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伯侄情深(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做泥巴屋容易,没多少技术要求,只要有个大师傅带着几个木工就行。砖屋可不同,扎手脚架、扎钢筋、砌墙,那样不是技术活?山里面,有几个人懂这些?也就是李家是修水迁过来的,太公那边的兄弟有人会干泥瓦工,当年公公婆婆才咬着牙让二伯、传猛伯他们都去老家那边学了门手艺,好农闲时干点零工补贴下家用。

    技术工人的暂时性短缺,这就是一个赚钱的机会!

    李家明压低了声音,小声道:“二伯,现在工地上将附近两三个乡的手艺人都请完了,街上的人想做房子,都得等工程完工后才能动工,也就是说最早也得等到九月份才能动工。你想啊,我们的房子装修完了,人家的才动工,街上会多缺店面?”

    “是哦,你的意思是?”

    哎,二伯一辈子就是个二老板的命。

    “小学的工程八月底必须完工,这之前大家都请不到人手,等九月份一完,马上就是国庆,那些找不到店面的生意人,还不得急疯?嘿嘿嘿,到时我们手里有店面,想怎么租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

    “要的,你这脑子就是聪明!”

    二伯大喜,工地上最不缺的就是人,自己当着二老板,多买几斤散装酒、几条烟给工友们,哪个不会帮忙?有这么多人帮忙,那三幢房子,钢筋混凝土干得有多快,墙砌得就会有多快。到时候,人家的房子才开始做,自己家的店面都能往外租了!

    不,还有更好的事,到时候工程完工后,本地的房子肯定也要请人做,只要能给工程队找到活干,王振国还敢轻易将二伯踢掉?做工程赚钱是赚钱,可若是揽不到工程,老板上吊的心都会有。手下那么多人,若是没活给他们干,好不容易拉起来的队伍说散就散。

    “对哦!”

    二伯一拍大腿,咧开了嘴巴笑,若是街上都做成三层的砖屋,这得赚多少钱啊!他现在觉得这二老板的位子,坐得又稳当了不少,帮私人做房子虽然没有帮公家赚得多,可架不住房子多啊!

    李家明等二伯高兴了一阵,才问道:“二伯,私人做屋材料上赚不到钱,最多是人工上赚一点钱,这还能赚大钱?”

    说起老本行,二伯得意道:“家明,你这就不懂了。私人做砖屋,最耗人工的就是梁柱的浇铸,得等钢筋混凝土干了才能砌墙,那几天时间,泥瓦师傅可是光拿钱不干活的。”

    明白了,二伯是想包人工!工程队承包建筑不同,这边的框架刚浇铸,那边的已经干了,各个工种都没有闲的时候,省下来的人工就是利润!

    “厉害!”

    李家明的马屁让二伯大乐,得意洋洋地从抽屉里拿出土地证递给侄子看,考究道:“家明,好好看看,看你能看出什么门道来没?”

    “哦”,李家明笑嘻嘻地接过二伯手里的土地证,扫了一眼就大惊,这可是有钱都难买的风水宝地!

    这地皮离街中心不远,算得上是黄金地段,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它的形状。由于河道的关系,那是一块狭长不规则丿形的地皮,左边一大半的面积进深不够,不适合做住房只适合做店面。店面与住房的价值差距,只要是个生意人都知道,这样的地皮居然落到二伯手里了?

    不对!

    李家明现在天天做几何题目,对各种图形敏感,仔细回想了下那块地皮,虽然一边靠河堤的一边深凹进去,但应该远不止四百平方米?嗯,搞不好,那块地皮应该有五百多近六百个平方米。

    李传民知道瞒不过自己这聪明透顶的小侄子,小声道:“家明,土地办的张主任就是张卫民的堂弟找了我,想买点钢筋。我答应了卖给他六吨,他和孙乡长一人三吨,以指标价卖给他们,再帮他们联系水泥预置板,足够他们一人做一幢砖混结构的三层楼。”

    这就说得过去了,土地办主任可是个权力不小的实缺,手稍稍松一松,一百平方米就成了七十,何况是狭长不规则的地皮。更重要的是,那个孙乡长是隔壁高桥人还是乡政府的二把手,二伯帮他买到了现在有钱都难买的钢材,他帮二伯搞块好地皮、少算点面积,那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这地皮好啊,看似不合适做房子,可店面比房子更值钱!

    ‘啪’的一声,二伯拍了下侄子的后脑勺,赞叹道:“家明,还是你聪明,一看就知道其中奥妙。你是不知道,就刚才张建军让我选地方的时候,我总觉得这地方好,可就是说不出哪好,还不敢让人家晓得。等我跑到现场上去看了一下,才知道其中的好来!

    你不晓得,张建军那人死贪活要的,要是让他晓得这块地皮比他自己的还更好,哪轮得到我们啊?”

    张建军能看不出来?不对,那家伙是奸滑,压根就是嘴里说得好,其实是将没人要的东西往外扔。

    李家明想了想,摇头道:“二伯,张建军不是看不出来,他是不想要这块地皮。”

    “啊?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样一边宽一边窄的地皮只适合做店面,不适合做住房,而且只适合一家人来做,才能做得成。乡上的要求是三层高的砖房,左边的地皮勉强能够做出套结构稍好点的小住房,延伸过去的地段做出来的房子,连筒子房都建不了,只能象旅馆样留一条走廊,卧室、卫生间、厨房并成一排。这样的住房,别说卖,即使用来自住都觉得不方便。也就是二伯准备的钱多,可以买下一片来,否则单买一个铺面的面积,楼上的房子连扶梯都不好建。这样的地皮,除了自己家,还有谁会要?

    对于不愁搞不到好地皮的张建军、孙乡长他们来说,还不如在街上最中心的地方,建楼下店面楼上住房的房子。别忘了,他们都是本地人,而且对未来看不得那么清楚,还想着店面之上做两层住房起来,以后不当官了,可以自己住也能给儿女当婚房。

    正高兴的二伯想了想,还确实是这么回事,象他们那些当官的,不就占着街上最中心的地段?

    “嗯,是这个道理,要是我不准备以后卖屋供三妹、满妹读书,这样的地皮我也不想要。不方正,做出来的房子根本没结构,连个客厅都没办法做。特别是最右边那三个店面,连扶梯都要占七八个平方米。”

    这就是小富靠勤勉,大富由天定,二伯无子自然不会考虑住房结构的问题,只会往赚钱上去想。自己则是眼光‘精准’,知道未来经济会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发展,更知道如何为自己谋取到最大的利益!

    一铺能养三代人,一两套结构好的房子算什么?

    见侄子明白自己的想法,本还准备耐心解释的二伯更是高兴,开始按照他的经验比划,这不可再是三个店面的事,而是五六个店面的问题。其实不用二伯比划,懂点建筑的李家明也知道,他一看到这土地证就知道这大好事。

    “那就这么建呗,这些东西我又不懂。”

    “你呀”,二伯拍了下他的脑袋,慈祥道:“还记得当初的协议吧?你占三成里的一成,我占两成,但你是保底一幢砖屋。我估摸着,这一排房子中间都共用梁柱框架,建六个店面是没有问题的。

    我今天特意回家,跟你婶婶商量了一下,店面、房子都一人一半。”

    啊?这等于送自己一个铺面兼两个大房间,房间不重要,关键是店面!别看现在铺面不值钱,等两三年以后,一个铺面卖七八万都好卖。

    李家明愣了一下,急切之下用上了敬语,“这怎么行?当初说好我只拿一成,那就只能拿一成。二伯,我只出个主意,事情全是您在张罗的。”

    “蠢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