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偶露锋芒(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没见过世面的人,总是沉不住气的,比如最远就到过县城和修水的二婶。

    招待了两三次客人,居然招待出了一场富贵,这让二婶早上煮粉都忘记了放盐。二婶没吃出什么异样,乖巧还有些胆小的小妹吃出了咸淡,但看了看桌边二婶的脸色,闷着脑袋瓜子吃她的粉丝、荷包蛋,只是多夹了几筷子咸菜放在碗里搅和。

    没吃出米粉里的异样,二婶却重复着问了几遍的问题。

    “家明,你说我们能拿下那个工程吗?”

    刚进来的李家明尝了口明显没放盐的米粉,起身给自己和二婶、小妹碗里都加了些盐,嘿嘿直乐玩笑道:“二婶,成了,二伯会发财;不成,我们也没损失,还省了给王老板回礼,反正我们左右都不亏的。”

    “你这伢子!”

    二婶脸上有了怒色,李家明可不敢再玩笑了,连忙小声道:“二婶,你别担心,即使这次不成,下次药厂的基建项目,有董昊哥的面子,二伯他们总能分到一点工程的。”

    “你真认了那个董昊当哥哥?”

    李家明无奈之下,只好又将说过几遍的旧事重提,只是省去了吴建国夭折的儿子那事,玩笑道:“上次他们来买蜂糖,那个吴叔叔不是想认我当干儿子吗?二婶,人家有钱人喜欢认干儿子,您侄子我这么聪明,人家还不会喜欢。”

    “那就好那就好“,二婶喃喃了几句,又担心道:“家明,你说那个王老板会不会表面上跟你二伯搭伙计,背后玩什么花样吧?我跟你说,他们做生意的人,肯定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

    哎,二婶是真的心乱了,李家明只好又耐心道:“二婶,不会的。要是学校的工程拿下来了,有柳校长、王老师他们管着工程费用,他不敢动什么歪脑筋。再说,还有药厂的工程吊着,他现在不但不敢玩花样,而且还是在求着我们。若不是二伯太本分,干不了那些送礼、拍马屁的事,哪还轮得到让他来赚大钱!”

    “那倒也是,你二伯也不是那块能当老板的料“,二婶心里稍安了,又憧憬起发了财,也要象四叔那样做幢大砖屋。

    哎,一辈子一定要建幢房,这已经成了农村人的执念了。至于这房子建成后给谁住,他们是甚少考虑的,就比如四叔辛苦几年做了幢漂亮的小洋楼,一年难得回来住几次,却照样一点也不后悔。若干年后,四叔还会对已经外出打工了的堂弟,骄傲地说:“满伢,外面苦就回来,反正耶耶(爸)帮你把屋都做好了!”

    做吧做吧,想做幢屋那就做,以后就当成度假别墅!乐呵呵的李家明全然忘记了,他自己也帮他父亲和还没见着影子的后妈,从王老板那索要了一幢和四叔一样的小洋房。

    正当三婶侄吃着早饭时,县里那间会议室里,郭县长也开始发表他的意见。

    “同志们,蔡书记常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句话我是举双手赞成的!我们作为党员,不就是要为人民服务,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吗?去年县委决定给符合条件的民办教师转正的正确决策,获得了省市领导、全社会的高度赞扬,我们为什么不能更进一步,为山区人民做更多的好事、办更多的实事?

    同志们啊,财政局的钱不是县委的、不是县政府的,更不是我们几个常委的,那是全体同古人民的!取之于民,就要用之于民!

    蔡书记,在这里我表个态,县政府坚决执行县委的正确决策。同时,我建议在全县范围内普查一下学校的校舍,看看还有多少危房?我们都要酌情给予资金改造,不能让孩子们再在危房里学习了!”

    座地虎郭县长表明了态度,不是本地人的本地派蔡书记也顺势而为,反正任期最多剩下八九个月,总不能看着那些钱给继任者胡乱花不是?同古啊,自己在这片大山里工作了十五年,人生有几个十五年?

    “同志们啊,古人常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难道我们这些以及为人民服务为理想的党员,连个古人都比不上?郭县长,你的意见很正确,我个人表示完全支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同古要想有美好的前途,关键还是那些孩子,怎么能省下教育的钱呢?

