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心机用尽只为利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与李家明预料的一样,大伯还能对自己礼貌周全地婉拒,正洗腊肉的大婶当自己是空气,正帮他母亲择菜的三哥对自己横眉相对,而四哥则闷着头坐在火塘边,烤他那双并没冻僵的手。

    略觉尴尬的李家明笑笑着出了昏暗的厨房,让站在晒谷坪里帮二婶抱着饭甑的董昊非常疑惑,小声道:“阿明,为什么?”

    叹了口气,李家明这次没有作伪,小声解释道:“昊哥,我那俩堂哥对我不错,特别是我四哥,他真是把我当亲兄弟,可惜的是大家都身不由己。”

    李家明的叹息,让董昊也跟着叹气,不知不觉得情绪开始与之同步。两人抱着饭甑默默回到家,厨房、堂屋里都已经是热闹一片了,二姐、三姐和二婶在厨房里忙碌着,满妹和桂妹她们叽叽喳喳地跟二婶说董昊的车如何好。一看到他俩进来,几个小不点立即不作声了,眼巴巴地看看李家明,又看看小方桌的两大袋东西。

    董昊很随和也很自来熟,见几个小家伙都盯着那两袋东西,乐呵呵地打开来分给她们吃。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几个小家伙都不接,把手藏在背后,还是眼巴巴地看着李家明。

    好吃是小孩的天性,李家明看着几个小不点想接又怕自己生气的样子就想笑,夸奖道:“嗯,上星期大家都学得很好,可以得奖励,但现在不能吃,要饭后才能吃。”

    “哎,谢谢董昊哥哥”,四个小家伙连忙接过吃食,小心翼翼地放进她们的小口袋,眉开眼笑地答应、道谢。

    “桂妹、金妹,你们姆妈呢?”

    “她们在河边洗菜,毛砣哥哥他们都在帮忙。”

    “哦”

    几个小家伙里,娇憨的满妹胆子最大,见董昊这么大方又好说话,抱着他的大腿央求道:“董昊哥哥,我们再去开车玩好不?”

    可爱、嘴巴甜的小孩总是受欢迎的,董昊笑眯眯地答应道:“行,我们去哪?”

    “去我阿婆家,就在下面一点点!”

    “走,阿明,一起去啊。”

    李家明卷起衣袖,摆了摆手道:“不了,你带她们去吧,她外婆家就在离这两三公里的地方。时间不早了,我得做饭,讹了王叔的钱,总得让他尝尝我的手艺吧?。”

    二婶反应有点慢,嗔怪道:“家明,你去陪客人玩,这不要你帮忙!”

    “二婶,那可不行,王叔叔掏钱买菜,就是想尝尝我的手艺。”

    再次提到王叔叔,一直有心事的二婶立即会意过来了,帮腔道:“嗯,那你来炒菜,我们帮你打下手。”

    已经走到门口的董昊回过头来,打趣道:“阿明,你行不行啊?”

    “能吃辣椒吗?”

    “切,我在成都当兵三年,就怕不辣!”

    “那就行,等会尝尝我的手艺”,已经卷好衣袖的李家明,从塑料袋里拿出那两条大草鱼,去外面屋檐下麻利地敲昏、刮鳞、摘鳃、剖鱼。

    “嗯,象那么回事。小朋友,我们开车玩去喽。”

    四个小家伙兴高采烈地跟着董昊走了,等听不到了引擎声,二婶才出来急切道:“家明,有眉目了吗?”

    早春的水真冷啊,已经将鱼收拾干净的李家明,把鱼拿进去让二姐切片,自己到灶台前烤烤火,笑笑道:“二婶,这种事急不得的。董昊只是帮他母舅开车,能帮我们引见一下就不错了,他做不了主的!”

    关心则乱的二婶双手合十拜了拜,喃喃道:“观音菩萨保佑!观音菩萨保佑!”

    想让人家帮忙,就要让人家知道你值得他帮,自己只能做这么多了,剩下的就只能看运气了,李家明烤热了手就开始炒菜。

    没几分钟,王老板也开着他那辆新吉普跟李传民回来了,两人下了车就直接进了厨房,急切道:“家明,怎么样了?”

    刚按记忆煮好两盆酸菜鱼的李家明,将手里的锅铲交给二婶,笑笑道:“王叔叔,能做的我都做了,剩下来的就看运气了。”

    李家明再早熟,在王老板眼里也只是个十三岁的伢子,哪会放心啊?

