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婶婶们的执念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明媚的阳光下,远处的山上还是白雪皑皑,山下却是已经枯黄夹杂着翠色,只有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才能偶尔看到残留的积雪。

    眉豆糕、红豆糕、绿茶糕口味清爽又绵软,让已经牙齿不好的外公、外婆吃得很高兴,而且眼角隐有泪光;野蜂蜜泡水也很甜,让一到冬天就犯气疾的舅妈,个多小时都没咳嗽。

    ‘当当当‘,舅舅在椅子脚上敲了几下旱烟筒将烟灰磕干净,装了一锅烟递给外公,商量道:“耶耶(爸),要不你和姆妈住靠山脚下那间房,把靠堂屋那间让出来。文妹、满妹她们肯定能考得过那帮调皮鬼,过完年就能过来插班读一年级,这么小的妹子住山边的房间,我怕她们晚上会害怕。”

    白发苍苍但精神矍铄的外公,叭着旱烟筒,点头道:“要的,这么小的妹子,可不能天天跟着家明他们这样走山路,要是碰到落雨、落雪,冻坏了怎么办?住我们的房间好,左边是我们,隔了堂屋就是你们,她们应该不会害怕。”

    刚从厕所里出来的李家明,听到舅舅外公在商量房间的事,连忙婉拒道:“阿公、母舅,文妹她们不在这住,还是跟我回去住。”

    “这怎么行?她们还那么小!”

    如果不是想让父亲能开始新生活,李家明都不想他去外面打工,宁愿苦一点,也要一家人生活在一起。若是小妹住在外婆家,岂不是不需要自己再照顾她了?再说了,自己还要辅导她读书、做作业呢。

    “阿公,没什么不行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她们要是这点苦都吃不了,还读什么书?要是碰到落雨、落雪,我们就在这住,省得你们担心。”

    “不行!以前要不是你耶耶在家,现在你又要辅导几个弟妹,阿公都想你住这。”

    外公很固执的,李家明只好换个说法,“外公,现在还只是读小学,以后还要去乡上、去县里、去外面大城市里读书。现在不多吃点苦,以后怎么能习惯得了?你看我三哥、四哥,一瓶咸菜干、一瓶霉豆腐吃一个星期,哪个读书伢子不是苦出来的?”

    小口小口吃完了一块红豆糕的外婆,笑眯眯得看着她最宠爱的外甥,帮腔道:“老头子,你大字都不认得两个,晓得什么读书的事?家明不让文妹、满妹住这里,肯定就有他的道理,你听他的就是了。”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老人家心疼外甥孙(女),但更想他们有出息,而不是象自己样当农民在土里刨食。

    “嗯,要的,那就依你!承万,你去寻几块大石头,把滩上的过河石布密一些,莫让文妹她们过不了河。”

    “哎”

    外公他们的好意,李家明的打算都白费工夫了,等到下午放学时,小学校里四五个老师正议论纷纷——有三十余年历史的银子滩小学,下学期就要被撤销,学生、老师全部并入崇乡中小学。

    有这事?李家明他们回家的路上,毛砣他们也在议论这事,还有鼻子有眼的说是某个老师说的,哪个老师也说了。

    肯定有这事,李家明虽然‘回忆’半天,也没想起有这事,但断定肯定有这事。这两年,政府对谣言管控得非常厉害,这种传言可能会引发民办、代课老师队伍不稳,没哪个老师或是干部会为了一时嘴皮子痛快,造这种没好处而且有风险的谣。肯定是哪有了变化,导致几年后的事,提前发生了。

    这可是大好事,如果有可能,谁愿意每天走五六里路上下学?若是碰到下雨天,到学校、回家都是一身湿,遇到雪天则是冻得象条狗,冻疮、感冒都是家常便饭。也就是王老师兼了校长以后,禁止这帮山里伢子不下雪的时候带火箱上学,否则现在教室里就会象以前样,简直就是咸鱼铺要多臭有多臭。

    “家明,你说这是不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明天我去问问王老师。”

    小伙伴们都觉得这是大好事,连老师们都这么认为,李家明当然也这么认为,只是他比其他人想得更多、更远。

    这不是他比上面的那些人更厉害,而是他太知道营养对孩子的重要,不想自己妹妹也因为营养不良而不长个子,最后只能长到一米五多一点。小孩子住在家里,好歹能吃口好点的饭菜,要是住校了,哪个家长能天天去送菜?为什么城里的孩子,总是比乡下孩子长得更高、更壮,除了本身生活条件好以外,更重要的是最需要营养的时候,乡下孩子每天只能吃咸菜、霉豆腐,连口新鲜蔬菜都吃不到!

