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偶露锋芒(完)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过了春节就是春天,既然是春天,那就应该说是春光明媚。

    二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推着一辆崭新的‘凤凰’女式自行车,笑容满面地回到了家里,大声吆喝二婶去收拾行李。

    “成了?”

    二婶的声音都开始哆嗦了,她是家里的管家婆自然知道全部的事,7%的工程管理费就是七八万,再加上多报的钢材、水泥又能赚二三十万,扣掉各种税费,分到自己和老三家就是至少七八!

    七八万啊,要是不买王老板那些股份,老四那样的砖屋都可以做两幢!不对,做什么砖屋?那钱要存起来,以后给三妹、满妹她们读书,对,还有家明、文妹。一家人能出四个大学生,不对,少算了家德和三伢,一家人要能出六个大学生,真是祖宗菩萨有灵!嗯,等下要捉只鸡,去太公太婆、公公婆婆坟上拜拜!

    财不露白,二伯压抑着心里的欢喜,小声道:“赶紧帮我收拾东西,我马上要去学校打工棚,这几天还能借学生的宿舍住,一开学就要住工棚了。”

    “哎”,高兴坏了的二婶连忙进房间收拾东西,还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进了房间,二婶收拾着东西,二伯笑眯眯地叭着军伢孝敬的‘红双喜’。

    突然间,二婶愣住了,眼睛一红小声哭了起来,二伯夹着烟的手也抖了一下,因为二婶翻到了以前做的小衣服,俩人想起了后山上那个只有小棺材没有墓碑的儿子。

    ‘哎’,长叹一声的二伯闷着头抽完烟,小声商量道:“诗梅,要不我们听大哥的,把二伢过继过来?以后我们有了钱,不怕他不孝顺的。”

    “我不要!”

    二婶擦了把眼泪,狠声道:“我不要那只白眼狼!家明说过的,他会给我端灵牌、披麻戴孝,上次军伢也讲过!我有家明、军伢两个有良心的侄子就够了,不要没良心的过房崽!”

    说完,二婶见二伯还想劝,两三下擦掉眼泪,小声骂道:“蠢牯啊!大哥怎么不说过继三伢?没良心、又没出息的白眼狼,要过来就是个讨债鬼!还抽还抽,快去跟传猛他们说啊,自己当了二老板,有好事还不先顾着自己人?上次派出所关你,我躺在床上动不得,要是没他们三兄弟到处借钱,你不死都要脱层皮!”

    是啊,回过神来的二伯立即起身,去找传猛伯他们。工程是包下来了,但五幢房子要在下学期开学之前交付使用,工期满打满算也只有不到八个月。传猛哥他们在修水做泥瓦匠、打零工,一天虽然能赚二十块钱,一个月却只有十来天有事做,还不如到自己那去做长期的十五块一天,而且连休息的时候都包伙食呢。

    “传民?这事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合同都已经签了!传猛哥,大家都去,一天十五块钱包吃包住,十日一结工资;十五天休息一天,没工资、有饭吃。还有,红英嫂你们也去,工地上要请四个人煮饭,饭可以在食堂里蒸,菜还是要我们自己买、自己炒的。工资不高,一日只有六块钱,你们四妯娌都到工地上来,也正好帮我们、伢子、妹子们洗洗衣服。”

    红英婶迟疑了一下,那家里的猪、鸡鸭、菜土怎么办?

    “嫂嫂哎,一日可以赚六块钱,一个月就有一百八十多块,又包吃包住,还要这些东西干嘛?”

    “也是哦,吃得更好还能赚钱,还要这些干嘛?”

    大家一阵七嘴八舌的,传猛伯他们连忙去青泥坪、金姑沅请人,这样的好事先得照顾自己人、左邻右舍。工地上小工都八块钱一日,还包吃包住,七八个月做下来就是二千多块钱,这样的好事到哪去找?

    红英婶她们也连忙收拾东西,等男人们回来处理家里的鸡鸭,可大家看着猪圈里的架子猪发了愁。鸡鸭都好办,杀掉买给工地上就是,可这架子猪要杀掉,那就太可惜了。

    ‘嘿嘿嘿‘,一阵笑声传来,让苦恼的红英婶眼前一亮,走过来拧着李家明的脑袋瓜子道:“家明,你有什么办法没?这猪杀掉太可惜了!”

