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生意人都会算计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大家在张绍龙家吃了一顿比过年还好的好饭,又在他父母热情的笑声中告辞,到李传民刚买好的地皮上去转一转,分享一下他的成功喜悦。

    “耶耶(爸),以后我们就在这做屋?”

    满妹骑在李传民的脖子上,旁边还站着兴高采烈的李国华、李欣华姐妹,以及羡慕的毛砣、细狗他们一帮伢子、妹子。

    “对,耶耶准备在这做一排六个店面,三个店面给你们以后读书,楼上的房子你大姐、二姐当嫁妆!”

    笑得跟朵花样的满妹数学非常好,立即反问道:“那还有三个店面呢?”

    李传民瞟了眼毛砣、细狗他们,笑呵呵道:“那是三叔家的,三叔现在能赚大钱了,也想做房子以后给你五哥、妹妹读书用。”

    “那我还要跟妹妹睡一个房间,一个人睡我怕!”

    “行!”

    李家明父亲在外面打工,工资高得吓人,毛砣、细狗、毛伢他们都知道。做事赚来的辛苦钱,大家只有羡慕不会妒忌,何况大家还是兄弟、发小,可这并不妨碍他们趁机沾点光,比如房子做好了,不挤宿舍来这住。

    住要好邻,玩要好伴,李家明笑骂道:“都给我死远点!跟老子读书的,就过来住,你毛伢、告伢不想读书,就莫带坏了毛砣、细狗!”

    一想到这段时间的早晨,毛砣、细狗象两条狗样被李家明撵着跑步,毛伢、告伢就打了寒颤,那哪是跑步啊,分明是借机打人过手瘾!还有做作业,除了老师布置的,还要做他布置的,哪有时间玩啊?

    “切,我们才没毛砣、细狗蠢呢!”

    “活该你们以后作田!”

    李家明的骂声,引来毛伢的鄙夷:“切,老子以后去打工赚大钱!还读书呢,柳校长大学毕业,一个月工资还没你耶耶的零头多,读书有个屁用。除非跟你和家德样聪明,以后能考名牌大学、当大官,否则还不如不读!”

    赚大钱的永远是生意人和当大官的,读大学还真不一定能赚到钱,这话李家明还真没办法反驳。至于读大学能提高社会地位,毛伢、告伢都是银子滩、游沅的大姓人家,在崇乡这样屁大的地方还真用不上。

    李家明心里苦笑几声,只好恼羞成怒道:“滚!”

    毛伢还真有当大佬的潜质,对大家都敬畏的李家明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对自己能激怒象老师样的远房表弟而得意,大声道:“告伢,我们去逛街。再不走,有人要发火喽!”

    看伢子热闹的李传民看着两皮伢子的背影直摇头,转过身来教训自己女儿、侄子们道:“毛砣、细狗还有桂妹、金妹,你们不要听他们打乱话(胡说八道)。我们李家是小姓,要是不会读书,以后就会跟传民叔叔样,自己的崽让人搞死了,还让人关到派出所去十几天!

    你们几个伢子、妹子只管读书的事,赚钱是我们大人的事。等叔叔的屋做好了,一人给你们一间住都行,晓得不?”

    “晓得!”

    那件事虽然与毛砣、细狗他们都无关,但已经成为了黄泥坪李家人的耻辱。小姓人家有小姓人家的好处,那就是人少反而更团结。

    旁边的李家明见二伯终于能当众说起伤心事,还将它作为激励大家的理由,也很为他高兴。能自己主动提起来,那就是心里的伤疤已经愈合了。

    见女儿、侄子们都懂事,李传民非常高兴,将一伙伢子、妹子送回学校,见他们都自觉地去做作业,心里更是高兴。

    “家明,陪我走走”

    “哎”,李家明交待了旁边的张绍龙几句,让他先帮着改改作业,连忙陪着二伯去到处转一转,一转就转到了小学的工地上,整个工地静悄悄的。

    李传民他们的施工速度远比大家想象的快,刚动工不到一个月,小学的两幢教学楼、三幢宿舍楼就盖到了第二层。同古人都好赌,刚发工资大家手里都有两个钱,工人们都聚在住处打扑克,工地里不时大呼小叫外面却没几个人影,也就守材料的工棚里还算安静。工地上建筑材料堆积如山,李传民带着侄子绕了几下,绕到看守材料的工棚里。这年头,钢筋、水泥都是紧俏物资,能在这看守的自然是自己人。

    “传祖叔,今天轮到你了?”

    “家明?快坐快坐”,正在烤火、听收音机打发时间的李传祖连忙起身,给堂兄和堂侄倒了杯热水,玩笑道:“张老板的饭好吃不?”

    “莫提了,吃他一顿饭,就想我去帮他买钢筋。上次老四的事,我都求了王老板,这次自己的事再加上他的事,还怎么张得了嘴?”

    不错,二伯也学会了保密。事情本来就应该这样,哪怕是亲兄弟,不能说的事就不能乱说。

    李传民喝了几口热水,将手里的手电递过去,又道:“传祖,你今晚去我那住。等下柳校长他们要找我,商量第一期管理费的事,我那里东西太多,没办法生火。我晚上就在这睡,你去那边看着,莫让人乱进去。”

    工程管理费可有上十万,分三期付,一期也是三万多,里面难免有些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李传祖也不疑有他,接过堂兄手里的手电就走了。

    听着堂弟的脚步声远了,李传民放下手里的茶缸,小声把张卫民拜托的事说了说,小声道:“家明,你觉得怎么办好?”

