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世事洞明皆学问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自己做不到而人家做到了,会有什么想法?无非是羡慕、妒忌或是佩服。

    李家明知道,自己那个全县第一在董昊眼里,只代表自己很聪明,并无什么震撼力。人家是大城市里的人,同古人口不过十四五万,还没有他老家一个乡镇的人口多,即使自己拿了第一,又哪会让他这样大城市里的人看在眼里?开车就不同了,他开车应该在部队学的,哪怕他学得再快,从摸方向盘到独立驾车,总要两三天吧?现在自己光看看,十来分钟就学会了,足够让他佩服了。

    这位老哥认自己当干弟弟,无非是自己跟他小表弟长得有几分象,爱屋及乌而已,其实并无多少真实感情。要想让人家真把自己当兄弟,就得让人家瞧得起,最好是让他觉得把自己当兄弟是他的荣幸,而非自己高攀。

    当然,万事都应该合理,而不能过于反常。

    等车到了小学工地外,迎面就是一堆沙子和一堆砖头夹着条烂泥路,李家明特意请教旁边的董昊道:“昊哥,这里能过去吗?”

    工地上到处堆着沙子、砖头、土方,一路只把手搭在方向盘上,并没怎么指挥的董昊也严肃了,扫了眼沙堆与砖堆之间的距离,指点道:“可以,你坐的座椅就是前左轮的位置,你若是觉得自己不会蹭着砖头,稍稍隔开点就可以了。慢点开,我帮你看着点。”

    “嗯”,李家明沉着地打着方向盘,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将车开得象乌龟一样,缓缓从两堆材料之间开过去,在那幢已经建到第三层的宿舍楼前、一辆崭新的草绿色北京吉普车旁边停下。

    看到这刚买半个月的新车,李家明就知道王老板来了。不愧是生意人,胆大敢赌、消息灵通又舍得花时间、精力钻营。

    “呼”,李家明长出一口气,用衣袖擦了下没有汗水的额头,引来旁边董昊的戏谑:“阿明,我还以为你不紧张的呢!”

    “我又不是神仙,第一次开车哪能不紧张?”

    “够吊!你给我说说,你怎么看看就会了?”

    这事还真不好解释,特别是后面还坐着自己的姐妹,吱唔了一阵,李家明挠着头皮道:“嘿嘿,我就把自己当成车,凭着自己的感觉开呗!”

    “咩(什么)?”

    董昊骇然看着李家明,半晌才憋了句:“阿明,你够威(牛逼),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车人合一,好多顶级车手就是这样的,第一次摸车就‘人是车、车就是人’!你要是去学赛车,以后肯定会成为顶级职业赛车手的!”

    李家明一边熄火、拔钥匙,一边佯装好奇道:“象电视里那样?”

    “嗯!”

    “没意思,动不动就撞车、翻车,那是傻子干的事!”

    董昊无语了,可后座的满妹已经冲戴着安全帽从二楼探出头来看究竟的她父亲,嚷嚷道:“耶耶(爸),五哥哥最厉害了!他会开车了!”

    “什么?”

    李传民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小侄子从驾驶室里跳出来,怎么也想象不出一个十三岁的伢子会开车,这也没人教他啊?

    “二伯”,李家明抬头一看,也连忙跟二伯打招呼,紧接着又跟二伯旁边的王老板招呼道:“王叔叔好。”

    “家明?哟,好象长高了点吧?”

    尾随董昊来的王振国也戴着安全帽,他对李家明长没长高没兴趣,也对这小子会不会开车没兴趣,他只对那车和车旁的董昊感兴趣。

    “王叔叔,晚上我请你吃饭,赞助点菜钱呗!”

    看着楼下的李家明扯长脖子问自己要钱,王振国心里大喜,暗赞这伢子可真够聪明,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两张一百块钱的钞票捏成团扔下去,笑骂道:“家明,我可跟你说啊,既然是你请我吃饭,菜可得你做!做得不好吃,你就一个人给我全部吃掉!”

    “放心吧,保证不会让你吃生的!”

    李家明仰着脑袋大声回了句,捡起扔下来的那两百块钱,打开掸了掸,得意道:“昊哥,想吃什么?我请客!”

