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拖人上船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又到了星期五,这也是本学期最后一个周末,下星期三考完期末考试,读书伢子们就迎来了盼望已久的寒假。放寒假啊,那就意味着过年不远了;过年啊,那就意味着能穿新衣服、能放开肚子吃白米饭、肥猪肉,那可是山里孩子们一年中最高兴的日子!

    当然,这也是读书伢子们下死力气读书的时刻,要是期末考试考不好,也就意味着父母的斥责。大过年的,谁愿意考个一塌糊涂让父母骂、拜年的亲戚取笑?

    这半个多月来累坏了的毛砣,也以这个理由来找李家明理论,他算是摸清了堂弟的脾气,只要你说得出道理,他就会跟你说道理,绝对不会动手揍人。

    “全对,去玩吧,天黑了就回家吃饭。明天、后天都放假,只要完成作业就行”。

    刚洗完澡没多久的李家明,放下手里最后一本作业本,笑着冲站在旁边忐忑不安的满妹点点头,小家伙这才眉开眼笑地跟着等在边上的几个小不点跑了。

    羡慕地看了眼‘咚咚咚’下楼的妹妹们,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毛砣,小声央求道:“家明,你昨天说临阵磨枪不快(锐利)也光,就快期末考试了,也让我们读几天书,也磨磨枪?”

    李家明没回答这事,反而问起另外的事来:“哎,毛砣,听他们说,现在中午你跟细狗都是避开大家吃午饭的?”

    一提起这事,毛砣脸上一红,不好意思道:“你不晓得,我想拿蛋给桂妹吃,她就是不接。我怕大家笑我好吃、自私,索性跟细狗不跟大家一起吃。”

    “哦”,李家明笑了笑,说起四哥和三哥的伙食差别来,反问道:“你知道我三哥当初是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

    毛砣好奇地看着李家明,他也知道这事,更想知道那么会读书的家道哥能怎么说。

    李家明叹了口气,一字一句地复述当初四哥告诉他的,“他说:‘家德,你以后是要考清华北大的,只要你考得起,我就是每天吃薯丝都甘心!’”

    毛砣愕然,脑子比较简单的他,半晌才问道:“什么意思?考清华北大,跟吃有什么关系?”

    “你呀,桂妹是太小了,还不太会讲。在她心里,只要你以后能考得上大学,她也跟我三哥一样,每天吃光薯丝就甘心!那些蛋、肉,都是给你补充营养的,不是让你觉得好吃的,晓得了吗?”

    毛砣脸上一阵火辣辣地发烫,站在那愣愣地发呆。

    李家明也不管这个知道了荣辱的堂兄,收拾下小方桌上的作业本、课本、铅笔,又拿起火钳将火盆里的炭火埋上,自顾自去了二伯家等晚饭吃。

    走进二伯家的厨房,正在火塘边烤火的二伯笑呵呵道:“家明,柳校长让我带了点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

    “好象是王老师托他搞的体育方面的书。”

    李家明心里一暖,自己恩师就是这样的,只要他的学生是走正途、做正事,他总是不遗余力地帮,而且不求任何的回报。

    “哎”,李家明答应了一声后,二伯又自豪道:“家明,上次那个柳老师调到中小学来当校长了,我在街上买盐正好碰到他,他还请了我们吃午饭咧。”

    这事李家明早从王老师那就知道了,而且还知道前任林校长高升了,调到局里去当党委委员,算是临退休前解决了行政级别问题,从股级干部成了副科级领导。自己那位胡师公,不但有手段而且为人也还算厚道。

    嗯?是我们,不是我?