    回到家,吃完晚饭,李家明检查完几个弟妹的作业,又教完新的生字、拼音之类的,正想自己看书、做作业时,红英婶他们都上了楼。

    “家明,村小并到乡上去是真的吗?”

    李家明挠了挠头,迟疑道:“应该是真的,这种事没个八九不离十,村小的老师们不可能听到风。”

    刚说完自己的‘猜测’,李家明突然意识到,婶婶她们要问的,其实不是合并的事。

    即使合并的事是真的,一帮弟妹有自己的管束,她们根本不用操心学习上的事。婶婶她们过来,肯定是因为早上金妹、桂妹她俩受到王老师的鼓励,回家后在父母面前吹了点小牛皮,勾起了大人们对功名的渴望。读书无用,那是城里人的歪理,对于农村人来说,跳农门才是正途!

    农民苦啊,一亩田要交三百斤公粮,还要交乡上的‘三提留、五统筹‘,剩下那么点粮食要掺大半薯丝,才够一家老小吃饱。

    吃国家粮多好,象王老师他们日晒不着雨淋不着,一个月有三百多块钱、国家管着生老命死,去粮站买米也只要一毛八分钱一斤;而二伯在工地上累死累活一个月,也不过是三百多块钱;农村里没粮吃了去买返销粮,经粮站那么一倒手,原本农民自己交上去的大米就成了七毛二分钱一斤!

    山里人朴实,但不代表他们说话、做事不会拐弯。婶婶她们明面上问的是村小合并的事,实际上是想问李家明以后的打算。考大学啊,凭金妹、桂妹她们自己是不行的,得要一个人来管、来教,而且是七八年一直管、一直教!

    红英婶、莲香婶她们知道,大家虽然共一个姓,而且共一个太公,但毕竟不是一家人。当初传祖去求传健,让他教教军伢,不也当面答应得好好的,照样不当回事?哪怕是家德刚开始教家明时,那是嫡亲的堂兄弟,大婶也还在一旁说怪话呢,何况李家明要七八年一直教几个伢子、妹子。

    李家明笑了笑,婶婶她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如果自己不是要照顾小妹、满妹,恐怕会一路跳级,早早考个还算不错的大学。象四哥说的,人生要经历完整的童年、少年才圆满,对于自己来说,根本没有多大意义。

    人是要有希望的,只有看到了希望才能耐得了寂寞,也才能坚持得下去。

    已经打定了主意,花七年时间去拼个清华、北大的李家明想了想,让毛砣、细狗伢这些堂兄弟妹继续做作业,带着三个婶婶到楼下小妹的睡房里,小声道:“红英婶、莲香婶、茶菊婶,现在的中考、高考难度你们也知道。我实话跟你们说,桂妹、金妹虽然不是非常聪明,但也不比普通人差。只要她俩能吃得了苦,我估计以后能考个大学,最多是要补习年把、或是大学好不好的问题!”

    三位婶婶虽然是农村妇女,可听话听音还是没问题的,李家明如此说,而且没提毛砣、细狗俩人,哪会听不出他的话音?

    茶菊婶一听就高兴,莲香婶既高兴又失望,红英婶则是彻底的失望了。细狗伢、大狗伢都不是读书的料,这一点她和传猛伯早有心理准备,但隐隐盼望这个小侄子能教好,现在李家明的话却将她最后那点希望都浇没了。

    “茶菊婶婶,你去楼上看住下子她们,我跟红英婶婶、莲香婶婶讲几句话。”

    “哦”,茶菊婶爱怜地拍了下李家明的脑袋瓜子,起身上了楼。大嫂、三嫂心里肯定不舒服,这个懂事的小侄子啊。

    等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李家明连忙把门关上,这让失望透顶的红英婶又隐生希望。

    犹豫了一阵,李家明试探道:“红英婶婶,你和传猛伯想过没有,其实打工未必会比读书差的。我以前听我四婶说过,在外面很多人并没有读过很多书,但照样开厂子赚大钱。”

