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破茧成蝶(三)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虽然考了全乡第一,而且是唯一的一个满分,可一回到学校,李家明就让王老师在办公室里抽了两小竹梢。不因为别的,实在是这小子太气人了,在家里、学校里都是个懂事的伢子,怎么到了正式场合就胡吃海塞,象饿死鬼投胎呢?

    “说,哪错了?”

    李家明能在李校长、其他老师、同学面前刻意丢脸,在恩师面前却不敢玩心眼,笔直地站在办公桌前。

    “我不该故意装傻。”

    “为什么?”

    以前给四哥的理由,又被李家明拿来用了一遍,只是更委婉了。

    “老师,我不是天才,今天的试题,大部分类型都是我四哥教过的。”

    王老师皱起了眉头,“还有呢?”

    纸是包不住火的,自己凭心智还能冒充两三年天才,一到高中的全国竞赛就会露馅。深知其中利弊的李家明咬了咬牙,索性说了真话:“老师,我今天拿了满分,您也看到我二姐、三姐如何高兴了吧?我问过我四哥,要考清华、北大,最少也得全市前三名。我不是我四哥那样的天才,凭自己努力考个不错的大学还行,但要考清华北大那是不可能的。我觉得,与其以后让我父亲、家人失望,还不如现在不要给他们过高的期望。”

    这哪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这分明是妖孽!

    年过而立的王老师,瞠目结舌地看着李家明,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偏偏没想过一个还未满十三岁的伢子,居然会象大人一样思考,还能想到几年以后的事。沉默了一阵,王老师又不得不承认李家明说得有道理,五味杂陈道:“家明,你怎么会这么早熟?”

    王老师不是四哥那种智商高于情商的妖怪,也不是头脑简单的大姐,面对他的问题李家明无言以对。也正是李家明的无言,让王老师暗叹了声不再追问了,把这一切归于‘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穷人家的孩子早熟,不是天生的,都是被贫穷逼出来的!象李家明这样的伢子,家徒四壁又自幼丧母,父子(女)三人相依为命,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快放学了,去吧”

    “是“,李家明微微一躬,转身出了办公室,迎面撞到了学校里唯二的正式老师张老师。

    “家明同学,考得怎么样?”

    “嘿嘿嘿,第一名。”

    听到李家明的傻笑,刚才还心情沉重的王老师不禁莞尔,笑着拿起桌上的奖状冲张老师扬了扬。哎,心机重点就心机重点,反正这小家伙是孝子,即使以后变坏也坏不到哪去。

    “好!给学校争了光!明天,让王老师在全校同学面前给你发。王成林,王大校长,你还要额外奖励他,这钱你可不能省!”

    高兴的张老师夸了两句又跟王老师玩笑两句,也连忙让李家明回家,山里的伢子回家,普遍都要走几里山路。冬天里天黑的快,可不能让一帮小孩子走夜路,山里可是有野猪的。

    从简陋的教师办公室出来,李家明也小跑向校门口,带着自己的小队伍先去外婆家报喜,得到外公、外婆、舅舅、舅妈的夸奖后赶紧回家,书包里又装了一包鸡蛋和一包糖果。

    回到家,满妹、小妹知道哥哥拿了全乡第一,兴奋地围着他又跳又叫;笑得合不拢嘴的二婶连忙去捉鸡,说要杀鸡犒赏;大家听到喜讯,都没顾得上吃晚饭就过来夸奖、摸李家明的头,整个小村落都热闹了起来。不停‘嘿嘿嘿‘傻笑的李家明,让堂叔、婶婶更乐,大家夸奖、笑闹成一团。

    这样多好,李家明很享受这种夸奖、摸他的脑袋。要是自己也成了四哥那样的妖怪,这些长辈就会保持距离地敬重,而不是现在的亲热了。让李家明想不到的是,在他眼里很有心计、很不堪的大伯居然换上了过年的衣服,主动来了二婶家,叫住了正想请传祖叔杀鸡的二婶。

    “诗梅,家明考了全乡第一,要去给耶耶(爸)、姆妈(妈)、伯伯、婶婶上香,这只鸡我来杀。”

    “多谢大伯,家明快跟大伯去上香“,前段时间跟大伯家翻了脸的二婶大喜,连忙将鸡、菜刀都递给大伯,又提起刚装进篮子里的供品、鞭炮、香烛递过去,但也客气得已经不象一家人。

    山里人敬祖宗、信鬼神,家里有了喜事,都要杀只鸡给祖宗供血食、上柱香。二伯、父亲、四叔他们都不在家,要是大伯不过来,二婶只有请大房里的长辈,带着李家明去上香,这是会让人笑话的事。