    “你怎么做的?”

    李家明站在灶台前,一五一十地说了遍今天自己如何练车、教训毛伢他们、又如何去请大伯他们吃饭的事,让生意人王老板有些愕然,迟疑道:“家明,我们是做生意的,绕这么大的弯干嘛?吴老板喜欢你,那个董昊也喜欢你,你直接开口求人家就是。”

    这就是小生意人与商人的区别,李家明心里鄙夷了一把,脸上笑眯眯地解释道:“王叔叔,我估摸着这一次的基建工程,吴先生十有八九要考虑一些生意之外的问题,我即使开口求他,也未必能拿得到。只有改制成功后,药厂能给财政上交大量税收了,他才会完全按生意场上的规矩来做事。

    王叔叔,药厂改制只是一个开始,以后若是产品打开了市场,肯定还会扩建的。有昊哥这层关系在,以后只要我们不比其他竞争者差多少,人家会考虑我们的。”

    王振国脸上神情变化,沉默了一阵后,沉声道:“家明,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叔叔也不把你当伢子看。叔叔是生意人,你明白吗?”

    李传民脸上一黯,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就象自己小侄子以前说的那样,‘人情是人情,生意归生意’,自己伯侄不能给人家带来更多的利益,人家踢掉自己也就是迟早的事。

    哎,这王振国还是格局太小,李家明依然笑笑道:“王叔叔,我明白。中小学的工程完工后,我占的那一成干股退出,我二伯的也不要了,公司还是你一个人的。”

    厨房里一下寂静了下来,二婶、二姐、三姐她们都黯然地忙碌着。二伯当二老板让她们都觉得面子上光,可突然没了这个身份就会让她们觉得失落,哪怕二伯一两个月前就是一个普通的泥瓦匠。

    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王振国摇摇头道:“家明,我不完全是那个意思。传民这一个多月来管得非常好,我也需要这么个帮手,当然合作条件不可能还象从前一样。

    家明,你是个聪明孩子,有时候想问题比我们大人还周全,你明白叔叔的意思吗?”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生意人必须会钻营,王振国即使拿不到药厂的基建工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恐怕他最想的是结识吴先生那样的大人物。人以群分,想进吴先生的圈子,才是这个生意人梦寐以求的!

    呵呵,他王振国挤进了那个圈子,认识了上档次的大老板,还会愁没工程可以做?自己精明,他也不笨,没有自己的引荐,凭他的实力,根本入不了吴先生的眼,最起码近两三年,入不了人家的眼。上次自己空口白牙,就逼他让出工程的三成利润,他哪会相信自己,会白让他沾便宜?

    厨房里很安静,二伯、二婶他们的目光都看着李家明,眼神中透出热切、或许还有恳求。这种眼神,让李家明黯然神伤,‘以前’他第二次高考只考上一个学费极昂贵的自费生后,也以这种眼神看过父亲、二伯他们。

    这种眼神,李家明是不能拒绝的,哪怕要他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也得按他们的意思去办。这不是什么生意,而是感情、伦理,也是欠了家人的恩情就得还!何况,只是想让自己委屈一下,去吴先生那卖个乖、说几句好话而已。

    “嘿嘿嘿”,李家明习惯性地傻笑了几声,挠了挠头皮,讨价还价道:“王叔叔,有什么好处没?”

    ‘哈哈哈哈’,王振国也笑了起来,指着李家明笑骂道:“家明,叔叔是那样的人吗?”

    是不是那样的人,关自己什么事?李家明依旧笑笑着不答,等着他来开价,生意场上谁主动开口,谁就失去了主动权,给了对方讨价还价的机会。

    对上李家明这样的妖孽,王振国真没什么好办法,这伢子就象是个妖怪,看起来十三四岁,精明起来比自己这样的生意人还精明。沉吟了一阵,王振国咬牙道:“家明,我按以前说好的价格,卖给你二伯一成股份,工地还是由你二伯来管理。”

    用一成股份拉拢住能帮他管理工地、还能帮着揽活的二伯,最重要的是有二伯在他手下,自己就不得不帮他去公关。王老板的算盘打得不错,生意上的技巧娴熟得很,也正好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可惜的是王大老板运气不好,碰上了自己这样的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人。

    到手的鸭子不管它生与熟,能让它飞掉吗?不能,不但不能让它飞了,还得将它炖得稀烂或是炒得喷香。只是宰人也要掌握好度,这家伙即使没有吴先生引荐,凭这份钻营工夫,有个两三年也迟早会挤进那个圈子,可不能让他日后过河拆桥。

    稍一思量,精通生意经的李家明愉快地撒手,笑嘻嘻道:“王叔叔,我就是一学生伢子,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对赚钱没那么大兴趣,股份您想收回就收回吧。我相信:只要我努力读书,以后考个好大学,就会有远大的前程,会比现在费心费力赚点小钱强百倍,您觉得呢?”

