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唯利与梦想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虽然已经是晚春,可南方山区的夜晚还是很冷,特别是细雨纷飞的天气。

    李家明家的堂屋里笑声不停,两个喝酒的大人浅酌慢饮谈笑风生,孩子们更是吃得兴高采烈。年都过了近两个月,肚子里的那点油水早没了,平时可没这机会吃顿这样的好饭。

    孩子们吃饭快,董昊的速度也不慢,而且吃得很高兴,夸赞道:“阿明,这酸菜鱼真不错,我想想,最后一顿还是跟几个战友在绵阳吃的。哎,你怎么会做这菜?好象除了四川人外,没多少人会做这菜。”

    对面正觉得盐放少了,菜太清淡的告伢问道:“昊哥,你觉得好吃?”

    “是啊,只比那些四川人做得差一点,他们做的鱼,会放花椒有麻味。”

    李家明嘿嘿直乐,玩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我也就是在电视上看了几眼。王叔叔和你都口味更清淡,我还怕放不准盐呢。至于花椒那东西,真对不起,我只在电视里见过。”

    “天才!”

    董昊赞了句,又夹了块白嫩的鱼肉放进嘴里,跟次席上的二伯赞叹道:“二伯,你是不知道,今天把我吓了一跳。阿明太聪明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学会了开车,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天才!”

    不会开车的二伯也附和道:“呵呵,我看到他从车上下来,都吓了一跳。”

    已经快吃饱的李家明笑笑道:“昊哥,你也太大惊小怪了,你们城里人学开车规矩多,我们乡下人可没那么多规矩。你不信问问王叔叔,我保证他学车最多也就一个上午!”

    “不可能吧?我算学得快的,也学了一天,我们班长才敢让我在操场上打圈圈。”

    正抿着酒的王振国笑眯眯道:“差不多吧,我以前在青藏线上当兵,也就跟那帮来兵站的战友学过半天,就敢开着他们的车去下一个兵站玩。”

    董昊跑过那条路几次,咂舌道:“王老板厉害,能开那路的人,都是技术最好的人。”

    这是董昊第n次称‘王老板’,而且是王振国表明了以前在成都军区当过兵,他还称人家作‘王老板’,而不是跟着自己叫‘王叔’,李家明就知道工程的事彻底没希望了。他们当兵的人重视战友情,大老远的地方能碰到一个同军区的老前辈,还如此称呼对方,这就表明那工程已经内定了承包商,只是可能还不到公开的时机。

    生意人嘛,肯定会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那么大的工程在手里,哪不会跟当地政府、或是重量级官员做点交易?刚才董昊不喝酒,又说不在这住了,十有是出去兜风时,听说了二伯是工程队的二老板,让他警觉了不想酒后失言,或是怕二伯提出了请求他不好拒绝。自己这个认来的干哥哥,或许社会阅历不丰富,人可不笨。

    董昊的称呼依旧,也让眉目灵醒的王振国失望地暗中叹气,停住酒杯不喝了,依然笑眯眯道:“传民,别倒了别倒了,不能再喝了。等会我还得回去,明天要去投个标。”

    一听还有正事,听不出桌上话中机锋的二伯也就不再劝酒,叫已经吃好了的二姐帮王振国盛饭,给已经吃好了的董昊端茶。

    “谢谢”

    董昊接过二姐端来的热茶下了桌,冲李家明笑眯眯道:“阿明,去你房间坐坐。”

    “哦”

    李家明答应了一声,早就吃饱了的毛伢、告伢拿着红英婶给的手电筒,也告辞道:“表叔、三姑、满姑……、家明,我们回去了。”

    “等一下”,李家明连忙跑到厨房里,找了两个装菜回来的小塑料袋,从董昊送的那两大包零食各装了一些,塞给正在堂屋大门口推车准备回家的毛伢、告伢。

    “这怎么好意思?”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们?让你们公公婆婆也尝尝,这是昊哥送的,我们这边吃不到。”

    “哎,那就多谢了!”

    两人嘻嘻哈哈地走了,李家明也陪着手里端着茶杯的董昊上楼。两人上了楼、进了书房,七个半大伢子、半大妹子、小不点正认真地坐在两张小方桌旁做作业,连两人进来都不知道,看得董昊直发愣。

    进了李家明的书房,董昊才小声道:“阿明,你们山里孩子读书这么认真?”

    “呵呵,那倒不是。”

    李家明把回家时打开通风的窗户关上,笑道:“三个大的是自己知道了要读书,那四个小的是被我打怕了,不得不认真读。”

    “啊?”

