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偶露锋芒(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过年了,孩子们穿着新衣服、嘴里嚼着各色吃食,口袋里都是鼓鼓囊囊的,装着糖子、瓜子、花生、小鞭炮。往年小孩拜年,大人都是给伢子一小挂鞭炮、妹子几粒糖、一把瓜子花生应个景。

    黄泥坪李家虽然是从修水逃兵灾过来的,但百八十年的婚丧嫁娶,早和隔壁的青泥坪、金沅段融为一体了。去年自家的孩子们都很争气,大人也高兴,青泥坪、金沅段的孩子们来拜年,都给大挂的鞭炮,糖子、果子更是抓了一把又一把。

    李家明他们一帮小孩跟着四哥,对,没错,是跟着四哥(他是家族内最出色的子弟,哪怕是大哥、二哥都是他的跟班)去隔壁屋场(小村落)拜年,则是景象稍有不同。

    毛砣、细狗他们自是得到孩子的待遇,家家户户给鞭炮、糖子、果子,然后再跟着另外一帮伢子(妹子)大呼小叫追追打打,玩得忙不亦乐乎。大哥、二哥、三哥、二姐、三姐在大人们眼里是半大伢子(妹子),哪怕大哥、二哥已经成年了,也只是不象哄孩子高兴般地给鞭炮、糖子、果子,而是招待他们坐下喝茶、吃果子。如果家里有其他客人,就由年纪相仿的伢子领到隔壁房间里招待。

    李家德和李家明则待遇特殊,家里没客人,大家都坐在堂屋里喝茶、吃果子;若是家里有客人,长辈们会将他俩拉住,客气地请到八仙桌或大圆桌旁与客人坐一起。若是家里有读书伢子、妹子的,读初中的会过来与有荣焉地叫‘家德‘,读小学的则叫完‘家德哥‘外,还会以一种敬畏的表情叫‘家明‘或是‘家明哥‘。

    银子滩村就这么大,有几个不认识李家德的,又有几个没听过突然冒出来的李家明?这两兄弟恭恭敬敬地叫着长辈们,说着过年的吉祥话,着实让这些长辈高兴、自豪。

    在附近几个屋场拜完年,第二天一大早,包括大哥、二哥在内的孩子们都跟着各自大人去外婆家。农村里规矩大,初一是给附近的人家拜年,初二则必须去外婆家拜年。如果换成以前,李家明能带着小妹在外婆家住到开学边,但今年不行了。父亲出去了打工,家里就需要李家明代表父亲来招待客人,给外公、外婆、舅舅、舅妈拜完年,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带着一定要跟着他的小妹回家。

    说是招待客人,其实也就是白吃白喝。招待客人的糖果、酒都是二婶买好分三个果盘装,表示这是三兄弟在款待客人;请客人吃饭也是由二婶带着二姐张罗;而李家明就负责陪二伯坐在桌上、火盆边,听他和亲戚们的夸奖。跟他一样境遇的,还有一个李家德,两兄弟每日跟着大伯、二伯在堂屋里进进出出,迎送着拜年的亲戚、朋友。

    李家是小姓,在崇乡只有姻亲而无族亲,忙到初五的下午,送走了最后几位酒足饭饱的客人,李家明的陪客之旅算是基本完成。二婶也开始收拾礼物,准备明天让二伯去自己姐妹家、及李家明父亲的师傅家拜年。至于李家明这伢子,那就别跟着去了,他父亲的师傅住在罗坊村的山里边,下了公路还要走几里山路,人家不会见怪李传林礼到人未到的。

    到了半下午,正在看满妹、小妹她们玩老鹰抓小鸡的李家明,突然愣住了又释然,连忙迎上去笑道:“王叔叔,过年好,祝您新年里发大财!”

    “家明啊,你二伯在家吗?”

    “在在在,请进,您请进。二伯,王叔叔来了!”

    李家明象个小大人一般,将拎着礼物的王老板迎进了堂屋,正在睡房里商量走亲戚的二伯连忙出来,见到自己老板也愣了下神。

    “王老板,您怎么来了?快坐,快请坐!”

