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初遇妖精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

    别流泪心酸,更不应舍弃,我愿能一生永远陪伴你!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别流泪心酸,更不应舍弃,我愿能一生永远陪伴你哦。’

    突然震耳欲聋的音乐,把正和周公聊天的李家明吵醒了,不好意思地擦了下垂在嘴边的口水,见那个一脸青春痘的司机正看着自己狭促地笑,他也‘嘿嘿嘿‘傻笑起来。

    恶作剧的司机冲李家明做了个鬼脸,操着港腔普通话打趣道:“哎,梦见吃咩(什么)了?”

    “板栗炖鸡”

    司机的话问得够快,李家明的回答也够快,引来准备下车的王老师的莞尔一笑。

    “就到了?吴叔叔呢?”

    吴建国不在车上了,司机就风趣了起来,伸手把车载音响关小了,把车熟练地停在陈旧的知青旅社‘门口,玩笑道:“后悔昨天没认干爹了?”

    如果严厉的王老师和两个小朋友不在车上,李家明不介意跟司机开开玩笑、斗斗嘴玩。但现在,他只能挠着头傻笑,跟着王老师下车,还不忘跟人道谢、道再见,象足了一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阿明,等一下!”

    司机跳下车叫住了李家明,把他拉到离王老师他们远点的车头,小声道:“阿明,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哥求你个事,能不能时常来看看我舅舅?”

    舅舅?这年轻人不是吴叔叔的司机?

    “啊?我“,一时间,李家明不知如何回答。人家是大人物,自己只是一个山里孩子,实在是不想高攀啊。

    见这早熟而且有点小骨气的小孩支唔,年轻人连忙小声解释道:“阿明,这么跟你说吧,你长得很象我十几年前去世的表哥。”

    十几年前?哦,应该是自己象他表哥小时候的样子,李家明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那天在乡上时,吴建国用那种眼神看自己,还想让自己认他当干爹。合着就是自己长得象人家死去的儿子,看着自己就想起了他儿子,恐怕买野蜂蜜、今天的偶遇都是刻意安排好了的。

    吴建国的外甥还是太年轻了,见李家明不说话,连忙道:“阿明,要不这样吧?我听说你二伯在工地上打小工,你只要答应多来看看我舅舅,我就帮他找个好工作,工资高又轻闲,你觉得怎么样?还有你父亲、四叔在广东打工,我也可以帮他们找份好工作,只要你常来看看我舅舅就行。”

    嗯?他们倒打听得够清楚的,李家明无语地看了这年轻人一眼,暗叹了口气。有钱人总是习惯俯视穷人,却不知穷人也有穷人的骨气,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接受施舍的,哪怕他们是出于好意。

    “不用了,大哥哥,我母亲也去世了,我知道失去亲人的痛苦。我欢迎你和吴叔叔去我家作客,但希望你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大哥哥,生在富裕家庭是一种幸运,但清贫人家未必不幸福。”

    年轻人愕然,他昨天看到了李家明不贪心、不攀高枝,但万万没想到,这个山里孩子居然会说出一番他理解不了的话来。等李家明转身走出十几米,年轻人才追上去拉住他,急切道:“阿明,那你这是答应了?”

    “嗯”

    “太好了,我叫董昊,你以后可以叫我阿昊哥或是昊哥,大佬(大哥)送你个礼物!”

    董昊亲热地搂着李家明的脖子,半抱着来到驾驶室旁,从司机座位旁的储物箱里,拿出个上面还插着耳机、九成新的黑色‘索尼‘单放机,还有几盒没拆包装的英语磁带、几节‘东芝‘充电电池、充电器,一股脑塞到他手里。

    “阿明,我听王老师说,你的成绩很好,还开始自学初中的课程了。哥从小不喜欢读书,初中毕业就去了当兵,退伍后一直帮我舅舅开车,但哥喜欢读书人。这机子送给你学英语,我跟你说,英语那东西一定要好好学,我舅舅说以后要赚外国人的钱,英语不好可不行!”

    李家明再次无语地看着这位被逼着认的大哥,送自己礼物是真,恐怕借口不想学英语也是真。不过,这单放机自己还真需要,既然决定要花七年时间拼个清华、北大,就得想尽一切办法弥补天资上的差距。

    “那谢谢昊哥,我走了。”

    李家明麻利地将东西,塞进只放本《鹿鼎记》和两支铅笔的书包里,转身就想去追王老师他们。

    “等一下“,董昊又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堆各色包装精致的糕点,塞满李家明的书包,有些难为情道:“带回去给你妹妹她们吃,昨天她俩看蜂蜜的样子,让我想起我妹妹小时候。阿明,对妹妹好点,别等她长大了,老抱怨你小时候不宠她。”

    董昊的话,让李家明想起昨天小妹和满妹可怜兮兮地馋蜂蜜,不由得心里一阵酸楚,低声道了声谢:“谢谢昊哥。”

    “没事,我先走了。明天我们要回广东,就不送你回家了。阿明,好好读书哦。”

    “哎“,李家明捂着书包答应了一声,跑进了有些破旧的旅社。

    董昊开心地开着车走了,一回到政府宾馆就去了他舅舅的房间,低声道:“舅父,我认咗奥(阿)明当细佬(弟弟),但佢(他)唔愿意畀我帮佢,仲讲乜‘生喺富裕人哋系一种好彩,但清贫人家未必唔开心‘。”

