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弟恭兄不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这个世界,真是人越狠,越得人敬重。

    李家明那一刀砍下去,尤其是他说出欠谁、不欠谁的话后,整个世界都变了。鼻青眼肿的大伢、二伢、缠着绷带的大婶绕着他走,正眼都不敢瞧他一下;一干堂叔伯婶都笑脸相迎;李家德兄弟再不进他的家门,每天下午帮他们父母洗完菜,偶尔与他迎面相遇时,眼神里除了仇恨还夹杂着屈辱,而李家明则是微笑相迎。

    只是,让李家明稍觉得遗憾的是,从二伯到军伢哥都对他不再那么亲热,都对他有了些敬而远之的意思;哪怕是二婶也不会再动不动拍拍他脑袋、扭扭他耳朵了,就更别提三姐把抢走的新自行车送了回来,还放下自行车就跑。也就是毛砣、细狗他们几个小的,还是老老实实地过来读书、做作业,连满妹她们几个小妹子做完作业后,都不会再缠着、赖着自己要听故事。只有小妹,每天都跟着自己,连睡觉都要跟自己睡一起,生怕什么时候不见了自己。

    李家明除了每日陪着小妹,每天给她挖空心思讲故事外,并不怎么在意其他事。所谓日久见人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回来的东西依旧会回来的。两世为人,他看淡了财富、权势却更重亲情,只要自己以诚待兄弟姐妹、以孝事伯婶,该回来的亲情还会回来。

    转眼间,就到了元宵边,到了要开学的日子,也是李家明大伯、大婶最艰难的日子。往年到这时,虽然艰难还有办法可想,可今年两口子坐在火塘边,看着熊熊燃烧的柴火唉声叹气。

    李家七兄弟,除了李传健和最小的李传田,父母在世时都咬着牙送他们去学了门手艺。这些年来,虽然做手艺赚不到大钱,但农闲时好歹能补贴家用。

    李传健不同,年轻时心气高,一心想着考学校,可那个时候的学校不是凭成绩,而是靠组织推荐。等他在大姓人家掌握的组织面前撞得头破血流时,学手艺已经是家里没那能力了,只好去村小当代课老师。要是他能吃苦耐劳坚持下去,或许也能象张老师样修成正果,等到转正的机会,可惜他又太聪明了。

    眼看着大堂兄到了要成家的年龄,李传健趁着父亲病了,将他的病情往严重里说而且提出分家,省得正是壮劳动力的父亲病好后,还要帮堂兄弟娶亲。性子爆的李传猛没那么多心眼,见拉扯自己三兄弟长大的小叔叔病得起不了床,不想闹得辛苦一辈子的小叔叔万一真不行了,到地下去见公公、婆婆、父亲都去得不安心,咬着牙答应了,请来三个外婆家的舅舅,将好端端的家一分为二。

    刚分家那段时间,李传健着实过了几年好日子,康复后的父亲带着两个半大伢子的弟弟在生产队上赚工分,他在学校里雨淋不着风吹不到,整天悠哉游哉。可他聪明,别人也不蠢,二婆婆见他如此精明会算计,等他父亲病完全好了也提出分家,再次将一个家一分二,带着她的继子也就是李家明的父亲另过。

    那年头,结婚没有如今的铺张、讲究,只要父母双方同意、家境有个相当,年轻人自己又看对了眼,拿二十块钱的彩礼、杀头猪、打斗把豆子的豆腐,就可以将婚事给办了。李传猛人高马大、会做泥瓦活、对寡妇母亲又孝顺,还拉扯着两个弟弟,按说这样的家境是很难成家的,却没想到赢得了邻村的王红英敬重、爱慕。她家拗不过倔强的女儿,只好同意了他俩的婚事,虽然借了几十块钱的债、一头瘦猪、两斗豆子,但也总算是成了家,两口子带着他娘和两个弟弟往前奔。

    轮到李传健成家也简单,他能说会道又有份轻闲的事做,跟年轻时很漂亮的余芳(大婶)看对了眼。家里帮他出了彩礼、猪肉、豆子,也顺顺当当把婚给结了,还隔年就生了对双胞胎儿子,可他的好日子,到这也就算差不多了。

    李传民忠厚老实待人热诚,王红英的远房堂妹王诗梅看中了他,又有同村姐妹的撮合,他父亲就找李家明的婆婆借了头猪,也帮二儿子把婚事办了。隔年,二媳妇又给老人家添了个大孙女,孙子、孙女都齐了,老人家一高兴就出了事,喝了点小酒中了风,没多少天就撒手而去,紧接着就是与他相濡以沫的老妻。

