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风头出尽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有些人不高不壮,可天生就是当老大的,在成绩优秀、家境优渥、身材矮小的张绍龙眼里,李家明就是那种天生当老大的人。

    五(二)班男生宿舍里,几十个伢子站的站、坐的坐,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正为下午的壮举吹得眉飞色舞,可就是没人敢坐李家明的床上。拎着空饭盒进来的李家明一进来,整个宿舍立即安静下来,最高最壮、正吹得高兴的毛砣接过他的饭盒,去开箱子拿米、拿薯丝装了小半饭盒,连着他自己的饭盒随手递给旁边的伢子,吩咐道:“去蒸饭,家明的米只要洗一遍。我饭里有蛋,小心点。”

    “哎”,受宠若惊的伢子立即出了宿舍,这就是小团伙里的等级,李家明知道这是一种不好的行为,但也没有阻止。以前在银子滩时,毛砣就从不洗饭盒的,都是被他打服了的伢子帮他洗。现在到了这,毛砣在给同村伢子们提供保护的同时,自然也要享受他们的马屁,这也算是一种公平交易吧。

    “家明,柳校长没骂你吧?”

    这些家伙里除了张绍龙外,没有几个有出息的,可以后都会成为银子滩、游沅各家各户撑门顶户的男子人。要是当年大伯读书时,能与同村、邻村的同学、发小交好,何至于现在遇到了困难,除了族人外想找个搭把手的人都没有?

    李家明笑笑着扫了眼满屋的伢子,不在乎道:“挨了餐骂,蹭了餐饭。柳校长跟王老师都说,以后要是看到我们欺负别人,先扒了我的皮。以后大家注意一下,不要欺负人,要是让我知道了,我先扒了他的皮,再去让柳校长、王老师扒皮。”

    牛啊,居然跟校长的关系这么好!一帮伢子更眉飞色舞了,可宿舍里还是安安静静的,李家明继续笑笑道:“当然,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们,就来找告伢和毛伢,我要带弟弟妹妹读书,没时间跟你们瞎混;毛砣屋里花了这么大本,也不能对不起家里人随便打架。散了吧,有去工地上看耶耶(爸)的不?我等下去看我二伯,正好顺路。”

    “哎”,大家答应了一声,宿舍里瞬间变得热闹起来,一帮伢子嘻嘻哈哈地往外走。读书是大事,可不敢耽误人家,人家以后可是要考清华、北大的。家里的大人都说,清华北大就跟古代考状元一样,考上了就能当大官!

    一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放。想交好这帮发小的李家明,突然又叫住了他们,笑骂道:“还有件事,你们这帮打短命的,不是银子滩的就是游沅的,老子好歹跟你们也算是瓜棚亲(远亲),再不就是同班同学,有没有想跟我读书的?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啊,不认真的会挨打的!”

    “龙伢!龙伢以后跟你读书!”

    一帮伢子立即将混进团伙的张绍龙,当成了替死鬼,七推八搡踢出了队伍。

    去跟李家明读书?自己又不是蠢牯,没看到毛砣和细狗手上、脚上的伤啊?金伢以前倒是让他耶耶(爸)拖得去,想跟家明学一学,最后还不是被吓回来了?

    “滚!一伙作田佬!”

    李家明的笑骂,让这帮伢子笑得更开心。细狗伢的远房表哥毛伢跟毛砣一样高大粗壮,也是个老留级生,惫赖道:“家明,细狗要是不认真,你就往死里打!我们就算了,吃不得那个苦,也没那个脑子。再说了,你们以后有了出息,还能忘了我们这帮表哥表弟?”

    这小子以后长大了,不但人情练达而且心狠手辣,混成了县城一霸,算是这伙伢子里有点出息的,李家明也给了他三分面子,笑骂道:“滚!还想沾老子的光?等老子当了大官或是发了大财,饭都不留你吃,你还得给老子送礼!”

    “切,还要你留?我自己不会端碗筷啊?还送礼,送个屁你要不要?”

    李家明随手拿两个铁桶倒扣在自己床边,示意毛砣、细狗伢做作业,冲还想贫嘴的毛伢骂道:“滚!要是影响他俩读书,老子扒了你的皮!”

    毛伢同情地看了眼自己愁眉苦脸的表弟,呵呵直乐地带着他们一帮游沅伢子走了,银子滩的告伢他们也跟了出去,连带着班上十几个其他村的伢子也吐了吐舌头,跟着大部队去玩。

    张绍龙也想去玩,可让毛伢和告伢重新踢了回来,骂道:“你脑子聪明,跟我们玩什么?龙伢,好好跟家明读书,那才是正经事!”

    “哦”

    张绍龙可不敢跟粗壮的毛伢拗着来,只好垂头丧气地回来了,李家明好笑地找了本看了两遍的《鹿鼎记》扔过去,这才让他有了点精神。

    “好好看,不要光顾着故事情节,要学学里面有用的东西。”

    “啊?”

    这是个聪明又努力的家伙,可惜的是性格太跳脱,眼睛不太会看人,交的都是些没有屁用的损友。

    “你什么时候真正读懂了,以后就不会受欺负了。”

    李家明象大人样拍拍他的脑袋,也从书包里掏出单放机,戴上耳机听他的英语磁带。外语这东西就是多听、多说,听了一两个月,以前象鸟语样的英语,终于能听明白个大概。

    一盘磁带听完,毛砣、细狗的作业也做完了,李家明取下耳朵,将张绍龙看得正津津有味的小说拿掉,顺手将两本作业递过去,吩咐道:“你帮他们改一下,我去接我妹妹,顺便去跟老师说一声。”

    “我?”

