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偶露锋芒(五)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大年初八,正是年后上班的第一天,同古县城里各单位的头头脑脑、各乡镇、林场的领导们,都夹着手包带着手下人涌向县政府大院,给县领导、各上级部门领导们、及领导的秘书们拜年。

    “孙秘书,领导们这是?”

    “嘘,小声点,领导们正在开会。”

    上班第一天就开会,让这些头头脑脑的心脏立即提了起来,关切地看着紧闭的会议室大门,小声道:“什么事?”

    政府就没有秘密,哪怕是常委会上的动向,不需要三小时就能传遍大半个小县城,秘书们也乐得卖个人情。

    “没什么大事,就是崇乡中小学试点的事,他们校长要求不要承包商,由他们来请工人、工程队负责人,自建教学楼、宿舍楼。”

    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各单位盖宿舍都喜欢这么干,权力在自己手里,捞的好处才最多嘛,但百多万的基建项目县里同意不同意这么干,这些领导还是有强烈的兴趣的。

    为了抢夺这个项目的主导权,城建局的高局长要求由建设局来公开招投标,结果被老资格的胡局长骂成‘要钱不要脸‘;县一建、二建的头头提着礼物上/门,结果让人家转身分给了全局的干部当过年物资。现在那位标榜从不收人礼、强蛮惯了的胡大局长,居然要求不要承包商自建?

    “嗯,是真的,他们校长立下军令状,准备用150万建两幢全框架结构的教学楼、三幢学生宿舍、老师宿舍,抗震标准达到7级!”

    超出预算50万,那确实是要开会讨论,刚附和了一句的领导们,转过脸就暗骂道:“疯子!”

    确实是疯子,别看每幢楼的预算达到了30万,但要采用全框架结构,别说包工头一分钱赚不到,连经手的人都落不着一根毛!当官的人,上上下下都要照顾到,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偷工减料?那死得更快!这是领导们的政绩工程,要是上面来验收,质量不过关,别说帽子没了,连工作都会被开除,搞不好还得去看守所报道!

    确实是疯子!

    柳校长被王老板的计划打动了,准备豁出去大干一场,反正左右都会得罪头头脑脑们,还不如来个痛快点的,建成一所高标准的新学校,日后也落个好名声。为了说服县里的领导,他甚至按李家明教王老板的办法,到县文化馆求到了两个美工师傅,连夜将他心目中的教学楼、宿舍、学校全景给画了出来,这也算是同古县第一幅建筑效果图吧。

    不得不说,那俩位美工师傅的功底不错,将未来建成的学校画得美仑美奂,看得县委领导们眼前一亮,更为柳校长的计划增加了不少说服力。可真要大家发表意见时,各位领导又沉默了,眼睛都看着面前的笔记本或是头顶的天花板。

    能当到县委常委的人,都是脑袋上插了天线的,对省市的动向知道得一清二楚,丝毫不因为同古地处偏僻而消息闭塞。主要领导不能是本地人、常委会里本地人不能占多数,这些消息去年年底就传出来风声。换句话说,今年会提前换届,最多到九、十月份,在座的大部分本地常委将调往他处,而两个外地常委极有可能升任政府主要领导、或县委次要领导。

    追加五十万预算不是什么大事,这几年县城财政状况很好,去年的财政收入达到了近四千万,年底结余八百七十多万。问题在于,主要领导要走了,大部分常委也要走,这五十万会不会成为离任前突击花钱的前奏!

    铁打的官位,流水的官,离职前的领导可不会给继任者考虑的,有些过分的前领导甚至会举债做政绩,给继任者留个好看不中用的烂摊子。若是继任者是从外地调,大家自然乐见其成,反正大部分人都要走,官场上又无吃独食一说,讲究的是好处均沾,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问题是,下一届的领导班子。

    政府主要领导十有八九是钟副书记,县委次要领导可能是张部长,五个本地常委也极可能要走四个,这就有很多擎肘之处了。人走了,家族走不了、子侄还要靠人家照顾,有谁想得罪老家未来的主要领导?

    县委一把手蔡书记不是本地人,但以前在本地干过组织部长、常务副县长,到外面兜了一圈后又回了同古任书记,平时跟本土派的郭县长斗争中又有合作,可谓是平分秋色。任内最大的政绩,就是跟郭县长合作,把几十年前修垮了的大段水库给修成了,让全县的所有村落都用上了电。

    “郭县长,柳校长的计划要追加50万预算,你们政府那边有什么意见?”

    蔡书记的问话不合惯例,但他是县委班子的班长,决定提问顺序是他的权利,决定某些议题上常委会讨论、表决也是他的权利,甚至在常委会上一票否决某项提议还是他的权利。

    郭县长与蔡书记有某种默契,但也不会顺着他的话来发表意见,指了指发言席上正紧张着的柳校长,戏谑道:“柳校长,你的计划很好,但一百五十万能建成吗?你别拿些漂亮话糊弄人,我比你更懂基建是怎么回事。你该不会是想,工程建到一半钱不够了时,再跑到我们这来哭穷吧?”

    已经豁出去了的柳校长,也从胡局长那听到一些高层动向,连忙会意道:“郭县长,我跟您说实话,一百五十万确实建不成画上的学校,只能建成一个大概模样,但我保证教学楼、宿舍绝对没有问题!”

    “那全部建成需要多少?”

    心脏快从胸腔中蹦出来的柳校长,麻着胆子道:“二百万!只要有二百万,不但能将小学的食堂、球场、围墙、公路全部建好,还能将后面的小山改成花园。”

    常务副县长是本地人,也是铁定了要挪窝的,当然也想着日后让乡亲们念个好,看了看书记、县长的眼色,皱起眉头道:“前提还是要指定承建商,工程款独立管理?”

    柳校长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对!腾达公司的王总答应了既不包工也不包料,由他们提供工人、设备让我们自建,他们只收取项目总造价7%的管理费。

    杨县长,如果按目前基建承包模式,我们不可能一百五十万建成五幢全框架结构的教学楼、宿舍楼!若是工程款不独立管理,还是由财政局、教育局、乡财政所三级管理,除非您或是书记、县长来亲自抓这个项目,否则迟早会出问题!”

    这话不太好听,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那一百万的专项资金,恐怕到县财政局账上最多只剩下80万。若不是碰到主要领导要政绩、又即将离任,再经财政局、教育局或是乡政府,最后能到学校手里有70万就不错了。追加的50万预算外资金也一样,若不让学校独立管理,恐怕最后用到项目上去的,能剩下二三十万,就算是各级领导很善良了。

    在座的领导都是从基层干上来的,没盖过教学楼、学生宿舍,但肯定盖过职工宿舍、干部宿舍。一百五十万建五幢全框架结构的建筑不贵,可以说能省的都省了,而且经手人一根毛都捞不着。若是按惯例操作,资金经过层层拔毛之后,还要求项目单位按质按量完成项目,项目单位的负责人只有找根绳子上吊。

    当然,承建方的那个王振国也不亏,不用垫付资金,更不担心尾款的问题,安安心心地拿他的工程管理费。说是少赚了钱,但要是将那些额外的灰色费用刨掉,还真说不清包工头到底是沾了便宜还是吃了亏。

    妈的,王振国那王八羔子还真是真人不露相,这么缺德的办法都想出来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