    儿大分家,树大分杈,何况是双亲都去世了,李传健他们这个家再次一分为二。

    没了老父亲替他撑门顶户,李传健就得自己来硬顶。可他在学校赚的那点工分,哪够他养家糊口?何况除了两个儿子外,还有个五六岁的四弟李传田。自此一个斯文的教书先生,最终只能辞去那份轻闲的代课老师工作,成了一个在土里刨食的农民。

    这也没什么,只要吃得了头几个月的苦,田里、土里的活总能学得会的,可李传健偏偏又想走捷径,整日围着乡上的工作组转,想凭着他能说会道、能算会写挤进公家门。

    也真别说,以他的聪明能干、小意奉承,还真让乡上的革委会主任非常喜欢,加上他的成分又好、乡上也缺这样能写会算的人,准备破格将他招干。可惜天意弄人,正觉得前途光明的他去县里送信时,回来途中碰到大雨,山里路滑摔断了腿。治是治好了,可乡上的二把刀医生,把李传健治成了瘸子,领导再喜欢他,也不可能招个残废进乡政府的,他也就彻底没了进公家门的机会。

    往事悠悠,仿佛还历历在目,李传健长叹了口气,哆嗦着掏出烟丝、纸条卷了个喇叭筒,夹了块火塘里的炭火点燃,看着那团火焰发呆。

    怎么办啊?大伢、二伢惹出的事不大,可这蠢婆娘打了那只畜生就是大事,能借的地方就那么两个,现在全被她堵死了!

    “传健,要不先欠学堂里的学费,等个把月我们就能缓过来了。”

    “明年补习的钱呢?三伢读高一的钱呢?”

    性子急的余芳将手里的柴火一扔,落火塘里溅起一阵灰尘,没好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补习补习,你总想着补习,要是他们补习又考不上呢?考上了,三伢、家德又怎么办?

    不是我说你,天天想天天算,到头来呢?要是初几里,你答应了老二,把三伢过房(继)就好了。有什么不行的?三伢这大的人了,还不晓得谁是亲生娘耶(爸)。这下好了,连老二都不愿借钱了,这可怎么办哦。”

    李传健已经没有发火的力气了,更没有解释的兴趣,闷着头抽完那根喇叭筒,佝偻着背去了看四个儿子。

    大伢、二伢虽然不争气,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总不能看着他们抱憾终身吧?理想的幻灭,李传健自己体验过两次,不想让儿子也经历一次。当初要不是有老婆孩子,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挺得过来!

    楼上的李家仁、李家义也正忧心如焚,眼看着就开学了,可家里迟迟凑不出学费。母亲挨了那畜生一刀,那畜生倒是干脆利落赔了三百块钱,可钱还没到手就让那刁钻的二婶给扣了借账,她还放言:自己两兄弟别说没钱读书,就是病得要死都莫找她!

    要是早知道会这样,那天自己为什么要嘴痒嘴贱啊?想起一时嘴贱的后果,李家仁兄弟就狠不得抽自己两大嘴巴!

    听到房门外熟悉的脚步声,李家仁兄弟象弹簧样从椅子上跳起来,希冀地看着佝偻着背的父亲,期盼他能和以前样掏出一叠钱来给自己交学杂费。

    可惜的是,俩兄弟的热切期盼,让一声长叹给击碎了。

    “哎,大伢、二伢,莫怪耶耶(爸)心硬,耶耶姆妈实在是无能为力了。耶耶说尽了好话,只差给人跪下,还是阿婆屋里借不到,自己屋里也借不到,只能委屈你们兄弟了。”

    天塌了,李家仁兄弟觉得天塌了,不读书了去干嘛?

    去打工?

    想起二叔在工地上的穷酸样,李家仁兄弟就不甘!工字是不出头的,打工是出不了头的,永远都要低人一等的!

    从懂事起就被父亲教诲,要想不作田就要努力读书,努力了十几年,如今理想破灭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去考小中专!若是当初咬着牙考重点高中,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田地啊?

    李传健眼里含着泪光,面若死灰的李家仁兄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象捞到一根救命稻草般扑跪在他面前,哀求道:“耶耶,二叔不是想要三伢过房吗?你就答应了他吧!”

    也坐在书房里为兄长发愁的李家道一震,惊骇地看着自己大哥、二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亲兄弟居然会劝父亲,过继自己供他俩读书!

    过继?平时那是过继,现在就叫卖!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