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示威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七百块钱、近一千斤大米,搁在九二年初,在农村里不是个天文数字,但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李家明借钱给几天前刚打了架而且对人家亲娘动了刀子的大伢、二伢,虽然加上了一堆看似苛刻,但细想之下又有道理的条件,在他那些叔伯眼里,这是件非常仁义的事。相比之下,他大婶被菜刀划了个口子,只花二十多块钱医药费却要了人家三百块,就显得非常无情无义!

    人总是理性兼感性的,李家明借钱的事,让大狗伢那张不关风的破大嘴一说,李家明的形象从一个心极硬、极恶的侄子(兄弟),变成了心虽然硬但人不恶而且非常仁义。

    李家仁兄弟带着借来的七百块钱,再加上家里凑的两百块钱,终于去了县城上学,李家明他们一帮伢子、妹子也收拾好寒假作业准备去学校报道。

    别人家的小学生去乡上读书,都有大人送,可黄泥坪的没有。堂婶们都忙着贩菜,哪有空去送孩子读书?反正叔伯们都在学校工地上,早帮大家报好了名、交好了钱,连被子之类的都送到学校去了,只要这帮伢子、妹子去认认班级就行。

    李家明也拿着上次卖蜂蜜的一百多块钱,带着妹妹去学校报道,在乡中小学读书可不比在村小,单住宿费、搭膳费一个人就要三十块钱,够在村小交一年学费了。这一百多块钱,自己兄妹交完学杂费,恐怕就所剩无几了,做好人的背后就是亏了自己啊。好在自己有个好老师,若是钱不够,还能跟他商量商量,等父亲寄钱回来后,再去补交学杂费。

    向二婶借?拿回那七百块钱借给大伢、二伢,就让她骂了一顿,还是别让她又数落了好。

    别人一大早就出门,李家明他们吃完午饭才动身,既然什么事都大人们办好了,要那早去干嘛?再说了,二伯说大家不能去工地上吃饭,他说话历来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哪怕满妹、小妹兴奋得要命,想跟别人一样早早去学校,领头的二姐可不想去学校挨餐饿。

    终于吃完了午饭,在满妹、小妹不耐烦的催促声中,李家明刚把新自行车推了出来,穿着一身新衣服象只花蝴蝶样的满妹,拉着同样穿着新衣服的小妹商量:“妹妹,我这次坐五哥哥的车,下次再让你坐好不?”

    乖巧的小妹不舍地看看哥哥,又看看央求自己的满姐,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看得李家明哑然失笑,随手把新车扔给三姐,冲推着红英婶那辆旧女式车的细狗招了招手。

    “细狗,你去坐二姐的车,我来带妹妹。”

    “哦”,细狗还巴不得,坐车不比骑车轻松?早上起来跑步累死人,能坐车多好。

    不对,李家明刚把重新笑起来的妹妹抱到车后架上,又想起了什么,连忙道:“毛砣,让桂妹坐二姐的车,你跟细狗跑步去!”

    “啊?”

    “啊什么啊?下午肯定没时间跑步,你们现在不跑,什么时候跑?”

    “那金妹呢?”

    这有什么难的?李家明从父亲房间里找出张特制的小凳子,绑在二姐的车的前横梁上,再把金妹抱上去,得意道:“这不就行了?以后你们就不要骑车上学了,多跑几次对你们有好处!我警告你们,自觉点,妹妹们都在,别搞得自己没面子。”

    毛砣、细狗哭丧着脸开始跑步,不紧不慢地跟在三辆自行车后面。十五里多路,等两人跑到学校时,两人已经累得象两条死狗了,只差没吐舌头。

    二姐、三姐带着几个妹妹走了,李家明也带着细狗先去帮他找宿舍,然后再跟毛砣去找自己的宿舍。俩人找到五(二)班的宿舍,李家明进去一看就乐了,以前自己班上的居然还跟自己同班,二十几个伢子分成四五群在嘻嘻哈哈,而且还看到了几个月不见的张绍龙。

    个子比桂妹高不了多少的张绍龙,脱了鞋子坐在大通铺上,正跟银子滩的几个同学套近乎,吹嘘他跟自己如何关系铁。这小子就是个嘴巴超贱的人精,喜欢交朋结友,交的却是些不顶事的狐朋狗友;会得罪人,得罪的都是他搞不掂的人。

    “家明”

    以前跟李家明一桌的告伢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宿舍门口的他,连忙跟他打招呼,旁边几个嘻嘻哈哈的玩伴也连忙打招呼,看得另外一些小伢子暗暗心惊。这两个最晚到的家伙,一个高大得象初三伢子、另一个看起来瘦瘦的,但银子滩这帮伢子这样跟更矮、更瘦的打招呼,肯定这个什么‘家明’就是他们学校里公认的霸王!

    山里孩子看起来大部分都腼腆,其实比城里孩子更野、更皮,比学习、穿着、玩具那是扯淡,山里人哪有钱?他们比得是谁的拳头硬,而且还谁都不轻易服谁。

    李家明冲大家笑了笑,径直走到自己床前,被子是新的、垫絮、床单也是新的,一看就知道是二婶过年时买的。估摸着自己、满妹、小妹三人的都一样,而二姐、三姐她们都是用旧的。宿舍很干净,两排木床摆放得也很整齐,应该是老师让初中部的男学生打扫、整理的,就自己这帮小学生,还真没力气搬得动这些双层大木床。

    没有象同学们样脱了鞋子上床,李家明将旧书包挂在木床的钉子上,拍了张绍龙后脑勺一巴掌,笑道:“龙伢,你不是通学生(食宿在家的学生)吗,怎么跑到宿舍里来凑热闹?”

