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细节与钻营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夕阳西下,金色余晖笼罩着大山,洒在河面上金光鳞鳞。一个精干的年轻人、三四个半大伢子拉着一张拦网,在水流湍急的河滩上,围捕从下游深水处到上游急水滩上产卵的桂鱼。河滩上还有四个大呼小叫的小女孩,追着河里的人跑,看到有鱼扔上岸就兴奋地跑过去,不是桂鱼就伸出小手按住,看到是背上有刺的桂鱼急切地尖叫。

    “五哥哥(哥哥),快快,又是一只桂鱼!”

    “吴伯伯,快来啊!”

    拿着大木桶跟在后面的李家明、吴建国则笑呵呵地小跑过来,捡拾着河滩上活蹦乱跳的餐条鱼、桂鱼,偶尔还有洄游到上游来产卵的阳胱鱼(青鱼)。

    鱼真多啊,在没有电瓶、毒药、大量水库的年代,河里的鱼不但多而且大。没有半个小时,李家明手里的木桶就沉甸甸的,皮鞋锃亮还穿着西装的吴建国见状,连忙喊河里的人上岸:“够了够了,别抓了,别抓了!”

    他这么一叫,正玩得高兴的董昊、毛伢他们只好罢手,收起拦网上岸。李家明也觉得半满的大木桶还不够,可客人叫了停,他也只好玩笑道:“吴伯伯,您也太善良了。”

    吴建国听董昊说多了李家明的事,知道这早慧的小子明白自己的意思,笑呵呵道:“伯伯的爷爷,可是渔民哦。”

    “您的爷爷,至少也应该是解放前吧?那个时候就有休渔?”

    “休渔?嗯,这个词好,不愧是小天才。”

    吴建国夸奖了一句,笑眯眯地解释道:“那倒也不是,我听我爷爷说,他们以前打鱼时,鱼类繁殖的季节是会尽量少打几网的。哎,这几年我们那经济好,海鲜就值钱了,哪还会有人遵循传统?”

    解释完,吴建国又遗憾地感叹道:“照这样下去,再有几年,海里的鱼都会被他们打干净喽”

    有远见!李家明暗赞了一句,也放弃了晚上等客人走了,再带着毛伢他们来捉鱼的打算。现在是鱼儿们繁殖的季节,古人尚且知道春季禁渔猎呢,自己就别来造这孽了。当然,这河里的鱼也迟早会被人电、毒、炸光的,要造孽也让毛伢、告伢他们来,当老大的就要有当老大的样子!干活、造孽,那都是小弟、马仔的事,坐享其成才是老大的活。

    大家回到家里,二婶她们已经煮好了饭、炒好了几个菜,只等着捉来的鱼。吴建国对餐条鱼、青鱼没兴趣,但对那些背上长刺的桂鱼独有情钟,收拾完那条最大、足有一斤多的大桂鱼,就到厨房里笑道:“嫂子,这鱼我来做。”

    “那怎么好意思?”

    “没事,以前我在修水插队时,最喜欢吃这桂鱼了。”

    “你在修水插过队?”

    “嗯”

    吴建国应了一声,开始在桂鱼背上剖花刀,再将鱼的两面和肚子抹盐……。

    桂鱼学名叫鳜鱼,‘桃花流水鳜鱼肥’指的就是这种体色棕黄,腹灰白,体侧有许多不规则斑块、斑点的鱼。鳜鱼肉质细嫩,刺少而肉多,味道鲜美,只是崇乡的做法与吴建国的大相径庭,他们习惯红烧,还得放最辣的辣椒。

    李家明拿着收拾好的其他几条鳜鱼进来,见吴建国在做清蒸鳜鱼,打趣道:“吴伯伯,入乡就得随俗,您在修水插过队,就没习惯我们这的饮食?”

    “别提了,你们这的人简直是吃辣椒不要命,我在修水一年,就没吃过几顿好饭。从萝卜、青菜到鱼、肉、蛋,也就是汤里不放辣椒。行了,我吃我的清蒸,你们吃你们的辣椒炒鱼。”

    “什么叫辣椒炒鱼?我们这叫红烧好不好?”

