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乱了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青山如黛,细雨如烟,天色刚刚放亮,阁楼上已经传来朗朗的读书声,童音清脆和着清晨的鸡鸣狗吠。

    刚在厨房里将粉丝煮软放入冷水里清洗的李家明,侧耳朵听了听楼上的读书声,突然大声纠正道:“二月巴陵风,春寒未了怯园公。海棠不惜胭脂色,蒙蒙细雨中。海棠不是海昌!tang!”

    楼上的三姐顿了一下,可背出来的依然是‘海昌不惜胭脂色,蒙蒙细雨中’,旁边的满妹连忙小声再纠正她:“三姐,tang、tang不是chang。”

    三姐脸上一红,小声嘀咕道:“课本上又没有的,还天天让人背,我就没看到他什么时候背过书。”

    几个小不点装作没听到,继续歇斯底里地背着‘锄禾日当午’或是‘念天地之悠悠’。五哥哥对读书看得很重,别的事跟他闹别扭都没关系,要是等会背不出书,肯定会挨几下小竹梢的。三姐也只是一句牢骚,昨夜李家明跟王老板掰手腕,让在旁边的她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小声念了两句纠正了自己的读音后,又大声读了起来。

    楼下的李家明听到三姐的口音改过来了,满意地笑了笑,也戴上耳机听英语磁带。

    没一会,衣着整齐的董昊,拿着牙刷、毛巾出来了,李家明连忙拿涮牙的杯子、牙膏。昨晚王振国一走,他就不再提回县城的事,甚至还下厨做了豉油炒米粉当夜宵,让两个看完电视回来睡觉的小不点和三姐吃得满嘴流油。

    “阿明,我洗冷水的。”

    “哦”,李家明放下了脸盆,笑道:“没吵着你吧?”

    “没事,起惯了早床,到了时间不起来,反而不舒服。”

    董昊洗涮完,李家明的米粉也煮好了,冲阁楼上叫道:“吃饭了!”

    “哎”,楼上的背书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一个一个下来,到李家明面前背书,背完了才去吃米粉,连跟李家明一样高的三姐也不例外。

    看过了昨天李家明突然爆发的气势,董昊也不以为意,吃着撒了小葱、香菜的煮米粉,还评价道:“阿明,你这手艺可以到外面开店了,有兴趣跟哥合伙开早茶店吗?专门在工厂区里煮米粉,一碗二块五毛钱,一天赚一百五六十块钱一点问题都没有!”

    “工厂区有早茶店吗?那叫早点摊子好不好。”

    两人的说笑,说的人不在意,可一直想着毕业后去打工的二姐记在心里,等董昊开着他的越野车走了,拉着坐在屋檐下发呆的李家明小声问道:“家明,在外面煮米粉卖,能一天赚一百五六十块钱?”

    “啊?”

    被打断遐想的李家明愣了一下,再听了一遍二姐的幻想,不禁好笑道:“二姐,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啊?店租、税收之类的都是钱,你一天得卖多少碗米粉,才能够得上开支?”

    李家明倔,二姐也不差,只是没有他那么倔而已,听堂弟这么说,非但没有打消她的幻想,反而热切道:“我们街上的米粉一块钱一碗,不照样那么多人吃,一碗最少能赚五毛钱呢!”

    啊?李家明这才‘想’起来,以后二姐会在东莞开小饭店,而且生意还很不错,结婚前不但帮二伯还清了做房子的欠账,婚后还跟二姐夫在县城买了套复式房子,只是一年难得住两天而已。

    “你想开小饭店?”