    “就你改就改,哪那么多废话?”

    李家明骂了句,顺便将这俩堂兄弟以后的作业,都交给这小子来改。

    “毛砣、细狗,以后的作业交给龙伢改。在学校不比在家里,到了时间就要熄灯,我一个人会忙不过来。龙伢上次拿了全县三等奖,改你们的作业绰绰有余!”

    “哦”

    “哎”,张绍龙兴奋地答应了一声,以后帮老大的兄弟改作业,那还有谁敢欺负自己?

    李家明出了男生宿舍,到了女生宿舍楼下,拉住一个经过的小女孩,请她去叫人。没一会,兴奋的满妹、小妹就跑了下来,手里还拿着她们的作业,后面则跟着骄傲的二姐、还有手里也拿着作业的金妹、桂妹。

    冲姐妹们笑了笑,李家明接过四人的作业,站到路灯正下方仔细看了一遍,夸奖道:“全对,了不起!要是你们坚持下去,以后一定能考上大学的!”

    “嗯”,四个小家伙拿过自己的作业,跑回宿舍放好,又跑回来跟着李家明去找三姐。

    初一(1)班的教室里灯光明亮,十几个用功读书的学生散坐在教室里,低头做作业的三姐坐在第四排的座位上,就如她的成绩一样。

    在几个学生愕然的目光中,李家明走到三姐座位前轻轻敲了敲桌子,小声道:“有不会的吗?”

    三姐自从无意中发现自己堂弟在做初三物理、化学试卷,而且没有不会做的之后,就彻底服气了,将她那点可怜的虚荣心扔到了一边。正做着数学题目的三姐抬头一看,见是自己堂弟来了,连忙将刚做完的一张旧卷子找出来,指着上面勾出来的题目道:“这几道,我算出来的答案跟家德的不一样,他又没有步骤的,我看不懂。”

    “我看看”。

    李家明也在座位边坐下,掏出口袋里的旧派克笔写写画画起来。初二的数学可不比小学的,有些他都得动笔算一下,才能知道对错。他可不是四哥那妖怪,那妖怪平时做作业、考试从来不打草稿,扫眼题目就直接写答案。

    一边算一边讲,李家明在试卷上写写画画,讲到一半时觉得有些冷,再看看站在旁边的小妹她们,连忙小声道:“二姐,你带她们几个先去我们宿舍,毛砣他们都在那,这里冷!”

    “哎”,以小堂弟为傲的二姐连忙将四个小家伙带回宿舍,还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李家明围上,开始有点做姐姐的风范了。

    “三姐,这个题目要拐个弯。你看这个式子的平方肯定是大于或等于0,这个式子的绝对值也肯定是大于或等于0,这样就可以得出这三个未知数的关系……。”

    教室里十几个学生都震惊地看着这对姐弟,他们都认识这个下午出尽风头的李家明,可他(她)们都没想到读五年级的人,居然能教初一的数学!

    没多久,初一(1)班的班主任钟老师来了,她是去年的全县优秀教师,跟着柳校长调过来后就接手了这个班的班主任。她在家里看完新闻联播来教室转转,想看看有她班上有几个认真读书的,可她也没想到能看到这一幕。

    “懂了吗?”

    “嗯”,已经懂了的三姐准备将卷子收好,这才发现站在堂弟身后的新班主任,连忙起身道:“钟老师好。”

    “啊,钟老师,您来了?”

    “嗯”,钟老师接过三姐手里的卷子扫了眼,赫然是初一下学期的期中试卷,震惊道:“欣华,你自学完了这个学期的数学?”

    “嘿嘿嘿”

    李家明傻笑两声,想混过去,可旁边的三姐却骄傲道:“钟老师,我们家明连初三的物理、化学都自学完了!”

    “什么?”

    教室里的老师、学生都惊骇地看着眼前这个瘦削的小学生,李家明却恨不得堵上三姐这张破嘴巴,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家明,你太聪明了!”

    呆若木鸡的钟老师终于冒了句出来,李家明连忙将自己那妖怪四哥拎出来作挡箭牌,傻笑道:“钟老师,初中的物理、化学容易,都是些概念性的东西,我才学得快。要说聪明,我四哥才叫聪明,他那些《解析几何》、《线性代数》,我看起来跟天书一样!”

    《解析几何》、《线性代数》是什么东西,教室里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连钟老师都只知道这是当初她读师专时,让那些物理系、数学系同学都不敢掉以轻心的课程。

    “god”

    李家明暗自大乐,趁着这位洋气、漂亮的钟老师发愣,连忙拉着还在得意的三姐走人,“钟老师,我们去工地看我二伯了。”

    “ok,come/home/early”

    俩姐弟出了教室,三姐小声道:“钟老师说的是早点回来吗?”

    “嗯,快走,二姐她们正在等呢。”

    坐在第一排正中座位上的女孩,看着两姐弟的背影发愣,以前比她差得天远的李欣华,不但自学完了本学期的数学,居然连自己听不懂的英语都听得懂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