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望子成龙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望子成龙是天下父母的心愿,李家明的父亲也不例外。他这一次在县城里打工,赚了几百块钱,还清了三表舅的钱,还跟其他几个表舅说好,年底的时候、最多明年春上一齐还清,正在高兴的劲头上。

    推辞掉了三表舅留饭,准备下午回县城继续做工的李传林,骑着传祖叔的自行车回到了家中,正好赶上了午饭。

    “三叔,我告诉你个大喜事,上午明伢做家德的卷子,有可能是满分!”

    “什么?”

    正在屋檐下洗脸,准备吃饭的李传林,让大姐的话说愣了。

    “真的?那可是全县数学竞赛的卷!”

    “真的!”

    从大姐嘴里得知自己儿子,居然做一上午做完了近三年全县小学数学竞赛的试卷,而且很可能全部满分,李传林就顾不得吃饭了,拉着李家明带着那三张试卷就去找四哥。上次家德说儿子是天才,但那只是说说而已,只有全县竞赛的卷子都能拿满分,那才是真正的天才!家德就是每次竞赛,不管卷子多难,都能拿满分的!

    到了大伯家,他们正在厨房里围着张小饭桌吃饭,李家明扫了眼桌上的菜色就暗中叹息。

    一家人都是薯丝饭、炒豆角、茄子之类的,就四哥一人是净白米饭,而且还有一饭碗的辣椒炒蛋,听说还是从三年级就开始了。这种特殊待遇,换成狗伢、毛砣那样的皮伢子,能吃得没心没肺,换成自己这样的会难以下咽,可早熟的四哥却是安之若素,不得不说他是真正的妖怪啊。

    正吃饭的大伯跟父亲招呼了声,问了句吃饭没,再没了下文。父亲没心情跟大伯客气,直接将试卷从儿子手里夺过,递给正抬头看着他的四哥。

    “家德,你帮着看下,明伢自己说做得不错,我不放心!”

    “就做完了?”

    四哥随口问了一句,接过父亲手里的试卷,一边吃着饭一边看,三哥也凑了脑袋过来。

    大婶脸上有些难看,想叫四哥吃完饭再看,可张了下嘴又闭上了。这个老三可不是二弟妹、大侄女,要是惹火了他,肯定不会跟自己吵架,但有可能从此以后就跟老四样,不再把自己当嫂子了。现在的老三跟以前不同了,一个月能赚三四百块钱,以后伢子们读书,难免会求到他头上的。

    几分钟后,四哥抬起来了头,给了父亲和李家明一个笑容灿烂的笑脸。

    “嗯,大前年的满分。”

    啊?父亲紧张的脸上立即笑得阳光灿烂,大伯、大婶停住了筷子,怪异地看了眼正‘嘿嘿’傻乐的李家明。

    三哥也是个成绩极好的学生,只是他被完全掩盖在四哥的光芒之下,指着前年试卷那道划出来的题目,疑惑道:“嗯?家德,这是初二的内容,怎么小学五年级就考?”

    “哦,可能不出这样的题目,拉不开成绩吧“。

    四哥淡淡地应了句,继续口头改卷,“三叔,这道题目要用到初二的内容,前年只有一个县一小的学生做出来,家明用五年级的知识也做对了。嗯,前年的是满分。”

    “这题目有点意思,我再看看“,三哥接过四哥看完的卷子,自己想了想,看着李家明道:“家明,真看不出来啊,这么刁钻的题目你都做得出来!”

    “嘿嘿嘿“,李家明被三哥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可是未来的重点大学生、硕士、博士,还能留校当老师的牛人!

    父亲脸上喜色更盛,四哥又看了几眼最后一张,满意地笑道:“嗯,不错,去年的也和前年的一样,有一道超出了小学的知识范围,家明也做出来了而且也是满分。”

    李家明花了两个多小时做完的试卷,四哥只花不到十分钟就口头改完了。旁边的三哥碰到个别题目还要想一会,四哥却只要一看就知道答案,牛人和妖怪的差别就在这里。

    父亲黝黑的脸上欣喜若狂,涨红得喝了酒一样,搓着双手道:“家德,明伢真的这么厉害了?”

    四哥脸上难得笑得这么高兴,而不是平时那种礼貌性的微笑,祝贺道:“三叔,恭喜你!家明即使明日去县里参加数学竞赛,也肯定会是前三名。”

    ‘哈哈哈‘,父亲开怀大笑,拍着四哥的肩膀直感谢,“家德,你教得好啊!你教得好啊,三叔谢谢你了!

    大哥、大嫂,晚上带着三伢、家德去我那吃饭,我下午就去乡上砍(买)肉买菜!”

    “这怎么好意思?自己一家人,还这么客气。”

    大伯的客气话,也就是一句客气话,父亲高兴之下更不会计较,跟自己大哥开起了玩笑。

    “又不是请你,我是待家德的客,你是沾了他的光!就这么说定了,我去叫下二嫂跟老四,大家晚上都去我那。平时吃你们的吃多了,也该我来请大家吃个饭!”

