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风雪夜归人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三个大人带着六个孩子,终于爬到了山顶,大山向阳的这一面阳光明媚,可谓是‘红妆素裹,分外妖娆‘,让人心里都豁然开朗。

    “大家歇一歇,吃点东西。觉得身上发冷了,就起来动一动,可别着凉了“。

    二伯连忙从扁担上解开旅行包放在雪地上,再用军大衣垫在上面,让这几个累坏了的孩子坐;柳老师、王老师也拿出在县城买的包子、在招待所装的开水分给大家。

    还好,包子还是温热的,开水已经凉了但也不冰,大家分着吃完四十个包子、喝完两水壶温水,休息了一阵重新上路。

    上山容易下山难,何况是大雪天。这一次,哪怕有二伯临时在路边用泥瓦刀砍的树枝当手杖,旁边还有老师牵着,三个已经体力不支的林场孩子也不时摔跟头。李家明他们三个好一点,也仅仅是好一点,该摔的也照样摔。

    背孩子下山?这可办不到,雪天里走山路,背孩子上山还差不多,背下山是不可能的。上山往前摔、下山向后倒,一个人摔跤,地上的积雪厚,无非是身上沾了点雪,起来拍干净就行。要是雪天里背孩子下山,大人不小心摔一跤,除非是脚下踩空往前摔,否则十有八九会往后倒,万一压坏背上的小孩怎么办?

    一行人刚转过一个山坳,就迎面碰到了去县城的小队伍,只不过他们是三个老师带着九个小孩。老师们寒暄起来,小孩们安静地站在一边,茶山林场的三个小男孩,看着李家明他们的狼狈样,想笑又不敢笑,全因柳莎莎正瞪着他们。

    威慑住了想取笑大家的三个茶山林场小男孩,柳莎莎得意洋洋地冲李家明仰起小脸,李家明笑了笑完全不在意这样的挑衅,刚才还取笑她的张绍龙却将头扭了过去。换成是他,别说镇住其他的伢子,别人不镇压他就不错了。

    不过,农村里的孩子生活条件比林场的更差,对老师更敬畏、人也更腼腆,三个崇乡的孩子老老实实地站在那,倒没丢张绍龙这个蔫坏伢子的面子。

    不过,柳莎莎也没得意一分钟,花山林场的两个伢子趁老师们正寒暄得起劲,突然背过身来对洋气、漂亮却又狼狈不堪的柳莎莎做鬼脸,另一个穿着较洋气的妹子也捂着嘴笑,气得她红润的小脸涨得血红。

    哎,孩子们的世界啊!

    等几个老师们寒暄完、交流完情况,一直在听他们说话的李家明叹了口气,今天可要倒大霉了。

    大雪封山,县城的公共汽车司机有领导监督,不管有没有乘客都按时将车开到山底下;滞留在山这边的司机却借口车坏了,送了李家明他们那一趟预卖了票的,窝在崇乡车站再也不肯动弹。

    昨天崇乡中小学的林校长,给乡上的书记、乡长陪尽了笑脸都没借到车。今天崇乡的老师、学生,都是张绍龙的父亲借了辆装货的‘龙马‘农用车,将三个孩子塞在副驾驶室里、老师裹着军大衣缩在车厢里,送到花山来的。现在李家明他们要回去,小小的副驾驶室里绝对装不下六个孩子,至少也有三个小孩吹寒风了。

    柳老师他们就更倒霉,去县城参赛的人,坐运货出山的顺风车到了花山,但现在哪还会有回茶山的车?平时碰到意外情况,场里会酌情派车来接,但雨雪天绝对不行。一个林场几百号工人、护林员、家属,分布在茫茫大山的各个角落里。这样的天气,场里的两台吉普车连书记、场长都不敢动用,就是怕出现危急情况无车可用。

    个多小时后,小队伍终于到了花山林场,停在路边装满木头的汽车排成了长龙,货主、司机也将招待所挤得爆满。柳老师只好带着学生们,去了花山中小学的朋友家,才让大家喝上杯热水。