    “大白兔奶糖!娃哈哈!”

    董昊还没说话,后座的满妹却嚷了起来,引来大家的莞尔一笑。

    “不行,只能是菜!”

    “肉肉,要肥肉肉!”

    “行,让你吃个够!”

    李家明大方得答应了满妹的要求,将车钥匙递还给董昊,“昊哥,你来开,我不敢倒车。”

    “行,等下你继续开。”

    “哎!”

    等董昊将车倒出了工地,李家明先把跟着看热门的伢子们轰回家,自己又钻进驾驶室当司机,小心地开车去买了一堆的菜,然后小心冀冀地将车开回家。开车可不是闹着玩的,董昊虽胆大也很小心,一直帮他盯着前面,手搭在方向盘上一直没放下来,待车跑到一半追上了跑步回家的毛砣、细狗,才好奇道:“阿明,你那俩兄弟怎么不坐车或骑车,还要跑步回家?”

    一直全神贯注的李家明扫了眼后视镜,缓缓将车停下,挂空档、拉手刹,回头又看了眼,不禁嘿嘿直乐。毛伢、告伢他们也太坏了,居然借自己的旗号,撵狗样撵着毛砣和他们表弟。

    “哦,他们的成绩不好,很难考上大学,他们家里就让他们练体育,想以后考体育生。”

    “不会吧?这才多大?到高中再练也不迟啊!”

    李家明苦笑不语,翻了翻录音机边的磁带,挑了盘林子祥的《男儿当自强》塞进录音机,片刻雄浑、铿镪有力的歌声响起。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

    眼光万里长。

    誓奋发自强,

    做好汉。

    ……

    热胜红日光!’

    听着激昂的歌声,董昊见李家明默然不答,只顾着发动车子,再看看后面被毛伢骑着车抽打的两个少年,只有后座上几个叽叽喳喳的小不点继续没心没肺地叽叽喳喳,仿佛有点明白了。

    录音机里一曲《男儿当自强》唱毕,李家明看了看后视镜,将车停了下来又将录音机关了,笑道:“昊哥,这带子棒,送给我吧。”

    董昊是真的喜欢李家明这样有天分、有志气,而且还人情练达的孩子,大方道:“行,这里的带子全送你。你喜欢听什么,就跟我说,我去给你买。”

    仿佛恢复了平静的李家明笑了起来,谢了一句后又加油挂档,边看着前面开车,边解释道:“昊哥,我们这是农村,而且是极贫困的山区农村。象我们这样的农村孩子,想要走出这片大山有点出息,无非是两条路:读书、打工。我四叔在你们那打了八年工,他说‘工字是不出头’的。千来块钱的工资在我们这是吓死人的高工资,在你们那或许还不够有钱人一顿饭。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象我们这样无钱无势的平民子弟,要是吃不得苦,对自己下不了狠心,那还有什么希望?”

    家境优越的董昊不禁动容,读五年级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还能干出拿藤条逼兄弟练体育的事,可真是个狠角色啊!等了十几分钟,车子又慢慢地往前开了一两里路,到离银子滩只剩下两三里的一个长坡前,李家明再次将车停下来,等着后面一帮伢子追上来了,摇开车窗玻璃。

    “毛砣、细狗、毛伢、告伢,你们上车!今天晚上去我吃饭,正好家里买了菜。八伢、金伢,你们跟毛伢、告伢屋里说一声。”

    “哎,你骑我的车,再去跟我姆妈说。”

    兴奋的毛伢、告伢立即将车扔给一个半大伢子,跟着满头大汗累得象狗样的毛砣、细狗上车挤坐在后面。

    “这是昊哥。”

    两人脸上笑得开了花,立即大声道:“昊哥!”

    两个伢子头对自己兄弟姐妹挥来斥去,可对昊哥又受宠若惊的样子,看得李家明直皱眉头,突然将头伸出车窗,冲外面那帮伢子吼道:“全部给老子老老实实回家,不准在路上玩!”

    这帮正为捉弄毛砣成功而高兴的伢子,从没见过李家明这样,立即由嘻嘻哈哈变成了噤若寒蝉,将车骑得飞快地回家。就连坐在副驾驶室里的董昊都吓了一跳,被李家明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震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个读五年级的小孩吗?

