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新衣服带来的心结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经过再三斟酌,李家明给他父亲写了封长信,里面只字未提四婶让他说的话,只是说妹妹如何听话,学习成绩如何好,自己如何监督弟妹们学习,家里一切都好让他放心。末了,李家明才说起学校组织大家去看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妹妹哭得背过气去了,回到学校后还是带着她在自己宿舍哄睡的。

    哎,一边是父亲的后半辈子幸福,一边是亡母。哪怕李家明两世为人,还是无法亲口跟父亲说:希望他给自己娶一个后妈。

    暗叹了口气,李家明将贴好邮票的信扔进信箱,背着小书包坐在三姐车后架上的满妹晃荡着两条小短腿,不耐烦道:“五哥哥,快点快点,回家啦,回家啦!”

    回家了,又到周末了。

    李家明笑呵呵地将穿着新裙子的小妹抱起,放到自己车后架上坐好,正准备上车时愣了一下,连忙冲跟在毛伢车后的八伢招了招手。

    “家明哥,怎么了?”

    “张仁和跟他妹妹怎么还不回家?”

    八伢看了眼正进他们宿舍的张棋,小声道:“家明哥哥,同村的伢子包括他们堂哥都不愿意带他们,所以他俩晚上在学校睡,明天早上再回家的。”

    哎,大人造孽,儿女受苦。

    李家明看了看自己的小队伍,冲告伢、毛砣招了招手,吩咐道:“毛砣,你骑告伢的车去送张仁和他俩。”

    “哦”,毛砣跟在李家明后边时间长了,脑子也没以前那么不想事了,金华婶既然要自己兄弟多照顾下张仁和兄妹,那就照做呗。金华婶婶对自己兄妹可不差,寄回来的衣服有自己兄妹一份,怪只怪自己长得太快,穿不了新衣服,这情可得记着。

    可告伢、毛伢他们不理解,特别是告伢,前两天他还看到李家明偷偷塞钱给那个张仁和。二十块钱呢,那都够他耶耶(爸)在工地上辛苦两天半了!

    李家明没多解释,可旁边穿着新t恤的细狗伢骄傲道:“金华婶婶跟他姑姑是很要好的朋友,上次她在信中要家明哥照顾她朋友的侄子侄女。金华婶婶说的话,我们当侄子的还不得照办啊?”

    细狗这么一说,连娇憨的满妹都深以为荣,骄傲地仰着小脑袋。可是,宿舍里自尊心极强的张仁和不这么认为,跟急性子的毛砣说不通,就小跑着过来解释道:“家明哥,谢谢你了。我们不顺路又太远了,还是明天我们自己回去吧。”

    什么玩意?能说会道的毛伢暗骂一句,板起脸道:“和伢是吧?你不要为难家明,他婶婶说了要他照顾你们兄妹,那就一定要按他婶婶说的办!你不想总想着自己,也要想想别人,家明对你可够意思了,你这样为难人家,是不是不太讲义气啊?”

    讲义气的大帽子扣下去,让自卑又自尊的张仁和无话可说,只好乖乖地带着他妹妹坐着毛砣的车回家。李家明也带着两个村的伢子、妹子们浩浩荡荡地回家,只是队伍里照常没有四哥和三哥。

    队伍到了银子滩后,毛伢、告伢他们自行回家。几个婶婶也因为要贩菜,没时间各家自己弄饭吃,她们索性轮着开伙,孩子们回来时轮到哪家就在哪家吃。

    二姐、三姐她们去帮大人做饭,李家明则拿起托董昊买来的鱼网,带着一帮穿着新衣服的弟妹们下河洗冷水澡。这么热的天,清凉的河水是孩子们的最爱,连胆小的小妹和金妹都喜欢在浅滩上扑腾。

    “姆妈(婶婶)”

    四个穿着新潮花裙子的小不点欢呼着,跑向正在河边洗菜的婶婶们,引来她们的一阵高兴、亲热的回应。小孩都喜欢炫耀,大人们很快就知道她们身上漂亮的花裙子,都是那个去年过门的新弟妹买的,更引来她们一阵赞叹声。

    “金华真大方!”

    “嗯,金华真会做人,传田算是有福气喽。”

    “毛砣,你长这么高干嘛?啧啧啧,这下吃亏了吧?”

    农村里买新衣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被打趣的毛砣也觉得惋惜,一边和李家明牵网准备下河,一边还自我安慰道:“这次便宜了细狗,以后家明写信,我一定要他每次都告诉她们我长多高了。”

    虽说是家明穿了毛砣的,细狗又捡了家明的,可要强的红英婶还是笑道:“毛砣,明天跟大婶上街,大婶给你买两套。大家都穿新衣服,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穿旧的?”

    以前的皮伢子毛砣是真懂事了,陪笑道:“大婶,你就莫多想了。你和大伯还不如多存点钱,以后给细狗补充营养。我又不是那帮小妹子,还要穿花衣服、花裙子,大狗伢哥和军伢哥的衣服,都够我穿到读高中了!”

    在农村里,弟妹捡哥哥姐姐的旧衣服穿是常事,四婶没寄新衣服回来之前,李家明身上穿的就是毛砣、大狗伢穿不了的旧衣服。不过,这些话从以前人嫌狗烦的毛砣嘴里说出来,着实让婶婶们欣慰。

    “哟,我们毛砣也懂事了?”

    “莲香,毛砣懂事了,得给他定亲了!”

    “毛砣,听到婶婶她们说不?要不,姆妈去帮你说个亲?”

    婶婶们的玩笑,逗得刚有点知晓人事的毛砣面红耳赤,也让四个穿着连衣裙在水里扑腾的小家伙拍手而笑,取笑她们毛砣哥哥要娶嫂子了,可传到不远处也在洗菜的大婶她们耳朵里却非常刺耳。

    四弟妹给侄子(女)们买衣裤,不就是想气自己?哼,十几套衣服说买就买,有钱了不起吗?

    李家德兄弟不生气,他们是觉得被自己四婶羞辱了。他俩虽然早熟而且聪明透顶,可毕竟只是两个十五、十六岁的伢子,他们的一切思想都来源于书本与他们自己的琢磨。

    李家兄妹们在学校名声极大,五个伢子三个极会读书、两个每天早上往死里跑步,六个妹子里也是四个小的极会读书,连以前成绩中等的李欣华都考了全年级第三。可这十几个兄妹泾渭分明成了两拨,如今一夜之间其他姐弟衣着新潮,这两兄弟却衣着陈旧,如何不让同学们私下议论?

    李家道、李家德兄弟在学校里成绩优异,又从不惹是生非,虽然不太喜欢说话可对谁都会有礼貌地笑,在老师同学们间的口碑那是非常好的。可口碑再好,也耐不住这些奇怪的事引来的非议,何况还有毛伢、告伢那帮隐隐知道一些亲戚(邻居)家矛盾的伢子们胡说八道。

    软刀子啊,羞辱啊!虽然同学们在李家德兄弟面前不说,但又怎么可能传不到他们耳朵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