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偶露锋芒(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已是黄昏,上课时喧闹而又有秩序的崇乡中小学寂静无声,显得有些空旷,只有教师宿舍那边还有点动静。今年的事特别多,学校里的几个头头脑脑,在家呆到初五就全部返校了。

    柳校长本来是不适合担任崇乡中小学校长的,他是在这里读的小学、初中、高中(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量高级知识分子下放,山里人又尊重文化人,因而很多乡村中学师资力量空前强大,崇乡也开办过高中。)。虽然时过境迁,当年那些下放的高级知识分子都离开了,可这里还是有太多他当年的老师,做什么事都要顾忌到老师们的情绪。可从县委到教育局、乡上所有的头头脑脑们都盯着那百多万的基建项目,混迹官场二十年的胡局长只好赶鸭子上架,让自己最信任的学生来接这个烫手山芋。

    百多万的基建项目,放在月工资只有三百多的年代,对所有的人都是一个极大的诱惑,胡局长若不是子女事业有成,也肯定会动心。柳校长多精明的人,哪会想接这种不管干好干坏都肯定得罪人的活,所以才有柳莎莎口中的‘柳本球也挨了骂’。

    不过,柳校长也是聪明人,上任后除了回家睡觉,连吃饭都让副校长或是教务主任跟着,上面来的文件也特意当着访客们的面先给副校长他们看,尽量不给任何人说闲话的机会。大过年的,从放假后不停地去同事、学生家吃杀猪饭,又从大年初二开始,不停地请家在崇乡的老师去家里吃过年饭,就是为了尽量地避嫌。好不容易到了初四,只在外婆家走了一趟的柳校长立即带着老婆孩子返校,还特意半说服、半强迫陈副校长他们几个一起返校。

    柳老师这种苦衷,也得到了陈副校长及其他人的理解。事情得做好,又得让那些背后都是领导的包工头们下得了台,除了不给他们私下接触的机会,一个小小的校长还能有什么办法?

    别看那些包工头个个提着礼物、嘴里说着好话,鬼知道他们没拿到工程后,会如何造谣生事?校长这个职务,说是领导确实是领导,管着几百号人,说不是领导那就不是领导,连个行政级别都没有。要是得罪了那些当官的,保不齐会在下任教育局长耳朵边吹吹风,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把柳校长夫妇塞到最偏远的地方去任教!

    ‘突突突’,一阵摩托车的声响传来,打破了校园的平静,正在办公室里打扑克的陈副校长乐了,打趣道:“柳大校长,生意上/门喽,要不要请人吃个饭啊?好歹也大过年的,又快吃晚饭了,总不能一点礼节都不要了吧?”

    柳校长看了眼窗外,扔下手里的扑克牌,苦笑道:“老陈,你真是乌鸦嘴,这顿晚饭还真得请。”

    “谁啊?”

    “李家德的二叔,上次大雪天里回茶山,在他家住了一晚,还借了他的摩托车。过年时,又跟成林去了他家吃杀猪饭。对了,他老婆是王诗梅,应该还是你的表妹吧?”

    陈太平副校长是柏木人,柳老师这么一提醒,立即想起了当年拿石头扔自己的远房小表妹。

    “啊?对对,听说她嫁在银子滩,她小时候还跟我老婆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简单是个野妹子。”

    “呵呵,等下可别乱认亲戚,我跟成林不好说硬话。”

    人情练达的陈副校长苦笑几声,用普通话无奈道:“知道了,柳大校长”。

    这个社会是人情社会,有了二伯这个熟人,王老板享受的待遇与上午来时截然不同。大家寒暄一阵后,除了热茶、香烟、酒、果子这些过年必备的东西之外,柳校长的老同学、陈副校长的远房堂妹夫王老师、王教导主任还去了安排晚饭。

    等王老师安排好晚饭再回来时,后面多了个漂亮的小尾巴,有礼貌地叫道:“李叔叔过年好,祝您身体健康、生活幸福愉快!”

