!热天里还好,我们还能在河里看着你过,要是冷天里,你来试下子?莫非还要我们撑竹排来接你?”

    “哦“,胆小的金妹低头应了句,李家明一看就知道,等下肯定要跌河里。

    大山里人烟稀少,交通又不便。小孩在大人的言传身教之下,都养成了相互守望的习惯,平时可能搞个恶作剧,或是因什么事打个架之类的,但只有事时都是以帮人为己任。一见李家明和毛砣的举动,跟李家明差不多身高的细狗伢,也主动脱了鞋子、衣裤,穿着短裤站到河滩上的大石头旁边。

    “金妹加油!”

    “加油”

    几声童音的呐喊声里,胆小的金妹还是在河中央的第三块石头上,差点撞翻了粗壮的毛砣。

    “算了,我背你过去。”

    “毛砣,把她背回来,让她再跳。你帮得了她一次,帮得了她一世?”

    “哦“,李家明的一声吩咐,让毛砣稍有犹豫,但还是把金妹背回了河边。

    孩子的世界里是有老大、或是首领的,也就是平常说的孩子王,通常情况下,谁的拳头最大谁就是老大。

    李家明自打从树下跌下来,昏睡了两天后,就突然象变了个人,操持家务、照顾妹妹、后来又成了聪明伢子。大人的称赞、挨打的倔强,加上旧老大狗伢的离开,这让拳头不是最大的他,有了竞争老大的资格。今天,有求于李家明的毛砣,被他打了一拳后不敢还手,他也就正式成为了这个小队伍公开承认的首领。

    等毛砣重新站好,李家明又大声鼓励道:“金妹,看到了不?你跳不过去,也会让我们接住,胆子再大点!”

    “哦”

    金妹又起跑、再跳,这次是跌倒在李家明身上。李家明可没毛砣粗壮有力气,两人一起摔在河滩上,成了两只小落汤鸡。

    等吓得尖叫的金妹,慌乱地从不急的河水里爬起来,旁边的李家明擦了把脸上的水,鼓励道:“再来!不要怕,眼睛只看着石头,不要看旁边。你看,这里的水这么浅,跌下来就这么回事,就当在家里洗遍冷水澡罗。”

    “哦“,这里的水确实不深,站稳了的金妹低声应了句。

    “再去跳!”

    “哎”,一身湿透了的金妹,自己趟过河滩,回到了河边,终于不太紧张了。

    重新起跑、再跳,这次湿透了的金妹象只小鹿,轻盈地在石头上跳跃着,顺顺当当来到河对面。

    “大家上岸,金妹,你自己再来一遍。”

    “哎“,成功了的金妹,兴奋地答应了声,自己又来回跳了一遍。

    已经在茅草后面脱掉湿短裤,重新穿上衣服、打着补丁的解放鞋的李家明,见一身湿漉漉的金妹兴奋异常地站在自己面前,鼓励道:“看到了吧?最差也就这样,有什么可怕的,还能要你去死啊?读书也是这样,努力了,总有可能考得上;不努力,那就永远不可能考得上,晓得了不?”

    “哎!”

    金妹的大声答应,让李家明舒心一笑,这妹子胆子总算是大了点。老人们常说,胆大有官做,读书人胆子太小也不行,总不能有了问题,连去问老师都不敢吧?

    “晓得了就好,带你去我阿婆家换衣裤。”

    “哎”

    可当其他伢子都去了学校,李家明带着金妹快到自己外婆家时,才想起了什么,心里暗暗叫苦。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