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李家明式的公道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春天里的雨说来就来,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屋顶上,也打在书房里沉默着的李家德心头,他冷眼看着苦苦哀求的大哥、二哥,心里悲凉一片。他知道自己大哥、二哥很自私,可从没想过他们会如此天性凉薄,三哥可是他们的亲弟弟!

    若是以前父亲答应二叔,将三哥过继给他养老送终,伦理人情上都说得过去,三叔不就过继给了绝后的二婆婆吗?可现在自己家刚闹出这样的事,二婶不顾情面扣掉赔给母亲的医药费、营养费,再提过继的事想去借钱,这不是卖三哥吗?

    四十多岁却苍老得象花甲之年的李传健老泪纵横,看着俩儿子的哀求,哀叹道:“大伢、二伢,莫让耶耶(爸)为难,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绝望的李家仁兄弟仿佛抓到根救命稻草一般,又扑到三弟面前跪下,央求道:“三弟,我们是亲兄弟,你不能眼看着我们没书读啊!”

    再恨也是亲兄弟,兄长跪在自己面前的压力,让还年幼的李家道无法承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手足无措地看向他父亲,却只能看到他老泪纵横。

    坐在旁边的李家德看着自己兄长如此天性,眼前闪过自己掉在冰冷的河水里,跳下水拉自己的却是同样年幼三哥。

    “畜生!”

    平时沉静、斯文的李家德终于发怒了,狠狠一巴掌甩在他大哥脸上,扇得书房里突然变得死寂。

    良久,泪流满面的李家德站了起来,任由着泪水流下,看着跪在地上的李家仁兄弟,缓缓道:“大哥、二哥,我最后一次叫你们哥了。我现在才知道,家明为什么打你们,为什么要砍姆妈那一刀。你们不把三哥当兄弟,又如何让我们把你们当哥哥?

    算了,看在同父同母的份上,我去帮你们求人。不过,你们记住了,人始终是要靠自己的,要是再不争气,以后不要再来求耶耶。耶耶养你们到了十八岁,供你们读了十一年书,已经尽到了当父亲的责任!”

    兄弟同心,对于李家道来说,指的不是大伢、二伢,而是他的四弟。一听弟弟如此说,李家道也不顾地上哀求的大哥二哥了,连忙阻止道:“家德,莫犯糊涂!你去哪借,哪又借得到?姜老师他们再看重你,也只会在你读书困难的时候帮你,不可能帮他们的!”

    “我晓得,我晓得哪可以借得到”,聪明过人的李家德看了眼自己父亲,暗自长叹了口气。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落寞的李家德走到吊楼上,拿起一把旧雨伞,着急的李家道才恍然大悟,连忙跑过去拉住他,急切道:“家德,你疯了吗?”

    李家德看了眼书房里丑态百出的两个兄长,黯然道:“三哥,血毕竟浓于水,我没那么心硬,也不可能看着耶耶去受辱。”

    沉默了一阵,同样黯然的李家道终于松开了手,目送着弟弟瘦削的背影,消失在漆黑的雨夜里。

    ……………………………

    李家明的书房里很温暖,元宵过完了,军伢要回广东,大狗伢也想跟着去,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特意跑到他这来道别。

    “嘿嘿嘿,我不,我就要跟传猛伯说!你告诉我了,我就晓得了。你是拍拍屁股一跑,要是传猛伯晓得了,他肯定会骂我的,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要换成以前,大狗伢能把李家明按在地上一顿狠揍,先把他揍服了再说。自己好心好意来道别,还被他拿捏住了?可现在他不敢了,他还得好言好语求着这个堂弟,谁让那一刀太狠辣了呢。

    “家明,家明哥哥哎,我求求你了,我好心好意来跟你说,你不能这样害哥哥啊!一世人两兄弟,弟弟可不能害哥哥的!”

    这都些什么话?旁边的军伢也嘿嘿直乐,自己这大老弟也太实诚了,连家明逗他玩都看不出来。大狗伢见自己大哥也跟着笑,没好气道:“大哥,你帮不帮忙啊?”

