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破茧成蝶(二)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一条一百多米长的石子路,七八幢砖屋、十来幢黄泥巴房子,然后是沿着马路建的五六十个木板棚子,卖着南杂百货、吃、穿、用。

    衣着陈旧的李家明跟在同样衣着朴素的四哥后面,买了一块钱的‘雪里松‘糖,还买了二十个五分钱一个的写字用的格子本和算术本,身上就空无一文了。打量了一阵这条简陋又生机勃勃的小街,李家明不禁回想着它‘日后’的繁华,感叹若是四叔在这建房,而不是在黄泥坪,哪用得日后再浪费钱在这租铺面?

    四叔、四婶都有点生意头脑,但眼光还是差了点啊!

    李家明的异样,让早熟的四哥误以为这个小堂弟带少了钱,微笑道:“还要买什么吗?我这还有两块钱。”

    “不用了“,李家明眼睛盯着一家收购蜂蜜的山货小店看了一阵,有心要去问下价格,最后还是放弃了。自己确实很缺钱,但准备给四叔的东西,就一定要给。等下星期放假了,得去把那蜂窝搞到手,自己分的那一份蜂糖给四叔寄过去,就是不知道邮寄费贵不贵。

    小孩嘛,总是嘴馋的,这次能考全乡第一,也应该奖励一下。正高兴的四哥以为小堂弟想吃蜂蜜,拉着他进去,“老板,蜂糖(蜜)怎么卖?”

    穿着旧灰色中山装的曾老板正招呼几个本地中年人围着的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连头都没回,随口道:“春糖三元一斤,冬糖(冬天的蜂蜜浓度高呈半固态)四块。”

    “买半斤“,四哥还没说完,李家明连忙道:“四哥,我不要,我刚才是想问问他这怎么收。毛砣发现一个大蜂窝,嘿嘿嘿,我们想去捅下来。”

    “嗯?”

    老板还没说话,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中年人立即回过头来,看着李家明愣了一阵,才微笑道:“小朋友,有没有石蜜(固体野生蜜蜂)?”

    这中年人衣着讲究、说着带有粤语口音的普通话,而且看老板陪着小心的样子,李家明猜想可能是来同古投资的大客商,而围着他的人恐怕是县里、乡上的干部。只是李家明居然从这中年人眼里,看出一种被掩饰得很好,但又突然流露出来的慈爱、心痛的眼神。

    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吧,李家明也稍愣了一下,连忙笑道:“叔叔,我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发现一个大蜂窝。”

    “嗯,那些野蜜能卖我吗?这样吧,我按冬糖的两倍价格8块钱一斤买,要是有石蜜的话,我50块钱一斤买,你看行吗?”

    旁边陪同的一个中年大胖子,一看那腆着的大肚子就知道是个当官的,陪笑道:“吴先生,这价格太高了,我来跟他们说。山里伢子不懂事,您要是出五十块钱一斤,他们会造假的。”

    李家明愕然,官字两张口就是这意思?操,老子让你去造假,你造得出来吗?

    可是,中年胖子刚一转身,就看到吴老板眼神有些不对,脸上象变魔术般浮起了一层笑意,语气变得和气了。

    “小朋友,你有石蜜吗?吴先生是我们的客人,准备在我们县里办厂子,帮我们发展经济。小朋友,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如果你有石蜜,能按市价15块一斤卖给吴先生吗?”

    这个价格确实很公道,真正的石蜜要是再过二十年,能卖到上千块钱一斤还有价无市,但现在最多十多块钱一斤,只是这陪同的中年人前后判若两人的话语,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四哥的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哥哥说话可不太好听的,这些人明显是非官即富,李家明可不想惹麻烦,连忙抢话道:“叔叔,这个我可不敢保证,我们只是看到一个大蜂窝,可不知道是蜜蜂窝还是马蜂窝。”

    一个山里伢子,还会分不清马蜂窝和蜜蜂窝?

    李家明的变相拒绝,让那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微微皱眉,走了过来摸了摸他的头,温和道:“小朋友,叔叔的女儿跟你差不多大,她有哮喘的毛病。有个老中医帮叔叔开了个方子,里面最难买的就是石蜜。如果你有的话,能不能帮帮叔叔的忙?”

