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无巧不成书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仲夏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即使是傍晚依然热浪滚滚,崇乡中小学女生宿舍楼下,胖乎乎、娇憨的满妹向黑瘦的张棋道歉,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当着经过身边的小妹子们的面,向黑瘦、衣着破旧的张棋说了句‘对不起’。

    被她哥哥教育了一遍的张棋接受了道歉,也很有礼貌地小声向李家明道谢,眼神里充满了感激涕零。

    “谢谢家明哥哥。”

    “没事,张棋,你有个很了不起的哥哥。”

    李家明象大人样摸了摸头发枯黄的张棋的小脑袋,旁边道完歉的满妹已经催促了:“五哥哥,快给我看看,四婶寄了什么东西?”

    这妹子还是改不了好吃、喜欢漂亮衣服的毛病,李家明冲二姐眨了眨眼睛,逗她道:“哦,给二姐的衣服,她毕业考试完就要去打工,总得穿好点吧?”

    满妹立即失望地嘟起嘴巴,拉着小妹回宿舍吃饭,还边走边悻悻道:“四婶就是个偏心鬼!”

    “嘿嘿嘿”,李家明笑了几声,扭过头来对同样感激涕零的张仁和道:“仁和,带你妹妹跟我们去吃饭。”

    “啊,不用了,不用了,谢谢家明哥哥,谢谢家明哥哥。”

    衣着同样破旧的张仁和连忙拉着他妹妹的小手走了,自卑而敏感的他能得到李家明的认可,已经感激得不知所措,要他再沾偶像的光吃顿好的,那是他那敏感的自尊心无法接受的。

    哎,早熟又可怜的孩子,李家明轻叹了声,也没叫住这两兄妹。世间可怜人多的是,自己跟他非亲非故,看在他爱护妹妹的份上才帮个小忙,否则还会逼着满妹当众道歉?哪个孩子离了家,不受点委屈?

    二姐、三姐见几个小家伙去吃饭了,也准备去吃饭,李家明连忙叫住她俩。

    “二姐、三姐,四婶寄来的东西,肯定有满妹她们的。我拆开来看看,省得等会再来送。”

    “哦”

    三姐弟拎着大包裹走到宿舍楼前的空地上,李家明拆开包裹,里面果然有几包塑料袋装着的花衣服、裙子之类的。细心的四婶还每一包都注明了是谁的,看里面小包的数量,二姐、三姐、毛砣、细狗加上自己和四个小家伙一个不漏,除了四哥、三哥外的每个侄子(女)都有一包。

    哎,四婶这是何必呢?大人之间的恩怨,何必牵连到小孩身上?这些衣物看着漂亮,其实也只是些地摊货,一套也不过是几块钱,何必每个人都有独独漏了四哥、三哥呢?那俩兄弟可对她们夫妇够尊敬的,上次闹出那么大风波,两人照样叫‘四叔’、‘四婶’,丝毫不受大人的龌龊影响。

    李家明挑出自己和毛砣、细狗那三包、还有一封信正准备回宿舍,眼尖的三姐突然叫住了他:“家明,这个包怎么是张仁和的?咦,怎么还有张棋的?”

    嗯?李家明连忙蹲回地上,看了下三姐挑出的两个小包,上面确实写着张仁和、张棋的名字。

    难道四婶跟他们姑姑认识?

    李家明连忙拆开四婶的信,果然两人认识,而且还是一个厂的工友。再往下看时,李家明不禁心里五味陈杂,下意识将信合上,浮出个笑脸道:“三姐,张仁和的姑姑跟四婶在一个厂子,你把张棋的带过去吧,张仁和的那一包我去送。算了张棋的也给我,那小妹子象只刺猬,让她哥哥去送更好。”

    “哦”,三姐随手将张仁和兄妹的小包递过来,跟二姐两人抱着几姐妹的新衣物走了。

    李家明端着自己的饭盒,夹着五个塑料包回宿舍,等到了宿舍楼前时已经平静了下来,还不禁哑然失笑,坐在楼前的花坛背面边沿上重新看信。

    这世界真小,而且无巧不成书。

    四婶对李家明父亲的事很上心,特意找了个离他厂子不远的厂子上班,还隔三岔五地跟四叔带着一帮工友、老乡去找他玩、帮他拾掇个人卫生。

    在外面打工苦啊,虽说比在老家赚的钱更多,可远离家人、身在他乡,哪个人没有点乡愁?有乡愁,自然就会重视老乡,哪怕是一个县的人都会成为极好的朋友,大家无话不谈,有事的时候都相互帮忙。

    在外打工的女孩大多都是十岁的年龄,平时又封闭在厂子里,接触的无非是工友、老乡。李家明父亲李传林身材高大,虽然年龄大了点、长得普通了点,可经过她们两口子一拾掇,穿上西装、系上领带,也算得上是一表人材。再加上,李传林为人大方、稳重、又有本事拿高薪,自然吸引了不少女孩的目光。

    广东那地方开放,老少配见得多了,女孩们也不会在意李传林年龄大了点,有点眼光的女孩反而认为稳重点的人可靠,最起码比那些口花花的小年青更让人觉得心里踏实。尤其是李传林因为技术好、对新式家俱又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因而极得他老板的器重,不但工资一路走高,还经常带他去参加各种家俱展览会,好回来剽窃人家的设计成果,更让大家觉得他前途无量。

    不过,四婶和四叔是在挑嫂子,可不是替哥哥挑女朋友,两口子在工友、老乡里挑来挑去,最终挑中了知根知底的小同乡张象枫。据四婶说,那姑娘人长得不错、人老实、性子又好,还非常有孝心,最难得的是没有沾染上外面不好的那些毛病,赚的钱除了自己开支外都寄回了家,帮她年迈的母亲供养侄儿、侄女读书。

    经过四婶的撮合,家境贫寒、人又老实的张象枫也对知根知底的李家明父亲挺中意的,不嫌他比自己大十几岁,可就是担心跟他们兄妹会合不来。当然,那姑娘更担心的是她家,要是她嫁了,以后她母亲、侄儿、侄女怎么办?