    拿起窗台上的旧开水瓶,李家明给董昊加了点水,苦笑道:“昊哥,我们不比你们城里人,想要个好点的前程,只有读书这条路。”

    董昊想起下午李家明吼那帮小孩子,暗赞自己舅父的眼光,自己这个干弟弟以后不得了啊,那气势就不亚于部队里的那些首长。何况这小子极聪明,为人又大方、大度。

    喝了口滚烫的热茶,董昊斟酌了下言语,压低声音道:“阿明,二伯跟着那王振国做事,按说我应该帮帮忙,但工程的事我真帮不上忙,不好意思啊。”

    这昊哥还真实诚,李家明笑了笑,也压低声音道:“昊哥,你误会了。我二伯确实是跟着王振国做事,但是他求着我二伯,并不是我二伯求着他。”

    “嗯?”

    纸是包不住火的,何况‘人敬我一丈,我得回敬人三尺’,李家明笑了笑将房门给关上了,小声地把自己如何从王老板那讹来三成分子的事告诉他。

    什么?董昊听得瞠目结舌,半天才冒出句:“奥(阿)明,你真系犀利喇(太厉害了)!”

    李家明挠了挠头皮,笑道:“嘿嘿嘿,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要换成你是我,睁开眼就想着去哪弄点钱给妹妹添件衣服、让她多吃顿白米饭,你也会跟我一样挖空心思去折腾。”

    董昊来同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这里农村的贫困有所了解,再看看这屋子虽然整洁却四壁空空,就知道李家明所言不虚。

    “那你也够厉害了,换成我就抓不住这种机会!”

    赞叹了一句后,董昊心里一动,低声道:“阿明,想没想过让二伯自立门户?我看那王振国实力并不怎么样,何必跟他合作?”

    李家明也心里一动,随即又摇头道:“昊哥,不成的。我二伯太忠厚了,只能是辅佐人的命,他自己当不了老大的。”

    “嗯”,董昊端着茶沉吟一阵,小声道:“阿明,如果有机会,你让二伯和我合作怎么样?”

    嗯?李家明心里开始发紧了,这昊哥挺对自己脾气的,可真不想他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反骨仔。

    “阿明,我把你当兄弟,就不会害你二伯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家明心里天人交战一番,最终还是婉拒道:“昊哥,书上说,做事可权变,做人要磊落。我们无钱无势,利用各种条件为自己谋点利,哪怕是用了点心计,只要没有损害他人的利益,这无关大雅。

    王叔虽然说这个工程后,要收回我那一成干股,但送了我二伯一成股份,还给我白开份工资,这很对得起我们伯侄了。他没有做对不起我们的事,我们就不能背着他做对不起他的事,这是一个做人的原则问题。”

    董昊确实还不够成熟,听完李家明的解释,居然把他们的底细给说了出来。

    “阿明,你这么忠义,哥哥就没什么说得了。我舅舅的工程分两部分,这只是第一期,准备给你们县里的第一建筑公司来做,县里的领导打过多次招呼。若是产品销售顺利的话,大概明后年会扩建,到时候我去跟我舅舅说说,只要你们的报价不比其他人高,问题应该不大。”

    什么叫报价不高?李家明前世是生意人,哪不知道招投标里的那些猫腻?要是招标的人里有内线,旁人想中标简直跟中彩一样难。

    这是一个还没什么城府的人,得承人家的情,李家明笑了笑,低声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如实相告,拜托道:“昊哥,能帮弟弟这个忙吗?”

    董昊确实很喜欢这个小兄弟,而且非常喜欢他的坦诚相待,愉快地大包大揽道:“小意思,我们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过,阿明,哥哥给你说认真的,这些事以后不要再去操心了,好好读你的书。我舅舅经常说,现在大家还能凭路子、靠运气赚钱,以后得凭真本事,读书就是学本事。你这么聪明,要是真能考上清华、北大,肯定会学到很多东西的。

    我舅舅还说,真正能成功的人,不是指他拥有多少钱,而是指他为社会做出的贡献。阿明,相信哥哥,你很聪明也很有经商的天分,但不要去做那些投机取巧的生意,要做我舅舅那样的企业家!”

    董昊的话有些散乱,可认真倾听的李家明非常明白他的意思,而且有些心绪混乱。

    在李家明的前世,多年以后在全国一片房地产大热时,董昊的舅舅,也就是那位吴建国先生依然闷着头做实业,事业从起家时的制药拓展到了机械、电子等行业,成了全国颇有知名度的实业家。

    有位网络媒体记者去采访他时,问他的企业为什么只做一些利润并不高的行业,而不去做利润极高的地产。以他们集团的实力、影响力,完全可以用工业用地的名义拿廉价地皮,再转手去做房地产。已经年过花甲的吴先生,只是微微一笑,淡然道:‘我不是商人,我是实业家。’

    商人与实业家除了大家都逐利之外,最大的区别在于:商人唯利是图,而实业家有梦想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