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大人们吵了一架,但生活还得继续。

    被村里人背后鄙薄了十几天的大婶,自四哥再次拿下全县初二数学、语文、英语竞赛第一,又挺直了腰板。哪怕妯娌们不跟她打招呼,小孩子们绕着她走,大婶的腰板也照样挺得笔直。

    李家明也得继续当他的好儿子、好哥哥、好侄子、好外甥、好弟弟、好老师、好学生。期中考试他拿了全班第一,那个没一点含金量,班上总共才十一个人。他也被学校确定为参加全乡五年级数学竞赛人选,这个还是没有什么含金量,因为全乡有三十一个人同时参赛。

    不过,大婶终于对李家明这个侄子亲热了一些,不再给他脸色看了。自从被全村人鄙薄后,只有这个侄子依然礼貌周全地叫她‘大婶‘。以至于有一天,四哥改完他的初二数学试卷后,低声道:“家明,谢谢你。”

    “啊?”

    李家明愣了一会,才讪笑道:“四哥,我耶耶(爸)也跟大婶一样,都是把最好吃的东西,留给我和妹妹。每次过完年,家里待客的果子,我耶耶他自己从来都舍不得吃,都是留给我和妹妹吃的。我看到大婶每次捡完蛋后就留起来给你吃,自己和大伯一个都舍不得吃,就想起了我耶耶也是这样。”

    这话真不是应付四哥,而是李家明的真实想法,换成文雅点的说法,那就叫‘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大伯、大婶确实做得很过分,但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他俩沾的那些便宜,可有一丁点用在自己身上吗?不都是花在四个儿子身上?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都是贫穷闹的!

    四哥脸上一黯,沉默了一阵,才怪异道:“家明,有时候我有种错觉,你不象十二岁,而象二十二岁,比我还懂事得多。”

    四哥这话,李家明不知如何应对了,这妖怪太妖了,一个应对不好就会露出马脚,又得绞尽脑汁找借口。可不知为什么,今晚特意坐在旁边纳鞋垫的大姐,随口道:“菩萨保佑呗!家明那一跤摔得好,不但把脑壳摔得更聪明了,也摔懂事了。”

    让李家明没想到的是,四哥居然同意这种说法,“嗯,可能真是神灵保佑了他。”

    李家明愕然,四哥居然也会信神鬼?

    “嗯,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等你以后读书多了就会知道,科学不过是对客观事物的一种较为合理的解释,根本没有课本上说的那么绝对正确。嗯,我们正在学的牛顿三定律,放在量子力学里,那就是一个笑话。”

    妖!太妖了,难怪他能去加州大学当终身教授,难怪他能拿《科学》杂志的年度大奖!就冲四哥这份远超年龄的见识,李家明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能仰视他的光芒。

    四哥的话,大姐听不懂,她也不想懂,她只想知道前段时间,四婶跟李家明母舅说的话,到底谁对谁错。问李家明,他说自己就一小伢子,哪晓得母舅的话对不对?问四婶,她说家明母舅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她也不知道对错。

    正收拾试卷的李家明赫然,他没想到神经粗条的大姐,居然会当着四哥的面,提出这样的问题。我的大姐哎,您老人家嘴里说的反面人物,可是四哥的亲妈!

    可更让李家明想不到的是,四哥一点也不觉得难堪,反而以一种平静的口气道:“两人都没错,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啊?怎么会这样?”

    四哥象是在探讨学术问题一样,继续平静道:“四婶是公司里最底层的干部,仅仅是比生产线上的工人强一点,社会地位决定了她只能优先考虑生存的问题,所以要与人为善,尽量少与人发生冲突。家明母舅不用考虑生存问题,而且这事与他无关,所以他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反而看得更为全面。

    同样的道理,我耶耶(爸)、姆妈做的不对,无论是道德还是伦理上都不对,但在我们这些当儿子的人看来,何尝又不是养育之恩重于山?所以古人才说,‘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

    精彩,四哥这话精彩啊,要不是不想跟他一样当妖怪,李家明真想鼓掌,而且是热烈鼓掌!这哪是一个十四岁的人,恐怕二十四岁的成年人,都很少能说出这番道理来!

    大姐听明白了,但同时也更糊涂了,迟疑道:“家德,那你那天还气得大婶哭?”

    是啊,李家明也想知道为什么,按说四哥对这些东西都懂,那又为什么会那么生硬?

    “大姐,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能理解耶耶、姆妈的苦衷,但不代表我赞成他们的做法。

    家明是我弟弟,如果他还跟以前一样调皮捣蛋不思上进,我最多是他以后生活有困难了搭把手,尽到兄弟之义就可以了。可家明变了,不但懂事了而且有那个天分、想上进,那我就要尽心尽力帮他,这是我当哥哥的义务!

    大姐,孝敬父母不是无原则的迁就,那不是孝顺,而是愚孝!”

    顿了一顿,四哥犹豫了一下,解释道:“其实那天我刚回来,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要是知道有那事,我会等姆妈心里好受了些再过来的。这些道理,也是我回学校后,自己对着书本琢磨出来的。”

    大姐连连称是,愕然的李家明更愕然,他终于开始同情大伯、大婶。这哪是儿子啊,分明是个妖怪!说的都对,做的也对,可就是会气得你七窍生烟!

    菩萨保佑,您能不能让这妖怪圆通一些,处事别那么方正、生硬?

    菩萨肯定听不到李家明的祈祷,不过总算保佑他父亲开始走运了。一直等着工友回信的四叔,终于接到了工友的加急电报,东莞长安有家新家俱厂要开业,急招大量的熟练工人。

    “三哥,我们马上去东莞,新厂招人不比旧厂,要是运气好的话,还能捞个班长当当!”

    父亲不懂什么叫班长,可四叔、四婶懂啊,工人和干部是两个阶层,连吃的伙食都不一样!四婶一看完电报,马上去收拾东西,准备跟四叔回广东。她是公司文员会打字、四叔会开车,即使已经辞了工,只要愿意回去,厂里照样会给原来的待遇。

    李家明马上就要去乡上参加竞赛了,想看着他拿第一的父亲连忙道:“可是”

    关键时候,四婶没了平时的温婉,变成了干练的女白领,打断道:“没什么可是的,三哥,你马上去收拾两件衣服,我们现在走,我记得晚上八点有去东莞的车。二哥,你快去找下大妹,十一点钟回县城的车子一来,我们就走。机会难得,要是三哥运气好,可以少奋斗几年!”

    “哎“,正准备去砍柴的二伯扔下手里的柴刀,马上就往山上跑。

    四婶快手快脚收拾完她和丈夫的行李,又从箱子里拿出厚厚的一叠钱,出了睡房找到二婶,一五一十地数了一遍,交待道:“二嫂,这是四千块钱,你拿去让二哥帮三哥先还账。我听三哥说,他外面还欠了三千五百七十块,多出来的你拿着。我们和三哥不在家时,要是亲戚里有红白喜事,还要请你帮我们随礼。”

    等到李家明放学回来时,父亲和四叔他们早走了,只剩下一个眼泪婆娑的小妹,躲在村口的老柳树下,望眼欲穿地看着远处的山坳。等放学的小队伍一出现,小妹哭叫着冲过来,抱着李家明号啕大哭。

    “哥哥,我不要吃好吃的,也不要穿好看的衣服,你叫耶耶回来好不?”

    挎着旧黄书包的李家明,将眼泪鼻涕满脸的小妹抱入怀里,不禁潸然泪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