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可怜之人亦有可恨之处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常人无法理解,李家明也无法理解,躲在家里玩了四五年的小妹,心里有多依赖她最亲近的父兄。

    父亲走的当晚,李家明哄着一直哭哭啼啼的小妹吃饭、洗脚、睡觉,她在梦里还紧紧抓住他的手,生怕哥哥也象耶耶(爸)一样不见了。见小妹睡熟了,李家明小心翼翼地扳开她的小手,小妹就立即醒来,他只好陪着她睡在一楼。

    第二天李家明去上学,小妹倒是不哭了,站在屋檐下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走。李家明带着小队伍走到村口,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飞奔回家一看,果然小妹又躲在阁楼上抹眼泪,旁边的满妹正手足无措。

    李家明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小妹的眼泪触动了,果断地跑过去牵起她的小手,“满妹,跟二婶说一声,我带她去学堂里。”

    “哦”

    小妹立即不哭了,紧握着哥哥的手,跟着他一路小跑,跑着跑着就笑了。

    路上还好一点,小妹走不动了时,李家明和毛砣、细狗伢他们轮流背,到了银子滩的河边,大家全都傻了眼。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山里的河水冰冷刺骨,小妹怎么过去?要是大狗伢还在就好了,他可以背着小妹踩着石头过河。

    咬了咬牙,李家明脱掉鞋袜、长裤、棉毛裤,只剩下一条短裤走到河边,捧起冰冷的河水狠搓了几下腿脚,背着小妹趟了过去,引来小伙伴们的一阵惊呼。

    冷啊,真的冷啊,李家明背着小妹上了河滩时,已经冷得嘴唇乌青,一身直打哆嗦。等在河滩上的毛砣,从李家明背上放下小妹,立即脱下他的棉袄,胡乱擦着李家明已经冻成乌青的大腿、脚,支使着细狗伢帮李家明穿裤子、鞋袜。

    一番手忙脚乱后,毛砣拉着已经穿好鞋袜、裤子的李家明就跑,“跑,快跑,跑出汗就好了!”

    李家明一边跑一边回头,大叫道:“金妹,带好文妹!”

    “哎!”

    看到哥哥冻成这样,小妹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安静地跟着金妹去了外婆家,等着中午哥哥来吃饭、等着哥哥下午放学、跟着大家多走四五里路走大路回家。

    回到二婶家,小妹跟着满妹自己洗手、盛饭、吃饭、然后回自己家做作业。等李家明检查完三人的功课,一人发了粒糖当奖励,三个小不点去了传祖叔家看动画片,看完动画片俩人再回来自己刷牙、洗脚脸睡觉。

    第二天吃完早饭,李家明刚挎好书包,小妹就拉着满妹跑了。等到傍晚他放学回来时,老远就看到站在晒谷坪里的小小身影,只是那个小身影一看到他回来,立即又跑远了。看着小妹盼着自己回来,又怕自己担心的背影,李家明心里酸酸涩涩。

    明天就要去乡里参加竞赛了,二婶特意做了好菜叫李家明兄妹上来吃饭,晚饭前他先去了趟大婶家,问道:“大婶婶,我明天去乡上参加数学竞赛,要我给三哥、四哥带菜不(乡村中学食堂只负责蒸饭,学生需要在星期天返校时,带好一个星期吃的咸菜、菜干之类的下饭菜)?”

