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雪天偶遇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南方山区里的冬天冷啊,特别是碰到雨雪天气,那种阴寒的湿冷简直能渗到人的骨子里去。

    传祖叔一大早骑着四叔的摩托车,将包裹得象个大棕子的李家明送到乡中小学,会同王老师他们坐上了公共汽车。乡村中小学都有个传统,谁的学生考了第一,带队去县城参加竞赛的老师就是谁,这也是方便老师照顾好那个最有希望拿奖的尖子生。

    李家明他们师生四人的运气不好,昨天白天还只是阴天,半夜就漫天雪花飞舞了。更要命的是,去县城的公路号称九百九十九弯,特别是花山林场那里的盘山公路山高坡陡,碰到这样的天气,公共汽车只能开到山下,让乘客们步行十多里,到另一边的山脚下再坐车去县城。

    刚上车的那十几里路还好,大家关着车窗,车里暖融融的,但随着弯路越来越多越来越急,即使司机比平时开得更慢更小心了,但晕车的人也开始呕吐了。车窗开开关关,寒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吹跑了车里的热气,吹得车里变得寒冷入骨。

    幸好坐车经验丰富的王老师早有准备,一上车就给李家明他们一人发了借来的军大衣,将他们两个伢子一个妹子裹得严严实实一点也不冷。坐车经验同样‘丰富’的李家明更是一上车就睡觉,被寒风吹醒后,盘坐在座位上将身体全裹进大衣,还将领子竖起来挡住头脸,继续蒙头大睡。

    等到汽车到了花山林场,王老师拍醒李家明时,汽车里的人都差不多下光了。

    “家明,你经常坐车?”

    李家明连忙起来,还不忘将军大衣折好,交还给王老师,“嘿嘿嘿,第一次坐,就觉得车子摇摇晃晃的很舒服,一下就想睡了。”

    王老师接过大衣,与另外两件放在一起,捆成一个背包状背在背上,随口道:“不错,天生会坐车,以后去外面读书,可以少受很多苦。下车去喝杯热水、休息一下,我们还要走二十多里路呢。”

    “哎”

    花山林场场部座落在一个长坡中间,群山之间有条小河蜿蜒而过,十几幢红砖房子散布在公路、小河边,不时还有鸡鸣狗吠。如果不是公路边停着一长溜装着木头等山上雪融的大车,或是空着车厢等着装木头的大车,还有工人们装车的吆喝声,这里很象一个幽远的山间小集镇。

    两个伢子一个妹子,跟着王老师到林场招待所喝了点热水,也准备和其他乘客步行爬山。

    这年头,人心还很纯朴,同一车的又大多是崇乡的,王老师带着三个学生一出招待所,就有热心的叔伯接过四人的书包、大衣帮他们背;有两个好心的大婶,还把自己的伞让给李家明他们。这天太冷了,冻坏了这三个会读书的伢子、妹子,这些纯朴的大婶可会心里不落忍的。

    “王老师,你们学校应该让乡上派个车。这么小的伢子,要是冻坏了,怎么得了哦?”

    “你想得美!乡上那些吃人饭不干人事的xxx,除了会捉赌、捉超生、催提留统筹款外,还会干什么?”

    “就是,乡上的车,你还想打主意?那是书记和乡长的专车,连副书记都没份,还轮得到王老师他们坐?”

    李家明和另一个小同学,撑着不知名的好心大婶给的伞,走在三四十个人中间,听着大叔、伯、婶们鄙薄乡上的干部,看着漫天的雪花、银妆素裹的群山,倒也怡然自得。

    走了四五里路,大人还不觉得什么,三个小的已经气喘吁吁了。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汽车声和两三声喇叭,大家连忙让在路边,鄙夷地看着那辆黑色的‘三菱’越野车。

    大雪天路滑,除了这种一看就知道非常值钱的越野车绑上防滑链还能走外,其他车都不敢爬这座山。这样的车,除了县里的书记、县长们能坐得起外,恐怕乡上的书记、乡长都没资格坐!