    与众不同的招呼方式,让张绍龙眉开眼笑,连忙道:“找你玩,去我家看录像不?尽是香港的搞笑片,很好看的!”

    李家明指了指旁边比自己高半头的毛砣,笑笑道:“没意思,这是我堂哥李家虎,跟我一个班,小名叫毛砣。告伢,王老师说了什么没?”

    “明天八点钟到教室,晚上出去玩的,九点之前回来。他还说,晚上九点半钟会过来查铺。哦,晚饭帮你们蒸好了。”

    “行,你们玩,我出去走走”。

    放好了书包的李家明出了宿舍,特意来找他玩的张绍龙,还有告伢他们几个也连忙穿上鞋子跟着他走。

    刚一出宿舍,放好了书包细狗伢也来了,七八个人一起往宿舍楼外走。学校怕初中生欺负小学生,特意清出一整幢宿舍楼给小学部男生住,一路走过去总有些银子滩的伢子跟他们打招呼,而且打完招呼就跟在他们后面,还不停地叫其他宿舍里的同村伢子。

    李家明嘴角抽了抽,这帮伢子都在找组织、找靠山。

    大家到了一个新地方,新环境肯定让他们兴奋,但也肯定让他们有些害怕。老师不认得几个,同学不认得几个,到处是比他们高大得多的初中生,这些连县城都没去过的伢子,有几个心里不发慌的?

    心里害怕,就想找个可以让他们不害怕的人跟着,可各人的堂哥、堂姐都在各自的宿舍、教室忙着打扫卫生,一时半会哪顾得上他们?自己这个银子滩大家服气的、公认的牛人,自然而然就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也好,出名要趁早。送上/门来的名声,不要白不要!

    李家明脸上微微一笑,扭头低声吩咐毛砣道:“毛砣,让大家站四排,不要讲话,我带大家去转一转。”

    “哦”,比所有伢子高半头甚至一头的毛砣,转身把后面七八个人的小队伍整理了下,乱糟糟的小队伍立刻整齐了。

    黄泥坪隔壁是青泥坪,再过去就是游沅村部,每天早上李家明象撵狗样撵着毛砣、他俩跑步,让细狗在他们外婆家的表哥、表弟面前丢够了面子,但也成功树立起了他个人够狠、够恶的形象。丢了面子的细狗又在他哥哥大狗伢的宣传下,成了个浪子回头的形象,着实让他那帮表兄弟羡慕又同情。看到队伍里有细狗的身影,他们那些表兄表弟之类的也立即来投靠,又带动游沅其他屋场的伢子,小队伍急剧膨胀。

    等下到宿舍楼一楼时,李家明后面已经有六十多个伢子,成了一支让其他村伢子看得心惊的大队伍。

    李家明不出声,毛砣他们也就不作声,六十多人的队伍自然也保持着沉默。虽然这些伢子里,除了两三个跟初中生样高大外其余的都矮小,可架不住人多,一支沉默、有秩序的队伍看起来还是很慑人的。等李家明带着他们出了三层的新宿舍楼,来到楼前的空地上时,比他们更高、更壮的初中生都退避三舍。

    “哎,那不是李家明吗?”

    “你认识他?”

    “这有什么不认识的,李家德的堂弟,上次全县五年级数学竞赛第一。”

    听到那些高大的初中生这么说,再看到人家给自己让路,一帮屁大的伢子胸脯挺得更高,骄傲得仿佛是一群小公鸡,还不自觉地保持着队伍的整齐。李家明带着这支沉默的队伍在校园里转了一圈,俨然是带着一支小学生队伍在向初中部的伢子们示威别惹我们!

    没错,李家明还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他‘当惯’了住宿生,知道住宿生是怎么回事。在教室、老师眼皮子底下还好,只要出了教室、脱离了老师的目光,每个班、年级到每个学校,总有那么几个喜欢欺负人的恶霸学生。大到强迫你用零花钱给他上贡,小到强吃你的好菜,都是那些恶霸学生最喜欢干的事。这倒不是那些学生就那么坏,很多时候那帮混球就是觉得这样威风,觉得他们非常了不起。

    现在突然多了这么多身材矮小的小伢子,估计以前学校里的那几个拳头大的家伙,肯定会过来逞逞威风的。李家明自己也当过恶霸学生,知道他们的德性,大部分情况下是欺软怕硬,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可脑子一热就不管不顾了。对付他们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威慑,让他们连过来逞英雄的念头都没有!

    自己是带着弟妹们来读书的,又被同村的伢子视为老大,可不想节外生枝,跟一帮没出息的家伙再玩校园争霸战。再说,一个心理年龄三十多的人,再跟一帮毛孩子斗,有意思吗?

    等沉默、整齐有序的队伍走到小学部女生楼下时,李家明这才停下脚步,整个队伍也立即停了下来。正帮满妹、小妹整理东西的二姐、三姐,听到外面小妹子们的惊呼,连忙从宿舍里跑出来,惊骇地看着楼下这支有些吓人的队伍。

    正按李家明的教育,将好吃的东西分给新同学、朋友的满妹、小妹也跟着跑了出来,见队伍前面的人正是李家明,愣了一阵后尖叫着跑下楼,扑向她们的五哥哥、亲哥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