    李家明父亲是过继了的,继承了继父母的家业,那就要重视礼数,平时里他本人在家,也得先给继父母上香,才能去给亲生父母上香。大伯拿着大公鸡、菜刀带着侄子,先去了他家堂屋里。给祖宗报喜是大事,一走近摆着公公、婆婆、母亲灵位的神龛,李家明脸上变得肃穆,跟着同样肃穆的大伯条不紊地摆供品、点香烛、杀鸡、上香。

    “家明,跟三叔、三婶婶、你姆妈说几句,让他们保佑你。”

    “哦”

    公公几十年前就没了,连父亲都没印象了,婆婆、母亲倒是经常梦里看得到,只是面容也已经模糊了。看着神龛上的灵牌、母亲开始泛黄的黑白照片,李家明觉得公公、婆婆、母亲都在慈爱地注视自己,还脸上都有着欣慰的笑意。

    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血脉相通,李家明仿佛看到了公公、婆婆、母亲慈爱的笑容,眼泪缓缓从眼里渗出,跪在冰冷的地上磕头祷告。

    “公公、婆婆、姆妈,我是家明,我今天考了全乡数学竞赛第一名。以后我会争气,一定会考上大学,还一定会带着妹妹也考上大学!

    公公、婆婆、姆妈,你们在天之灵要保佑妹妹好,保佑她身体好、保佑耶耶也身体好,保佑我们一家人都好、都太太平平。”

    跪在地上的李家明流着眼泪,嘴里喃喃地向公公婆婆、母亲祷告,只求父亲、小妹能一生平安、康乐。人啊,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失而复得的幸运,已经让李家明无所求了,只愿父亲、小妹都能平安、康乐。

    跟着大伯先给公公、婆婆、母亲上完香,李家明又跟着大伯给亲生的公公、婆婆上香。

    等上完了香,二婶又过来请大伯吃饭,刚才还热闹的厨房已经只剩下满妹、小妹两个小家伙,正看着桌上的饭菜咽口水。

    大伯、大婶跟二婶翻了脸,但今天还是没有拒绝,夫妻俩都穿着过年才穿的衣服,来到小厨房里吃饭,大伯一个人喝了杯酒、还替三个小的夹了几筷子菜。三个大人安静地吃饭,两个小家伙吃得满嘴是油、眉开眼笑,李家明看着两妹妹吃得这么开心,也边吃边满足地笑。

    安静又压抑地吃完晚饭,大伯、大婶起身告辞,李家明象往常一样洗碗筷、收拾卫生,二婶坐在厨房里的灯光下拔鸡毛,两个小不点则蹲在旁边帮倒忙。

    等李家明将碗筷洗完、收拾好灶台卫生、烧旺灶塘里的火、吃力地将二婶房里的一个大洗澡盆装满热水,二婶也将鸡收拾干净了,两个玩得一身脏兮兮的小不点自觉地去拿衣服洗澡。

    听着房间里两个小不点开心的玩水声,二婶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一边将鸡剁块一边为难地小声道:“家明,红英婶让我来问问你,能带她家细狗伢一起读书吗?要是影响你学习,我就去回绝了她。”

    山里的嫁娶都在邻近几个村,很少有象四叔那样找其他乡的,红英婶和二婶是邻村游沅人。她开了口,二婶也不好拒绝。

    李家明笑了笑,小声道:“没事,你别听大婶乱说,就辅导下功课,能花多少时间?二婶,我还巴不得我们屋场里的伢子、妹子,都来跟我读书。我听耶耶说,以前他们都是三公公和三个婆婆带大的,要是三公公还在世,大家不还是一家人?大家都姓李还共一个太公,他们有了出息,我们以后再有什么事不也多个帮手?”

    “真不会影响你学习?”

    二婶停下手里的活,看着这个让自己高兴的小侄子,严肃地小声道:“家明,莫怪婶婶小气,要是会耽误到你自己读书,婶婶连满妹都不会让你教的。”

    哎,三年前的惨事,已经让二婶有了执念,宁愿牺牲没把握的侄子哪怕是亲生女儿,也要保住最有希望考大学的伢子。李家明叹了口气,向严肃的二婶保证道:“二婶,你放心,如果真对我有影响了,我就会让他们自己学习,我保证成绩不会下降的!”

    李家明这两三个月的表现确实很不错,虽然还不时会傻里傻气的傻笑,但在二婶眼里已经是个非常懂事的伢子了。

    如今得到了李家明的保证,二婶也放了心,但还是小声道:“家明,大婶虽然自私了点,但有些话还是没说错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影响到你自己的学习,晓得不?”

    “晓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