    呵呵呵,二伯可不太象当父亲的,重男亲女思想非常严重,去了学校肯定先去看了四哥、三哥,再顺便去看了看两个女儿。估计柳校长请他吃午饭,肯定还会让他叫上二姐、三姐,而二伯十有八九去叫了让他骄傲的四哥、三哥,绝对没叫他亲女儿二姐、三姐。

    李家明的腹谤就是二婶的不满,可俩人都没想到,二伯居然摇头道:“没有啊,人家请我们吃饭,叫孩子过去吃不过是句客气话,那怎么能当真?不过,柳老师真是好人,我不愿意,他让莎莎去叫二妹、三妹。莎莎也真懂事,那么洋气的妹子叫两个乡下妹子一口一个‘二姐‘、‘三姐‘,还叫得那么亲热。”

    嗯?李家明微微皱了下眉头,又哑然失笑。二伯帮过柳老师忙,四五千块钱的新摩托说借就借,大伯可只是陪他吃了个饭,象他那样人情练达的校长大人,记人情也只会记在二伯头上。至于三哥、四哥,成绩是不错,以后也肯定会有出息,但又不是他教出来的学生,哪会象以前的林校长一样格外看重。

    就算是那么看重四哥的林校长,等四哥、三哥功成名就之后,回老家探亲时,带着老婆孩子、拎着礼物去拜望的,也还是村小的张老师、毛老师和初中的姜老师等几个。至于林校长和四哥、三哥的其他老师,都是那两个更懂人情世故的四嫂、三嫂,将他们一并请到县城最好的宾馆里吃个饭而已。

    这些事,不能怪现在的柳老师世故,也不能怪四哥以后的人情冷淡,实在是纯粹的师生之情与掺了功利的之间区别太大了。

    柳老师与从代课、民办、转正一路走过来的林校长不同,他骨子里其实与王老师差不多,都是一个有些清高的人。象他们那样清高的知识分子,哪怕只是小知识分子,也有他们自己的原则:他们能与二伯这样的农民同桌吃饭,因为他们的父辈也是农民;也能与身居高位的胡局长撒赖,因为那是他们的恩师,但绝对不会象普通人样去投资四哥那样注定会飞黄腾达的潜力股。

    反过来,象四哥、三哥那样纯粹的人,日后若是没有人情练达的四嫂、三嫂,恐怕连请林校长他们吃顿饭都不会想起来,最多是见了面时主动握个手、问个好。

    想到这里,等着吃饭的李家明不禁嘿嘿直乐。王老师、姜老师他们把所有学生,都当成自己孩子一样教,最多是个别天分特别出众的,给予一点大家都认可的学习自由,该搞的卫生一样得搞、该骂时骂、该打时打,那样才最得学生们的爱戴。昨天中午,自己不就是因为帮舅母搞卫生迟到了,结果手上就挨了两竹梢?

    吃完饭的李家明带着俩个妹妹洗完脚、涮完牙,回了自己家重复着每次周末的程序:布置四个妹妹明天的作业,然后让她们去看电视,再监督毛砣、细狗做作业,自己也拿起课本看书做作业、卷子,直到晚上十点,李家明才放俩人去睡觉。

    书山有路勤为径,连四哥那种妖怪都勤奋,何况是一干天资普通的凡人?

    毛砣、细狗在读书方面确实没什么天分,连记忆力都比常人差一点,那就更要认真地读。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要是能够不用就尽量别用。凭自己的本事考上去,与靠别人帮忙去念大学,对于当事人来说,其中的区别太大了。

    再说了,青少年要睡足八个小时,从晚上十点到早上六点,正好八个小时,他俩如果觉得累了,课间或是中午还可以打个盹,时间上足够了。

    苦嘛?肯定苦,但苦着苦着就会习惯的,李家明自己不也习惯了这种苦日子?

    只是,李家明这种将时间精确到十分钟之内的做法,后果就是以前精力过于旺盛的毛砣和细狗伢回家后,现在倒头就能睡得着。

    红英婶是见惯了小儿子跑步回家还生龙活虎,到李家明那呆两个半小时就成了病猫的样子,可大狗伢见得少啊。见弟弟每天回来就睡,几分钟就能打呼,大狗伢担心道:“姆妈,弟弟不是身体吃不消了吧?以前他看电视,不看到十一二点是不睡觉的。”

    红英婶也有点心疼,可更多的是骄傲与希冀,小声解释道:“你以为你弟弟还是以前啊?