    开着龙马车司机张卫民就是张绍龙的父亲,也是崇乡有名的木头贩子,否则这样的天气里,林校长也请不动。但即使有林校长的面子在,自己孩子又是乡中小学的学生,张老板对开车去茶山也摇头晃脑。

    “柳老师,不是我老张不讲人情,林校长是我伢子的老师,他开了口只要我老张办得到的,肯定会去办。可你们茶山的路,你也知道,我真没那个本事开车去。”

    张老板说的也是实话,去茶山的路弯急坡陡,连那些技术好的货车司机都得小心翼翼,何况是他这样的半桶水野司机。

    可林校长的面子在那,自己孩子这两天又多亏人家照顾,张老板也真心为柳老师他们打算,商量道:“要不这样,你们在崇乡住一晚,明天我帮你叫两辆摩托车送你们?”

    这让柳老师有些犹豫不决,这样的天气请人骑摩托车送,钱倒是小事,关键是得欠人多大人情啊?他不同于王老师,他下学期十有八九要顶掉崇乡中小学林校长的位子,更不想欠人家的人情了。

    一提到摩托车,二伯立即想起了自己家就有,连忙道:“柳老师,如果你会骑摩托的话,我家老四的可以借给你。今天肯定是不好赶路了,你去我家住一晚,明天中午再骑车回去。我家老四去了广东打工,你什么时候得闲,让人把车给我送回来就行。”

    柳老师大喜,这可解决了他的大问题,欠二伯的人情,等于欠自己同学的人情。自己这老同学跟这个小家明,看起来不象普通师生关系,倒有点象山里人极看重的师徒关系,那就更没什么关系了。

    “老李,那就谢谢你了!等天气稍好点,我让人把车给你送回来。”

    “没事,那车放在那也是放,家里除了我家老四,也没人会骑。”

    商量好了回茶山的事,柳老师也带着大家告别他朋友,去坐张老板的车回崇乡。

    副驾驶室只有那么大,只好将柳莎莎、王聪菊两个女孩子加上张绍龙塞进去,两个老师、二伯、李家明他们就只好裹着军大衣,缩在车厢里吹冷风了。两个林场伢子多少有些不忿,但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车都是人家父亲借的,大家不过是沾了张绍龙小朋友的光。要不是张绍龙也要回家,恐怕林校长还真不一定请得动张卫国,人家可是崇乡最大的木材贩子。

    天气太冷了,哪怕是裹着军大衣、被二伯抱在怀里,李家明也冻得牙齿直打架。张老板是个好人,开十几二十分钟就停下来,让车厢里人跳下来活动一下。张绍龙也念在那几块点心的份上,每次停车时,都好心好意地想让李家明去驾驶室里暖和暖和,他自己来车厢里吹会冷风。

    李家明哪愿意啊,人家张老板大雪天里借车出来,不就是为了他这宝贝儿子不冻着,又怕别人开车不老稳?你还真以为一个校长的面子有这么大,能让个山里的有钱人吃这种苦?崇乡人谁不知道,这位张老板是崇乡最大的木头贩子,镇上那幢最好的砖屋就是他做的,连装修都到省城里请师傅来,把家里搞得象皇宫一样。

    饶是这样,一路走走停停,先到了崇乡让张绍龙自己回家,将王聪菊交给他们等在乡上的父母,张大老板再把李家明他们送回到家时,车厢里的人也冻得嘴唇乌青了。

    农用车停在二伯家的晒谷坪前,已经是暮色苍茫。今天从放学时,一直站在晒谷坪里等的小妹,一看到裹着军大衣的李家明,被二伯从车厢里抱出来,突然哭叫着扑过来。

    “哥哥,你怎么才回来!”

    已经冻得站都站不稳的李家明,被小妹扑倒在雪地里,哆嗦着冰冷的手用衣袖去擦她的眼泪,挤出个笑脸哄道:“别哭了,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哥哥,快起来,哥哥,快起来,地上冷!”

    小妹用袖子擦了下眼泪鼻涕,立即爬了起来,同样冻得冰冷的小手拉着哥哥冰冷的手,想拉他起来。旁边的二伯看得心里一酸,连忙把李家明从地上抱起来,小妹紧紧抱着哥哥的腰,生怕他再摔下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