    “嘿嘿嘿“,大伯也象李家明那样笑了几声,将父亲和李家明送出了厨房,看着这父子俩去了晒谷坪对面,脸上变成了若有若无的苦笑,坐回到小方桌边继续吃饭。大婶倒是想说两句,可让大伯在桌下踢了一脚,立即闭上了嘴巴,心里也揪心挠肺般的难受。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啊!要是那个侄子一般般,以后自己四个儿子读大学,老二、老三、老四都会搭把手。现在家里又出了个家德样的天才,恐怕以后除了家道、家德读书外,再想问三个弟弟借个学费钱,都很难借得到了。

    两夫妻苦恼地吃着饭,厨房对面已经笑成了一片,还能听到二婶的大嗓门。

    “大妹,去多炒几个蛋,再炒个腊肉,家明去把文妹喊上来吃饭。老四,不要笑了啊,快去把酒拿出来,可惜传民没回来,否则可以陪老三好好喝一盅。夜饭的事不要你们男子人管,大妹去乡上买菜,我跟金华两个人张罗就行了。”

    等李家明将小妹、自己家炒好的菜带到二婶家,快手快脚的大姐、二姐、三姐她们已经炒好了鸡蛋、腊肉,而四叔仿佛忘记了对面的大伯,他连忙拉了下父亲的衣袖,低声道:“耶耶(爸),你去叫大伯过来喝盅酒啊,他毕竟是大伯,四哥、三哥的耶耶。”

    李家明的早熟,让正高兴的二婶听了直乐,起身低声笑道:“我跟老三去,老四,给我管住你的嘴!大哥再有什么不是,也是我们大哥,还是家德、三伢的耶耶,你不要连家明一个伢子都不如!”

    打小就怕二婶的四叔,把李家明拉进怀里,用力地搓着他的脑壳,高兴道:“放心吧,我保证不乱说话!真看不出来啊,成天捉鸟摸鱼的皮伢子,居然也是个小天才!”

    向二婶低声保证完的四叔,又立即大笑道:“嗯,四叔说话算数,以后你考上了大学,四叔帮你耶耶送!还有你们两个细妹子,只要是你们争气,四叔以后也供你们读大学!”

    正在加碗筷的大姐,一听四叔突然这么大声说话,立即敲死话脚。

    “四叔,这是你第二次说了啊!”

    “滚!四叔有那么没信誉吗?”

    “带我去打工的事呢?”

    四叔高兴之下,立即说漏了嘴,“切,你不说,我也要带你去的。不带你去见见世面,还让你十七八岁就嫁人,以后当猪婆下猪仔啊?”

    大姐立即放下手里的碗筷、酒盅,热切道:“真的?”

    四叔连忙又道:“过年猪还是要养的!说到就要做到,你要做不到,也别怪我说话不算数!”

    “那肯定的,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过?”

    说笑间,父亲已经半拖地把大伯请过来了,将他按在小方桌的主位上,连一向与他不和的四叔,也笑着客气了两句,“大哥,不好意思,没什么好菜。来,喝杯家明的喜酒!”

    去年的腊肉留到来年的秋季,已经有些涩味了,但李家明他们三个小的照样吃香甜,连偶尔夹一筷子的二姐、三姐都吃得眉开眼笑。二婶一边看着他们吃,一边给他们三个小的夹腊肉,还满面笑容看着两个喝酒的男人,突然心里叹了口气。

    自从公公、婆婆过世后,除了过年节外,这三兄弟都多久没这么一起喝顿酒了?要是传民没去复工,看到四叔和大伯能有说有笑,肯定会很高兴的。

    已经不再象当初亲密无间的大伯、四叔,也控制着酒量、小心选择着话题,这让两只耳朵竖起来的李家明也暗中叹息。

    别人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其实贫贱之家也一样。天下固然有同舟共济的兄弟,但更多的是争争吵吵,争着吵着大家的感情也就淡了。都说兄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但兄弟间反过目,就象是心里扎了根刺,反而最难拔掉那根刺。

    刚才四叔不但说要帮父亲供自己读书,而且把满妹、小妹都扯进来,还特意说得那么大声,不就是在说给大伯、大婶听的?这几年,凭大伯、大婶在土里刨食,怎么可能供得起四个儿子读书?要不是有二伯、四叔搭把手,连学费都很难凑齐。

    现在有了自己这个‘小天才‘,恐怕跟大伯、大婶一向不和的四叔已经准备抽身不管了。要是没有四叔捏着鼻子的资助,等明年一开学,大伯家就会陷入困境。二伯虽然在建筑工地上也能一天赚十五块,一年能有七八个月活干,又哪有四叔这样两口子都在外打工的人赚得多?何况二伯也跟大伯有过矛盾,要不是他名下无子,以后还指望几个侄子披麻戴孝、端灵牌,恐怕也早和四叔样跟大伯形同路人了。

    不知不觉,李家明就把碗里的饭吃完了,见大人们还在喝酒,暗叹了口气,跟旁边的大姐打了个招呼,自己起身拉着两个还想在这玩的小不点回家。

    两世为人又在外打拼多年的他,跟二婶、四婶她们两个农村妇女不同,人情世故比她们懂得多。刚才在大伯家厨房里,他们夫妇的怪异表情,他就猜出一点什么,更笃定‘未来’的大姐夫说得没错,大伯真的有那么老谋深算。

    酒是感情的催化剂,要是脾气不好的四叔早早下桌,父亲跟大伯还能心平气和地喝个酒;要是他多喝了两杯口无遮拦,撞上多年谋划落空正心情不好的大伯,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大人间的这些事,连四哥那样的妖怪都没资格参与,就更不是自己一个‘小孩子‘能掺和的。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带走两个妹妹,不要让她们过早看到不好的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