    隐生希望的红英婶失望了,叹了口气道:“家明,我们是农村人,没那么大的本事。你还记得,前几年传民被捉到派出所去吧?你四叔不在家的不算,我们在家的六家人,借来凑去只凑到两三千块钱,最后还是你大姐跪在你婶婶娘家人面前求,才凑满那五千块钱的医药费。

    要是我们李家有个人当官,哪怕是在乡上能说得上话,也不至于那样啊?

    婶婶晓得你的意思,你们五兄弟会读书,你跟家德、三伢都是有良心的伢子,以后不会不记得我们这些堂伯叔。跟你耶耶(爸)没交田土出来,你就不愿意去你二伯家吃饭一样,婶婶也想靠自己崽不想靠侄子、侄女啊!”

    李家明沉默了,求人不如求己,这在哪都一样,何况是传猛伯、红英婶这种要强的人。其实在自己看来,毛砣、狗伢兄弟最好的出路是去外面闯,他们都属于那种胆大包天的人,只要不走邪路,以后有自己在关键时刻指点帮衬,不难闯出一番事业来。可惜的是,他们的家人不这么想,或许他们自己也不会这么想!

    真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村里的那些大姓人家或许好点,他们人多势众,只要不违法犯罪,做什么事都没什么害怕的。自己这样的小户人家,遭遇了两次极不公平、不人道的暴力压迫之后,一定要供一个会读书的伢子出来,哪怕当不成官也要进个国家单位,这已经成了父辈们的执念!

    暗自叹了口气,李家明只好道出早上王老师的暗示,小声道:“红英婶、莲香婶,毛砣、细狗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我知道袁州师范和樟高师范,每年都会招特长生,就是那些体育好的、会唱歌画画的初中生。那些名额是不要什么成绩的,只要他们有特长就行,只是有年龄限制,年龄不能超过16周岁。”

    李家明以极小的声音说完,见两位婶婶还是愁眉苦脸,心里非常清楚,这俩位婶婶一辈子当了农村妇女,也许一点歪脑筋都没动过,只好又小声指点道:“婶婶,学生的档案是学校在管,考上了学校之后,再交给上级学校的,这里可以动手脚。只是以后师范学校还要政审,会查各人的户口、家庭成员有无犯罪纪录之类的。

    档案归学校,户口是派出所管,我们打通这两个环节,年龄就不是问题!只要你们同意,我让老师去找些体育方面的书来看,让毛砣、细狗伢他们照着书上练,有四五年的时间,还比不上那些平时不怎么练的伢子?”

    两位婶婶这才恍然大悟,脸上开始兴奋起来,也小声道:“家明,这样真行?”

    “应该行的,派出所那帮人,你们还不清楚?只要送千把块钱去,改下年龄还不是一句的话?学校里的老师,只要派出所政审的时候不为难,还巴不得自己学生多考上几个呢。不过,婶婶,以后就不能随便吵架了,千万莫得罪人,这些事平时不得罪人就没人去告;没人告,上面就没人知道。等他们毕业了、参加工作了,谁还会去追究这些事?”

    “行!就按你说的去办!”

    红英婶、莲香婶大喜,她们可没什么作弊可耻的观念,李家明也没有。只要能让毛砣、细狗考上师范,管他俩是抢了谁的机会,那个谁又跟自己非亲非故,关自己屁事!

    再说,这事风险不大,即使以后查出来,毛砣、细狗还可以去读自费高中(不需要成绩但学费极高),再去考师专、师大的体育专业。李家明对那些体育生的印象太深刻了,除了体育好外成绩都一塌糊涂,师大的朋友还送他们一个雅号‘造屎机’。

    毛砣、细狗这两家伙以后能长到一米八以上的大个,在普遍偏矮的同古人里简直就是奇迹,若是苦练七八年,难道还考个体育专业不上?再说了,七八年后,自己肯定有钱了,玩点小手段,还怕让他们读不了大学?只是,做人做事要留三分余地,李家明才没有打包票,提前并校的事都发生了,鬼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