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不如意事常八九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第二十一章不如意事常八九

    往平静的水面上扔块再大的石头,最多是溅起的水花大一点,一阵涟漪之后,最后还是继续平静如昔。

    山村里的生活很平静,李家明这颗小石头在村里,激起的涟漪也逐渐归于平静,除了大人、小孩都开始叫他大名,书房里又多了个小不点外,几乎没什么改变。

    当然,李家明住的阁楼里,偶尔会传来带着哭音的惨叫声,听得隔壁的茶菊婶直心疼。仅仅一天的工夫,金妹去李家明那交作业、听辅导时,她就去别家串门,省得听到女儿哭叫声,老是眼睛里发酸。

    毛砣也经常挨打,王老师的小竹梢把他的手臂、小腿打得新血痕杂旧血丝,仿佛就没有好的一天。打着打着,也把他打聪明了,每天晚上做完作业,就跑到李家明这来,求着这位已经完全不挨打的堂弟帮着检查。而跟满妹她们不坐一个房间的李家明,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把从大姐那拿来的初中课本,藏到他看不到的地方。

    毛砣是个大嘴巴,要是他看到了,就会到处去给自己宣传,拔高家里人对自己的期望。四哥那种妖怪,那是骨子都透出妖气,自己这种凡人还是藏点拙好,省得日后大家对自己的期望越来越高。要说几年之后,考个不错的大学,李家明没有一点心理压力,可要想跟四哥样被清华、北大争相录取,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家明,你说我怎么就发现不了呢?”

    李家明将找出两个错误的作业本扔还给毛砣,骂道:“专心,你什么时候认真做过作业,仔细检查过?”

    “我还不认真?以前全是叉叉,现在这么多作业才两个!”

    “那就是不够,认真得还不够!”

    毛砣将错了的地方订正完,又开始胡说八道:“要我说,王老师也太严格了,以后小升初考双百分跟两个九十分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样能去读初中?”

    这话是乍一听,确实没错,但错在体会错了王老师的良苦用心。作业做错了一道以上就挨打,不是要大家考试时都拿满分,而是让大家养成做事认真、细心的习惯。

    “再细心有个屁用?考不上小中专、大学,再认真、再细心又有什么用?”

    这话听起来好象也没什么多大的错,但养成了认真、细心的习惯,即使考不上学校,生活中也会受益匪浅的。

    “嘿嘿嘿,你栽根薯藤还要去拿尺子量?哎,石矶渠那边的栗子熟了,明日我们去打不?”

    李家明怜悯地看着正傻笑的毛砣,这伢子就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朽木不可雕‘。不过这话他没说出来,倒是让已经在外面木吊楼上,站了一阵的四哥了说出来。

    “朽木不可雕!”

    一声轻斥,正准备答应明天去打板栗的李家明一回头,后面没人,又连忙望向窗外的木吊楼,连忙起身道:“四哥(家德哥)”

    “嗯,毛砣你回去吧。”

    “哦“,毛砣立即拿起自己的作业本开溜,这位家德哥就是个怪人,站在他面前都觉得不舒服。李家明也连忙拿张没人坐过的椅子,换掉刚才毛砣刚坐热的椅子,这位四哥有轻微的洁癖。天知道一个农村里的孩子,怎么会染上那种娇贵的毛病?

    见堂弟如此细心,四哥笑了笑,“我没那么金贵,只是养成了保持整洁的习惯。家明,习惯很重要,养成了细心、整洁的习惯,考试的时候就不会犯不必要的错误。”

    原来是这样啊,李家明嘿嘿笑了两声,又跑到楼下去倒了杯温茶上来,还从床头的罐子里掏了几个阿婆给的糖子。上次的难堪终于过去了,大婶不再阻止四哥过来辅导他,他也充分见识到了这妖怪四哥的气度,也终于把这位四哥当哥而不仅仅是妖怪。