    不愧是生意人,这钻营功夫没得说,李家明也小声道:“他说了要多少吗?”

    “三吨,他也想建一幢,地皮都买好了,就在乡政府对面,跟他老弟的挨在一起。”

    那地方好,比自己的位置还好,不愧是人脉深厚的张大老板啊。李家明暗叹一声,将手伸到火上烤了烤,稍一想想小声道:“二伯,就按上次四叔的价给他,不过你也要他还个人情。毛砣、细狗改年龄的事,让他去派出所帮我们办。”

    三吨钢材按上次的价卖,可比市价少了一千多块钱,李传民有些犹豫了。李家明笑了笑,小声道:“二伯,毛砣、细狗的事,要是我们自己去办,没千把块钱是办不下来的。传猛伯、传宗叔帮我们管着工地上的事,除了那十五块钱的工资外,可没另外拿钱的。”

    李传民这才恍然大悟,脸上红了一下,自嘲道:“家明,二伯是不是很小气?”

    李家明用火钳加了块木炭,陪笑道:“二伯,这不是什么小气不小气的事。救急不救穷,传猛伯他们又不是拿不出这笔钱。要是传猛伯他们没帮我们,千多块钱的事,大家再是自己人,也没有这样帮忙的。”

    “那张卫民愿意去跑?他请人办事,也要请客送礼的,千把块钱哪会放在他那样的人眼里啊?”

    二伯还真是个实诚人,这些事在自己这些平头百姓眼里是大事,在张卫民那样人脉深厚的人眼里,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张卫民能混成崇乡最大的木材贩子,跟乡上那些当官的关系得有多好,平时打点了多少人?这年头的户籍又没联网,档案上改两笔的小事,恐怕哪天在酒桌上提一提,分局的局长、指导员就顺手给他办了,哪还要专门去送礼啊?

    钢筋水泥就不同了,隔行如隔山,张卫民只对崇乡上下、林业系统熟悉,在物资系统未必有多少关系。他不是没路子去搞,而是为两三吨钢材去请客送礼、托人划不来。能被他张卫民托请的人,肯定是官面上、或是生意场上的人,请他们办事还不如欠二伯一个人情。生意人嘛,算计功夫最厉害了,欠二伯的人情好还,欠那些人的人情不好还!

    “也是哦,还是你的脑子聪明!”

    二伯夸了一句,李家明压低声音,小声笑道:“二伯,你去问问柳校长他们几个管事的,看看他们想不想在街上做房子。要是想的话,就按成本价卖他们几吨钢筋。”

    “这”,二伯迟疑了,自己伯侄跟柳校长、王主任关系那么好,还要去送礼?

    自己这二伯啊,李家明苦笑道:“二伯,人心是会变的,王老师不会变,你能保证柳校长也不变,他可是学校一把手!还有那个陈副校长,我们跟他很熟吗?”

    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跟王老板有协议,但那些钢筋水泥、管理费要真正拿到手,还是抱紧学校里几位领导的大腿更告谱。

    “对对对,该花的还得花”,明白过来了的李传民,虽然有些肉疼,但还是立即起身去找柳校长他们。

    可他走出去没一分钟,又倒转了回来,小声道:“家明,要是他们不要怎么办?”

    刚掏出本《菜根谭》的李家明暗自苦笑,自己这个二伯也就是当二老板的命。

    “二伯,柳校长他们不一定敢做屋,也未必有那钱,我们只是表明一种态度,我们很感激他们。这些事既然我们主动提出来了,即使他们现在不收,以后也会有回报的。

    这样一来,学校给我们管理费、钢筋水泥时,就不会为难我们。到时候,你给柳校长或是陈副校长私下提一提,他们给钱、给钢筋水泥的时候,就不会全部都给王老板,而是会帮我们先把那三成扣下来。”

    牵扯到自己切身利息,谁都做不到不闻不问,何况是李传民两个月前还只是个建筑工人。前面的话,李传民一听就明白,后面的话可让他有些紧张。听自己侄子这意思,药厂改建的工程,难道他一点把握都没有?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但真的事到临头,哪有那么容易说放弃就放弃的?

    这年头,很多事都是乱来的,王老板虽然对下面人不错,但照样经常跟人有经济纠纷。正月过完,吴老板他们就快回同古了,要是家明帮不了王老板拿药厂改造的基建项目,还真说不定他王振国会不认账。协议那东西就是份协议,可以签也可以毁,若是闹到法院去,自己这样的平头百姓,哪有他一个生意人的路子广?

    ‘哎’,李家明暗叹了口气,耐心解释道:“二伯,不要去管以后的事,先把眼前的处理好。等下次王振国再过来的时候,你跟他商量一下,如何揽街上的活。若是他看不上街上的活,我们又拿不到药厂的工程,你就主动给他提出来,股份我们不要了,还按银行利息给他算清楚。

    合伙生意就是这样的,大家都有利可图,生意才做得成,一方觉得划不来了,自然就会散伙的。”

    唯一能和吴建国搭上话的李家明都这么说,李传林也只好按住心里的失望,立即去了找柳校长他们。二老板以后还能不能再当先不管,眼前这笔大财得先拿到手再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