    现在上课要认真听,要是作业不会做,回来就会挨打,会做但做错了,还要挨打!家明打了你弟弟十几次,他上次期中考试考了78、72分。现在他每天还要跑两次游沅,来回快二十里路,能不累吗?传猛,声音放小点,莫吵得细狗睡觉。”

    “哦“,传猛叔‘叭‘着旱烟筒,将旧黑白电视机声音关到要认真听才听到见的程度,大狗伢也连忙去把门关掉,生怕影响到弟弟睡觉。两夫妻满意地看着开始懂事了的大儿子,又遗憾地暗自叹息,要是家明大几岁、又早几年懂事,狗伢可能也会跟着他练体育,不至于这么小就跟着去打零工。

    传猛叔、红英婶的遗憾就是二伯、二婶的遗憾,傍晚看到回家过礼拜的二女儿、三女儿,他俩也暗自叹息。不过让他们惊喜的是,第二天吃晚饭时,读初一的三女儿,居然问李家明,有没有能力辅导她?

    这可是大大的惊喜,李家明顾不得藏拙了,连忙点头答应:“没问题的,上星期,四哥就开始教我初二的数学、物理。再说我不会的,你还可以去问四哥、三哥!”

    三姐立即泄气了,低落道:“那算了吧,以前军伢都被大伢、二伢笑他结巴子。我又没你聪明,要是我去问,还不得让大伢、二伢回来后笑死?”

    那可不行,大姐是后悔莫及;二姐是真不喜欢读书,以后也从没听她后悔过,反而一说起她的小饭馆就眉飞色舞;三姐好不容易起了认真读书的念头,李家明哪会放过这机会?

    “三姐,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那是跟你谦虚。不信的话,你去问问四哥,你期中考试才数学72、语文71、英语91,我可是数学满分、语文92哦。我敢保证,等你读初二了,我初中内容都自学完了,教你们初二都没问题!”

    “真的?”

    这可是自己亲姐,李家明咬着牙答应道:“真的!你以为我考全县第一,那是捡来的啊?”

    “不会影响你学习?你都已经教了六个弟妹!”

    见三姐又意动了,李家明连忙道:“不会不会,你以为多难的事啊?我现在也就是教满妹、小妹要花点精力,毛砣他们都只要监督就行。他们几个早被我打怕了,上课认真听讲、作业都认真做,哪还要我辅导多少?最多是帮他们检查下作业,讲下错的错在哪。”

    忙中出错,提到要挨打,好面子的三姐立即不愿了。

    “要你一个细伢子教就够丢脸了,还让你来打,我还要不要活啊?”

    今天的二伯出奇地没骂三姐,反而问李家明道:“家明,你就自学到初二内容了?”

    急于拖三姐上船的李家明,脑子里没多想,连忙道:“是啊,四哥上星期还用他以前第二学期期中考试的卷子,考了我的数学和语文,数学是满分,语文差一点只有92。英语是四哥说他的发音有问题,等他纠正过来了再教我,只让我先听听英语磁带。

    他还说语文要靠平时慢慢积累,急不来的。除了以后的物理、化学外,其余的都是副课,了解点就行了,反正中考不会考的。日后要是对历史、地理、政治之类的有兴趣,到了大学里再去学也不晚。”

    这倒是真的,中考就考语、数、外、物、化、生理卫生和政治,政治和生理卫生,只要考前一个月死记硬背就行。李家明这么一说,三姐心里又活络了,要是把平时学副课的时间,全部用来学数学、英语,只是考前突击背一下,倒有可能赶得上年级里成绩最好的那几个同学。

    “对对,只要时间花得多,哪有赶不上的道理?只要功夫深,铁棒还能磨成针呢!”

    退而求其次的李家明,连忙又蛊惑道:“三姐,那些副课老师骂几句就骂几句,又不会少块肉,让他们骂就是了!只要你数学、语文、英语跟上去了,以后能考上重点高中,谁还会在乎你历史、地理考多少分?”

    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起了认真读书念头的三姐连连点头,没想到旁边的二伯却板起了脸,训斥道:“家明有教你的本事,你怎么就不能让他教?打你是为了你好,要不要我来帮他打?”

    坏了坏了,三姐是个倔脾气,二伯这不是帮倒忙吗?

    “我不读了行不行?”

    果然不出所料,倔强的三姐饭碗一扔起身就走,气得二伯浑身打哆嗦,操起门背的扫把就追了上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