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老师中也有败类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一本故事书,小明x天看完,小华要看x天,小明每天比小华多看x页,这本故事书一共有多少页?

    水果店里原有水果x斤,每天白天卖出x斤,晚上又进货x斤。照这样计算,多少天后水果恰好卖完?

    学校买来一些毽子,分给全校各班。如果每班x个,恰好分完;如果少给x个班,每个班多分x个,还剩x个。班级和毽子各多少个?

    诸如此类的题目,对于张绍龙、王聪菊他们这样的五年级小朋友来说,要在草稿纸上写出数种可能,再找出正确的答案;但对已经可以去教小学的李家明来说,只是设一个未知数的事,最多是脑子里多拐个弯而已。

    三十道题目,全神贯注的李家明,做完了还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也只花去三十几分钟,正准备交卷走人时,坐在最前面的柳莎莎已经起身了。

    ‘妖精!’

    李家明暗自感叹了一声,也拿起自己的试卷,在几十个小萝卜头们震撼的目光中走向讲台。等他出了教室,找到王老师他们时,这小姑娘正在炫耀她的聪明,李家明也笑吟吟地站远点听。

    “一天有个年轻人来到张老板的店里买了一件礼物,这件礼物成本是13元,标价是18元。这个年轻人掏出100元要买这件礼物,张老板当时没有零钱,用那100元向街坊换了100元的零钱,找给年轻人81元。但是街坊后来发现那100元是假钞,张老板无奈还了街坊100元,请问张老板一共损失了多少钱?

    应该是194元!因为衣服成本是13元,他又找了那年青人81元,那么他就给了那年青人13+81=94元;他在邻居那换的100元因为是假的,又赔了邻居100元,所以他亏了:94+100=194元!”

    听到这里,从没接触过这种故意设陷阱的竞赛题的王老师、柳老师他们,只是觉得哪不对劲,但要他们立即指出哪不对劲,脑子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李家明则是知道哪错了,不过他不想指出来,柳莎莎这妖精特别记仇,而且报复的手段层出不穷,他可不想招惹这个问题女孩。

    “王老师,我去找我二伯了。”

    听到李家明的声音,柳莎莎得意地仰起那张漂亮的小脸,连精致的小下巴都仰成了45度,挑衅般地看着这个家伙。

    “哦“,正听柳莎莎炫耀的王老师立即转过身来,关切道:“家明,你怎么样?”

    “嘿嘿嘿,应该全对了吧“。

    王老师教了李家明三年半,还破例允许他自学,知道这小家伙要不就不会做,只要会做的就不会出错,心里长出了口气,起码并列第一名到手了!

    “去吧,听到第三节课下课铃就回来。”

    “哎“,李家明愉快地答应了一声,接过自己的书包,撒腿跑向那幢新建的白色四层教工宿舍楼;而且很不厚道地期望,王老师他们慢点反应过来,最好等大家都交卷了再指出来,能让那妖精也丢次脸。

    “二伯!”

    正准备扛着水泥上楼的二伯回头一看,连忙放下肩上的水泥袋,关切道:“考得怎么样?”

    “嘿嘿嘿,应该全对了。”

    “那就好,那就好“,二伯的脸突然涨得通红,象喝醉了酒的人一样,还不停地搓着满是水泥灰的大手。

    旁边的几个工友也替这俩伯侄高兴,冲不远处的工头大嚷道:“王老板,传林的儿子考了满分,肯定是全县第一!能不能把传民的工资先发了,就这点活我们一会就全干完了!”

    “什么?”

    正跟一个老师模样的中年人,边说话边往这边走的工头,听到工人们的叫声,抬起头来再听了一遍,连忙陪笑道:“张主任,要不您先给老李发?人家孩子考了第一,总要奖励点什么吧?”

    穿着黑色中山装、左边胸前插了两支钢笔的张主任,立即为难道:“王老板,不是我不发,而是财政局的钱还没到账,我暂时没钱给你们。”

    张主任的话音一落,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工友们全部沉默了,昨天还说好今天结算工资,怎么就突然变卦了?

