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可怜的兄妹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天气越来越热了,地里的小菜苗终于结出了青南瓜、丝瓜、黄瓜,长成了绿油油的青菜,农村人终于熬过了青黄不接的时候,迎来了瓜菜满园的初夏。随着农村里蔬菜的增多,婶婶们的贩菜生意又做得红红火火,李家明兄妹们的日子也越来越好过,每天能吃到家里顺道送来的新鲜菜肴。

    二婶虽然泼辣可却是个善良的大方人,十几年前看着年幼的小叔子被大哥、大嫂嫌弃,经常饱一顿饿一顿,就把他带过来当儿子养,还一直供到他初中毕业考不上高中为止。如今家里有钱了,而且两个女儿又争气,小女儿每次考试都是双百分,连三女儿李欣华期中考试居然考到全年级第三,更是变着法炒好菜送来学校,生怕女儿、侄子(女)受苦。

    李家明也不是小气人,每天吃饭都由着同学们蹭菜吃,不够的时候又派人去宿舍楼下花几毛钱打几份上来,更是受到所有同学的爱戴与推崇。不管什么学生,都喜欢跟大方的同学交朋友,如果这大方的同学还非常会读书、人又稳重,那更会得到所有同学的敬重与推崇,何况他还是大家公认的小学部老大。

    小孩子都喜欢吹牛、显摆,以显示自己或自己朋友、老大有多了不起,跟在李家明后面混的一大帮伢子也不例外。李家明的大方、天才、成熟,就这样通过一帮小学生的嘴传遍了崇乡中小学,甚至还传到了全乡的每一个角落,连一些忙着毕业考试、中考的初三伢子,都以跟他交朋友为荣。每天李家明去端饭、或是到三姐教室辅导她时,跟他打招呼的高年级伢子数不胜数。

    随着李家明的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好,毛伢、告伢他们一帮小学伢子也跟着水涨船高。毛伢去初二打过一架,现在老大李家明又如日中天,他和告伢两个皮伢子也开始跟初中的皮伢子们称兄道弟,俨然象社会上的混混们一样。

    这只是伢子们的世界,妹子们的世界也发生了变化。

    李家明的二姐李国华,虽然以自己堂弟为荣,却没再象以前样仗势欺人了。上次大姐走后,姐妹俩受尽同学们的鄙视,妹妹跟人吵过几次架可从没吵赢过,还间接因此事惹火了耶耶(爸),被他臭揍一顿。这些都是教训,让开始懂事想着以后去开店的李国华知道,以前那些仗势欺人的事不能再干了。不管是堂弟还是大姐,都只能护着她一时,不可能护着她一世的,要想不再让人鄙视,自己就要学会做人。

    可李家明的姐姐不惹事,可他的妹妹们却是一伙小惹事精。不对,应该说娇憨的满妹是惹事精!

    这天中午,李家明吃完饭,习惯性地去教室睡一会。十二三岁的农村伢子没午睡的习惯,精力又太旺盛了,宿舍楼里吵得跟菜市场样,有习惯午睡的他历来都是在教室里睡。

    进了教室,李家明刚把几张长凳并一起想小睡一会,一个衣着陈旧、补丁摞补丁、脸上神色紧张的瘦弱小伢子,半拖着一个同样衣着简朴、小脸发白的瘦弱小妹子进来了,结巴道:“李李家明,能能帮个忙吗?”

    李家明打量了一下这个眼生的伢子,确定他不是自己认识的,迟疑道:“你是哪个班的?什么事?”

    “我我是二(三)班的张仁和,你妹妹经常欺负我妹妹,你能不能能让她别欺负我妹妹了。”

    啊?李家明再看看旁边那个害怕得快哭的小妹子,知道这个张仁和没有说谎,穿着这么差肯定家庭条件不好,这样的孩子一般都很老实,根本不会去惹事生非。相反,桂妹和满妹继承了二婶和莲香婶的性格,不但胆大而且泼辣,搞不好就是她俩欺负了这个可怜的小女孩。

    “小妹妹,别怕,跟大哥哥说说,到底是谁欺负你了?是李满华,还是李霜桂?”

    “我我”,这个害怕的小妹子结巴两声,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滚落而下,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可怜的孩子,最见不得小女孩可怜的李家明,心里酸涩难当,一时慌了手脚,连忙道:“仁和是吧,快让你妹妹别哭了。”

    旁边的张仁和也慌了,连忙抱住他妹妹安慰道:“妹妹莫哭了,莫怕莫怕,李家明是好人。”

    张仁和这一抱、一安慰,更让李家明心里酸楚难当,这伢子虽然胆小,不敢替他妹妹去找自己妹妹算账,却比‘以前’的自己更会照顾妹妹。

    等张仁和哄得他妹妹不哭了,李家明小心冀冀道:“仁和,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哪个妹妹欺负了你妹妹?”

    “李李满华,她笑我妹妹是叫化子,我妹妹叫张棋,她就给我妹妹起外号叫张棋丐,还说就是叫花子的意思。”

    棋丐?李家明一听这个词,就知道人家张仁和没有撒谎。崇乡人没有称叫化子作乞丐的习惯,这个词也要到初中才能学到,满妹肯定是听自己讲故事听多了,见人家叫张棋,就在后面加个丐字!

    可为什么啊?

    李家明不敢问了,怕这胆小的小女孩继续哭,连忙从抽屉里找了包上午张绍龙孝敬的多味花生,塞在张棋手里,柔声道:“张棋,这事是李满华不对,哥哥会批评她,让她向你道歉的!”

    “我不要!”

    又瘦又小的张棋突然哭叫起来,象躲瘟疫一样扑进她哥哥怀里,刚才还害怕的张仁和居然对他怒目而视,这让李家明站在那一头雾水。

    看着这对可怜又可气的兄妹,李家明拿着手里的多味花生,无奈道:“好了好了,我怕你们了。这样吧,你先带你妹妹出去玩一会,等她不哭了,你再来跟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张仁和的眼神柔和了一些,抱着他妹妹小声安慰道:“妹妹莫哭了,莫哭了,哥哥带你回去。李家明是好人,不会让他妹妹还欺负你的。”

    看着两兄妹瘦弱的背影,李家明呆坐在那五味陈杂,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这个张仁和给触碰到了,不由得想起当初小妹乌黑的小手、小脸、破烂的衣服、乱蓬蓬的黄头发……。

    这个张仁和不是胆小,而是畏惧自己的势力,怕连累他最心爱的妹妹,否则不会在他妹妹哭叫的时候,敢对自己怒目而视。他一个二年级的小伢子,这么疲弱又家境贫寒,妹妹受了人家欺负,除了鼓起勇气来找自己这个元凶的哥哥外,他还能有什么办法?莫非还让他去找满妹理论,再让满妹支使毛砣或是细狗揍他一顿,连带着再往死里欺负他妹妹?

    呆坐了一阵,李家明没等来张仁和,自己起身了。帮亲不帮理是山里人的劣性,李家明也有这种劣性,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坐视那对可怜的兄妹,继续被满妹那不懂事的小妹子欺负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