    四哥接过茶杯放在方桌上,手里拈着一粒‘雪里松‘糖,仔细端详了几眼。这种糖子,在村小学门口以前卖一毛钱十粒,五年级时卖一毛钱五粒。他三年级去县里参加竞赛回来,张老师奖过他十粒,分给大姐她不要,他就和三哥一粒咬成两半,两人足足吃了一个多星期。

    剥开一粒久违了的‘雪里松‘糖,四哥掏出干净的蓝手绢擦了擦桌上的铅笔刀,将米黄色的糖子一分为二,递了一半给李家明,自己吃了另外一半。

    “其余的收起来吧,满妹、文妹她们读书不能光靠打,也要点奖励的。”

    “哦“,李家明嚼着嘴里的糖,有些莫名其妙,起身去放糖子时,看到另一个房间里正做算术题的小妹,才突然觉得心里酸涩。

    以前别家的大人见一个人玩的小妹可怜,偶尔会给她粒把糖子吃。小妹会把糖子象宝贝一样留着,等自己回家后一人吃一半,只是她的糖子上沾着口水,而四哥的糖是用小刀切断的。

    看了看手里的糖子,再看看灯光下的小妹,李家明还是狠了狠心,将阿婆给的糖果又放回了小罐。四哥说得对,既然把小妹当学生教,就要赏罚分明。他宁愿小妹怕他,也要让她跳出这该死的农村!

    “这是我托姜老师搞来的,近三年小学数学竞赛试卷,你先做做看,明天下午我再过来。”

    吃糖都能吃出怀念的四哥,将手里的几张试卷,放到李家明面前,又放了几本初二的书。

    “初一的数学、语文你已经学完了,这是初二的课本。重点的地方我都划出来了,看不懂的地方,等下个礼拜五我回来你再问。英语你别急,我的口语不准,以后还是找语音标准的老师学。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

    “哦”

    四哥这次没走木吊楼,拿起他刚放桌上的小纸包,从旁边的门出去,站在满妹和小妹、金妹身后看了一阵。三个小不点确实很用功,连旁边站了个人都不知道,闷着小脑袋写写画画。

    四哥满意地笑了笑,把手上的小纸包打开,里面是几十颗炒花生,轻轻放在三人面前的小桌中央,挨个摸了摸她们三人的小脑袋,鼓励道:“好好读书,只要有恒心、有毅力,以后你们肯定能考上大学的。要记住,苦心人,天都不会负的!”

    如果说李家明现在是她们畏惧的严师,那么辅导他的四哥就是神,就是被供在庙里的菩萨!

    “哎“,被菩萨鼓励了的三个小不点应了一声,向四哥露出个甜甜的笑脸,刚想伸手去拿喷香的炒花生,可突然看到四哥后面的李家明,三只干干净净的小手立即缩了回去,马上低下头继续做算术题。

    气质沉稳得象个大人样的四哥笑了笑,由着李家明送到楼下,自己回家了。李家明看着月光里的四哥走远,微笑着转身在堂屋里倒了三杯温茶上楼。

    检查完三个小不点的数学作业,又听写完今天教的拼音、生字,李家明才将那几十颗炒花生一分为三,吩咐道:“吃完漱口,明天放假,后天继续。”

    “是“,在小竹梢的威慑之下,三个小不点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等李家明将两个房间之间的门关上,他还可以清楚地听到低声欢呼,然后是老鼠一样的咬花生声、喝水声。而他坐在小方桌边等了很久,只等到下楼的脚步声,也没等来小妹给他送花生,或许以前那个小妹不会再回来了,只剩下一个敬畏他的李文琴!

    长叹了口气,李家明走到吊楼上,看着满眼的月光如水,一时间心绪难以平静。他明知道,这是为了小妹好,却为也许会永远失去的亲密而遗憾。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或许要象那位印度诗人一样,把麻烦看做是生命中赖以表现自己韵律的一部分,才能以豁达、从容的心态而处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