    与这些大伯、大叔、大婶们不同,李家明‘早’养成看车牌的习惯,一看是粤a打头,而且就是昨天吴建国坐的车,不禁心里想不通。乡上没有招待所,他肯定昨晚就回了县城,这么大的雪,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不过,李家明也没多想,如果有顺风车坐,不坐白不坐。要是冒雪走二十多里路出一身大汗,等会再坐车吹一路寒风,想不感冒都难。等车不快不慢地经过身边时,李家明连忙往车里仔细地看,见车里除了吴建国外空荡荡的,急忙追着车跑,大声叫道:“吴叔叔!吴叔叔!”

    下雪天,开车的司机本就小心翼翼的,突然听到有人追着车叫,连忙将车停下来,一看车外的李家明乐了,回头道:“舅父,琴日嗰个细嘅嘢喺出便叫你呀(舅舅,昨天那个小家伙在外面叫您呢。)”

    “啊?”

    正看车外雪景的吴建国微微一笑,扭头一看,昨天不给自己当干儿子的那小家伙,正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白汽呢。

    推开车门,吴建国哈哈大笑,打趣道:“哟,家明小盆友,你这是‘汽车来了我不怕,我跟汽车打一架?’”

    求人就要有个求人的样子,李家明陪着笑道:“吴叔叔,您就别笑话我了。‘汽车来了我不怕’,那是你们城里人的童谣,我们山里伢子唱的是‘嘀嘀嘀,我是汽车的小司机’!”

    吴建国下了车,大手压在李家明头上,用力揉了揉,再看看路两边愕然的人群,笑呵呵道:“你开车有人敢坐吗?哎,那个穿军大衣的是你们老师?”

    “您怎么知道?哦,王老师是我老师,带我们去县里参加数学竞赛”,李家明看了眼王老师,见他身边站着两个小孩,这才恍然大悟。

    李家明话还没说完,穿着一件黑色呢大衣的吴建国已经走向了王老师,老远就伸出手,操着港腔普通话笑道:“王老师是吧?我是家明的叔叔吴建国,正好进山办点事,坐我的车走吧,孩子们太小,别冻坏了。”

    叔叔?李家明祖宗八代都是农民,什么时候冒出个广东叔叔来了?难道是他四叔的朋友?

    王老师疑惑地与吴建国握了下手,本想婉拒陌生人的好意,但看看身边两个孩子,也连忙笑道:“吴先生,那就麻烦您了。”

    “小事小事,请请”

    王老师连忙从同乡手里接过背包、书包,带着两个学生上了车,上车之前还不忘拍打掉三个学生和自己身上、鞋子上的雪花。吴建国也连忙帮着司机,将第三排的座位放下来,两个大人、三个小孩坐在宽敞的车里,非但不挤而且还很宽松。

    一个头脑活络的生意人、一个有些古板的王老师,在车上攀谈几句也熟悉了起来。只是谈话的主动权一直在吴建国手里,不但让王老师如沐春风,还不时跟着他欢笑。

    坐这种进口高档越野车,对于王老师和另外俩个小同学都是新鲜事,可对于李家明来说没有一点新鲜感,甚至还‘怀念’自己‘当初’的悍马,上车没几分钟又开始打瞌睡。

    吴建国看了看后排的李家明脑袋一栽一栽的,再看看旁边两个对车里什么都好奇的小朋友,好笑道:“王老师,你这学生可真与众不同。”

    老师都为能有优秀的学生而骄傲,王老师也一样。

    “哦,家明同学确实与众不同,看看以后能不能考个清华北大,给我们崇乡争争光。”

    王老师夸奖完,又鼓励旁边两位小朋友:“绍龙同学、聪菊同学,你们也要努力,天分是上天给的,但也要勤奋。家明同学已经开始自学初中课程了,你们要多向他学习!”

    十几分钟的交谈,足够让吴建国对王老师有所了解了,听他如此夸奖李家明,不禁又多看了这个瞌睡虫几眼……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