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可怜的面子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据孔夫子说,舜帝的父亲揍他时,只要用的是大棍子,那位古之圣贤绝对会逃之夭夭。

    正读初一的三姐,绝对没听过这故事,所以她被二伯按在屋檐下,用扫地的竹扫帚一顿狠揍,惨叫、哭喊半天,却没等到以往二婶的保护。对面的大伯、大婶跑出来听了两句,拉着跟在后面的四哥、三哥进厨房继续吃饭。棍棒之下出孝子,也会出孝女,这在农村里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被吓坏了的满妹将脑袋钻进了心疼得泪流满面的二婶怀里,小妹也钻进了李家明怀里,即使是二姐她也在粟粟发抖。以往二伯发火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即使想动手揍人,都被宠爱儿女的二婶拦住,她们都习惯了在母亲的羽翼下愉快地生活。

    今天不同,二婶最骄傲的侄子——家明,只差保证一定会教好二女儿,她还不知好歹,那就是真正的欠揍了。满妹从一个只知道吃、玩、穿花衣服的小妹子,被李家明管教成了懂事、乖巧还能去插班的准小学生,已经让习惯宠爱孩子的二婶,将前程和宠溺孰轻孰重看得很清楚。

    三姐凄惨的哭叫声,让传猛伯、传祖叔他们很快跑过了来,三个人抱住暴跳如雷的二伯,刚听了两句也放开了他,由着他继续打骂趴在地上痛得翻滚、惨叫的三姐。

    落在后面一点的红英婶、莲香婶她们,见三姐太可怜了,想去劝还在怒吼的二伯,结果让传猛叔他们恶声恶气地推开。

    “劝什么劝?不晓得好歹的妹子,早死早好!”

    ‘卡嚓‘一声,竹扫帚终于断了,用力过猛的二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传祖叔连忙抱住他。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的二伯,也顺势将断扫帚扔在已经只剩下哼哼的三姐身上,啐了一口骂道:“辛辛苦苦养你还不如养条狗,你要不滚出这幢屋,要不给我好好读书,我李传民再不养没良心的白眼狼!”

    听到外面的教训停了,二婶抹着眼泪放下怀里的满妹,这才出来和红英婶她们,将地上奄奄一息的三姐抱进房间。同样抹着眼泪的满妹也想跟着二婶走,宠爱她的二姐连忙将她拉入怀里,小声安慰道:“满妹莫怕莫怕,耶耶(爸)不会打你的。”

    现在的耶耶很吓人,可时常用小竹梢打她的哥哥,在满妹眼里居然比亲二姐更可依赖,挣开二姐一头扑进了李家明怀里。感觉到满妹异样的李家明,连忙将两个小不点都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们的后背,让她们渐渐放松下来。

    哎,三姐确实应该严厉管教了,只是吓倒了这两孩子。

    一会儿,传祖叔抱着金妹进来了,见李家明抱着两个小不点,而二姐却在旁边手足无措,不由得叹了口气。

    “二妹,三妹怎么突然想起要读书了?”

    “啊?”

    还在微微发抖的二姐没反应过来,李家明扯了扯她的袖子,又重复了一遍,她才哆嗦道:“哦,家明考了全县第一后,学堂里就有人笑我们,说三个哥哥是人才、两个弟弟是天才,只有我们是蠢牯!就连柳校长请耶耶和我们吃饭,都被人说成是去送礼,想让老师多关照我们,还说耶耶是马屁精!

    三妹不服气,跟他们吵了起来,我们吵不过她们人多,她就想来跟家明学学,省得以后总让人笑不会读书只会吹牛皮。”

    明白了,李家明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三姐会心血来潮想读书。

    与成绩好的学生闷头读书不同,差生有差生的圈子,二姐、三姐成绩够差,自然也是差生圈子里的成员。差生之间比不了成绩,自然就会比其他的,比如谁最有面子。

    以前大姐在时,她够泼辣又能让受老师们宠爱的四哥、三哥服气,能将弟弟、妹妹们团结在一起,二姐、三姐平时得罪的那些差生同学,哪敢跟这样的小团体对着来?

    就象银子滩小学一样,以前大狗伢带着毛砣、自己、细狗伢经常跟别的小队伍干架。为了什么干架不知道,反正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自己这一方人少老是输,自然就是对方有理。自从自己拿了全乡第一、全县第一,成为六个老师的心头肉后,别说是干架了,别的小队伍对最瘦弱、最胆小的金妹都是礼让三分,就更别提粗壮的毛砣了。

    现在大姐走了,三哥、四哥闷着头学习,二姐、三姐又没大姐那种本事支使他俩,更别说他们的那些追随者了,自然就不能再狐假虎威了。两个成绩不好的差生,又喜欢到处炫耀,那些早看她俩不顺眼的同学不挖苦加讽刺才怪。也就是女孩们胆小,只敢说点风凉话、吵吵架,要换成是男生,十有八九会堵在厕所、宿舍里一顿暴揍。

    想明白了的李家明,不禁好笑又好气,三姐挨这一顿揍,居然就是为了那点可怜的面子。

    哎,自己虽然得大人的宠爱,被弟妹们敬畏,但在三姐那是没什么面子的,只有等三姐平静下来后,再去烦劳四哥喽。

    “金妹,带妹妹去做作业,做完好看电视。”

    “哦“,乖巧的金妹立即从传祖叔怀里下来,走到李家明身边,拉了拉吓坏了的小妹和满妹,柔声柔气道:“满妹、文妹,去做作业了,等下有《花仙子》看。”

    哎,李家明苦笑着摇了摇头,将趴在怀里的小妹放在地上,又将满妹也自己怀里拉出来,搂着两个小脸还雪白雪白的小不点,带着跟在后面的金妹回家做作业。李家明一出来,正在看热闹的毛砣、细狗伢他俩,也连忙拉着桂妹跟上,在大人欣慰、期盼的目光中,这个小队伍又得去读书了。周末可以玩,但该做的作业还是要做的,至多是作业量比平常少得多。

    回到家,栓上了大门,远离了在小孩眼里吓死人的父亲(二伯),满妹和小妹都慢慢地不害怕了,但想让她们能平静地学习,那是不可能的。

    “桂妹,你们听写完生字就可以了,明天再补做今天的作业,早点带满妹她们去看电视。毛砣、细狗,你们去做作业。”

    “哎”

    金妹、桂妹的听写全对,李家明奖给她俩一人一粒糖,两人拿着糖稍一犹豫就咬了一半,分别塞进满妹、文妹嘴里,拉着她俩去传祖叔家看动画片。两个小孩子的举动,让李家明觉得非常欣慰,自己不但让堂弟妹们开始热爱学习,而且学会了相亲相爱。

    只是,冷静下来的李家明突然间有些疑惑,二姐是靠考试时运气好,抄了三哥的答案上的初中;三姐可是靠她自己考上初中的,脑子应该不差,也才刚刚读初一上学期,怎么就会这么快成为差生呢?

    不对,好象哪不对劲,李家明将今天的事仔细理了一遍,突然大惊失色,顾不得隔壁的毛砣他们,立即下楼、拉开门栓拔腿向二伯家跑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