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孩子间的争斗(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雪路难走啊,对于李家明、王聪菊他们这样一天要走七八里山路上学的伢子(妹子)不算难事,在乡中小学读书的张绍龙平时肯定皮惯了的,也还能咬牙坚持下去,可对于柳莎莎她们出门就是学校的林场子弟,那简直是一场灾难。随着积雪越来越深,哪怕是走一两里,王老师和柳老师就停下来让她们歇口气,走到半山腰时,也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快到山顶时,那俩个林场里的伢子,都让柳老师、王老师背两回了,可要强的柳莎莎一直咬着牙走在李家明前面,没有哼一声累。一向宠爱她的柳老师,居然也不劝一劝,连心疼小侄女的王老师想背背她,都被他摇头拉住了。

    突然,累极了的柳莎莎脚下一滑,娇俏的小身体往前一栽倒,在洁白的雪地里摔了个脸朝下。早已没了闲心欣赏雪景的李家明,连忙上前想把她拉起来,没想到落后他一点的张绍龙贼笑起来,小声道:“菊妹,这叫狗啃泥?”

    越是山里的孩子越喜欢抱团,宗族、血缘、地域、班级、甚至是同一个学校,都能成为他们抱团的理由,这也是大山里人烟稀少,让他们自小形成的相互守望的习惯。这两天,虽然柳莎莎她们三个林场子弟没特别针对张绍龙、王聪菊,但脸上、眼里还不会掩藏的鄙夷,让这两个敏感的山里小孩开始抱团了。

    “嗯,应该是吧,刚才她自己也这么形容的“,山里的妹子也不尽是腼腆的,更多的是象大姐那样的泼辣妹子。王聪菊跟满妹一样,不但是家里最小的,而且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平时也是个不能吃亏的主。

    一前一后的王老师、柳老师听不清,跌倒的柳莎莎俏脸涨得血红,蛮横地打开李家明伸向她的手,一骨碌从雪里爬起来,怒气冲冲的杏眼瞪得溜圆,仿佛要跟两个坏胚子理论。

    蔫坏的张绍龙脖子一缩,低声教训王聪菊道:“菊妹,别乱说话,人家耶耶(爸)是老师,还是校长哦。”

    “哦,龙伢哥,我好怕哦。”

    两人一唱一和的声音控制得很好,就旁边三四个人听得清,不远处的只能模糊得听,气得柳莎莎火冒三丈又无处发泄,只好用小皮靴踢着无辜的积雪出气。

    李家明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象大人一样,在自己两个小同伴后脑勺赏了一巴掌,沉声道:“口下积点德。”

    “哦“,两人这下老实了,低声应了句,闭上嘴巴继续赶路。李家明成绩比他们好,又分好东西给他们吃,还比他们更沉稳,他俩下意识就把他当成了‘孩子王’。孩子王就是一群孩子里的首领,对外打架、吵架他先上,可平时要是不听他的话,让他揍一顿都是白挨的,而且不准回家向父母告状,除非你以后不在这个小团伙里混了。

    “虚伪!伪善、伪君子、假仁假义、假心假意、假慈悲、假惺惺、……虚情假意”

    象炒豆子一样,从柳莎莎嘴里往外蹦的词,听得李家明他们三个目瞪口呆。妖精啊,这还是小学五年级的小朋友吗?

    闺女、侄女摔了一跤,柳老师、王老师连忙过来察看,正好听到最后一个词‘虚情假意‘。

    嗯?王老师狭促地朝老同学一笑,揶揄道:“不中留、不中留啊!”

    柳莎莎确实非常聪慧,但也听不明白王老师对父亲的打趣,反而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反问道:“王叔叔,什么意思啊?”

    ‘咳咳咳‘,平时严厉的王老师被呛住了,拿男女之情来开侄女的玩笑,可不是什么厚道事。旁边的李家明见自己老师发窘了,很不厚道地‘嘿嘿‘直笑,引来柳莎莎没好气地一瞪眼,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球。

    “家明同学,你不是自学了初中的语文吗?你给莎莎同学解释一下。”

    李家明的傻笑,让王老师毫不犹豫地将烫手山芋扔了过来,也让他的傻乐嘎然而止。

    “这这这“,李家明支吾了几声,在王老师的积威之下,硬着头皮胡说八道:“北方人有句俗语叫:‘女儿好,女儿是爹娘的小棉袄‘,‘中不中‘是中原的方言,意思是行不行。

    嗯,我们中华文明发源于中原、黄河流域,因此他们很多方言,就成为了我们的一些日常用语,比如说中状元、中秀才,其实应该说考上状元、考上秀才。

    嗯,王老师刚说的‘不中,留‘,它的意思是:你是柳老师的心头肉、小棉袄,以后得晚点嫁,多在娘家留段时间。”

    这样也行?

