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晨雾如纱笼在群山之间,早起的满妹、小妹她们已经开始扯着嗓子背书,书声朗朗让婶婶们喂鸡、放鸭、做饭的声音都变得轻不可闻。

    李家仁、李家义也起得很早,当了十几年的好学生,他们也习惯了早起背书,只是那些童音的嚷嚷声,让他们觉得非常刺耳。背书就背书,这么大声音干嘛?特别是毛砣、细狗的声音,简直是扯起嗓子在嚷,那俩蠢牯会读书吗?

    没了心思读书的两兄弟下楼,看到正在厨房屋檐下抽烟、商量事的父亲和二叔,心里更是窝了火。军伢也太没良心了,耶耶(爸)小时候辅导过他,回家过年所有叔伯都送烟,就是不送给耶耶,简直就是白眼狼。

    “没良心的(白眼狼)”

    两兄弟骂了一句,围着一条新围巾跟在后面下楼的三姐眉头竖了起来,沉声道:“骂谁呢?”

    “又不是骂你,你着什么急?”

    正拿着英语书准备洗漱完后,去李家明那听单放机的三姐,看了眼屋檐下大伯、父亲,突然觉得苦闷了好多天的心里很高兴,鄙夷道:“多笑人家结巴子啊?以前青泥坪的伢子笑军伢哥,桃姐还有我大姐都跟他们打架,就你俩不敢,回来后还帮着人家笑!”

    被捅到疼处的两兄弟黑着脸,小声威胁道:“你皮痒了?”

    三姐可不是满妹,向前走了一步,盯着大哥的眼睛,挑衅道:“我就站在这,有本事你试试?”

    家里肯定没钱过年,否则父亲不会大清早得找二叔,自己若是跟这个死妹子吵架,年后开学就麻烦了。大哥的眼睛里冒着火,向旁边地上啐了一口,“好男不跟女斗!”

    “好男?”

    三姐也鄙夷地往地上呸了一口,没再跟大哥、二哥斗气,自顾自走了。家明前几天教她读《菜根谭》,说语文要强闻博记,‘拨开世上尘氛,胸中自无火炎冰兢;消却心中鄙吝,眼前时有月到风来’,作为读书人更要保持心境淡然,这样学业才能精进。

    刚走到晒谷坪里,身材高大的军伢耳朵里塞了只耳机,半趴在还不及他肩膀、耳朵里也塞了只耳机的李家明背上来了,三姐看了眼正跟弟弟玩闹的、帅气的军伢哥,再对比了下自己两个堂哥,更是觉得背后两堂哥的面目可憎。

    刚才还在跟二伯商量借钱的大伯见军伢来了,脸上黑了黑,不动声色地将手里夹着的烟放到背后,客气了声:“军伢回来了?”

    “传,健叔,早,传民叔早”

    军伢哥连忙从堂弟背上下来,一字一句地打招呼,二伯指了指四叔的房间,交待道:“车子在你满叔屋里,骑慢点。家明,毛老师他们请不动,王老师和张老师一定要请来,晓得不?”

    “晓得,传猛伯说,要是请不来,就让我屁股开花“。

    李家明笑嘻嘻地应了声,又半背着堂哥去了四叔房间拿摩托车。刚刷完牙的三姐拿毛巾擦了下嘴角的牙膏沫,扔下毛巾跑过来拖住了军伢,撒赖道:“军伢哥,我要学英语,你这个单放机送给我!只要你送我单放机,我就教金妹读英语。”

    这,这也太会打劫了吧?军伢哥这机子虽然没昊哥送自己的好,但也值百八十块钱呢,李家明装作没看到堂屋里的大哥、二哥,连忙取笑道:“三姐,你也太贪心了吧?军伢哥送了你条围巾,这还不够?”

    “没,事,只要你,们认,真,读书就行。”

    大方的军伢哥将耳机从自己和李家明耳朵里扯出来,掏出大衣口袋里的单放机随手给了三姐。

    这有点不象话了!李家明瞪了三姐一眼,换来军伢哥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小气鬼,大姐厂,子里,就是做这,个的。欣妹,下次,我给,你寄个更,好的回来。这个是,通不过,质检,的等外品,厂子里,发给她,们过年的。”

    “谢谢军伢哥“,三姐接过单放机,眉开眼笑得又转过身去冲脸色发黑的大哥、二哥笑。

    “好好,读书,以后要,什么,就写信给我!”

    军伢哥还真是有当哥的风范!

    刚放完水鸭、喂完鸡的二婶不知道单放机的贵重,她时常见四哥、三哥戴着李家明的机子,说些听不懂的外国话,还以为就是个学英语的工具,随口道:“三妹,听到吗?好好读书!”

    “哎“,得了个好东西正高兴的三姐,答应了一声,蹦蹦跳跳地去洗脸。

    二婶从房间抽屉里找出钥匙,打开四叔的房间,这才小声教训道:“军伢,你也太不懂事了,一条烟多大的事,你要么全部送,要不传民这也不要送,何苦得罪传健?送弟妹东西也是的,二妹三妹她们都有,却连家德、三伢都不送,你是蠢牯啊?”

    “嘿嘿嘿“,军伢一个劲地傻笑,心里可正得意着呢。

    李家明也嘿嘿直笑,他倒不觉得军伢哥做错了。

    以德报怨,可以报德?军伢哥只是有点结巴,脑子又不笨,以前大哥、二哥做龌龊事,他会不记得、想不明白?

    可堂屋响起的大声背诵声,直让李家明皱眉。

    ‘金溪民方仲永,世隶耕。仲永生五年,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父异焉,借旁近与之,即书诗四句,并自为其名。……’

    一篇《伤仲永》刚启个头,就听到三姐在外面直嚷嚷:“耶耶,我可告诉你,三叔寄来的钱是给家明、文妹读书用的,可不是给你用的!”

    二婶听到外面的响动,摸了摸侄子的脑袋,小声道:“莫担心,没我同意,你二伯一分钱都动不了。等下要是大伯跟你说,你就推到我身上。”

    ‘嘿嘿嘿‘,军伢哥偷笑,冲二婶竖了下大拇指。李家明也笑了几声,同样小声道:“婶婶,要是四哥、三哥交不了学费,你还是要借一点的。”

    “还要你说?他们家,也就家德、三伢有点人样子!哼,用得着别人的时候好话说尽,用不着人家的时候就冷冷淡淡,好象我们会沾他们光似的。”

    军伢哥小声笑着,将摩托车的支架放下,二婶又小声道:“家明,今天去请老师,其他老师请不到就算了,王老师、张老师一定要请到来,晓得不?”

    “晓得!”

    俩兄弟将崭新的大红色摩托车推了出来,军伢哥支好车,先把四婶的红头盔、红手套给李家明戴上,又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围在小堂弟脖子上,这才自己戴头盔、手套。

    “抱住,我的腰,坐稳了,啊”

    “晓得”

    ‘嗯嗯嗯’一阵沉闷有力的引擎声响后,崭新的摩托车屁股后头冒出一股青烟,汇合正骑着辆旧摩托的传猛伯、传宗叔去了老师们吃杀猪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