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同是亲侄子(女),待遇各不同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李家明担忧的事,最终还是没有发生,四叔喝到一半就下了桌,骑着他那辆新摩托车带着大姐,一起去了乡上买菜。

    等到下午两三点钟,俩人出现在晒谷坪外的马路上时,看着摩托车上的十几斤猪肉、两条三四斤的草鱼、一些杂七杂八的菜,以及车后两个印着鸡蛋的纸箱,正在吊楼上跟毛砣小声嘀咕的李家明心里一咯噔,随即又脸上笑了起来。

    “快走,找个没人的地方,将这些东西晒干,莫让我大姐看到。”

    “哎”

    李家明等毛砣拿着刚偷来的一大捧除虫菊偷偷摸摸地走了,四叔骑着车到了门口,笑着大声喊道:“四叔、大姐,你们这么快啊?”

    “这还快?要不是你大姐要买蛋,我们早就回来了。”

    正坐在厨房门口,跟四婶一起剥板栗的二婶抬头一看,脸色唰的一下就不好看了,低声骂道:“老四,你发神经啊?”

    “我怎么了?”

    “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过来帮忙的大婶,从厨房里拿着一把韭菜出来,看到摩托车上的各类荤菜,脸上一喜,玩笑道:“三叔今天可得心疼喽。”

    四叔不待见大婶,但也很少象二婶那样跟她对着来,调笑了两句:“大嫂哎,你还是我嫂子吗?今天我生日都不知道?”

    生日?不是要到腊月十七吗?

    二婶一愣,刚想说话就被四叔堵了嘴,“二婶,今天我生日,又碰到家明会读书,就当三哥请客我出钱喽。几年都没在家里过个生日,难得高兴一回嘛。”

    “嗯,你三哥没白疼你一回!”

    二婶也笑笑地说了一句,继续低头剥板栗,反应过来了的大婶听着这两叔嫂的胡扯,刚才还有喜色的脸上有些发黑。这次给大伢、二伢准备补课费,自己跟四嫂说了半天好话才借到两百块钱,还不够买这些菜和蛋。

    满头大汗的四叔,让大姐拿菜进厨房,自己搬着两箱鸡蛋进屋上楼,放进李家明睡的房间里,笑眯眯道:“家明,你这哥哥当得好,四叔奖你两箱蛋!”

    ‘嘿嘿嘿‘,傻笑的李家明从看到那两箱鸡蛋,就猜到肯定是大姐问四叔要的。天气快凉下来了,没了蛙肉,怎么给小妹、满妹加餐?还是四叔对自己好,只要用在正途上,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嘿嘿嘿个屁!十二岁大的伢子,要不是大妹跟我说,我还不知道你做了这么多事!嗯,要的,这才是个当哥哥的样子!”

    ‘嘿嘿嘿‘,李家明连忙从旁边房间里,拿来一捧生板栗给四叔吃。自己一个心理年龄比四叔还大的伢子,不傻笑还能怎么笑?

    “嗯?”

    四叔接过板栗咬开一颗,到旁边的房间看了下,见铺满了半间房地板的板栗,笑道:“你们去了石矶渠?”

    “四叔,你怎么晓得?”

    四叔冲李家明屁股上就是一脚,笑骂道:“你才多大,你都知道的事,我会不知道?这些板栗阴干后给我留着,我还正愁过完年回广东,没好东西带给工友们。”

    “哎“,李家明答应了句,琢磨着等天冷下来了,再去搞点野蜂蜜回来,最好是那些不常见的石蜜。有了这些鸡蛋,那些野蜂蜜就派不上用场了,还不如给四叔去做人情。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话在哪都不错的。

    四叔翻了翻小方桌上李家明从大姐那拿来的初一数学课本、试卷,吃了几个生板栗,满意地拍了拍侄儿的脑袋,允诺道:“家明,认真读书,别的事不要多想。缺什么、少什么,就跟四叔说,农村伢子想长大了不作田、不打工,就只有好好读书,晓得不?”

    两箱鸡蛋七百二十个,搁商店里卖也要一百多块钱,哪怕四叔夫妇在广东打工,这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若是帮着出、或是借学费钱之类的,那还说得过去,可这只是不想让自己为给文妹、满妹增加营养分心!

    李家明心里暖融融,连忙答应道:“哎,等四婶以后生了弟弟、妹妹,我就让满妹、文妹她们辅导,以后也去读大学!”

    这话听着舒服,可四叔眼睛一瞪,吓唬道:“小没良心的,那你呢?”

    “四叔,那个时候我肯定去读高中、念大学了,一年有几天在家啊?四叔放心,等我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了,我就把弟弟妹妹全带在身边。”

    “哈哈哈,三哥生了个好崽啊!”

