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野蜂窝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昨天放学时,已经给吴先生打了电话的李家明,以为自己对石矶渠很熟悉,但真正钻进大山里,才知道自己完全错了,因为那是‘二十年后‘山上差不多已经光秃秃的印象。也幸好毛砣和细狗伢都足够单纯,完全看不出他神情的异样。

    精神恍惚之下,‘啪’的一声,手里拿着东西的李家明,差点让前面反弹回来的枝条打到脸。

    “家明哥,小心点。”

    “嗯,手里拿了东西没注意。”

    走在最后面的细狗伢,连忙走到李家明前面,好意地帮他挡开那些反弹回来的小枝丫。

    “毛砣哥,你慢点,家明哥手里拿着东西呢。”

    “哦”,手里一样拿着东西的毛砣连忙放慢了脚步。

    多单纯得可爱的玩伴啊,虽然有些皮得没边,但只要有事就会帮忙,而且不会起疑心。这也是他已经在王老师的首肯下,开始享受‘天才‘待遇后,还喜欢跟毛砣他们一起玩耍的原因,跟大人们在一起实在是太累了。

    李家明跟着毛砣、细狗伢,在密不透风、满地枯枝落叶的杂树林里钻了一阵,终于听到了山泉水的叮咚声,久远的往事也开始清晰起来。

    这里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水源地,供附近三个屋场的人用水。随着日本人乱扔的一颗炸弹落下,前面那条有着不知有多久历史的古石渠应声而断。那时候没有水泥,要想在被炸弹炸出来的石壁上,开凿一条水渠难度太高,三个屋场的先民们只得各自重新找水源地,石矶渠这一片也就逐渐荒废了。

    已经被带到修水去做小工的狗伢,是个非常有冒险精神的皮仔子,三年前闯了一次大祸后,为躲避他父亲的狠揍,无意中钻进了这片林子。菩萨保佑,那混小子在山里钻了整整一天,非但毛都没少一根,还让他找到了村里老人口中的石矶庙、石矶洞。从此那几棵板栗树就成了李家明他们四个人的小秘密,摘下来的板栗,都成了四个皮伢子和小妹、桂妹的零食,连各自家里的大人都不知道。

    在密不透风的杂树林里钻了许久,三人终于来到了林地的边缘,山泉流动的哗哗声越来越大。顺着已经两边长满了野草、藤条的古石渠没走多久,就看到不远处几棵参天古樟之下,有座已经倒塌的小庙。要不是小庙正好建在一块巨石之上,恐怕早被肆意生长的蕨类、野藤给淹没了。

    “休息一下”

    “哎”

    李家明说休息一下,毛砣和细狗伢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在石渠沿上喘气。随着王老师的首肯,李家明在学校里开始享受‘天才‘的待遇,毛砣和细狗伢在各自父母的威压之下,也彻底成了他的小跟班,每夜到他那去做作业、接受他的辅导。

    这次期中考试之后的第一次测验,重读三年级的细狗伢考了语文72、数学81,桂妹、金妹都考了双百分,连以前难得及格的毛砣也考了68和72,更让这两皮伢子把李家明当成了老师,最多就是这小老师可以一起玩闹,但正事一定要服从。

    休息了几分钟,三人小心翼翼地绕过那块巨石前面的几棵漆树,当看到那块离地半米多高、向前突出的巨石下的蜂巢,李家明不禁吸了口冷气。

    这得要多少年,才能让群野蜂造出这样大的一个蜂巢?

    平时常见的野蜂巢多建在大树上、树洞里、峭壁上,呈一个圆球状或是扁平的扇状,最大的也不过十几二十公分的直径;可这个三十多公分高的扇状蜂巢,沿着洞壁往里延伸了三四十公分长。

    看着从蜂巢里进出嗡嗡作响的野蜂,李家明头皮都有点发麻。山里的野蜂,可比家养的那些蜜蜂毒性大得多。别看现在是冬天,野蜂没有春夏季活跃了,但若是一个不小心让这群野蜂炸了窝,自己三个伢子铁定要吃大苦头!

    李家明是头皮发麻,毛砣和细狗伢可是兴奋异常,这个野蜂窝要是搞下来,里面肯定二三十斤蜂蜜都是往少里算。来之前,李家明就说了,有个有钱人出了高价买,这得能卖多少钱啊?家里大人再抠,也得一人奖个两三块钱吧?

    “家明,动手不?”

    “动个屁!你想死是吧?”

    李家明低声骂了一句,扯着他们回到了那条古石渠边,捧了一捧冰凉的山泉水洗了把脸,才沉声道:“毛砣、细狗伢,等下要听我的,不能乱来。要是野蜂炸了窝,搞不好我们都要死在这!”

    这两皮伢子都有被野蜂追的惨痛教训,立即答应道:“肯定听你的,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

    那就好,李家明把任务布置好,“等下我一个人去,你们站在这等。万一情况不对,你们就往回路跑。”

    “那你呢?”

    “我没事,穿那么厚、又戴着头盔,最多被钻进去的蜂子蛰几下,死不了人的!”

    两人都答应了下来,“嗯,听你的!”