    两个老师象看鬼样,看着越说越顺嘴、最后说得条条是道的李家明。刚才两小孩的斗嘴,他们还以为是柳莎莎取笑了李家明,跟着李家德学了些古代诗词的李家明恼羞成怒,故意在她面前显摆的,被这聪慧又启蒙早的小姑娘一打击后,立即藏了拙。现在看来,这伢子根本不是藏拙,而是不屑与她争辩。

    ‘女大不中留‘能被曲解成这样,以这伢子的年纪也算是奇才了,两老师这才想起跟恩师聊起这伢子时,胡老师私下说的:‘这伢子太早熟了,走正路会成大材;走邪路,会成大恶。这样的伢子,一定要严加管束!’

    ‘哇‘,张绍龙、王聪菊惊叹一声,象看神仙一样看着李家明,他们可不知道老师心里想什么,还以为同伴说对了,让老师都震惊了。

    “哇什么哇?爸,我也要学初中内容了!不,我明年就要读初一!”

    妖精!李家明擦了把冷汗,加快脚步走到挑着行李的二伯旁边,离这妖精跟王老师他们远一点。王老师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高大上,没想到私下场合还有这么不厚道的一面。

    李家明离开了小队伍,张绍龙他俩也跟了过来,六个小孩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伙,看得两老师摇头苦笑。两个领头的小家伙,一个早熟、另一个娇纵,而且两个都聪明透顶,这要是能玩到一起,那才是有鬼。

    干完活就以看电视打发时间的二伯,知道‘女大不中留‘什么意思,但去掉了‘女大‘的‘不中留‘,他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而且心里没那么弯弯绕。不会玩文字游戏的二伯,他还以为自己这个最小的侄子聪明,读书很认真、知识很渊博,让老师都佩服了。

    祖坟冒烟了,祖坟冒烟了!出了个家德,又出了个家明,以后李家要发达了!

    挑着几个书包、两三个旅行袋对于在工地上干体力活的二伯来说,还真不是什么累人的事,哪怕是走在这样的雪地里,也毫不费力。越想越高兴的二伯,见李家明看起来有点累,麻利地将所有的行李都从扁担上解下来单手拎着,关心道:“家明,要不要二伯背你一会?”

    “不用,我行”

    “你们两个呢?”

    俩小孩也齐齐摇头,正在这时,不远处的柳莎莎实在是走不动了,正想爬到她父亲背上去,张绍龙见状连忙背过身来,大声得象是吼:“二伯,我不要你背,我自己能行。二伯,这点路都走不了,以后怎么出去读书?”

    唰的一下,柳莎莎要杀人的眼光射了过来,可张绍龙背向着她,什么都没看到,还鼓励跟在后面莫名其妙的王聪菊道:“菊妹加油!我们张老师常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要是这点苦都吃不了,还不如滚回去作田,不要浪费了你耶耶(爸)、姆妈(妈)的白米饭!”

    王聪菊没有柳莎莎那种妖精式的聪慧,可她能从全乡百多孩子中脱颖而出,也比一般小孩聪明。在教育局大院里柳莎莎炫耀那条漂亮围巾,让她心里很不舒服,现在看到柳莎莎冒火的眼睛,再看看半蹲在雪地里的柳老师,快意地伸出只小手作个王八状,大声附和道:“张绍龙,你以为你了不起啊?我肯定能自己走完,谁要走不完,谁就是这个!”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结仇了!小妖精还不可怕,等她长成了大妖精,那会让人晚上都做恶梦的!李家明是‘看到过‘柳莎莎如何整人的,多少年过去了,一帮有过惨痛经历的男同学提起‘沙子‘来,还是觉得后背发冷,这俩小萝卜头算是自己往火坑里跳了。

    可让李家明没想到的是,柳莎莎受了张绍龙那皮伢子和王聪菊这个皮妹子的激,宁愿抓住她父亲的大衣下摆向前走,也不愿意让他背;而中午主张‘女儿要富养‘的柳老师居然也不劝,反而背起另一个伢子,鼓励她自己走完最后两三里上山路。

    聪明、漂亮、还对自己够狠,这样的小女孩长大了,想不出人头地都难!

    喘着粗气的李家明不无龌龊、怀念地感叹,这个柳莎莎,以后得嫁个什么样的妖怪,才能降得住她啊?普通男人,肯定是入不了她的眼的,当初那些男同学,真是精虫上脑、不知天高地厚!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