    李家明玩笑了一句,开始动手做红烧鱼,鳜鱼可是好东西,二婶那种做法可不行。

    将姜蒜切片放入大碗中,再加入酱油、米酒调成汁……,等李家明做好两大盆红烧鳜鱼时,吴建国也腌渍好了他的大鳜鱼。对李家明手艺有信心的董昊,拿起双尝咸淡的筷子夹了块放入嘴中,赞叹道:“家明,现在我是越来越想拉着你去开饭店了。就你这手艺,到我们那去开店,绝对能发大财!舅舅,你尝尝,真不辣。”

    “真的?”

    吴建国接过筷子,刚想去夹看着很诱人的红烧鱼,李家明连忙笑着阻止道:“吴伯伯,您尝昊哥刚吃的那盆,那盆清淡些。”

    “嗯?”

    “盐生百味,我们乡下人口味重。”

    吴建国笑了笑,看看菜盆里的鱼,又伸筷子到另一个盆里夹了块鱼尝了尝,点头夸奖道:“不错,除了辣之外咸淡合适,可以到饭店里当小工了。”

    旁边人都听不懂,可李家明听得懂,却没再接话了,只是站在旁边嘿嘿直乐。自己将能说的都说给了董昊听,以人家的精明,能屈尊来一趟,已经非常看得起自己了。不对,应该说是人家想起了夭折的幼子,才心软来这一趟。李家明还没有自大到,会以为吴建国真把自己当成了他夭折儿子的化身,若这大人物如此重感情,也不可能日后有那么大的成就。

    “点解?”

    吴建国笑而不答,指了指站在旁边傻乐的李家明,自顾自地去蒸他的鱼。

    “阿明,为什么啊?”

    “这个这个”,李家明挠了挠头,迟疑道:“可能是不好看吧?我听电视上说,做菜要讲究色香味,我们乡下人哪有那么多讲究?”

    “对喽”

    吴建国赞了一句,指点自己外甥道:“昊仔,你要多向阿明学一学,做什么事之前都要考虑周全,尽力将每一个环节都考虑到。我们做企业的,虽然不需要象商人那样钻营,可一样要注重细节。做企业就是做人,除了要追求产品的品质,还要时刻为顾客着想。要记住,我们赚的每一分钱,都是来自于顾客,顾客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这些话很散乱,甚至有文不对题的感觉,可落在李家明耳里,饶是‘纵横商海多年’,也不由得脸上微微一热,也幸好厨房里灯光不甚明亮,看不出他的异样。这是在敲打自己啊,自己这些小伎俩,哪能瞒得过人家的法眼?或许是因为自己年龄还小,人家才不介意被自己利用一把,当成看戏样看自己如何表演。

    不过,一个比李家明会钻营的人来了,门外响起了吉普车的引擎声,那位无孔不钻的王大老板来了,老远就听到他的大嗓门。

    “家明,滚出来迎接你王叔叔!”

    李家明苦笑几声,低声道:“吴伯伯,您别介意啊,我真没通知他。”

    “没事,去招待客人吧。”

    “谢谢”,李家明低声道了声谢,出了厨房去迎接特意带来一堆礼物的王大老板。

    哎,王老板这人不坏也会钻营,可就是格局不够。自己跟他感情没那么好,却偏偏要熟不拘礼,显示与自己关系的多亲密,在吴建国这样的人面前玩这样的心眼,这不是让人贻笑大方吗?

    不过腹谤归腹谤,出了厨房门李家明照样满面笑容,将故作亲密的王老板迎进堂屋,替他沏了杯热茶,还伸手勒索了二百块钱菜钱。这一顿饭就花了四十多块钱买菜,虽然是昊哥出的钱,但也不妨碍自己沾点小便宜啊?

    真正熟不拘礼的董昊站在厨房门口直乐,李家明得意洋洋地掸着两张百元大钞,推开他进厨房拿菜篮子,去大伯家送菜、请客。

    “阿明,你可真够奸!”

    “切,这叫愿打愿挨好不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