    四叔大笑着下楼,不打扰李家明看书了。还是自己这小侄子有良心,大哥家几个伢子再会读书有个屁用,除了家德、家道还算不错外,那俩个大的就是两只白眼狼。还是家明好,人只比八仙桌高一点,就知道以后要帮叔叔带弟弟妹妹了!

    看书看到快四点,李家明拿着小竹梢起身,去把正在玩的金妹、满妹、小妹全叫回来,到厨房里盛了三碗板栗炖鸡让她们三个吃,看得二姐、三姐直咽口水,也看得大婶直发愣。三个小的眉开眼笑地吃完,大姐又给她们加,一直吃到她们吃不下了,才去继续玩。

    等三个小妹子走了,大婶异样地小声道:“家明,你二婶养几只鸡容易吗?金妹又不是我们自己家里的妹子,你天天帮她辅导,就已经很对得起她了。”

    这次厨房里忙碌的二婶、四婶、二姐、三姐她们都没吱声,更不想跟大婶唱反调。山里人大方是大方,但也没有每天照顾外人的道理,虽然大家都是共一个太公的堂兄妹,但毕竟已经分了家,而且自己家也不是很富裕。

    大姐敢跟大婶对骂,李家明可不敢,笑了笑解释道:“大婶,传祖叔、茶菊婶对我们很好的,平时家里炒盘肉都给我和文妹夹几筷子,我不对金妹好点,良心过不去啊。”

    大婶不说话了,她这才想起来,传祖叔跟家明父亲是同庚(同年),一起光屁股玩到大的。

    二婶低声跟大姐说了一句,大姐连忙打开炉罐,盛了一满菜碗板栗炖鸡和两小饭碗鸡汤,扭着李家明的耳朵坐在饭桌边,笑骂道:“说起话来看大人一样,你以为你多大啊?赶紧吃,等下去给三伢、家德送。二妹、三妹,你俩也过来吃。不要怪大姐偏心,家德、家明、三伢他们会读书,多吃点好的补补脑子。”

    “哎“,刚才还眼馋的二姐、三姐立即眉开眼笑,一点也不妒忌待遇的截然不同。

    土鸡炖土板栗香啊、甜啊,李家明吃得差点连舌头都吞下去了。吃完一满菜碗,大姐又想加,李家明连忙用手盖住菜碗,傻笑道:“嘿嘿嘿,大姐,其实我刚才也想吃,就是怕我再吃一碗,晚上吃饭就不够了。”

    李家明的耳朵又被扭住了,这次扭他的人是二婶。

    “这鸡本来就是给你们几个读书伢子杀的,大人又不读书,吃什么鸡?家明,好好读书,好好带妹妹。以后你要是让满妹读个小中专,婶婶天天给你杀鸡!”

    读什么小中专?自己的妹妹,好歹也得读大学吧?

    不过李家明心里这么想,嘴里可不敢这么说,九十年代初期的农村中学里,能考上小中专的学生都是最优秀的,次一等的学生才会去考重点高中。也只有四哥、三哥那样老师打了包票,而且家长也有信心的,才会让他们去上重点高中、考大学。

    李家明‘嘿嘿嘿’傻笑几声,又老老实实地吃了一碗,这才腆着撑饱了的小肚子,端着小半满的炉罐去了大伯家。刚到大伯家的厨房屋檐下,李家明就听到里面大伯和父亲在小声说话,一时间不知是走还是听。

    “老三,你以为我愿意张口啊?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要是大伢、二伢明年考不上,补习要千多块钱,我去哪借?”

    大哥借的钱,有还的时候吗?自己的债才还清一家,后面还有四家,还清债后还要供儿女读书。即使李传林再忠厚,也不可能将侄子的前途看得比亲儿子、女儿更重。

    沉默了一阵,李传林嗡声嗡声道:“大哥,二哥、老四不会不管的。”

    厨房里的大伯也是要面子的人,可孩子的前程足够让他拉下脸来求人了,央求道:“哎,老三哎,大哥要是有办法,还来求你一个过继了的老弟帮忙?

    老二准备明年做屋,老四马上就要做屋,他们哪有钱借?

    老三,家明以后读大学,从现在算都还有六年半。那时候大伢、二伢都大学毕业了,大哥还得起的!”

    李传林虽然老实忠厚,但账还是会算的,沉默了一会闷声闷气道:“大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起码也要等大伢、二伢考上了,我才能想办法帮你。”

    站在门外的偷听李家明终于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端着炉罐去了三哥、四哥住的阁楼。父亲总算是不笨,大伯借钱从来就是老虎借猪,这些年借了二伯、四叔多少又还了多少?

    即使他以后会还,七八年后的钱又能和现在的比吗?那些当初借给自己家钱的表舅们,为什么年底都会来问账?大家都不傻,钱越来越不值钱了,即使知道你以后会还,但还的钱和借出去的钱,已经不是同样价值的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