    “莎莎啊,过年好过年好,也祝你学习进步、身体健康”。

    非常喜欢这个漂亮、有礼貌的小姑娘的二伯,连忙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笑道:“这是他们从广东带回来的,你尝尝,要是喜欢的话,开学后我让家明给你多送点来。”

    长者赐不敢辞,何况又是大过年的,柳莎莎只好接过道谢:“谢谢李叔叔,这些就足够我吃的了,陈伯伯、王叔叔你们也吃。”

    塑料袋是透明的,一眼就能看到里面只是些饼干、糖果,但吃食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东西,站得稍远就看不清楚。柳莎莎冲她父亲笑了笑,将袋子打开分了一小半放在果盘里,里面的东西也让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这孩子真懂事,几个大人暗赞一句,又聊起天来。从国家大事,到李家德、李家明兄弟的聪明、李家道的刻苦,就是不问二伯他俩的来意。

    端了别人的碗就得服别人管,何况还拿了人家的股份,闲聊了一阵后,二伯终于涨红着脸硬起头皮攀熟人、攀亲戚道:“柳校长、陈校长、成林姐夫,我今天来学校,是有求于几位领导的。”

    还是来了,柳校长和陈副校长、王老师暗叹了口气,只好笑道:“老李,我们是朋友,说什么求不求的。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还让你大过年的跑一趟。”

    二伯只是忠厚老实,人情世故哪会不知道,哪听不出人家的婉拒,可巨大的财富还是诱惑他尴尬道:“是这么回事,我和振国想给学校捐个水泥球场,还想无偿翻修下门口那条石子路,嗯,修成水泥路。”

    嗯?柳校长他们都愣住了,生意人图的是利,怎么改成当慈善家了?

    有了二伯起的头,人情练达、口才了得的王老板接过了话头,诚恳道:“各位领导,学校太苦了,连个象样的球场都没有,就更别说外面那条破路了。我们是这么想的,学校不是每星期五有一节课的义务劳动吗,与其大家都搞卫生,还不如到河边筛点沙子,我们再捐点水泥和人工出来,建个水泥篮球场和翻修下那条石子路。”

    有点意思了,工程给谁都是做,只要价钱合适、质量过关就行,要是顺带还能搞搞其他建设,这种好事可不是常有的。特别是留任的陈副校长,这次说起来有一百万资金,可那都是建小学用的,而且得专款专用,自己一帮中学的领导、老师出人出力,最终中学却一点好处都捞不到。若是能趁这个机会,中学也修条水泥路、再修个球场、打几块水泥地,那也不枉大家辛苦一场不是?

    “莎莎,去看看饭做好了没?”

    “哎”

    打发走了聪慧的柳莎莎,柳校长发了圈‘白沙’烟,示意王老板说正事。这是个生意人,肯定不是慈善家,捐水泥球场、水泥路的目的还是那些基建项目。

    “上次浔阳的地震幸好不大,可我们这也有余震,以后的事谁有把握呢?我们是这么想的,学校是人口密集区,万一有个大点的地震,出了事可怎么办哟?我建议新教学楼、宿舍使用全框架结构,不要用现在的砖混结构……”

    王老板说完,柳老师他们吸了口凉气。上面为了新学校看起来新、漂亮,特意规定了教学楼、宿舍都必须是四层的砖混房子。容纳七八百名学生的教学楼、宿舍,若是全部建成全框架结构的新房,百来万资金看似很多,但肯定是不够的!

    人家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有他的办法,柳老师狠抽了几口烟,扔了个眼色给陈副校长。

    会意的陈副校长,正色地用普通话道:“王老板,你的计划很好,但我们的基建款只有那么多,你有什么好办法?”

    事情成了,王老板按捺下心头的狂喜,也冷静道:“陈校长,我是生意人,肯定是要赚钱的。如果你们认可了这个方案,我就有办法完成这些工程,但前提是我们双方要配合默契。”

    柳校长已经动心了,被自己老师从副科级的考察名单上拉下来,那也是胳膊扭不过大腿,要说没一点怨言是不可能的。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就得到哪个山头唱什么歌,反正会得罪各方面的领导,日后的提拔机会微乎其微,那还不如干件漂亮的事,在乡里乡亲们面前落个好名声!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眼看着没几年就四十了,爬不上去也就认命吧,建所让同乡们满意的学校,也算是没白活这几十年。

    “走,王老板、传民,我们先吃饭,边吃饭边聊。成林,打电话给车站,让他们给我们预留五张明天去县里的早班车票。”

    陈副校长也已经动心了,功劳不功劳的他不在乎,到了他这个岁数,再大的功劳也顶不了什么用。关键是能替中学修路、修球场、打水泥地,这对于以校为家而且退休后也十有八九在这养老的人来说,这个条件极具诱惑力。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