    大伯和大婶正围着灶台吃饭,昏暗的灯光下就一菜碗炒萝卜,还有两大碗不见一粒米的净薯丝,看得李家明都眼睛发酸。平时都是算着星期几过日子的大婶稍一愣神,刚想说话就被大伯抢了话。

    “家明啊,三哥、四哥带够了菜的,你明天好好考,要为你耶耶(爸)争光哦。”

    乡村中学生苦啊,一个星期都是吃些咸菜干、霉豆腐,除了礼拜六、星期天外连口新鲜菜都吃不到。大伯这么一说,本来没什么其他意思的李家明立即会意过来,‘嘿嘿嘿‘傻笑两声。

    “多谢大伯鼓励,我明天一定好好考,那我先去吃饭了。”

    李家明出了小厨房,清冷的月光朦胧,不由暗自叹息了一声。

    可怜之人亦有可恨之处啊,大伯精明一世,算的都是些蝇头小利,总是以他自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却不知他的精明,仅仅只是他自认的聪明,这个世界上,谁又真会比谁更笨很多呢,最多是当时没想到而已。

    听到对面动静的二婶,见李家明进来吃饭,低声笑个不停,小声戏谑道:“家明,见识到了吧?好心没好报的事,以后少做点。”

    “嘿嘿嘿“,李家明的傻笑,换来后脑勺上轻轻一巴掌。

    “吃饭,今日给你加菜。要是明日考得好,二婶给你杀鸡吃!”

    “哎“,看着小饭桌上香喷喷的炒鸡蛋、米粉肉、煎豆腐,不但两个小不点眼馋,连李家明都口水直流。

    吃完晚饭,依然是李家明边自己做作业,边监督三个小家伙做作业、默写生字,然后是教新的数学、生字,最后还得帮毛砣检查作业。不错,不但三个小家伙不出错了,连毛砣这个马虎鬼都全对。

    给三个小不点发糖子时,毛砣咽了咽口水,李家明暗笑着扔给他一粒,谁知他放了回来,讪笑道:“我都大人了,还跟她们抢糖子吃?”

    “算了吧,还大人呢“,李家明又把糖子塞到他俩手里,摇摇手里半满的罐子,笑骂道:“想吃就吃,我这多的是,茶菊婶昨天刚给我买了几块钱!”

    “那你自己怎么不“,麻利地剥糖纸、扔糖进嘴里的毛砣,见小妹咬了半粒塞进李家明嘴里,生生将后面的‘吃’字咽了回去。小孩的举动,大人不懂,但半大孩子的毛砣却懂,连忙向李家明伸手道:“再给我一粒。”

    “哦“,李家明又递给他一粒,毛砣见三个小不点都鼓着眼睛瞪着他,连忙解释道:“给桂妹的,给桂妹的!”

    “桂姐不爱学习,不能给糖子吃!”

    胆大的满妹立即反对,让毛砣拿着手里的糖子不知所措,而且他嘴里还有一粒。以前他当皮伢子时,哪会将这三个小不点放在眼里,但跟李家明混久了,也下意识地学着要面子、讲道理了。

    “呵呵,毛砣哥学习有进步,应该吃糖子。桂姐的也给,明天满妹带她来学习,好不好?”

    “好“,这次三个小不点都同意了,毛砣这才如释重负。半大孩子一旦开始要面子,那面子就会大于天。

    第二天一早,李家明吃完早饭去上学时,二婶已经准备好了给二姐、三姐带的菜,还有一罐头瓶的萝卜炒油渣是给三哥、四哥的。

    二婶把两瓶一样的萝卜炒油渣放进书包,又拿出张扎着红纸条的两块钱的票子,塞进李家明手里,让他红着脸连忙推辞。去乡上参加次竞赛就拿‘茶钱‘,李家明还真没那么厚的脸皮。

    “叫你拿着就拿着!”

    二婶冲李家明脑壳上就是一巴掌,笑着解释道:“你以为是婶婶给的啊?这是茶菊婶给的,她怕你太懂事,不接她的茶钱,才让我来给的!”

    李家明稍一犹豫,接过钱道:“那我回来的时候,全部买成糖子和作业本。”

    二婶乐了,拧着李家明的脸,打趣道:“聪明伢子,以后婶婶死了,记得回来端灵牌!”

    “嘿嘿嘿,婶婶会长命百岁的!以后我要有了出息,就接婶婶、伯伯去城里养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