    好了,大家表决一下,支持郭县长意见的请举手。”

    郭县长立即带头举手,一个、两个、三个、七个,知道大势已去的钟副书记也举起了手,蔡书记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也举了下手,吩咐旁边的县委办主任道:“老高,你记录一下,下午与县政府联合发文,让各乡镇场立即普查学校的危房情况,明天下午上班时我要看到真实的数字。”

    “是”

    既然要离任了,书记、县长就不会再相互使绊子,都想日后能让百姓们念个好。蔡书记说完了,郭县长又以第一副书记的身份补充道:“老高,用辞强硬一点,要指出危房改造必须采用崇乡中小学的模式,各级政府部门都不得随意插手。”

    郭县长话音刚落,以干出了大政绩而即将升官的蔡书记也连连点头,指了指列席常委会的胡局长,命令道:“老胡,你是出了名的不收礼,又是教育局的局长,这事由老郭抓总成立一个办公室,你来当这个办公室主任管日常工作!老毛,你们纪委、监察室派出督察人员,谁要是敢在这上面伸手,就摘了谁的帽子,送谁进班房!”

    胡局长大喜,连忙保证道:“蔡书记您放心,校舍危房改造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谁若是连这样的钱也伸手,我保证有一个就向纪委举报一个!呵呵,我今年五十八了,还有两年就要滚蛋,正准备退休后去儿子那带孙子。(此时基层领导没有退二线一说,男性领导干部六十岁退休。)”

    胡局长的一双儿女都很争气,女儿在沪市工作、儿子浙大毕业后在杭州工作,‘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去那养老确实不错。胡局长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恐怕那些头头脑脑不会自寻没趣了,跟一个不在乎前程、不在意日后好相见的人扳手腕子,恐怕未来的书记大人也不会想自找麻烦。

    大势已去,最有希望留任的钟副书记也顺着胡局长的话,笑眯眯地打趣道:“老胡,以后去了杭州,可不能不认老同事。到时候,我们去那旅游,你得全程导游,还得管食宿哦。”

    “钟书记,您也太不瞧不起人了,我老胡是那样的人吗?”

    另一个很有希望留任的组织部张部长,也调侃道:“难说,柳校长本来准备当副场长的,我们组织部都找他谈过话了,结果让你拖去当校长,鬼知道你以后还会不会认我们这帮老同事!”

    “呵呵,这可不怪我,一百多万啊,我要是不让他去做这事,晚上睡觉都会睡不着!学生嘛,老师有事的时候,他不来帮忙,谁来帮?”

    胡局长的半真半假的玩笑话,让众位领导莞尔一笑。若不是正好碰到主要领导离任、大部分常委也要离任、项目又是政绩工程等一系列巧合,恐怕在座的各位都会写条子。

    趁着领导心情不错,旁边负责记录的高主任,连忙写了个纸条给蔡书记,提醒他今天的议题还没表决,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了,该收尾了。

    蔡书记扫了眼那张小纸条,又递给了郭县长,若是一个乡中小学就给多给一百万,下面的人还不吵翻天?

    郭县长也扫了眼那张小纸条,随手放在一边,笑道:“柳校长,财政局会补足那一百万专款,另外再给你们二十万;县政府这边会交待物资局,优先供应你们需要的钢材、水泥,至于你说的追加一百万不可能。你也要体谅我们,全县有十四个乡镇场,即使林场的情况好一点,那十个乡镇总要一碗水大体端平吧?你们崇乡大、人也多,上面已经给了一百万,县里就不能再象其他乡镇一样给五十万。”

    正为可能到手更多资金而激动的柳校长,被郭县长的一盆冷水浇醒了,自己和老师都当了这两位主要领导的枪!不过也好,好歹也多搞到二十万,有这多出来的二十万打底,再跟工程队商量一下,应该能把中学的学生浴室、食堂推倒重建,省得一下雨就到处滴水。

    正在暗暗发愁的钟副书记也总算松了口气,十四个乡镇场,去掉四个有钱的林场就是十个,崇乡又只给二十万,财政上还能留下三百多万。好歹大家都共事几年,老蔡、老郭还算是为自己考虑得不错了,没有让政府欠债做政绩的意思,估计临走前还会给自己留一点。

    没捞着好处的常委们也高兴,大家都是本地人,替本地的读书伢子们做了件大好事,以后回老家在亲戚朋友们面前,也能听到几句真心的奉承话。

    人嘛,当官当一时,做人要做一世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