    吼完了一帮不是手下又象手下的伢子们,李家明缩回头来,象老大样沉声道:“毛伢、告伢,你们不想读书就算了,但要带好这帮弟弟妹妹!这世年(辈子)能当兄弟姐妹,下世年还能当?”

    这话要是别人说,毛伢、告伢能啐他一脸,但李家明这么说,刚才被他的气势彻底压服的他们一个劲地点头。即使没刚才那一吼,他们对李家明也心服口服,他俩是亲眼看到过,这老大是如何照顾四个妹妹,如何监督毛砣、细狗每天晨练、傍晚还去跑步的。一天、两天容易,一星期两星期也行,但每天骑着车陪他们练,恐怕是亲兄弟也难以做得到啊?

    “家明,我们发誓会带好他们的!”

    “嗯,你们也不小了,脑壳要想事。兄弟就是兄弟,以后有事的时候,真正能帮我们的,还是我们自己这帮兄弟。”

    “哎!”

    李家明又开动车子,刚才的一幕让董昊更欣赏这小弟了。这哪是五年级的孩子,连那些在道上混的大哥,都没几个有这气势。这样的人要是以后出不了头,那要什么样的人才能出头?还是舅父说得对啊,这小子是注定了要飞黄腾达的!

    到家了,李家明把车停在晒谷坪里,跳下车伸了个懒腰。累啊,这哪是开车,分明是表演好不好?

    掏出钥匙开堂屋门、开厨房门,李家明指挥着毛砣他们到堂屋里支圆桌,帮着欲言又止的二姐、三姐把后备箱里的菜搬进厨房、烧火、烧开水。自己的客人,当然要在自己家吃饭,而且这还关系到二伯那个二老板的位子。

    等搬完了菜、生好了火,李家明才笑道:“昊哥,你在这坐一会,我去请下我大伯他们吃饭。我们农村里规矩大,请长辈吃饭得亲自去的。”

    正好奇的董昊将两大袋礼物扔在厨房的小方桌上,立即道:“我也去,你大伯就是我大伯嘛。”

    “家明!”

    李家明笑了笑,朝急切的二姐道:“二姐,没事的。昊哥,你还是别去了。”

    “怎么了?不方便?”

    “算了,想去就去吧,我们路上说”。

    李家明嘿嘿笑了两声,带着董昊出了厨房,吩咐刚把火塘里的火生起来的毛砣他们道:“毛砣、细狗,你们去叫婶婶她们过来吃饭,毛伢你俩等火上来了,生两个火盆去堂屋里。”

    “哦”

    “昊哥,我们走”。

    转过了传祖叔家的泥巴屋,离大伯家十来米远的时候,李家明低声道:“昊哥,等会我大伯、大婶不给我好脸色看,你可别介意哦。”

    “啊?为什么?”

    “告诉你可以,但你不能去外面乱说。”

    董昊好奇心顿起,连忙发誓道:“我发誓!”

    要得人的信任,最好是告诉人家一些自己的隐私,比如见不得人的事。世事洞明的李家明笑了笑,右手比划了一下,小声道:“没什么,正月里我砍了我大婶一刀,差点把她的手都砍断了!”

    跟在后面的董昊骇然,等前面的李家明扭过头来了,才小声道:“为咩(为什么)啊?”

    “这就说来话长了,等吃完饭,我慢慢给你说。”

    “说啊,你不说,我吃饭都没胃口!”

    “也行”,李家明停下脚步,拉着董昊走到旁边牛栏的屋檐下,一五一十地把自己跟大伢、二伢、大婶的冲突说了出来。

    “就是这样的,她扇了我一巴掌,我砍了她一刀,没吓倒你吧?”

    够狠!

    西装革履皮鞋锃亮,看起来象白领人士的董昊,赞叹道:“吊!阿明,你不去道上混,可真浪费人才了!”

    自己这位干哥哥,要不是有人管着,恐怕也是当混混的料,李家明苦笑道:“那换成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我?”

    董昊愕然,要换成是他,架肯定是要打的,可能打得还会更狠,可大婶扇他一耳光,会不会还手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