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历史的惯性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又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帮王老师改了一叠试卷的李家明回到宿舍时,大家已经吃好了饭,正凑在一起兴奋地吹牛皮,旁边还扔着一堆的空饭盒。面向着宿舍门的告伢见他进来了,指了指他的箱子道:“家明,你婶婶送菜来了。”

    听到告伢的招呼声,一帮伢子要么抬头、要么转头全部看了过来,左边脸肿得老高的毛伢笑的样子极难看。

    “赢了?”

    “嗯,那个打短命的,我打了他一餐(顿)就老实了,还赔了八伢一块钱。”

    “哦,你们聊,我吃饭。”

    打赢了毛伢正兴奋着,应了句:“哦,你的菜我们帮你吃了一半,这天气热,馊了怪可惜的!”

    妈的,这叫什么话?这天热吗?吃了老子的菜,还是帮老子的忙?

    哭笑不得的李家明看了看箱子上的菜瓶和饭盒,三罐头瓶菜只剩下三个半瓶,还不错,好歹给自己留了一半,明天可以不吃那难咽的水煮菜了。

    真饿了,李家明打开饭盒、菜瓶,洋葱炒蛋、西葫芦炒肉、油煎小河鱼,一看就知道是二婶送来的,其他婶婶可舍不得炒这样的好菜。一阵狼吞虎咽后,李家明才认真听正亢奋的毛伢吹牛。

    还不错,现在的伢子都受了电视剧的影响,一个五年级的伢子跑到初二男生宿舍去打架,居然几十个人围着看他们单挑,愣是没一个劝架、帮忙的。那小子输了后,他那帮同学、朋友居然还笑他丢了初二伢子的脸。

    这时代真是单纯啊,伢子们比的是谁更勇敢、更能打,打不过就干净利落地认输,再过几年就得变成比谁的兄弟多、比谁更有钱喽!

    李家明也乐呵呵地听着毛伢吹,吃饱了才打断道:“毛伢,明天放学后,把你家的鱼网借我用两天。”

    往常这时节的鱼网不好借,现在正是河鱼繁殖的季节,那鱼象不要命样地往上游冲,但今年毛伢的父母都在工地上赚钱,哪有时间去河里放网捉鱼?毛伢答应了声,又陪着笑道:“家明,昊哥明天会来?”

    明天董昊会不会来,李家明还真没多少把握,他想弄点鱼就是想解解馋。河鱼可不同于街上买的鱼,肉质更紧也更鲜美得多。

    “上次没吃够是吧?行行,明天晚上继续去我那吃饭,你跟告伢早点回去,到河里拖两网,看能搞点桂(鳜)鱼不。”

    “哎”。

    领头的毛伢、告伢愉快地答应了声,去李家明那吃饭,吃得好不说,关键是有面子!人家跟自己这样的皮伢子不同,人家是天才,晚上去辅导他三姐时,连她们班上的学生都去向他请教;而且人家又够狠、够恶,比初三伢子都更高了的毛砣都在他面前老老实实,还不是被他打怕了?更重要的是李家明比学校里所有的老大都大方、气派,毛伢、告伢自己后面跟着一群小萝卜头,但他们也不会象李家明这样,有点好吃的还会惦记着小伙伴们。

    跟这样的老大混,以后能不能沾光?他们包括他们后面的一帮小萝卜头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也还没那个远见去想未来那么遥远的事,但他们知道跟李家明混,现在的面子上有光!

    吃饱了饭,李家明将饭盒扔在箱子上,跟告伢打了个招呼,自顾自地走了,正凑在人堆里扯淡的毛砣、细狗也立即起身跟上。洗饭盒、拿米蒸饭,这些事都是小弟们的活,他这个当老大的老大的人是不用管的。

    现在的中考、高考录取率极低,学生伢子里若没有能挑头、能服众的就是一盘散沙,各人玩各人的、各班玩各班的、各个小团伙玩各个小团伙的。若有象李家明这样妖孽,则很容易在学生里形成两个泾渭分明的世界,一个是认真读书的,另一个是混日子的,而他本人就是两个世界都公认的老大!