    李家明这么一说,满厨房热切的眼光立即没了,二伯、二婶他们立即将对‘二老板’的渴望扔到了脑后边。比起侄子和女儿们的前程来说,当二老板就是个屁!家明可不是大伢、二伢那样的白眼狼,也不是家德、三伢那样的泠淡性子,这侄子可是把自己两口子当亲生父母孝敬的!更让人高兴的是,家明是天才,以后能考清华、北大的,注定了会光宗耀祖的!

    小厨房里的气氛一变,玩心眼儿想用亲情逼人就范的王振国认输了,苦笑道:“家明,那你说说吧,我算是怕你们这些读书人了!”

    呵呵,想玩心眼儿?说实话,王大老板这样的,还真太容易对付了。李家明收起了满面笑容,整个人都变得沉稳起来,语速不快不慢道:“简单,我们退一步,我不要你的股份,但我二伯不出钱拿一成管理股。您也退一步,我二伯没读过什么书,连账本都看不明白,以后我帮大家管账。您放心,就财会上那点事,我一个小时就学得会,一个月给我开三百块钱工资,让您那会计滚蛋。”

    一听李家明要去工地上当会计,二婶就急了,这不是耽误他学习吗?可二伯用眼神阻止住了她,他知道自己这侄子冷静、聪明得吓人,他当了个多月的二老板,接触各色人多了,更听明白了侄子的意思——那就是不但要白拿工程队的股份,还要每个月白领份工资!工程队就那点账,还用得了专职会计?

    自己侄子那么聪明,他既然敢这么说就肯定有把握,自己这个二老板的位子一定要想办法拿到手,这个位子不但意味着社会地位、丰厚的收入,还意味着能给堂兄弟们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现在的活不好找啊,工程队上的工友半年辛苦半年闲,若自己不能当二老板,能方便给大哥他们安排活?

    兼会计只是个说法,重点是给他白开工资,王振国比李传民更明白。这个无所谓,自己一个月烟钱都比这更多,关键是白让出一成股份,一成股份可就是几万块钱!

    舍得舍得,想得就必须舍!

    在白让出一成的股份、白送一份长久的工资与进入一个大商人的圈子之间选择,敢赌的王振国稍一犹豫,痛快地让步道:“行,就按你说的办!”

    “成交!”

    李家明象大人一样向王振国伸出了巴掌,笑道:“王叔叔,明天我给您一份新的协议,您交办的事,我也会尽快安排妥当的。”

    ‘啪’的一声轻响,王振国与李家明击了下掌,感叹道:“家明啊,我现在知道吴先生为什么想收你当干儿子了。”

    得了便宜的李家明嘿嘿傻乐,又变回了十几岁的伢子,不再争那点口舌之快了。

    哼,三成随时可能收回去、而且要花钱买的股份,换一成实实在在白拿的股份,加一个月三百块钱工资,这交易不划算也不吃亏。

    自己还是年龄太小,二伯又太实诚,只能这样才能让王振国不动歪心思。在自己这样精明人的眼皮子底下,他王振国废尽心思捞了一千块钱,居然有九百是他自己的,有意思吗?更重要的是,做生意得双方都有赚头,自己固然可以逼他答应更苛刻的合作条件,但也意味着人家将来铁定会过河拆桥。做什么事,都得留有余地,这才是王道。

    厨房里的人都高兴起来,王老板也满面笑容,他也精明得很。李家明这种伢子是注定会要出人头地的,抛开有机会进入吴先生他们的圈子不说,花一成的股份投资在这样的人身上也值。等这小子以后飞黄腾达了,固然会按生意场上的规矩与自己交往,但一样能把今天的投资百十倍地赚回来。

    当然,如果是三成股份,那就不值了。有三成的利润去钻营、巴结,什么事干不成?一成的股份刚刚好,可以拖着李传民替自己卖力,还能吊着李家明这支潜力股。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