    二伯将衣冠楚楚但手指上戴着大金戒指、新西装袖子上没拆商标、浑身透出暴发户味道的王老板让到八仙桌边,李家明也极有眼色地去跟二婶一起准备糖果、酒。

    “二婶,摆这些,这些不要了“,李家明小声说着,快手快脚地将果盘里的糖果全部换成了四叔、父亲寄回来的,还拿了瓶二伯用来招待他岳父的‘四特酒‘,换下了二婶手里的‘锦江酒‘。

    “家明,谁来了?”

    二婶还不知外面的客人是谁,李家明小声解释道:“外面是二伯的老板,换这酒客气点。”

    端别人的碗,服别人管。二婶听李家明这么说,连忙又将手里的‘四特酒‘,换成了二伯四十岁生日时,四叔送的‘剑南春‘。两婶侄端着果子、酒、茶进了堂屋,与客人客套完两句,接过价值不菲的礼物,二婶回到房里都有点发愁。

    这年头大家都不富裕,农村里走人家,客人送的礼物是要回礼的,这王老板送的两条‘白沙王’烟、两瓶‘四特老窖’酒至少也在三百块钱上下,这让二婶怎么回礼?三百块钱啊,现在农村里红白喜事,送个一百块钱都是重礼!

    二伯也很苦恼,王老板对他还真的很不错,但他要求帮的忙,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上次在县第一小学骗那个张主任的事,家明事后已经给他解释清楚了,那压根就是狐假虎威。而且王老板也不是什么忠厚人,做工程时经常偷工减料,二伯可不想自己乡里的学校,也跟在一小盖的教工宿舍那样,连钢筋都是旧的,而且粗细都小了一轮。可就如二婶想的那样,既然端了别人的碗,就肯定要服人家管,不管怎么说王老板也是自己老板啊。

    二婶、二伯的苦恼,李家明都明了,只是王老板的心思白费了,二伯也白愁了。柳老师那种聪明、又想干实事的人,哪会将工程包出去,把钱给别人赚?不过,这倒是二伯的一个机会,他都四十二了,工地上的重活还能干几年?

    等王老板提起一帮工友过完年可能会没活干,变相逼二伯的时候,赖在八仙桌上吃凤梨糕的李家明,突然笑道:“王叔叔,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有什么奖励?”

    “家明”

    正心生不满的王老板立即打断二伯的喝斥,笑道:“家明,你要是给叔叔出了个好主意,我奖你一个新书包怎么样?”

    这小孩可是个极聪明的小家伙,上次跟自己稍一配合,就替自己省了两三千块钱送礼。何况这小孩日后肯定会有出息,现在送他一个新书包,也算是对上次帮忙的感谢,或许以后等人家发达了,还能沾点小光呢。

    ‘哈哈哈‘,李家明笑了起来,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差几天满十三岁的伢子,但谈到利益他可不会客气的。堂屋里只有自己、二伯和这位王老板,为了让二伯不那么苦,露一露锋芒又如何?

    “王叔叔,你不厚道!”

    “嗯?”

    李家明坐直了身体,脸上收起了孩子气的笑容,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仿佛不再是一个小孩而象一个沉稳如山的成年人。这种突然之间的气质变化,不但让二伯看得一呆,连见识广多的王老板都郑重起来。这种本事,王老板在县里的领导们身上见过,前几分钟还能跟你称兄道弟、喝酒、扯淡,谈起正事就成了官威十足的领导,不给足好处就是一套套的官腔。

    斯文慢理地帮王老板、二伯倒了杯酒,李家明不提自己的主意,反而用富含哲理的话去震慑这位精明的生意人。

    “王老板,有句老话不知您听过没有?会琢磨事的人,能做事;会琢磨钱的人,能发财;会琢磨人的人,能当官。若是既会琢磨事,又会琢磨钱,还会琢磨人的人,那绝对是人中龙凤!”

    啊?

    虽然是暴发户,但王老板毕竟是场面人,一句话有没有水平,他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王老板象看妖怪一样看着李家明,这是十三岁的伢子吗?这样的话,别说自己想不到,恐怕学校的老师也教不出来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