    另一方面,李传林也顾忌着他们兄妹的感受,生怕早熟的儿子反对,一直不敢给姑娘一个肯定的承诺,让两人的事卡在那了。四婶倒是给他说过,说李家明不会反对,而且将当初两人的对话告诉了他,结果弄巧成拙,引发了他的内疚,觉得对不起在家的儿女,反而将事情变得更糟。

    父爱如山啊,永远把自己兄妹放在第一位,从来不为他自己想一想,李家明擦了擦有点湿润的眼角,收起信回宿舍吃饭。

    回到宿舍吃完饭,李家明打开毛砣伸向床上包裹的爪子,骂道:“别乱动,这包不是我的!”

    “谁的?我的?”

    “那包是你的,这两包是人家的。”

    “哦”,一身汗臭的毛砣快手快脚拆开另外三个塑料袋,里面分别装着两套式样新潮的t恤、沙滩短裤。毛砣拿起他自己的穿上试一试,可惜他太高太壮了,别说漂亮的t恤就连沙滩短裤都小太多了;另外两个包,用眼睛瞄都知道自己哪件都穿不了,惋惜道:“哎,长得太高了也不好。”

    李家明扔下饭盒,也拿着自己的衣服比划了下,也有点小连肚脐都盖不上。四婶没想到自己也开始抽条了,短裤倒还能穿,又拿起毛砣的衣服试试,这下倒合适了。

    “嘿嘿,谁让你长这么快?去把细狗叫过来,这次他沾便宜了!”

    “哎”,惋惜的毛砣又看了眼床上的衣裤,出去找细狗,刚到门口又被叫住了。

    “去二(三)班叫下张仁和,就说他姑姑寄东西来了。”

    “哦”。

    等毛砣一出门,李家明连忙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卷钱,挑了两张新一点的十块钱钞票,放进张仁和的那个塑料袋里,旁边的告伢连忙小声道:“家明?”

    “嘘,等下别乱说话!”

    “为什么?”

    李家明快手快脚将塑料袋重新整理好,低声道:“这小子很爱护她妹妹,父母双亡家里很苦,能帮一点是一点。”

    “那也太大方了吧?”

    “闭嘴,你不懂!”

    李家明小声骂了句,冲跑到门口了的细狗笑道:“细狗,来试一下,要是你都穿不得,那就只有送给龙伢了。”

    “嘿嘿,我比你矮,你小一点的正好我能穿。”

    细狗跑过来几下扒掉透着汗酸味的短衫袖,套上新的t恤衫,还正好大小合适。

    “谢谢五哥了!”

    正高兴的细狗试完四件新t恤,又伸手去拿张仁和那一包,结果让李家明打开了那只不安分的爪子,“别乱动,那是别人的。”

    “谁的?”

    李家明指了指跟着毛砣到了门口的张仁和,笑眯眯道:“他的。仁和,你姑姑跟我四婶在一个厂子,顺便给你和张棋也寄了几件衣服过来。”

    有些忐忑不安的张仁和走到李家明跟前,看了眼床上的塑料袋,连忙摇头道:“家明哥,这不是我姑姑寄的。我姑姑的字没这么好,也从来不给我们寄衣服的。”

    “蠢牯”,告伢咕噜了一句,见李家明的眼光扫过来,连忙缩了下脖子走人。

    这伢子还真机警,李家明神色不变道:“你姑姑是不是叫张象枫?”

    “嗯”

    “那就没错了,你不会以为我吃饱了撑的,拿几件新衣服骗你玩吧?”

    是啊,张仁和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声道:“家明哥,不好意思啊。”

    “没事,拿着你和你妹妹的衣服”,李家明将床上的塑料袋递给腼腆的张仁和,又笑笑道:“仁和,你姑姑跟我四婶是好朋友,她在我四婶的信里托我照顾你们兄妹。以后在学校或是家里有什么事,你就来找我。你婆婆年纪大了又经常生病,让老人家少操点心,晓得了不?”

    “这?”

    一个二年级的伢子,恐怕连信是怎么写、怎么寄的都不会吧,李家明笑笑道:“放心吧,你在我这借了多少钱,到时候你姑姑回来了,我找她要就是。”

    张仁和犹豫了一阵,可想到家里的困难,还是感激道:“谢谢家明哥。”

    “没事,你还等于帮了我的忙。我四婶可脾气大得很,她要是知道我没照顾好你们兄妹,回来后还不扒了我的皮?”

    站在旁边的毛砣、细狗愕然,但还是老老实实地闭嘴,等张仁和走了都没开口问。家明的脾气自己可是知道的,要是坏了他的事,一顿狠揍是少不了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