    “婶婶,工地上都是重体力活,一百多人吃饭,几天就要吃掉一头猪,菜就更不得了了。你们还去工地上煮饭干嘛,还不如在家里种菜、养猪、养鸡鸭呢。”

    “可工地上六块钱一天呢?”

    可怜的婶婶们,连账都不会算,把门前的田全部改成菜地,半年下来能种出多少菜?自己的不够,不会到别人家去收?二伯在工地上是二老板,自己人送去的菜还能不买?

    “你们想想啊,白菜萝卜吃不完都喂了猪,两毛钱一斤卖给工地上行不行?自己的卖完了,到隔壁村上收,一毛钱一斤,她们卖不卖?只要加一毛钱,你们一天卖给二伯两三百斤菜,就什么都赚回来了。还有肉、蛋,你们不会杀猪,我母舅会啊。你们把工地上的菜全部包下来,不比你们一天赚六块钱强?”

    是啊,做体力事的人吃得多,百多个人一天就要吃掉两三百斤菜,还有几十斤肉、蛋之类的荤菜。要是把工地上的伙食包下来,可比去煮饭赚得多得多,还能照顾到家里的鸡鸭猪。

    等二伯从青泥坪请完人回来,一听李家明的办法,更高兴得合不拢嘴,他在县城里买过菜,一斤白菜还两毛钱呢。要不是有这侄子的提醒,恐怕百多个人的蔬菜都要到县城里买,乡里可没人专门种菜,菜市场里除了卖肉的、卖蛋的,卖蔬菜的可真没几个。这年头,连老师、乡上的干部都自己种菜,哪会有人去菜市场买白菜、萝卜?

    一听县城里的白菜能卖两毛钱一斤,婶婶们更高兴,县城里都卖两毛,那崇乡就能卖两毛五,一毛钱一斤收两毛五一斤卖,那可是翻倍地赚。不过,李家明也在旁边好心地提醒她们,蔬菜是会脱水的,一百斤菜放那几个小时,肯定会少几斤的。

    “蠢牯,送过去之前,不会多泼些水在上面啊?”

    被红英婶笑骂了一句,李家明也识趣地闭上了嘴,婶婶们都有当奸商的潜质,反正赚的钱也是工地上的,关自己什么事?要真说起来,工人们还得感谢婶婶们,否则还吃不到这么便宜的菜。从县城里买菜进来,加上运费和人工,一天三块钱的伙食费,不从婶婶她们这买菜,他们吃得亏只有更大。

    红英婶、二婶她们商量得兴高采烈,都忘记了大婶,李家明也选择性地忘记了。合伙生意要大家不能太计较,若是中间掺了个聪明人,这生意会吵黄掉的。

    到了中午,听到口讯的舅舅赶过来,一听红英婶她们的安排,也高兴得合不拢嘴。杀猪这行当,只要不愁肉的销路,那可真是暴利,杀一头猪赚三四十块钱可是轻轻松松的。

    可惜的是,这生意只能做几个月,否则的话,那可真跟拿工资一样啊,而且是吓死人的高工资!

    “母舅,婶婶她们只能做几个月,你可以长久做下去啊!”

    嗯?几个大人都疑惑地看向李家明,在农村里杀猪可是件不容易的事,大家都手头上紧,有几个舍得平时买肉吃啊?要是让人赊,那就真是猴年马月才能拿到现金的。

    李家明嘿嘿直笑,笑到舅舅开始板起脸来了,才提醒道:“去乡上杀啊,食品站(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专门负责购买、宰杀生猪、销售猪肉的部门,归乡镇与物资局双重管理)去年年底改制了,那就是私人可以杀猪买喽。就食品站那几个屠夫,以前不知得罪了多少人,你要是去乡上卖肉,那些干部、老师还会去他们那买肉?”

    “哪有那么容易?”

    舅舅失望地叹了口气,在乡上菜市场里杀猪卖,要办各种证件,最难办的就是生猪屠宰许可证。现在虽说食品站改制了,可它们以前的上级单位县供销社,会这么情愿地给屠夫们办证。

    “学权阿公是乡上的副书记,这点事也帮不了?”