    三人先小心地砍掉两棵挡路的漆树,又清理掉石洞旁边的枯枝、落叶,全部堆到蜂巢旁边,免得引发了山火。巨石旁边的枯枝、落叶不多,三人清理完又到旁边找来更多的枯枝、落叶、用冰冷的泉水打湿,小心翼翼地堆到那块巨石之下。

    见差不多了,李家明将从这里带来的干艾草、干除虫菊,堆在小柴火堆上点着了火,这才退回到石渠边。等到巨石之下浓烟滚滚时,毛砣和狗伢帮忙用小麻绳,把李家明棉袄棉裤的袖口、裤脚全部绑紧,再仔细检查一遍,最后戴上从四叔房里‘借‘来的摩托车头盔、皮手套。

    李家明在头盔里嗡声嗡气道:“再检查一遍“。

    “哦“,两人又检查了一遍,这才道:“没问题了。”

    “走远一点”

    “哦”

    等全副武装的李家明,拿着那个改缝过了的硕大的尿素袋、菜刀,咳嗽着、流着眼睛来到那个巨大的蜂巢下时,才发现自己实在是过于小心了。

    几分钟的烟薰火燎,早让那群凶残的野蜂离巢而去,在上空十几米的地方嗡嗡盘旋,只剩下一个巨大的蜂巢孤零零地悬挂在石壁上。只是,浓烟薰走了野蜂,也把闷在头盔里的李家明,薰得眼泪鼻涕一起流。

    管不了那么多了,李家明快手快脚把还在冒着浓烟的柴火堆,全部移进巨石下的小山洞,让那些浓烟继续从小山洞里往外冒。山里的野蜂机警又顽固,如果这没了浓烟,正在上空盘旋的蜂群会立即扑下来。要是让那些野蜂发现老窝让人端了,自己可能逃过一劫,脑袋上没头盔的毛砣他俩,绝对在劫难逃!

    鼻涕眼泪一齐下的李家明,难受地咳嗽着移完柴火堆,最后才踮起脚用菜刀沿着山洞顶壁,切割那个巨大的蜂巢。

    这也是有讲究的,蜂巢最顶上一般都是蜂蜡、石蜜(多年积累的固态蜂蜜),从这里切蜂巢,不容易流出液态蜂蜜。要是不小心让蜂蜜流出来了,沾到了尿素袋外面或身上,闻到了香味的野蜂就会如影随形地跟着你跑,真到它们将可怕的尾针刺入你体内,真可谓是不死不休。

    很好,很顺利,蜂巢没有破一点,完整地被李家明从洞壁上剥离了,被他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

    重啊,真他/妈的重!

    李家明抱着巨大的蜂巢打了个趔趄,连忙蹲了下去,小心翼翼地将它装入里面衬了塑料薄膜的尿素袋里,然后迅速将袋口扎上。

    太重了,李家明试了试重量,确信自己无法提着它走路。这才将战利品留在原地,一边流着眼泪鼻涕,一边咳嗽着,还得透过模糊的有机玻璃面罩辨认着路,慢慢地一步步往回走。要是走快了,那些野蜂肯定会顺着风追过来的,这也是李家明捅蜂窝多次的经验。

    一步步地挪,差点把肺都咳出来的李家明,终于到了没烟的地方,也听不到耳边令人畏惧的嗡嗡声,整个人才算松懈下来,拉开头盔上的有机玻璃面罩,一屁股坐在枯黄的蕨草丛里,冲毛砣他们的方向作了手势让他们过来。远处的毛砣、细狗伢见蜂群还在巨石周围盘旋,没追在李家明后面,也立即跑了过来,急切道:“怎么样?”

    “咳咳咳咳!咳死我了!”

    鼻涕眼睛糊满了一脸的李家明已经取下了头盔,贪婪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立即从身上解下那些细棕绳,示意细狗伢赶紧帮毛砣扎紧袖口、裤脚。

    “咳咳咳咳,我拿不起,你去拿!小心一点,别把蜂巢弄破了,尽量慢一点,晓得不?”

    “嗯“,毛砣在摩托车头盔里嗡声嗡气地应了声,也走进了那片滚滚浓烟里。

    一会,身材高壮得多的毛砣,双手吃力地提着那个巨大的尿素袋,咳嗽着趔趔趄趄从浓烟里走出来了。李家明和细狗伢立即迎上去,用一块塑料薄膜,将尿素袋再裹上一层,然后将袋口扎死,大家才算彻底放松了。

    “咳咳咳,咳死我了!”

    毛砣取下了头盔,鼻涕眼睛糊满了一脸,比刚才的李家明好不了多少。

    “家家明,洞顶上还有些石糖没刮下来,我再回去一趟。”

    “不要了“,李家明一把拉住这傻大胆,沉声道:“够了,别太贪心!给野蜂留一点,看明年还会结窝不?”

    “哦“,毛砣答应了一句,不再不舍地看那股浓烟了。

    李家明麻利地在袋口挽了个绳扣,将带来的扁担穿了过去,跟毛砣扛着大塑料袋,又钻进了密不透风的杂树林。

    个把小时后,趾高气昂的毛砣和细狗伢,扛着巨大的白色尿素袋回了村,后面还跟着个兴高采烈的李家明。

    “家明,什么东西啊?”

    “蜂窝!”

    这么大的蜂窝?整个屋场都沸腾了,都跑到李家明家看稀奇,当蜂窝从尿素袋里倒出来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看着大家的震惊目光,毛砣、细狗伢得意洋洋地解说,他们三人是如何将这蜂窝弄到手的。

    “……家明昨天打了电话,那个吴老板明天下午就会来买,嘿嘿嘿。”

    两个皮伢子一炫耀完,大家都盯着李家明,两人的母亲红英婶、莲英婶更是目光中透出热切。这么大的蜂窝最少也有二三十斤野蜂蜜,能值不少钱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