    “嗯”

    “行,等你毕业考试完了,我让昊哥安排一下,到县里好点的饭店去学学。”

    “哎”,二姐高兴得答应了一声,到厨房拿了把锄头去菜园里干活了。二伯在工地上,二婶天刚亮就和红英婶她们出门去了送菜,菜园里的活就成了二姐一个人的。农村里的女孩可没那么娇气,也就是满妹她们这样的小孩子,才能愉快地玩耍。

    二姐走了,李家明继续坐在大门口,远眺着对面云遮雾绕的大山发呆。

    昨夜董昊跟自己聊了半宿,基本上是他一个人在说,说的都是些他舅舅的事。若吴建国只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李家明听听也就算了,不会往心里去,可人家会成为一个成功的实业家,而且是社会声誉极好、极受那些有识之士赞誉的实业家,就不由得李家明往深处想了。

    人活着一辈子,到底图点啥啊?以前李家明觉得自己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可听董昊扯了半宿,又觉得自己糊涂了。

    刚开始,自己只想着要让家人过得好,要让小妹成为女大学生,找份体面的工作、找个诚实可靠的妹夫;要让父亲再婚、和美地过下半辈子。

    再后来,父亲去了打工,小妹开始变得开朗了,管教满妹、金妹她们又成了他的目标。现在连皮得没边的毛砣、细狗都听话了、年龄也改小了,只要这么努力练下去,不出意外的话,以后考省师范大学的体育专业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更别说三姐、满妹、金妹她们了。

    现在房子有了,而且是当街有铺面的房子,别说以后自己兄妹读大学的费用,哪怕父亲现在回来再婚,十里八乡的好女孩都由他挑。

    二婚算什么?自己家里有当街有铺面的砖房子,即使女孩本人不愿意,那些现实、理智的父母都会让她们愿意,甚至还会请媒人主动来说媒。何况父亲除了年龄稍大一点外,长得不差又忠厚老实,还有本事赚高工资。2500块钱一个月啊,还不包括奖金,他们那老板也真有眼光,知道人才对企业的重要性!

    那自己还能干点什么呢?

    继续帮家人出点子赚钱?这可不行,人拥有的财富一定要与他的素质相适合,如果综合素质不足以拥有那么多财富,那对他的家人就是一场灾难。那些有钱人整日纸醉金迷、穷奢极欲不就是钱闹的吗?他本人是痛快潇洒了,可他的妻子、儿女、家人呢?

    没错,二伯是忠厚人,可再忠厚的老实人,发了大财就不会变?即使他不变,奈何这世界的诱惑太多,太多年轻漂亮女孩想傍大款了!李家明自认不是好人,也不相信世界上有不受诱惑的人,除非他已经躺在棺材里动弹不得,要么他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二伯这样正好,二老板的位置很适合他,钱赚得不多不少,位置不高也不低,有他在工地上管着事,还能让传猛伯他们都有个稳定的收入来源。

    “家明”

    “啊?”

    被打断的李家明茫然抬起头,端着几个菜碗的李家德笑笑道:“多谢你的菜,碗给你送回来了。”

    “哦”,回过神来的李家明有些黯然,四哥的道谢透出疏远的客气,两人的关系已经不复亲密了,甚至自己还能从他眼里看出隐藏的屈辱。

    以前李家明最不怕的就是这种眼神,得罪君子打什么紧,只要别轻易得罪小人就成。可今天他看着细雨中四哥的背影,突然有些害怕了。自从回到现在,除了操持家务之外,自己好象一直在以四哥当参照物,努力地读书,努力地想成为父亲、小妹的骄傲。

    两年后,大洋的彼岸会上映一部伟大的电影,一个傻傻的阿甘不停地奔跑,跑过了受欺凌的童年、幸运的战场、跑过了……,跑着跑着却停下了脚步。

    其实我们每天都在跟时间赛跑,跟自己的竞争对手赛跑,跑到最后即使赢了,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感,更多的是身心的疲惫。此时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赶你,促使你继续往前跑!就这样一直奔跑下去?

    都说人首先要为自己而活,不要去给自己找参照物。按自己认定的方向跑下去,如果觉得这件事情对自己没有意义了,我们也要学会放弃,不要管别人对你的评价!

    可事情哪有那么容易?自己的方向在哪?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时间,李家明的脑子乱了,彻底地乱了,就象外面纷飞的细雨一般,毫无轨迹可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