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那蛋、那小竹梢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子欲养而亲不待,指的不单是父母,其实还应该包括外公、外婆,最起码在李家明心里是这么想的。

    当看到腿脚不便的外婆,出现在远处的晒谷坪里,李家明眼睛一红,不禁潸然泪下。

    “家明哥,你怎么了?”

    “没事,虫子进了眼睛。快一点,我们还要去报道“。

    李家明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加快了脚步带着一身湿透了的金妹,飞奔向远处的外婆。

    “阿婆!”

    “明伢!”

    等跑到阿婆面前时,李家明已经笑容灿烂,扑进她怀里亲呢了一阵,才接过她手里的鸡蛋和糖果,扶着阿婆进屋,“阿公呢?”

    “哦,去了丰坦,建民太公过世了,他跟母舅去帮忙。”

    “哦“,李家明答应了一声,这才道:“阿婆,这是金妹,传祖叔的满(最小的)女。她跌到河里了,我带她来换身衣裤。”

    有些胆小的金妹,这才小声叫人:“阿婆“。

    “好好,快进屋,快进屋,我这就去找。”

    李家明冲外婆侧了下头,会意过来的金妹,连忙过来扶阿婆进睡房找衣服换。等她穿着表姐的衣服,袖子、裤脚都卷得老高出来时,正咽着鸡蛋的李家明,已经将自己的短裤洗好了晒在门前的竹杆上,又从阿婆手里抢过金妹换下来的湿衣服去后面洗。

    “我们明伢懂事了,哎”

    等李家明快手快脚地搓洗好衣服,跟在后面想帮忙的阿婆叹了一声,让他心里黯然神伤,连忙抬头笑道:“阿婆,我洗得还干净吧?现在,耶耶(爸)和文文的衣服,都是我洗的。”

    “干净干净”

    这次金妹有眼色了,连忙接过自己的衣服,跑到外面笨手笨脚地晒好。李家明重新扶着阿婆到堂屋里坐好,笑道:“阿婆,我去报名了。金妹读一年级,还要带她去报道。”

    “好好好,快去快去”

    “哦,我们走了”

    在外婆慈爱的目光中,李家明带着金妹小跑向学校,到了校门口的拐角处见没人看到,才从书包里掏出剩下的鸡蛋塞到她手里,鼓励道:“今日蛮勇敢,奖励你的。”

    山里人生活艰苦啊,鸡蛋对一个七岁的小妹子,哪怕是受家人宠爱的小妹子,诱惑力也不是一般的大,金妹立即笑得阳光灿烂,“谢谢家明哥!”

    “快吃,莫让别人看到。”

    “哎“,小小的金妹立即剥蛋,眉开眼笑地两三口吃完。多年以后,大名由李金菊改成了李馨的金妹,在省城一所中学里教书。每次和丈夫、孩子回老家探亲,常跟她童年的玩伴、同学们怀念起李家明省给她吃的这个白鸡蛋。只是,衣着时尚得体的她,跟那些昔日玩伴、同学也已只剩下些怀念的话题了。

    带着金妹进了学校,扔给已经报完名正在操场上玩的细狗伢,交待他带着去报到,李家明狂奔向自己班上。迟到是迟到了,但出点汗、气喘得粗点,等会挨打也会轻一点,这是他记忆犹新的经验。

    “王老师好!”

    “嗯”

    ‘唰‘的一声,李家明光着的手臂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被王老师手里的小竹梢抽出几道血痕,站在各自座位上的学生们立即站得更端正了。

    别的班级,学生伢子报完名就打扫卫生,王老师班上的卫生,历来是由做错事的学生搞,比如报名迟到了的李家明。在王老师班上,迟到就是迟到,不管什么原因都是迟到,迟到了就要挨打,这就是他的规矩。

    “作业呢?”

    “在这“,气喘吁吁的李家明,连忙从书包里掏出暑假作业,恭恭敬敬地双手递过去,手臂上的疼让他心里暖融融的,这就是自己的恩师啊!

    已过而立之年的王老师,被李家明眼里隐隐的泪花和恭敬的态度,搞得愣了下神,暗道:这皮伢子,莫非真懂事了?

    随手翻了几页暑假作业,见上面字迹工整,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王老师,这才点了下头夸了句,“嗯,还算认真。记得要守时不迟到,明白了吗?”

    “是“,李家明连忙又从书包里掏出十五块钱,恭敬地放在讲台上,接过自己的收款收据、新书。

    “下去”

    “是”

    等李家明站到第一排的座位上去了,王老师扫了眼班上的学生伢子,重点是最后面重读五年级的毛砣,板着脸操着略带乡音的普通话,沉声道:“大家的暑假作业都很认真,老师很高兴。好了,大家可以回家了,李家明同学留下来打扫全班的卫生!”

    “老师再见!”

    面无表情的王老师点了点头,连惯见的‘同学们再见‘都不说,拿起讲台上的钱和他那根标志性的小竹梢,背着手出了教室。

    等王老师走了,教室里才活跃起来。

    “明伢,恭喜你了!”

    “王老师炒的‘笋子炒肉‘好吃不?”

    “肯定没吃饱,要不要我再帮你炒一碗?”

    ‘多年不见’的小伙伴们让李家明有些恍惚,回过神来就是破口大骂,“滚滚滚!再不走,就帮我扫地!”

    王老师的命令是什么,那就一定要按命令去做,这帮有过惨痛教训的伢子们,鄙夷道:“你想得好!你挨了打,还想拉我们挨打?”

    “那就给我死远点!”

    李家明跑到墙角里,拿起扫把将一帮兴灾乐祸的同学们轰出教室,独自开始扫地、擦桌凳、窗户。教室外的同学们看了一阵热闹、取笑了一阵,见李家明闷着头打扫不理他们,终于觉得没趣了,各自挎着书包回家,自始至终都没一个人敢进来帮忙,哪怕是跟他玩得最好的两个伢子。

    王老师还有一个规矩,被罚的学生什么时候完成了惩罚,要去他那报告,等他检查完了才能走。有那个阎王菩萨坐在办公室里等,谁敢来帮忙啊,何况这帮皮伢子哪个不是兴灾乐祸的主?

    幸好山村里空气好,上学期放学时,教室已经被彻底打扫了一遍,即使空了两个月也并不是很脏,也就是窗户玻璃、桌凳上的灰多了点,但要是让一个人来打扫还是非常麻烦的。

    李家明在家干惯了家务,闷着脑袋快手快脚干,终于在快中午时,把教室打扫干净了,又检查了一遍,这才去教师办公室报告。

    在学生面前很少笑的王老师,拿着他的小竹梢,背着手看了看窗明几净的教室,满意地点了点头,难得地给了李家明一个笑脸。

    “家明同学,你今天鼓励李金菊同学的事,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以后要保持,知道吗?”

    听着王老师略带乡音的普通话,心理成熟的李家明,连忙用口音很重的普通话回答道:“知道了。”

    “嗯,回家吧”

    “哎“,李家明连忙挎着自己的书包,跑向在校门口等着的毛砣他们。看着李家明瘦小的背影,王老师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这孩子虽然天分不错,但太调皮捣蛋了,现在终于开始懂事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