    二伯他们只是农民,不习惯往坏处揣摩人心,但李家明不同。这几年木材行情看涨,县里的财政状况正处于最宽松的时候,财政局会拖欠学校的基建款?

    即使财政有困难,一小有多少干部子女就读?又有多少本地干部是在这毕业的?还有多少领导,想让老师们多关照下自己的子女?财政局的人,会拖着一小这区区十几二十万的基建款?

    正在这时,王老师急急忙忙地小跑着找过来了,急切地问李家明:“家明,那道买礼物的题目,你的答案是多少?”

    买礼物?李家明愣了一下,连忙大声道:“94!”

    ‘哈哈哈‘,刚才还担心的王老师乐得哈哈大笑,冲李家明竖了下大拇指,扭头对有些愁眉苦脸的二伯道:“老李,恭喜你,家明这次肯定是全县第一!”

    “真的?”

    二伯立即将工资的事扔脑后了,脏乎乎的大手用力揉了揉李家明的脑袋瓜子,高兴道:“要的,给家里争气了,回家让二婶给你杀鸡!”

    “嘿嘿嘿“,李家明傻笑几声,傻乎乎道:“王老师,拿了第一名,教育局的胡师公会请我吃饭不?”

    正高兴的王老师也没多想,大笑道:“想得美!连奖状都只会寄到学校去,由我来给你发。怎么,想去见见你胡师公?行,正好我打赌赢了你胡师公,等下带你一起去蹭饭!”

    旁边的张主任立即皱起了眉头,县教育局只有一个姓胡的,那就是胡局长。胡局长是崇乡人,也是崇乡中小学的老校长,这老师看年纪应该是他当初的学生。

    李家明依然傻笑着,但声音又大了一点,拿自己恩师当借口道:“嘿嘿嘿,我不是听您说过嘛,您说胡师公家的红烧肉特别好吃。”

    “红烧肉?”

    还真有这么回事,前段时间舅舅杀猪,请王老师去吃午饭,桌上有碗红烧肉,当时他跟自己的得意弟子感叹过那么一句。

    王老师愣了一下,冲李家明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半笑骂半感叹道:“没出息的家伙,成天就想着吃!等下去了胡老师那,给我机灵点。我刚读师范的那年,跟你柳叔叔去给胡老师拜年,林师母留我们吃饭,我多夹了几块红烧肉,就被他们笑了二十年!”

    ‘嘿嘿嘿‘,李家明依然挠着头皮傻笑,他只知道王老师是胡局长的学生,却不知道自己严厉的恩师,在他的老师、同学眼里就是个吃货!

    “行了,你在这玩,等下老师来叫你。嗯,我得去打个电话,让林师母多买点菜,下午还得走几十里路呢。”

    王老师高兴地走了,那个姓王的包工头也掩饰不住心里的高兴,连忙从身上掏出一卷钱,数都不数就递过来,笑眯眯道:“传民,去换身衣服,带伢子到处逛逛。这伢子考得这么好,你这当二伯的,总得奖励点什么东西吧?”

    看着眼前的两三百块钱,二伯想起了拿不到手的工资,眉头又皱了起来,摆手叹气道:“王老板不用了,我身上还有点钱,暂时够用了。哎”

    旁边的李家明,连忙拍着小胸脯保证道:“二伯,你别担心了。等下我跟王老师说说,他是胡局长的学生,胡局长肯定会去跟财政局说的,你们的工资肯定不会拖欠的。”

    现场的工友们眼前一亮,都希冀地看着李家明。教育局的胡局长是崇乡人,有这个伢子和他老师求情,自己这点工资,还不是他给财政局打个电话的事?

    不远处的张主任脸色微微一变,又若无其事地走开了。李家明看着这个老师中的败类远去的背影,‘嘿嘿嘿’的直乐,看得旁边正高兴的王老板心里开始嘀咕。

    这伢子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应该不会,这伢子才多大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