    “嘿嘿,家明,逗你,玩呢。你还,真当,真啊?”

    “真的?”

    关心则乱的大狗伢,见李家明正贼笑,没好气地一拳砸在他胳膊上,骂道:“好玩不?”

    “好玩!”

    这拳头有点重,可李家明笑得更起劲了,疏远了几天的兄弟,不还是兄弟?这就叫打断骨头连着筋,亲兄弟始终是亲兄弟。

    李家明正想再打趣几句,楼下突然响起了‘吱呀’的推门声,接着是上楼的脚步声。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李家明没了笑闹的心思,正色道:“军伢哥,我不赞成大狗跟你去。他才十六岁,连进厂都进不了。我以前听四叔讲过,知道你是怎么学开车的,那样太危险了!”

    大狗伢一听就急,可军伢也正色了,尽量放缓语速道:“我,也,是这么,说的,还跟他说,他年龄不,够。可他,不愿意,死缠着我,我也,没办法啊!我想这,样,先带他过,去进厂子打工。反正,他有这么,高,应该没问题。等过两年,我跟大姐存够了,钱,他也到了年龄,再送他去驾校学。”

    这就行了,李家明也跟大狗伢正色道:“大狗,你去跟传猛伯伯说,跟军伢哥进厂,他会同意的。学开车的事,你真不能再跟军伢哥那样学了,万一出了事,不但你会没命,还会连累军伢哥没命的!再说,要十八岁才能考驾驶证,你才16岁,不到年龄,学会了开车也没人请你的。”

    “真的?我大哥不也没满十八岁,他不照样拿了驾照?”

    这时李家德已经走到了吊楼上正在放雨伞,李家明连忙起身开门,点头道:“真的,军伢哥前年十一月份满的十八岁,十二月考的驾驶证!你要是以为我们骗你,到了广东你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就明白了,考驾证不是进厂子,你去仿造张身份证就行的。”

    正想附和的军伢见李家德进来了,立即起身想走,可刚刚站起来又坐了下去。他虽然结巴,脑子可不傻,四伢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来找家明借钱的。传民叔的钱是诗梅婶管,她肯定不会借,四伢外婆家借了那么多次,也肯定借不到了,他不来这还能来哪?哼,这个屋场里,也就是家明还可能看在四伢面子上会帮,其他叔伯哪个还会帮他们?

    红面涨颈的李家德看着自己刚还视为仇人的堂弟让座,还帮自己泡茶,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他来的时候是出于对兄长的失望与悲愤,到了这才知道,有些事真不是那么容易开口的。

    有了几天时间的缓冲,李家明心里那点气也早平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哪能跟两个十几岁的毛孩子、愚昧无知的村妇一般见识?哪怕这两毛孩子以后会有大出息,那也是以后的事,以后的事还指不定谁求谁呢?

    李家明拿起窗台上的旧开水瓶,沏了杯热茶端给四哥,笑笑道:“四哥,我知道你的来意,你最好是免开尊口。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人是帮不得的。”

    李家德涨红着脸,艰难道:“我没你那么心硬!”

    看着早熟的四哥,李家明突然非常同情他,大伯家里的那点事,不用问自己也能猜出几分。耍惯了心计的大伯,听了那番自己将四哥当亲兄弟的话,就想着拿那事来压自己,十有八九演了出苦肉计,逼着这个孝顺的儿子来求情。

    稍一迟疑,李家明果断地给大伯栽了根刺,沉声道:“四哥,你比我还聪明,我能想到的事,你肯定也能想得到,你确定要这样?我可提醒你,很多事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会有三,会一直到你无法忍受了,才可能会停止的。”

    李家德沉默不语,只是盯着李家明的眼睛。

    哎,这聪明人太难打交道了,李家明暗自苦笑了下,应承道:“四哥,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哥哥。你既然开了口,这事我就得照办。丑话说在前头,我耶耶给我寄了1000块,现在只剩下700,再多我就无能为力了。二伯的钱是二伯的,我不可能为了别人的事,去开那个口的!”