    混就会有混的规矩,老大给小弟撑腰、提供武力保护,小弟给老大干点活,这是很公道的。李家明只能勒令毛伢、告伢他们不得让小的敬贡,但不可能让他们一点特权都不享受。

    出了宿舍楼,三人往操场上走,跟在后面的细狗见旁边没人,小声道:“家明哥,毛伢让那伢子赔了一块钱,只给八伢五角钱,他自己得了五角。”

    李家明的脚步都不停,也小声道:“莫管,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毛伢帮鼻涕鬼打了架,得他五角钱也应该的。”

    “可鼻涕鬼是他堂弟啊?”

    堂弟?李家明笑了笑,这算什么理由?想‘当初’自己找毛伢帮忙,那小子不但跟自己是发小,而且他哥哥娶了自己大堂姐,大家还是不出三服的亲戚,照样收了自己五万块钱。只是那小子拉着自己带着他那帮手下,连夜去省城里喝大酒、找小姐,花干净那五万钱才算完事。当时的他的说法是什么来着?

    对,‘弟兄们,明伢是我表弟,也是我发小、死党,还是我嫂嫂的亲老弟。兄兄弟弟一世年,他找我帮忙,不收钱不合规矩,老子手下还有你们这帮打短命的讨债鬼;收了钱,老子心里又过意不去。得了,大家吃好、喝好,得会多找几个漂亮妹子泄泄火,花干净这些钱,老子守了规矩心里也爽了!’

    那些话听着合情合理又重情重义,其实就是几句糊弄那些混混的狗屁。若不是自己‘当时’生意做得挺大,指不定什么时候他要求到自己头上,恐怕那五万钱他会先留一半,再分一半给他那帮手下。

    人嘛,谁都不是圣人,哪会没一点私心?帮了忙一点回报都不要,人家又不是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还要凡人的香火呢。

    这些道理,李家明跟细狗解释半天,他还是半懂半不懂,反问道:“家明哥,你帮我们这么多,不也没看到你问我耶耶姆妈要什么?”

    这话还真问到点上了,连年纪更大的毛砣也停下脚步看着李家明。十几岁的伢子虽然很热血,可毛砣他们都是寒门子弟,比衣食无忧的富家子弟懂事得早,耳濡目染的就是‘亲兄弟,明算账’,见多了婶婶她们为了点小事绊嘴吵架,还不至于热血到以为是兄弟就该两肋插刀。哪怕是七个叔伯很团结,那是对外的团结,对内涉及到钱、物的事,一样算得清清楚楚。

    大人们说李家明、文妹的小学、初中、高中学费由他们负担,但那也是他们大人主动提出来,家明再三推辞不了才接受的,若是大人们不半逼着,他是不会要、更不会自己提出来的。他这么帮大家,又图点什么?兄弟感情是兄弟感情,可大家只是共一个太公的堂兄弟,又不是真正的亲兄弟,哪有白花七八年时间来帮堂兄弟的道理啊?

    ‘嘿嘿嘿’,李家明笑了几声,反问道:“今天我二婶来送菜,你们也有一份吧?”

    “嗯”。

    “这不就结了?要是我二伯家没钱,我二婶来送菜,最多是我和文文也会有,你们想都别想。我帮你们的忙,在你们看来很大,在我看来不过是顺手的事。再说,我们李家不比其他人家,人丁本来就少,你们以后要是有了出息,要是我屋里有事,你们还能站在旁边看?”

    李家明这些话很世故,却说的是道理。传猛伯他们负担了自己兄妹的学费,那就除了监督这些堂兄弟姐妹的学习之外,还要教他们做人的道理。没有回报的忙,偶尔为之无所谓,但若是真以为不图回报才是好人、亲戚朋友之间就应该无偿帮助,那就天错地错了。

    毛砣、细狗都会长大的,日后求人的时候肯定不会少,只要他们知道人家帮了忙,就要主动回报人家,以后人家才会愿意继续帮他们,路也会越走越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