    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张相片伤感的吴建国愣了一下,随即眼中又流露出欣慰,点点头道:“昊仔,以后同佢(他)多多亲近,呢(这)个仔(男孩)有傲骨又有天分,以后会有大出息嘅。哎,可惜。”

    “哎“,董昊也伤感地看了眼照片里的小表哥,赫然与李家明有七八分象,只是一个衣着新、童真可爱,另一个穿着陈旧、早熟懂事。哎,一向没心没肺惯了的董昊也暗叹一声,帮舅舅沏了杯茶,自己去了餐厅吃饭。

    这时,李家明他们也登记完了,在王老师的带领下去房间先放东西,然后出去吃饭。‘知青旅社‘,顾名思义就知道这还是文革时的招待所,条件能有多好?

    墙上的刷白已经泛黄、斑驳陆离,木扶梯、木楼板走起来吱吱呀呀,楼上要是稍用力跺下脚,楼下的天花板上肯定是灰尘飘落。住在这里的人,要不是来这里收购木材的,要不就是被大雪阻了归程的山里人,再就是李家明他们这样,来县城参加小学三至五年级数学竞赛的乡下老师和学生。

    “成林?哟,终于教出个第一了?”

    这是位很高大、长得很帅、而且很眼熟的男老师,李家明稍一想,突然想起他是谁了,下意识地看看他身后。

    王老师碰到了这位老兄,也完全没有在学校时的严厉,张嘴便道:“哎,我是没生个好女儿能拍老师马屁啊,只能靠自己的本事喽。哎,我那童养媳呢?未来公公到了,也不出来打个招呼、请个安,白吃了我十几年的过年猪!”

    “滚!”

    “你还不乐意?”

    王老师一边跟老同学玩笑着,一边带着李家明他们进了二楼最里面的房间。

    房间不大,也就十五六个平方米,贴着两面墙放着四张单人床,还有张陈旧的桌子,这样的床位一晚才两块钱。陈旧的桌子乌黑乌黑已经看不出油漆的颜色,上面放着一个红色的旧塑料开水瓶、四个六成新的白瓷茶杯,还有一台旧的黑白电视机。王老师用开水洗了洗茶杯,倒了四杯热水,让三个学生喝完水、放好书包,这才带他们下楼去吃饭。

    招待所的伙食一般,但好歹吃的是白米饭,除了一盘红烧豆腐、一盘炒萝卜外,还有个看不到几片肉的辣椒干炒肉,以及一大碗浮着一层油花的蛋汤,这让李家明和穿着新衣服的王聪菊吃得很满足,当然那个身材矮小、穿着很洋气的张绍龙有点不想吃。

    吃完午饭,柳老师正好下楼打开水,王老师就把三个学生扔给他,自己上楼拎着点东西,匆匆忙忙去了县教育局。教育局胡局长是他和柳老师的初中班主任,好不容易来次县城,不去见见恩师于礼不合。

    柳老师是崇乡隔壁茶山林场中小学校的带队老师,他们那里不通公共汽车,搭场里的便车提前了一天来,反而没遭什么罪。柳老师跟王老师同班、同年,不过长得比老相的王老师年轻、帅气多了,他带来参加竞赛的女儿柳莎莎更是长得漂亮。

    对,没错,这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可以称之为漂亮了。

    明眸皓齿的柳莎莎笑容灿烂,身上穿着连县城里都不常见的红色羽绒衣、淡蓝色牛仔裤、浅黄色小皮靴,洋气得仿佛是大城市里的小女孩,把与李家明他们同来的王聪菊比成了丑丫头。

    王聪菊虽然在学校是受老师宠爱的优秀学生,但也只是山里的妹子,突然见到如此洋气的漂亮小女孩,虽然也穿着新衣服,但多少有些自卑,拘束地坐在那看电视,天知道她看进去了没看进去。

    另一个小同伴叫张绍龙,这个矮小子家庭条件非常不错,穿着也非常不错,他倒不怎么拘束,而且还滑头得很。见电视里面放是他看烂了的《聪明的一休哥》,而其他两个小朋友非常喜欢看,张绍龙先问坐在床上看小说的柳老师可不可以换台。等柳老师点了头,这个滑头的家伙就立即趁机换到自己喜欢看的《动物世界》,引来另外两伢子的敢怒不敢言。

    李家明呢,他看都没多看这漂亮小女孩一眼,从书包里掏出那本书皮破旧的《鹿鼎记》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如果说四哥是妖怪,这个柳莎莎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妖精,初中如何李家明不知道,那只是传说。可她高中三年仗着她父亲当林业局副局长、局长,自己又成绩好、人漂亮、嘴巴甜会讨好老师,那三年里简直是呼风唤雨。虽然李家明的‘梦里‘有过不少青涩的、可笑的绯色幻想,但现在他不想招惹任何不该招惹的麻烦。

    王聪菊的拘束让柳莎莎很得意,但那个穿着时髦却没点礼貌的张绍龙让她很不舒服,要不是两人都喜欢看《动物世界》,她才不会让着他呢。当然,更让她不舒服的是那个土里土气的的李家明,他居然对自己视若无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