    “谢谢”。

    李家德拿起桌上的旧派克金笔,在张干净的张草稿纸上打了张借条递过去,李家明玩味地扫了一眼,随手往烧得正旺的火盆里一扔,转瞬成了一团灰烬。

    “四哥,这钱要是你自己读书用,就当弟弟帮哥哥的,有就还、没就算。可这钱不是你自己用,也不是三哥要用,那你打的条子就没用,让大伢、二伢自己过来!”

    李家德又默不作声,李家明也继续笑笑道:“四哥,我这人恩怨分明,我打了他们一顿,那事就算过去了。借钱又是另外一码事,亲兄弟尚且要明算账,何况我跟他们已经不是兄弟。要借,那就叫他们自己过来,按现在的物价算,再加上银行利息。”

    旁边的浑人大狗伢,也真不愧是个脑子简单的家伙,听李家明这么说,赞叹自己堂弟的仁义同时,帮腔道:“四伢,家明说的是道理。要是你和三伢读书没钱,别说他会帮,就是我们这些堂兄弟都会帮,谁叫我们共个姓是自己人。就大伢、二伢那两只畜生,想都不要想这样的好事,要不是你来开口,你耶耶来说都没用!”

    李家德脸上涨得通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在大姐、李家明面前,他还能以‘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辩驳,可在大狗伢这样的旁人面前,他还能找出什么理由来自我安慰?这些堂兄弟不是不念兄弟之情、同族之义,他们是压根就不把父母、大伢二伢当亲人,连族人都不算!

    几分钟后,李家德带着胆战心惊又热切的李家仁兄弟来了,可李家明却不在。又等了十几分钟,他们才看到手里拿着一沓钱回来的李家明,再亲眼看着他用正楷现场写的借款协议,这才知道什么叫滴水不漏。

    天知道,十三岁的伢子,怎么会草拟高中生都不会的协议?

    “那天晚上,我当着大伯的面说过了,你们家里四兄弟,我只把三哥、四哥当兄弟。今天是看在四哥的份上,我才借的钱。既然是借钱,那就按规矩来,我不可能为了你们亏了我自己。

    我这人很公道,不按法律允许的最高利率银行四倍利率算,就按现在的贷款利率算。现在的银行贷款利率是月息8厘,我们就按8厘算。考虑到你们可能几年都没有还钱的能力,每个月的利息,也得当成是借款按8厘的利息来算,也就是书本上说的利滚利。

    法律禁止利滚利,所以我们得签最少七份协议,你们哪一年还钱,就按哪一年的算。

    还有,现在的物价与以后的物价肯定有差异,现在的米价是7毛2分钱一斤,700块钱可以买972斤米。到时候你们还钱时,基数也得按972斤米来算。

    你们想清楚了,借还是不借!”

    两人默算了一下,加上明年补习和四年大学,最多是五年半时间,利滚利也不过两倍多一点不到三倍。如果真是补习一年也考不上,自己也就认命了,出去打工也不愁还不上。

    “我们借!”

    这次大伢、二伢没了以前的骄傲,象两条打断了脊梁骨的狗一样,老老实实地在七张借款协议上签字。

    李家明接过七张借款协议,拿出刚从二婶那问来的700块钱递过去,心里冷笑了一声。

    老子还真没军伢哥、大狗伢想的那么重情重义,给四哥一个面子,只不过是以后父亲还要在这过下半辈子,还离不开和叔伯们的相互守望。自己砍了大婶一刀,虽然占了理也太过于狠辣,以后难免让人私下诟病,得做点什么事来让大家称赞一二。

    不过,老子还是很公道的,不会让你们沾半点便宜,也不沾你们便宜!

    现在的米价是被低估了的,市场一放开,价格就立即涨。明后年至少也会涨到1块3吧,这样算来,父亲这么多年给你们的茶钱也就拿回来了。当然,要是你们真能考得上,等到五六年以后1斤米1块7、8的时候再来还,那就只能说你们运气好,老子倒了血霉喽。老子可不是那些有钱存银行的人,只要老子满了十八岁,符合了法定成年人的标准,这七百块钱在老子手里一年不翻个几番,简直是对不起自己重生人的身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