    舅舅暗中苦笑几声,乡政府的第三把手就是个摆设,哪有什么实权?不过也无所谓,能赚几个月钱也不错,总比在家务农强。

    大人们高兴,李家明也高兴,兴致勃勃地到晒谷坪里骑新自行车玩。二伯的永久载重自行车太高,自己只能骑三角架(小孩太矮,只能一只脚伸进三角架,踩着另一个踏板骑),还是王老板做人讲究又细心,知道买这种小巧玲珑的女式自行车给自己。

    这车好啊,这车座包放到最低,自己就能骑,以后上学的时候,就不用走路或是坐公共汽车了,后面还能带着小妹。二姐能骑二伯的车,毛砣能骑传宗叔的车还能带人,再去把传猛伯的旧自行车借来给三姐骑,以后大家上学的问题都解决了。

    可惜的是三姐练完口语,看到李家明的新车,就蛮横地抢走了。

    “伢子骑女式自行车,你好意思不?以后二姐带你和满妹,我来带文妹。”

    “三姐,这是别人送我的!”

    “我又没说要你的,骑车很累的,三姐这是体谅你,省得累到了你这宝贝老弟!”

    李家明看着那得意洋洋的三姐骑着辆漂亮的新自行车走远了,惋惜地叹了口气,以后这车两年半内都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喽。

    正在李家明惋惜之际,几家人的热闹,终于引来了大伢、二伢,他俩站在堂屋门口盯着他,大伢突然骂骂咧咧道:“没良心的白眼狼!”

    一句没良心的白眼狼,让李家明想起这俩混蛋取笑妹妹的‘小扫把星’,压不住的火就往脑门上蹿。以前送你们茶钱,那是父亲有交待,还真以为老子怕了你?李家明立即从地上摸了块压地箕(晒谷子的竹制器具)的石头,指着他鼻子道:“你骂谁?”

    大婶听到外面的动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见李家明手里已经手里拿着块石头,知道这小侄子气急了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连忙拦在两人中间。可大伢将他母亲拉到身后,依旧骂骂咧咧道:“怎么了?我骂错了吗?老四辅导你,你有好事就把我家扔脑后了,你不是白眼狼是什么?”

    “你想死是吧?

    气坏了的李家明,拿着石头就往前走,可旁边的二伢幽幽道:“我大哥说错了?二叔能当二老板,那是怎么来的?”

    响鼓不用重锤,李家明脸上一下变得通红通红,瞪着眼前的泥巴墙眼睛冒火,这俩蠢人能想得到这些?还不是跛子大伯在后面支使的?

    ‘砰’的一声,李家明将手里的石头狠狠砸向沟壑纵横的黄泥巴墙,用手指头点了点嘲弄自己的大伢、二伢,涨红着脸道:“大婶,这事是我错了,我去帮您要一份好处!你俩别得意,哪天惹火了我,弄死你们!”

    石头砸在墙上黄土飞溅,掉在地上咚的一声响,吓了大婶一跳,等李家明走远了,才虎着脸道:“大伢、二伢,以后少惹他,家明这伢子不是你们惹得起的!”

    性子比大伢稳重点的二伢卟哧一声,笑了起来,小声道:“姆妈,你放心。明伢犟,这种人不喜欢欠人情,只要捏准了他这一点,想怎么搓都行。”

    大伢也陪笑道:“姆妈,你以为我们蠢啊?嘿嘿,这个伢子打起架来不要命,我们没事惹他干嘛?啧啧啧,二叔这次走狗/屎运了,那个王老板居然听这种毛伢子摆布!”

    “怎么回事?”

    没什么怎么回事?纸是包不住火的,吴建国来买蜂蜜、他司机送李家明吃食、柳校长在李家明住、王老板上/门,最后二伯突然当了二老板,这些事一串起来,老谋深算的大伯很容易把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等外面的小冲突完了,呆在房间里的大伯跛着脚也出来了,看了看远处李家明的背影,再看看得意洋洋的大儿子、二儿子,随即暗叹了口气。哎,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就得扔!要不是家德、家道争气,自己这一世年(辈子)可真不值。

    正当大伯感叹自己儿子不如人时,李家明也去了跟二婶商量,合伙生意做不成,但大婶的菜还是要买的,而且要按卖价买、还得给她1/5的份额。

    “这怎么可能?”

    二婶还没说话,直性子的红英婶就直截了当地拒绝,李家明微微皱眉。二婶可没红英婶眼皮子浅,见自己侄子皱眉,连忙小声道:“家明,怎么了?”

    李家明叹了口气,苦笑道:“二婶,大婶是四哥、三哥的亲娘。”

    那是两个铁定能考取大学、会给家族争光的侄子,李家明此言一出,本来还反对的红英婶她们都不作声了,二婶连连点头道:“家明,你去跟大嫂说,工地上1/5的菜都买她的,要让她记你的人情。”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