    中年人这么客气,又是合药用,李家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诚恳道:“叔叔,野蜜肯定有,但石蜜我就不敢保证了。如果您不急的话,我找同学们帮您问问,不过我也不敢保证,那东西平常太难看到了。”

    “我知道,我知道“。

    中年人连忙从大衣内口袋里拿张精致的名片,又掏出笔写了个临时电话号码,双手递给李家明,温言道:“小朋友,我姓吴,口天吴,吴建国,你叫我吴叔叔就可以了。如果你找到了石蜜,就打这个刚写的临时电话,要是这个电话找不到我,就打这个印的电话号码。”

    吴先生把私人电话号码给了李家明,旁边几个中年人都羡慕地看着这山里伢子,喃喃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乱插嘴。

    羊城的电话?吴建国?

    李家明立即想起了这中年人是谁,连忙小心地把名片放进书包,露出里面的写字本、算术本,还有一大捧的‘雪里松‘糖。

    这是个好吃的山里小孩,中年人微微一笑,随手从旁边拿起一罐雪白的冬蜜递给他,笑眯眯道:“小朋友,这是叔叔送你的礼物,找到石蜜后,可要告诉叔叔哦。”

    无功不受禄,李家明可不敢收下这罐冬蜜。不拿别人的东西,找没找到都不打紧,要是收了别人的东西,又找不到,那就于心不安了。

    李家明踮起脚,将值十几块钱的一罐头瓶冬糖放回货架,扫了眼货架后面堆积着的山货麻袋,向气宇不凡的吴建国微微躬身道:“吴叔叔,谢谢您的礼物,您放心,我会尽力帮您去找的。吴叔叔,我们要回去了,再见!”

    “好孩子“,吴建国又摸了摸李家明的头,不再勉强了。

    李家德也冲吴建国笑了笑,手搭在李家明肩膀上,揽着他出了小店。

    回到学校,还没下第四节课,李家德带着李家明去食堂。大堂的角落里,村上小学来参赛的学生和带队老师,已经满满当当地坐了三桌,正等着还在改卷的高老师他们来开席。

    “家德、家明同学,过来吃饭“,坐在首席正中的林校长,老远就冲李家明哥俩招手。

    李家德将堂弟轻轻向前一推,自己冲校长笑着摆了摆手,走向已经从大锅里端下来热气腾腾的正方形大蒸笼。

    “家德同学,让你过来就过来,是不是还要我来请?”

    已经找到自己饭盒的李家德,只好放下三哥的饭盒,端着自己的饭盒走过去,笑笑道:“校长,我不是老师。”

    “对,你不是老师,但和王老师一起,教出个好弟弟!坐啊,就坐你弟弟旁边!”

    李家德又笑了笑,在一群小萝卜头敬仰的目光中,施施然地坐在李家明身边,这份从容的气度让林校长赞许地微微点头。再看看李家德旁边,李家明正看着满桌的菜肴咽口水,不禁让林校长又失望地暗暗摇头。王老师顺着校长的目光,看到自己学生那副没出息的样子,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抽他两竹梢。

    只有李家德最了解自己这个堂弟,等老师们不再看这一桌,手在桌下捅了捅李家明,小声道:“有意思吗?”

    有意思,当然有意思!李家明有把握通过努力学习,七年后考个名牌大学,但无论如何努力,他也不相信自己能考进清华、北大。赣省可不是有高考优惠政策的偏远省份,更不是天下首善的首都,哪怕十几年后大学扩招,清华、北大那两所学校,不考个全市前五名,那也是注定没戏的!

    更重要的是,李家明无意走四哥的路,学术之路也不是他这种智商、性格能走的。人生在世,无非是功名利禄,何必一定要去走最难的路?

    更何况,对于现在的李家明来说,最重要的让小妹变得自信、独立;其次是报答二婶、茶菊婶她们的恩情,让满妹、金妹她们都堂堂正正地通过高考跳出这该死的农村,让两个婶婶都能象大婶那样自豪!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观念已经开始改变,但能考上名牌大学、有份体面的工作,对于二婶、茶菊婶乃至二伯、父亲他们来说,远远不是儿女能发财比拟的。

    即使是‘再过‘二十年,比三哥有钱得多的李家明,在村里的地位,也远远不能跟教书匠三哥比,更遑论一直让人仰视的四哥了。连李家明自己的父亲,也并不觉得自己儿子会赚钱有多了不起,而觉得三哥、四哥才是真正为家族争了光的功臣!每次四哥、三哥回老家过年,他都会提前打扫房间,生怕怠慢了那两个让他老脸放光的宝贝侄子。

    李家明这个亲儿子?那种待遇想都别想,最多是接到电话后,提前买点好菜,叫大伯、二伯、四叔他们过来吃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