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猪腰子的寓意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在农村里请老师吃杀猪饭、过年饭也有讲究的,成绩好的才会请,因为老师教得好,要谢谢老师的悉心教育。大部分老师也只会酌情答应那些不但成绩好、而且家境还不错的学生家长,老师来吃杀猪饭可不比客人,除了吃顿饭之外,主家还要挑块最好的肉送老师以示感激之情。

    腊月二十五,正是杀猪过年的时候,李家明他们叔伯堂侄四个先在自己村里转了一圈(民办老师都是本村的),不出意料毛老师他们四个都婉拒了。年龄与父亲相仿的毛老师,还问李家明要了父亲、四叔他们的地址,准备过完年出去打工。

    请不到金妹、桂妹她们的老师,传猛伯特意在半路上停下车来,再叮嘱李家明一遍:“家明,王老师和张老师一定要请得来,最起码也要请动一个,你要多讲好话。要是他们明天没空,就约年前的日子,我们晚两天杀猪都没关系的,晓得不?”

    “我晓得“,李家明答应了一声,心里有种说出不出的苦涩。

    不怪大人这样,实在是对于这年头的农村人来说,老师太重要了。

    山里伢子、妹子想有个好点的前程,只有读书这一条路,老师就是重中之重。毛砣他们这一帮伢子、妹子,有自己管束着能看到了希望,但军伢哥、大狗伢、还有桃姐可还要在这成家立业,老师是一定不能得罪的。虽然没哪个老师会刻意为难学生,但望子成龙的家长哪又敢掉以轻心啊?

    四个人骑着两辆摩托车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罗坊村,张老师家就在这,下了公路也就三四百米。他家也正在杀猪,大白肥猪正挂在竖起来的木梯子上开膛破肚,热气腾腾。

    脾气随和的张老师是老初中生,因家庭成分好、教学成绩又突出早转了正,也在离家小二十里外的银子滩村小,一教就是二十七八年,从李家明父亲一直教到了今年去启蒙的金妹。

    “张老师好”

    “李传宗?”

    正站在大肥猪旁边跟客人抽烟、开玩笑的张老师迎了上来,对着传宗叔笑骂道:“不争气的东西,滚一边去!家明啊,你不会是晓得老师家杀猪,特意过来蹭饭的吧?”

    “嘿嘿嘿“,李家明傻笑道:“张老师,这是我传猛伯,我们来请老师明天去吃杀猪饭,顺便来您家也吃顿杀猪饭。”

    “滚!”

    同是张老师学生的军伢哥,也连忙停好车,取下头盔过来问好,一字一句道:“张,老,师,好”

    张老师对当初班上的结巴学生印象很好,打量了下帅气的军伢哥,还有他手里的一大包东西,打趣道:“嗯,比以前进步了,说话慢一点就不会结巴。军伢,找了对象没有?你该不是跟我们枫妹在谈吧?”

    军伢哥立即闹了个大红脸,张老师笑骂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在银子滩教了二十几年,就你长得最象样,就是胆子小了点、成绩差了点。你要是有你弟弟这么胆大,那些外面的妹子还不哭着、喊着要嫁你啊?”

    “不不是,张,老师,我是帮,象枫带东西,的。”

    张老师随手指了下不远处的几幢泥巴屋,笑骂道:“快去,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白长这么高,胆子这么小!”

    支好车的传猛伯也过来了,老远就伸出双手笑道:“张老师好”

    张老师连忙与传猛伯握了下手,歉意道:“传猛,你家老大、老二的事,我真抱歉。”

    “张老师客气了,他们姐弟就不是读书的料,我家老三还正要请您多多费心呢。”

    “一定一定,来,进去喝茶。”

    两人寒暄几句,张老师将叔侄三人领到屋里喝茶、聊天,还让杀猪师傅将猪腰子包好,随手递给李家明,吓得他慌忙推辞。旁边的客人,也以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张老师,他的正牌外甥孙可正跟玩伴们嬉戏呢。

    女儿嫁出去了,就是外姓人,要想在夫家日子过得好,不但要婆媳妯娌关系好、夫妻关系好,还要生得儿子争气、孝顺。山里人杀猪,猪腰子一般是给外甥的,意思是鼓励自家外甥要挺直腰杆做人,为他父母争气;而挺直腰杆做人的一个重要标志,那就是孝敬父母。

    喜欢开玩笑的张老师这次没开玩笑,反而正色鼓励道:“家明啊,老师教了二十几年书,最得意的学生不是家德而是你!你自己能努力学习这很了不起,但让老师最高兴的是,你能带着弟弟妹妹一起上进,明白了吗?”

    如果这是其他老师,哪怕是那位柳校长,李家明都会认为他是在投资潜力股,但这位恩师不是!‘日后‘四哥飞黄腾达了,县里的领导都把他当县里的门面,以和他合影、吃饭为荣,张老师的亲孙子、外甥孙在行政部门当办事员,也没听他让四哥帮着说过情。

    这是纯粹的师恩啊,李家明心头一热,恭敬地接过老师递过来还冒着热气的猪腰子,躬身道:“张老师,我一定带着弟妹们上进,让他们都能挺直腰杆做人!”

    “好,大丈夫应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兼济天下过于遥远,老师盼着你将你的弟妹全部带出来,能让银子滩也出个大学生屋场(小村落),有信心没?”

    张老师语惊四座,若不是李家明年纪太小,客人们还会以为这伢子是李家德。传猛伯他们则与有荣焉,骄傲地挺直了腰杆。

    “老师,我尽力而为!”

    “滑头!”

    十年后的事,张老师也只是一种期望。笑骂了一声,张老师这才给他的亲戚、家人介绍,这位他觉得自豪的学生,还打趣道:“上次尽力,给成林拿了个全县第一,我可是记得的啊。等我退休时,你还没教出几个大学生,当心我又要揪你耳朵了!”

    大学生啊,还几个大学生啊!七八个客人都羡慕地看着李传猛他们,李家祖坟真葬得好啊!

    ‘嘿嘿嘿‘,不敢轻易打包票的李家明傻笑起来,张老师没好气地赏了他脑袋上一巴掌,举杯与传猛伯碰杯,笑道:“传猛,明天我一定到。我就不留你们吃午饭了,大家忙到昨天才放假,这几天肯定是好多人请客吃饭。成林家离这远,你们要快去,要不然他被别人请走了。”

    “谢谢张老师,谢谢张老师!“

    传猛伯连忙喝完酒,又客气了几声,带着李家明他们赶紧去塘湾村。现在才早上九点多一点,要是运气好的话,能赶在请王老师的人上/门前到。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